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再见廷根,你好贝克兰德【五更】

第八十七章 再见廷根,你好贝克兰德【五更】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八十七章再见廷根,你好贝克兰德【五更】街道上,克莱恩正迟疑着要不要去见一见家人,跟罗伊一样,和他们进行最后告别。

        此时,他听到了一阵虚幻的祈祷声。

        有人在念自己的尊名?

        谁啊!

        克莱恩嘴角抽了抽,而后看了看四周,迅速钻进了一家咖啡厅进入盥洗室。

        逆走四步,到达灰雾后,他看到了“太阳”戴里克正在房间内念着尊名祷告。

        他迅速将对方拉上来。

        到达灰雾上后,戴里克迅速说道。

        “愚者先生,我想请求您或者倒吊人、隐者的帮助,我会在事后给与相应的报酬。”

        “我遇上的难题是。”

        “之前提及的洛薇雅长老,最近突然变得正常了,以前暴躁、暗藏疯狂的她,现在学会了打招呼。”

        “我感觉她身上出了什么变故,所以最近一直在关注,但今晚被她看见了,我该怎么办?”

        我的建议是跑。

        克莱恩暗道。

        一个牧羊人突然从疯狂变得正常,不是更疯了就是遭遇了邪神,哪个都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

        小太阳也没地方可以跑。

        他腹谤。

        愚者手指轻扣,两道深红光芒散逸。

        过片刻。

        两道身影到达灰雾。

        “倒吊人先生、隐者先生。”

        “你的问题,我的建议是找首席举报。”

        “倒吊人”说道。

        克莱恩往后靠了一分,心底颇为赞同。

        确实。

        先举报一手,绝对比自己做决策更稳妥。

        罗伊有点绷不住,但他迅速收敛情绪,保证自身情绪不会体现在星灵体上。

        随后,他正色道:“首先我认为不必这么担心,但如果你一定要举报,我的建议是,你找首席摊牌。”

        “啊?”

        戴里克、阿尔杰和克莱恩同时懵了。

        还好。

        愚者先生没有跟随着发出惊讶的声音,只是心底震惊,怀疑罗伊今天吃错药了。

        “隐者先生,伱的建议会泄露我们最大的秘密。”

        倒吊人不满地说道。

        戴里克也不太认同。

        罗伊微笑道:“你有没有想过,在你看来洛薇雅长老从疯狂变得正常不对劲,但在首席的眼中,其实你也很不对劲。”

        “啊?为什么?”

        戴里克不解。

        可阿尔杰却眼睛微睁,然后瞬间沉默了。

        因为……

        白银城没有太阳魔药配方。

        即便戴里克能推脱,说是自己从外边冒险获得,但依旧会被上边的领袖所怀疑。

        他们的首领绝对是一位智者,否则白银城无法坚持至今。

        “太阳”获得了没有的配方,本身就跟洛薇雅长老一样惹眼,甚至被怀疑的程度也许还在洛薇雅长老之上。

        更何况。

        有时候,跟外界产生联系的人,和本土的同龄人是格格不入的。

        “我不太了解你,但我知道,你获得了外界的帮助,此时你跟过去肯定有区别。”

        罗伊微笑说,“如果你的首席是合格的,那么你的危险程度还要在洛薇雅长老之上,因为她只是序列带来的疯狂,但你呢?”

        “我……”

        戴里克张了张口,最终哑口无言。

        他无法反驳。

        原来在首席眼中,他也是不正常的人。

        “确实,我没考虑到这一点,这是我的失误。”

        “倒吊人”道歉。

        一个不受信任者的举报,在上边被相信的可能很低。

        “作为一个领袖,他肯定比你注意到更早,所以如果你只是担心洛薇雅长老的事,那么大可不必担心。”

        罗伊朝着上方恭敬地说道,“但如果你是担心自身安危,那么可以选择后一种方案,前提是你获得了愚者先生的允许。”

        皮球踢回愚者身上。

        克莱恩麻了。

        你让我怎么回答!

        然而。

        他还不能考虑太久,这会显得愚者很担心、惧怕,有损作为愚者的位格。

        眨眼功夫,他深吸一口气。

        不管了。

        拼了,梭哈!

        他低笑道:“不用在意,必要时,你可以向你们的首席透露塔罗会的存在,但仅限于他。”

        “仁慈的愚者先生,感谢您的宽容!”

        戴里克喜出望外。

        自己有救了!

        他迅速准备离开,但想到两人的报酬,立刻说道:“二位先生,也很感谢你们的帮忙,嗯,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

        小太阳,哪能这么说啊!

        克莱恩无奈。

        罗伊嘴角微扬,道:“你们那边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而且我现在也没有特别想要的,可以先寄存着吗?”

        “当然可以。”

        戴里克毫不迟疑。

        阿尔杰也跟着说:“我也寄存着吧。”

        ……

        “洛薇雅的正常化让小太阳慌了。”

        “也是。”

        “不知情的话,谁都会有点害怕。”

        罗伊有些想笑。

        不过。

        洛薇雅应该也不会对小太阳做什么,他提出让小太阳去摊牌,一方面确实需要以“摊牌”来消除对他的影响。

        另一方面,小太阳进入那间牢房,对塔罗会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阿蒙在那边。

        虽然阿蒙在白银城内大概率也有,但能晚一点被发现也是好的。

        希望洛薇雅能谨慎行事,否则他只能放弃帮助对方的计划。

        他可不想碰上阿蒙。

        要是被阿蒙盯上,那可真是倒了血霉。

        罗伊回到现实,琢磨着要不要跟高文先生知会一句,但思索片刻,他放弃了危险的想法。

        高文那边距离黑铁酒吧太近了。

        等到贝克兰德后,可以通过海德、贝基的渠道告诉他,现在还是算了。

        罗伊收拾着东西,又出去采购了一些日常用品,包括一个行李箱。

        下午,克莱恩回来,目光幽深地看了眼罗伊。

        看得出来。

        他颇有怨念。

        这也难怪。

        尊敬的愚者先生被架在位置上,那种感觉一定很难受,但没办法,这是最佳的选择。

        作为塔罗会的隐者,我竟然还要考虑到“上司”的想法。

        真是尽职尽责啊!

        罗伊心底轻笑,收拾完东西,他回到大厅,看了眼克莱恩和还未苏醒的邓恩。

        “回去看了?”

        “嗯。”

        克莱恩轻轻点头,语气低沉,“他们没出门,我潜入到对面楼房的房间,悄悄从对面窗户里看他们。”

        他渐渐说不下去了。

        罗伊沉默片刻,道:“至少大家都还在,那些逝去的人更凄惨。”

        “是的,所以我一定会找兰尔乌斯算账!”

        克莱恩眼神坚定,“罗伊,你先去,最晚一周我就会去贝克兰德。”

        “再见时,别忘了称呼我为格林。”

        罗伊笑了笑,“明天就不用送了,否则咱们俩说不准会恰巧被一起抓住。”

        “哈哈。”

        克莱恩笑了笑,然后渐渐无声。

        恰巧。

        该死的因斯!

        还好他已经死掉,而且死得挫骨扬灰,最终的力量都为队长所用了。

        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

        次日,告别了前来送行的阿兹克先生,罗伊在边上报停买了一份报纸,然后一路看着进了车站。

        报纸、书籍,算是这时代为数不多的消遣了。

        他打开报纸,眼神顿时一凝。

        报纸头条上写着——

        “罗伊·格林福利院开工,最早将在三个月内完成建造……”

        上边是福利院的广告。

        蒸汽教会动作很迅速,只是两天功夫,他们已经完成了选址、建造的前期工作,现在开始招工打广告。

        希望他们真的能做好。

        没有兰妮,特劳雷太太也许会伤心一阵子,但也不至于失去性命。

        罗伊看向窗外。

        廷根的一切在窗户中渐渐远去,最终完全消失在尽头。

        “再见,廷根。”

        ……

        “你好,贝克兰德。”

        万都之都,已然浮现眼前。

        罗伊远看过去,无垠的浓浓雾气,笼罩了这片蒸汽机车路过的区域,几乎超过一段路就看不清外边的状况。

        这让他欣赏风景的意图完全消散。

        “抱歉,让一下,让让!”

        罗伊看向前边,一道身影迅速在人群中穿梭,她的身影非常灵活,身材又不高大,只消别人稍稍抬手就能钻过去。

        后边的两个壮汉就不同了。

        他们很壮实,即便大家退让,可他们挤过去速度也是没法比。

        不一会儿,那女孩就消失无踪。

        罗伊下车,往腰间一模,然后脸色一僵,接着无奈地叹气。

        贝克兰德……

        真是刚下车就给自己上了一课。

        他走出车站,然后用卜杖法寻找自己钱包的线索,一路追寻,最后来到了一处巷子。

        “4苏勒?这么穷?”

        “看上去穿得很光鲜像个比较有钱的学者啊,怎么可能才这么点钱。”

        两个男子的声音在巷内响起。

        女子恼火地说:“你认为我藏了钱?”

        “不不,哪能啊,我只是觉得,嗯,他是不是有另外的钱包?”

        壮汉很怕女子。

        女子恼火道:“那跟我们也没关系,咱们总不可能回去再偷吧!”

        “大姐头,其余钱包还是有不少的,凑一起也算可以了。”

        另一人陪笑道。

        三人正聊着,一个声音响起。

        “其实钱都在行李箱里,所以你们拿不到很正常,不然这样,你们把钱还给我,我放你们一马怎么样?”

        “谁?”

        他们应声看去。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正装,头戴丝绸帽的男子走出来,摘下帽子。

        然后,一只无形之手浮现,从矮个子少女手中拿走了钱包。

        “虽然没多少钱,但里边有一些比较贵重的东西,所以不能给你。”

        罗伊拿着钱包微微一笑。

        那两人腿脚发软,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们赫然就是火车上负责追逐的两个壮汉,但看到罗伊如鬼魅一般的手段,两人一点都不硬气。

        直接投降。

        “先生饶命!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主使者是她!”

        两人齐齐指向“大姐头”。

        女子脸色青一块白一块,然后迅速转身往后边车站跑去。

        她的速度很快。

        根据以太体色彩看,她应该也不是普通人,要不然也没办法以小小之躯控制两名大汉。

        罗伊迅速瞥了一眼他们,捡起地上他们搜集的钱币。

        “钱包还给他们。”

        “是,是——”

        两名壮汉连连磕头。

        罗伊不紧不慢往前走。

        纸币加起来大概有8镑10苏勒。

        这趟收获不小。

        他取出吊坠,开始追踪那名女子——

        对方偷过他的钱包,所以用“哪里能遇到偷过我钱包的人”为术语进行占卜,同样能找到对方踪迹。

        两名壮汉面面相觑,一时不敢吱声。

        等罗伊缓步消失在视野中,他们才“噗通”一声坐下,连连喘了几口气,腿脚颤抖着拿起所有钱包。

        “达根,怎么办?”

        “还,还是按照那位先生说的,我们把钱包还回去吧,要不然……”

        叫达根的壮汉吞了口唾沫,“他看起来不好惹,说不准是故事书中能释放魔法的法师。”

        “跟大姐头类似?”

        “她也配?”

        达根不屑地撇了撇嘴,“她也就是身手好一点,偷东西厉害些,跟法师先生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当然。

        他们也不是。

        两人叹息一声,弯腰去捡钱包,一个身影跳下来。

        “你们要把我的战利品拿哪里去?”

        “大姐头”声音中带着点气愤,“你们可真是义气啊!咱们合作,我出技术你们出力,结果遇到人就把我卖了?”

        两人抬头,脸色刷地惨白,看向她嘴唇只打颤。

        “现在知道怕了?”

        “大姐头”冷笑一声,手里拿着一把粗糙的匕首。

        “晚了!今后你们是你们,我是我,反正我有技术,一个人也饿不死。”

        “小姐,好歹咱们也是有缘分,介绍一下自己吧。”

        一个声音冷不丁从她身后响起。

        她僵硬地回头——

        那位先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手中正拿着一把十分精致的手枪。

        完了!

        她脑袋一片空白,彻底明白,自己这回结结实实地踢到铁板上了。

        “先生,我,我叫蒂莉。”

        “很好,蒂莉,他们要去好心地归还钱包,可能没空陪你,不如我们去边上喝一杯吧。”

        “是的,先生,我很乐意。”

        蒂莉僵硬地笑着。

        事实证明,对付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枪支依旧是最有效、有威胁力的武器。

        特别是七步之内,又准又快!

        酸果咖啡厅。

        “先生,这是我们这边最好的咖啡厅,但可能不契合您的身份……”

        “不,它很契合,如你所见,我的钱包里只有4苏勒。”

        罗伊微微一笑。

        “尊敬的先生,我虽然偷钱,但我没杀过人,请您……请您放过我吧。”

        蒂莉听后低头求饶。

        先前的经历让她彻底放弃了逃跑的念头。

        一位神秘的法师!

        这些玄奇无比的能力,她此前只在一些酒吧讲故事的水手口中听说过,自己身为窃贼的能力在对方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如果你满足我小小的好奇心,我不介意放你一条生路。”

        罗伊微笑着喝了口咖啡,“你的身手不错,自己练的吗?。”

        “偷窃能力吗?这……”

        蒂莉小心地看向罗伊,浮现踌躇之色,见罗伊眉头微皱,她立刻道,“不,有!有练习,但我没正经学过,就是看别人偷就会了。”

        天生的窃贼?

        罗伊愣了一下,然后不禁笑了一声,突然产生了好奇。

        “你姓什么?”

        “德拉姆,先生,我的姓氏是德拉姆。”

        蒂莉道。

        罗伊若有所思。

        “你父母呢?”

        “也是。”

        她回答,“我父母原本是因蒂斯人,他们是船员,有一次船只失事了,他们流浪到贝克兰德成了工人。”

        “后来呢?”

        “不知道,失踪了。贝克兰德经常发生这种事,工人们在哪里死去都不知道。”

        蒂莉提到说的轻描淡写,但眼神却禁不住流露出一丝哀伤,“没人会管,因为需要工作的人太多了,特别是近些年。”

        “没想过去追查吗?”

        罗伊道。

        蒂莉沉默片刻,最后低声道:“查不到,那年我才九岁,报案警察不管。”

        罗伊把玩着吊坠,口中低声地念念有词,而后看起来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他神秘的表现,让蒂莉心跳加剧。

        一方面是害怕。

        另外……

        她突然意识到,也许对方并不想杀她。

        若要杀她,根本不用如此麻烦,还浪费一杯果汁、咖啡的钱。

        这也许是个机会!

        要是能傍上一位神秘法师,自己在南区就生活无忧了。

        “您需要什么帮助吗?我可以的!先生,只要您放过我,我怎么都可以!”

        “你真的很聪明。”

        罗伊微笑道。

        他确实没想对她做什么。

        贝克兰德这种地方,扒手、窃贼多太正常了,他当时没察觉主要也是钱包里除了那4苏勒外没其余东西。

        而且。

        这样正好抓住对方,让她为自己做事——

        像她们这样的人,反而是最了解一个片区街道、地理位置的。

        蒂莉自嘲道:“要不然您也不会跟我废话。”

        刚才他占卜过。

        对方说的是真的,另外,眼前的女子不是非凡者,也不是什么半个偷盗者。

        她只是单纯的聪明、天赋好。

        当然。

        也可能是祖上曾是偷盗者途径的非凡者,到她这一代已经基本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但某些天赋还有遗传。

        比如一双巧手。

        很适合偷盗者,可惜这途径有问题——

        到达中高序列容易遭遇阿蒙。

        罗伊淡笑道:“你觉得自己能为我做什么?”

        “先生,如果可以,我能胜任女仆的工作,您的任何吩咐我一定尽力办到。”

        蒂莉眼神顿时热切起来。

        眼前的男人是她见过最神秘、强大的存在!

        她不想错过。

        “我确实需要一个熟悉本地的人。”

        罗伊微笑着说。

        “先生,在贝克兰德南区,没人比我更了解这儿的一切,坐上公共马车沿着街道一直走是圣希尔兰教堂。”

        蒂莉介绍道,“从这边往西北走有一间大地母神的教堂,那边躲藏过,里边的神父是很好的人。”

        随后,她又讲了好几个街道,包括这片区的黑帮势力大概又哪些,都讲得清清楚楚。

        鼠有鼠道。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南区的街道小巷,知道哪里人流量多,哪里有钱人多,哪里可以安全地躲藏。

        罗伊很满意。

        因为这些情报对他都很有用,许多甚至是钱买不到的。

        这位女窃贼是个人才!

        他笑了笑说:“看来你确实很熟悉这里。”

        “当然,这是一个窃贼必备的素质。”

        蒂莉坦然且自豪地回答。

        罗伊微笑道:“就由你帮我租一间房子吧,我给你3苏勒作为报酬,如果你推荐的房子确实让我满意,我可以再给你5苏勒。”

        他放下剩余的三个苏勒。

        女窃贼恳求道:“先生,我可以给你办很多事,请您收留我吧。”

        “你因强大而投靠我,也可以因为敌人更强大而离开我。”

        罗伊眼神淡漠。

        蒂莉眼神一黯,手伸向那三个苏勒。

        “是。”

        “首先帮我找合适的房子,找房子这种事很麻烦,我需要房东人品好、容易相处,并且不太八卦的,钱不是问题。”

        罗伊阔气地说道——

        南区不是富人区,所以再怎么高的价格也不会太昂贵。

        蒂莉立马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可以租在丰收教堂附近的月季花街,我知道有位夫人最近出租房子。”

        “好,带我去看看吧。”

        谢谢大家订阅支持,继续码字了——

        【之前章节名序号是合并后忘记修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