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第一印象很重要

第八十八章 第一印象很重要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八十八章第一印象很重要蒂莉确实是个不错的苗子。

        罗伊手头也有适合她的非凡特性、魔药配方——

        不谈序列6以上的话,刺客途径很适合她。

        此外,他确实有培养伙伴的需求。

        罗伊会跟海德、贝基见面,但他不打算跟他们一直在一起,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扮演、搜集需求。

        他需要扮演巫师,选择的场地正是南区。

        作为巫师兼未来的,罗伊需要一个近战能力足够出色的队友,而且对方最好很了解南区,能给自己在扮演方面提供便利。

        初见面的蒂莉确实还不错。

        然而。

        挑选伙伴需要慎重,他不可能仅凭一个照面的好印象就做下决定。

        如他所说。

        蒂莉会因他神秘、强大而选择他,安知不会因为魔女教派的强大而投靠魔女教派?

        至于战士途径。

        呃,一名女战士,而且蒂莉的身形也不是战士那一款。

        罗伊微微摇头。

        他跟蒂莉一起,坐上了公共马车。

        到了月季花街,蒂莉下车,然后低声介绍:“您看,这间教堂很瞩目,我说的那套房子就在这条街的49号,同样金黄色外墙那栋。”

        罗伊循着序号找过去。

        那是一栋金黄色外饰的房子,跟丰收教堂的外面颜色极为相近。

        “这位夫人是大地母神的信徒?”

        大地母神?

        蒂莉愣了愣,呆滞了几秒钟,道:“是的,她应该是去年才成为大地母神的信徒,那会儿我看到她改变了外墙的装饰。”

        “母神的信徒肯定不会拒绝以为外乡来客,我相信你的推荐,帮我去谈妥,这笔钱就是你的了。”

        罗伊取出1张5苏勒纸币。

        蒂莉接过,而后低头。

        “先生,我听那些水手说,大海上有很多强大的法师,您一定也是这类人,我真的没机会吗?”

        “你有三到四百金镑吗?”

        罗伊反问。

        蒂莉诚实地摇头。

        有那么多钱,她还会当扒手?

        罗伊笑了笑。

        “想成为伱口中的‘法师’,首先你得拥有足够的钱,还是说,你认为自己的价值达到了这样的数字?”

        蒂莉摇了摇头。

        她不认为自己值那么多钱。

        “那就是了,而且神秘的世界,未必如你所想那般,这是个疯狂而又可怕的世界。”

        罗伊低声道,“去吧,先给我办好事。如果你真想跟着我,也许以后我开办什么公司后会聘请你。”

        “谢谢先生。”

        蒂莉恭敬鞠躬,然后往那栋房子而去。

        罗伊走到一边的酒吧内,点了一杯酒,然后喝了几口进入盥洗室,尝试着占卜。

        “租在这栋房子会对我不利。”

        吊坠迅速逆时针旋转。

        这说明。

        不会。

        罗伊沉吟片刻,收起吊坠,从盥洗室走出去,匆匆喝完那一杯酒,接着出门看了眼隔壁的丰收教堂。

        住在这边上,安全确实相对有保障。

        他刚才琢磨的是——

        要不要给自己的新身份营造一个“大地教会信徒”的人设,但衡量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再看看。

        大地教会还是太少了。

        它们的教堂主要在费内波特王国,鲁恩这边教堂非常稀少,像贝克兰德就只有丰收教堂。

        套个具备信仰的假身份,是为了让自己行动便利。

        大地教会的能量到底如何……

        还得再看看。

        他踱步回到屋外,等待蒂莉下来。

        过了几分钟,蒂莉羞惭地走下来,到他身前,低声道:“先生,抱歉,那位夫人说要见到您才会决定是否租给您。”

        罗伊看了她一眼,而后笑了笑。

        “没问题。”

        他可以想象,蒂莉大概率因为“职业”问题遭到了歧视,所以没办法谈妥这笔租房生意。

        很正常。

        他拄着手杖,缓步走进门。

        二楼。

        一位约莫三十来岁的金发女子正洗着土豆、蔬菜,听到动静后,转身出厨房看了眼。

        她顿时眼睛一亮——

        从门外探出一个英俊年轻男子的脸庞,蓄着黑色短须,但一点不邋遢,反而添加了几分气质。

        他看上去是一位博学的学者!

        女子心道。

        “太太您好,我是蒂莉的雇主,我叫格林·罗斯特,刚从海上回来,算是一位学者。”

        罗伊温和地笑道,“蒂莉之前确实是窃贼,但被我抓住后,我在尝试着劝导她回归正轨。”

        “您真是一位仁慈的绅士。”

        女士脸上笑容灿烂,“我叫西琼·菲尔德,你叫我西琼女士或菲尔德女士都可以,我想蒂莉应该说过大概吧?”

        “嗯,听说您要出租一栋联排的房子。”

        罗伊被带上去。

        “是的,它曾是我父母的房子,就在这栋房子后边。”

        西琼拉起帘子,让罗伊得以看到她所居住的后边一排。

        外墙相对就没这么精致了。

        毕竟这一栋刚刚装修。

        前后隔了不小距离,光照、隐私都不是大问题。

        罗伊看了一眼,道:“内部呢?”

        西琼介绍道:“厨房、盥洗室都有,瓦斯计数器也不用你单独去申请,日常起居不会有任何问题,内部装饰跟这边是差不多的。”

        罗伊看了一眼这栋房子内饰。

        很简单,但日常起居却是最好的,不用担心损坏家具导致的昂贵赔偿。

        他很满意。

        门外的蒂莉瞠目结舌,而后撇了撇嘴没进去。

        两人坐下后,西琼女士亲切地倒下一杯茶,说:“这是我们大地母神教会的麦茶,你尝尝。”

        “好的,谢谢你女士。”

        罗伊喝了一口。

        一股麦香。

        跟前世的荞麦茶口感差不多。

        他微笑道:“很好喝。”

        “是吧,虽然它会稍微带点苦,但苦过之后就是甜和麦香,即便不信仰母神,我认为你也可以尝试这种饮品。”

        西琼微笑道。

        罗伊含笑点头:“我会的,女士。”

        “说远了,嗯,那栋房子是我父母留下的,所以我对租客还是比较有要求的,但您这样的学者肯定没问题。”

        西琼笑道。

        你那是冲身份去吗?

        你眼珠子都快掉这位先生身上了!

        蒂莉在外边愤愤不平。

        她原本不觉得自己被瞧不起有什么不对,窃贼就是这样,没人喜欢窃贼。

        就像她们不喜欢警察和黑帮一样。

        但是。

        明明罗伊什么都没说,对方就觉得他是可信、仁慈的。

        只是几分钟,两人就着手准备签订协议——

        “包含家具使用费,每周租金15苏勒,你能接受吗?这租金一点不贵,而且这地段,你找不到更好的了。”

        每个房东都这么说。

        罗伊腹谤。

        不过他认可对方的话,这地段、位置,确实在南区是最好的了。

        这边位于月季花街靠末端的位置。

        它距离皇后区、西区和乔伍德区都不远——

        往北走能跟乔伍德区隔着塔索克河相望。

        往西走个几分钟,就是皇后区、西区交界处,同时也是西维拉斯场所在。

        当然。

        南区跟它们之间,同样隔着塔索克河。

        但他们可以通过河湾大道,进入西区——

        那是大富豪和贵族的居所。

        罗伊内心对这位置很满意。

        15苏勒的租金,确实不算太贵。

        “另外,我希望你能直接支付一年的租金,也就是31镑。”

        西琼说道。

        罗伊想了想,说:“我希望可以先支付半年的,你也知道,我刚从海上回来,需要留足资金对抗风险或用于投资。”

        “这,好吧,看在您是一位绅士、学者的份上。”

        西琼迟疑片刻,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罗伊从衣服内的口袋中取出了另一个钱包,取出16金镑,道:“感谢您的理解。”

        西琼接过钱。

        “格林先生,如果我有一些学习上的疑难,可以来问你吗?嗯,我最近在学费内波特语,您懂不懂这个?”

        罗伊靠在椅子上,含笑道:“当然,费内波特是个美丽的国家,我曾经专门学过他们的语言。”

        他当场说了几句费内波特语。

        作为窥秘人途径,语言类的知识永远是不缺的,无论灌输还是主动学习、记忆,他们都能轻松学会。

        西琼眼睛放光。

        “您真的不是费内波特人吗?我感觉您的口语跟我在贝克兰德的费内波特商人几乎不相上下。”

        “住过一段时间,相信我,如果你在那样的环境下,你也会迅速掌握。”

        罗伊面带微笑。

        西琼惊叹不已,看得出来,她很向往费内波特王国。

        这可能是她信仰大地教会后附带的情感,而那些费内波特商人也许同样是通过教会认识的。

        好像也是一条路子。

        他想了想,问道:“你认识的那些费内波特商人是经营什么的?”

        “粮食。”

        西琼没打算隐瞒,“他们都是大地母神的信徒,种植着很多粮食。”

        “这得感谢谷物法案。”

        罗伊了然。

        谷物法案被废除之前,外国的粮食到鲁恩本地会被反倾销抬高价格或控制价格,以至于失去竞争力。

        自从谷物法案废除,来鲁恩做粮食生意的也就多起来,而西琼认识的费内波特商人们就是这类人。

        时代的浪潮啊!

        他心底暗暗感叹,同时脸上浮现出笑容。

        “是的,废除后,我们吃到了更好的粮食,还付出了更少的金镑。”

        西琼笑着,画了一个祈祷手势,“赞美大地母亲!”

        “祝贺你女士,你找到了自己信仰之所属。”

        罗伊拿起麦茶,以表祝贺。

        “谢谢。”

        西琼笑容含蓄,但眼中的欣赏、满意却难以抑制,可惜——

        罗伊签完合同,起身道:“我要去采购一些东西,并雇佣一位女仆打扫房间,暂时先失陪了。”

        “好的,期待与你下次会面,”

        西琼盈盈一礼,并取出了后边那栋房子的钥匙。

        罗伊杵着手杖从屋内走出,看到一脸愤懑的蒂莉,不禁微笑着下楼。

        去了后边的房子。

        蒂莉小声抱怨:“真是个肤浅的女人!”

        “蒂莉,大多数人都会有第一印象,而你给人的第一印象太深刻了。”

        罗伊淡淡说道。

        蒂莉没再言语,她也知道自己作为窃贼,在南区并不受欢迎。

        能跟那位夫人聊天,估计都是对方看在金镑的面子上了。

        她看了眼里边,立刻抢先说:“先生,我来帮你打扫房间吧!”

        “不用了。”

        罗伊微笑,说道,“如果你真的想进入神秘的领域,做女佣是不行的。”

        蒂莉陷入沉思。

        想了片刻,她若有所思,但还是不太确定,试探性地说:“您的意思是,让我去凑钱?”

        “当你偷到三四百金镑的时候,等待你的不是牢狱就是子弹。”

        罗伊淡淡说道,“蒂莉,你得去思考,如何用相对正当的手段从我手里拿到这些财富。”

        蒂莉怔了怔,思索着自己能做的正当生意,而后眼神迅速一亮。

        “您需要什么消息?”

        “费内波特商人,你替我关注一下,打听他们住在哪里,现在情况如何。”

        罗伊低声道。

        蒂莉立刻点头,说:“我知道!”

        罗伊愣了一瞬。

        “你知道?”

        “他们住在南区的加尔街,那边有个很大的露天广场,很多商人都会在那边聚集贩卖。”

        蒂莉讪笑着,“我曾考虑过偷他们的钱,但后来放弃了,因为他们的保镖有枪和手雷,而且曾一拳打死一个窃贼。”

        一拳打死人?

        不是练过的格斗专家就是非凡者。

        罗伊眯了眯眼,说道:“很好,你看,你已经展现出了自己的价值,我想你还有更多的潜力。”

        “先生,我会为您搜集更多他们的消息!我认识很多小偷,他们绝对消息灵通。”

        蒂莉马上承诺。

        罗伊点头,接着顿了顿,说:“这边的劳力雇佣公司在哪里?”

        “沿着这条街往西走。”

        “好。”

        罗伊点了点头,接着开门走了进去。

        蒂莉转身打算离开。

        “等等。”

        罗伊突然停住脚步。

        他回头,取出了3镑.

        “这是给你打听消息的,如果你有能力不用我的名头缩减费用,多出的部分全是你的。”

        “是,先生!”

        蒂莉眼睛放光。

        3镑!

        她有信心缩减一半开支,这样就是一镑多收入。

        这比偷钱实在多了。

        果然。

        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跟着这位神秘的先生,自己迟早能摆脱窃贼、贫困,成为跟对方一样的人物——

        即便是大人物的属下,但也比现在的日子要强得多。

        她离开月季花街,立刻去把5镑换成散钱,而后往东北方向的一个地方走去。

        这是一处棚户区。

        房子非常简陋,臭气从里边散逸出来。

        她拿着简陋但锋利的匕首,一路畅行无阻,到了下水道附近的一处矮房外……

        她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你们在做什么?”

        “蒂莉!”

        两个正翻找东西的壮汉回头,表情瞬间呆滞。

        那名叫达根的壮汉立刻赔笑道:“大姐头,我是找钱去赎您呢!”

        “呸!需要你们好心?你们说好同进退,看到不好惹的马上把我卖了!”

        蒂莉讥讽地看着他们,同时把玩着手中的匕首,表情却怔了怔。

        其实……

        这是混底层的常见习性。

        难怪那位先生不能信任自己。

        蒂莉意兴阑珊。

        “算了,实话告诉你们,我现在帮那位先生做事,他的本事你们是知道的。”

        “大,大姐头,真的假的?”

        达根吃惊万分,“他那样的大人物,能看得上我们这样的人?”

        “为什么看不上?我们也有我们的作用,但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做小偷小摸的勾当了,那是傻子才做的事。”

        蒂莉亢奋地说,“我们要做大生意!”

        “什么大生意?”

        两人对视一眼,瞬间达成了共识,期待地看向蒂莉。

        蒂莉嘴角微扬。

        “消息!替先生搜集消息,比如南区来了什么大商人,或者来了什么可疑、不好惹的,我们搜集起来汇报给先生。”

        “这能赚钱?”

        他们挠挠头,一脸不解。

        蒂莉无奈地骂道:“蠢货!窃贼不动脑子,一辈子都是窃贼!信息对我们来说当然没用,但那位先生不同。”

        达根和伊森齐齐摇头。

        不懂!

        蒂莉捂脸:“天呐,我竟然会想着带你们一起赚钱,我也是个蠢货!”

        “大姐头!大姐头,我们这次一定忠心、讲义气,您快说说吧,为什么对他们来说就不同?”

        达根立马上前,但又不敢上前,生怕惹来匕首。

        蒂莉道:“那位先生让我搜集费内波特商人的消息,你猜他给了我多少钱?”

        “多少?”

        达根期待地看着蒂莉。

        蒂莉竖起两根手指。

        达根呼吸急促:“二,二十苏勒?”

        二十苏勒就是整整1镑!

        伊森也是目瞪口呆,显然不敢相信,只是帮忙搜集消息就能获得这么多钱。

        这比卖命偷钱要划算太多了!

        “你们连猜都不敢猜?”

        “2镑!”

        蒂莉嘴角微扬。

        2镑一个消息,足够重磅了。

        她说道:“你想想,他愿意付2镑给我,就意味着这些信息价值这个数。”

        随后,她继续说着。

        “他给了我2镑,现在我分你们10苏勒,你们负责帮我找南区的窃贼们打探加尔街费内波特商人的消息。”

        “那10苏勒是给你们打听消息花销用的,事成后,我们还剩30苏勒,咱们一人10苏勒。”

        蒂莉看向他们,递出两张5苏勒的票子。

        “怎么样,我够不够义气?”

        “大姐,我马上去办!”

        达根、伊森接过票子,毫不迟疑地去打探消息了。

        蒂莉看着之前居住的棚子,再想到那位先生租的地方,不禁无声地笑起来。

        机会。

        自己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