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愚者:恨!我恨啊!

第九十一章 愚者:恨!我恨啊!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九十一章愚者:恨!我恨啊!过片刻,一个长相粗犷的汉子在前、索泽在后,两人开门出来。

        “先生,我是乌巴诺·莫汉。”

        对方伸手。

        罗伊深深看了他一眼,而后看向索泽,战士缩头讪笑。

        “如你所知,一名巫师。”

        “巫师先生,我们很需要您的帮助,您也看到了,这帮维特党的疯子太排外了,我们这些商人很难做生意……”

        乌巴诺大倒苦水。

        罗伊在一边静静听着。

        “巫师先生,您看……”

        “乌巴诺先生,生意之间许多手段我都能理解,但我无意插手。”

        氛围瞬间寂静。

        不止如此。

        罗伊说话并没有对着这位乌巴诺先生,而是看向屋内——

        他断定这位壮汉不是乌巴诺·莫汉。

        “乌巴诺”侧身瞥了一眼屋内。

        没多久,一阵笑声从里边传出:“巫师先生,进来谈谈怎么样?不管成不成,我都会给您一定报酬。”

        “既如此,好吧。”

        罗伊摘下帽子,不动声色地扣着帽子中一块紫水晶。

        进入室内,罗伊见到了真正的乌巴诺。

        跟他预想中不太一样,对方和外边的壮汉有七成相似,黑暗中几乎很难看出不一样。

        要不是罗伊会占卜,而且觉得对方气场不太对,可能真的会以为刚才的壮汉就是乌巴诺本人。

        “如你所见,他是我千辛万苦找到的,平时会帮我做一些比较危险的事,而我会给他不菲的报酬。”

        乌巴诺坐在一张看上去就颇为名贵的木质椅子上。

        虽然长相类似,但他显得没那么凶悍、粗犷,更加温和、亲切,好似一个手段温和的商人。

        然而。

        罗伊却从他的表象底下,看到了隐藏的不同。

        他的以太体健康到过分了!

        这位也许是一名非凡者。

        失策了。

        罗伊紧扣紫水晶,表面却淡然无比,道:“乌巴诺先生,我想我的态度已经很明了吧?”

        “是的,但你应该听索泽说过,我有很多收藏。”

        乌巴诺说道,“我可以给伱无法拒绝的报酬。”

        “哦?”

        罗伊笑了笑,靠在椅子上,“我倒要听听,你口中无法拒绝的报酬是什么。”

        “我没其余东西,只有金镑和你们口中的非凡材料,可惜我本人怕死,不敢喝那种玩意儿。”

        乌巴诺语气粗犷,“另外,我还可以介绍你加入一个非凡者聚会。”

        “听起来很诱人,但我想最好还是说的更具体一些。”

        罗伊笑了笑。

        乌巴诺轻松、淡然地笑说:“我可以给你一千金镑。”

        罗伊起身,看向索泽。

        “你还要序列8配方吗?”

        “要。”

        索泽眼巴巴地看着乌巴诺,得到对方点头后,才递出了一叠镑为单位的纸币。

        乌巴诺遗憾地说道:“巫师先生,我的条件并不高,只是希望你能查一下谁炸了我的仓库。”

        “金镑虽好,但我只是恰好路过,这件事我不太想参与。”

        罗伊摘下帽子,然后看向索泽,凑到他耳边低声细语,将自己掌握的“格斗家”魔药配方告诉对方。

        “你可以去验证。”

        “不用了,因为我知道其中一件主材料和部分辅助材料,都是对上的。袋子里是五百金镑,老板说,多余的五十镑是承诺的报酬。”

        索泽喜悦地笑着。

        罗伊轻轻颔首,然后转身离开。

        乌巴诺目送他离开,而后坐在椅子上,一副沉思的姿态。

        “老板。”

        他的替身凑近一些。

        乌巴诺摆了摆手,语气轻松。

        “穆赫,做生意不能这么暴力,我们要友善、亲和,要不然是很难在贝克兰德立足的。”

        “就像这次,我们不还赚了一个配方吗?”

        壮汉退到一旁,没再说话。

        乌巴诺让手下离开后,手心却渗出了冷汗。

        刚才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

        对方肯定明白了,自己是一个非凡者,而且或许已经猜到了自己的途径。

        还好——

        这个巫师应该不是卢耶尔家族和那些保守党的手下,要不然自己可能已经死了。

        贝克兰德太可怕了!

        乌巴诺靠在椅子上,长长地舒了口气,心底为刚才的大意而暗暗后悔。

        “即便不是目标猎物,也不该轻易放松警惕。”

        “我竟然忘了这一条。”

        ……

        罗伊走出门才长长舒了口气。

        特么的。

        他之前过于武断了。

        这个叫乌巴诺的男子,他纵火也许不只是为了抬高粮价,还有可能是为了帮助他完成消化。

        纵火家!

        这个乌巴诺·莫汉至少是一名纵火家。

        至少是序列7的猎人。

        铁血十字会?

        莽撞了。

        还好自己准备了两枚呓语符咒,并且刚才他跟对方距离很近,真到了危急时刻,反而对方会吃亏。

        毕竟自己有丰富的应对经验,而对方和其余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他们可不是极光会。

        一般非凡者,应对这样的东西,根本没有蔷薇主教那么强的抵抗力。

        罗伊回去路上,身上还带着一丝丝冷汗,但看着手中的四百多金镑,却又感觉一阵满足。

        五百金镑。

        这算是高价了,里边含有一部分的“报酬”。

        当然,与其说是报酬,不如说是乌巴诺的赔礼,对方应该感觉到了自己不好惹。

        这更让罗伊确定对方至少是一名纵火家。

        “五百金镑,非凡聚会。”

        “这帮费内波特商人还真是有油水可捞,不,是不是真的费内波特粮商还要打个问号。”

        罗伊微微眯眼。

        他没有选择回去查探。

        此刻的乌巴诺先生,正处于“惊弓之鸟”的状态,用隐匿之戒回去容易被对方察觉痕迹而暴露。

        到那时候,反而是不美。

        现在就刚好。

        线放下去了,只等对方咬钩。

        回去后,晚上,罗伊收到了另一个好消息——

        由妮娜带来的好消息。

        邓恩快醒了。

        虽说像阿兹克先生所说,邓恩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都会处于比较疯狂的状态,但……

        这意味着阿兹克可以走动了。

        也许齐林格斯的事,最后还是落到阿兹克先生身上?

        罗伊思索片刻,道:“妮娜,你先别回去,我马上写一封信,由你转交给阿兹克先生。”

        “好。”

        妮娜静静地立在书桌上。

        罗伊拿出笔纸,迅速写下一封信,信上说明了齐林格斯的事,同时附上了自己的想法。

        “您是否有空对付这名大海盗进行猎杀?”

        “要是没空的话,我想问一下神秘女王的意见,也许她会有兴趣。”

        罗伊在信上写着。

        不多时,一封信交给了妮娜。

        ……

        深夜,廷根的屋内。

        阿兹克突然睁开眼,克莱恩迷迷糊糊中,只感觉到一只死灵生物出现在房间内。

        这是——

        罗伊的信使?

        他立刻精神抖擞。

        阿兹克接过信件,细细看了一遍后,他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意。

        “阿兹克先生,怎么了?”

        “罗伊也查到了你说的齐林格斯,问我有没有兴趣对付这名大海盗,要是我没空的话,他似乎想求助于那位神秘女王。”

        阿兹克说道。

        克莱恩听后呆滞了一秒,然后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万一阿兹克先生狩猎了齐林格斯,底下的人吹捧愚者的眷者,自己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呢?

        毕竟。

        罗伊现在已经是塔罗会的成员,要是承认……

        难免露馅。

        克莱恩傻眼。

        万万没想到,还会有这样一重变故。

        “怎么了?”

        “没有,我就是有些担心,像齐林格斯这样的人上岸,肯定是为了一件大事。”

        克莱恩不无忧虑地说,“我担心他做的事,会让很多人陷入灾难。”

        阿兹克沉默了片刻。

        妮娜在边上眨着眼,但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静静等待他们聊完。

        过了半分钟,阿兹克道:“克莱恩,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救不了所有人。”

        “我明白,阿兹克先生。”

        克莱恩颓然道。

        他也明白这道理,但想到齐林格斯可能为了他的非凡物品,而不断猎杀着东区的普通人,他就无法忍受。

        “我会帮你们的,但我只是想让你们明白,你们救不了所有人。”

        阿兹克温和地说道,“就像这次的事,即便是我也只能恰巧救下邓恩,而你得靠自己活过来。”

        他感叹道:“连认识的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不认识的普通人。”

        克莱恩愣了愣,没想到阿兹克会说这番话。

        然后,他沉默了。

        温柔的阿兹克先生,劝他不要因为一些已死去的人难过。

        比如梅高欧丝。

        ……

        罗伊收到了回信,确定了阿兹克先生会出手的消息,心底也是舒了口气。

        真让齐林格斯跑掉,他可不乐意。

        不只是蠕动的饥饿,还是一大笔钱——

        愚者先生总不好意思撕破身份跟自己抢悬赏吧?

        罗伊嘴角微扬。

        当然。

        他也不会把坏事做绝,还是会分给克莱恩钱的,而且自己在贝克兰德接触的人脉资源也可以为克莱恩所用。

        两人更多还是合作、互惠互利。

        次日,塔罗会应时召开。

        罗伊独自锁在卧室内,自身已经进入了青铜巨殿之上,到达了源堡深处。

        桌子前依旧是那几人,没有增多。

        倒吊人急不可耐地提供了两页日记,道:“愚者先生,这是我最近搜集的日记。”

        “好。”

        愚者应了一句。

        随后,奥黛丽也送上了一页。

        罗伊自然说自己没能搜集到——

        他也不可能搜集到。

        刚来贝克兰德,马上搜集到一页日记,说出去克莱恩都不会相信。

        等克莱恩看完,塔罗会开始。

        “隐者先生、正义小姐,我通过一些方式查证了,齐林格斯上岸确实是为了一个委托。”

        “但具体为了什么,我不清楚,只提到说是齐林格斯梦想中的物品,并有助于他成为海盗之王。”

        “我猜测可能是一件能让他晋升到高序列,或者媲美高序列的报酬,可能蠕动的饥饿并非预支的报酬。”

        “但目标我就查不出来了,希望你们能搜集消息,或者提供有帮助的思考。”

        倒吊人迅速说道。

        看得出来,他比较急切,毕竟齐林格斯已经潜入贝克兰德有一阵子。

        虽说被正义小姐破坏了潜伏点,但也因此,齐林格斯随时可能被教会捉拿。

        他不希望齐林格斯被抓住。

        我知道。

        克莱恩靠在椅子上,心中暗道。

        可惜不能直接说。

        倒吊人并未向愚者求助,主动开口,有损愚者的神秘形象。

        他心道。

        罗伊沉思良久,而后说:“我不在贝克兰德,所以不是很清楚贝克兰德的情况,至于报酬……”

        “很抱歉,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

        他歉然道。

        倒吊人摇了摇头,说:“不,我要感谢你,你的提醒非常重要,所以我才需要你帮我分析一下,他可能的目标是什么。”

        正义连忙说道:“我会提供关于贝克兰德的信息。”

        “好吧,那么正义小姐,我听说贝克兰德最近一直在推行废除谷物法案对吗?”

        罗伊问道。

        正义轻轻点头。

        “同意的人有哪些,反对的人有哪些?”

        “同意的?当然是那些资本家、大富豪,反对者都是保守党成员,他们大多是贵族。”

        奥黛丽回忆着自己搜集到的信息,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罗伊轻轻点头。

        他想了想,说:“贝克兰德的大事,最近应该也只有它了,足够价值让对方拿出高序列配方的……”

        “我们假设对方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罗伊看向正义小姐,“你觉得他的目标是谁?”

        奥黛丽咬了咬嘴唇,道:“可能是新党领袖,但更可能是保守党的首领尼根公爵。”

        “为什么?”

        倒吊人不解。

        为什么“正义”小姐会很快得出对方目标是保守党首领的结论。

        “跟我想的一样,原因很简单,新党大家目标、利益全部是一致的,群体非常庞大,死了一个还能再推举一个首领出来。”

        罗伊说着自己的见解,“想阻止他们赚钱,没那么容易,反倒是保守党,这位尼根公爵应该很有威望。”

        “为什么他们要让《谷物法案》被废除?为此付出巨大代价也不足惜。”

        阿尔杰皱眉。

        他觉得……

        这猜测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此刻,上边的愚者发出一声低笑。

        众人全部看过去,包括“太阳”戴里克。

        愚者低笑道:“这是时代的浪潮。”

        “啊?”

        正义、太阳发出疑惑的声音。

        阿尔杰如遭雷击。

        罗伊则一副沉思状。

        正义、太阳迅速看向二人,希望他们能对愚者高深莫测的感慨进行解读。

        阿尔杰皱眉,想要说着自己的解读,但陡然想到这里有更博学、多识的隐者,还有愚者先生本人注视……

        他闭上了嘴巴。

        要是愚者先生不乐意让他们解读,此刻说话纯属多此一举。

        而且。

        万一说错了,不是更丢人?

        但是。

        有一点可以确定。

        愚者此时开口,就意味着罗伊的推测是正确的,而愚者先生见他们争执不下,所以才开口给予提示。

        时代的浪潮?

        是否意味着——

        “废除《谷物法案》”这件事本身就是时代变革的一部分,任何人、任何存在都无法阻挡。

        阻挡者就得死!

        比如尼根公爵。

        这样的话,齐林格斯又是帮谁做事呢?

        阿尔杰舔了舔嘴唇,感觉到这件事背后似乎没那么简单,或许有着更深的秘密。

        可惜的是。

        他没办法去接触、了解,知道幕后的故事。

        他看向其余三位。

        小太阳……

        算了。

        他肯定帮不上忙。

        正义也不行。

        对方只是个有钱贵族,连魔药配方都需要他提供,根本不可能提供金钱之外的帮助。

        当然。

        金钱很多时候也很强大。

        阿尔杰心道。

        他定睛在“隐者”身上。

        这位刚加入没多久的成员,也许拥有这方面的能力。

        “隐者先生,不知道您能否在这件事上提供帮助?我会给予足够的报酬!”

        “你能拿出多少好处?”

        罗伊轻笑。

        阿尔杰瞪大眼睛,脸上有几分不可思议,然后就是一阵狂喜。

        要好处……

        就意味着有的谈!

        他心思急转,最后咬牙道:“你有什么要求?”

        “五千金镑,或者关于工匠的知识,可以没有魔药配方,但如何制造非凡物品的知识和心得必须要有。”

        这是序列6的价格。

        阿尔杰明白了对方的开价意思,知道这一点都不算昂贵,反而是比较便宜的开价了。

        毕竟齐林格斯不是普通的序列6。

        他迟疑良久,道:“好,我同意你的条件,但无论是钱还是工匠心得我都没办法立刻拿到,需要时间去凑齐、寻找。”

        “没问题。”

        罗伊轻轻点头。

        阿尔杰稍稍舒了口气。

        随后,罗伊看向正义。

        “正义小姐,我记得齐林格斯还有一笔赏金吧?”

        “是的,具体我不记得,但应该是万计数的赏金。”

        正义轻轻点头。

        上边的愚者差点坐不住了。

        以万计数?

        可恶!

        罗伊这家伙,抢了这么大一笔生意?

        克莱恩深恨自己没有分身。

        要不然,他冒着分身暴露,也得跟罗伊抢一抢生意。

        罗伊嘴角微扬,说:“如果我的长辈猎杀了齐林格斯,你能帮忙领取赏金吗?我会分你一笔钱的。”

        “不需要分我钱,杀死齐林格斯本身,对我来说也意义重大。”

        正义语气严肃。

        罗伊沉默了稍许,而后诚恳地赞美:“你的品德跟挑选的称呼一样高贵。”

        “谢谢您的赞美,但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