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奋斗狂人佛尔思

第九十三章 奋斗狂人佛尔思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九十三章奋斗狂人佛尔思楼下客厅内,黄色长裙的女子娴静地坐在椅子上,但通过细节的观察,她显得并不安宁。

        她一定想慵懒地躺下去。

        罗伊腹谤。

        走进屋内,两人就已经认出了彼此。

        佛尔思眉头一挑,而后起身语气愉悦地打招呼:“有礼貌的英俊绅士,没想到海德先生的朋友就是你。”

        “女士,命运就是如此巧合。”

        罗伊含笑道。

        佛尔思轻轻点头:“是的,我们的缘分起源于你看的那本书,它正是我写的。”

        “原来你就是沃尔小姐,我很喜欢伱的作品。”

        罗伊笑着夸赞,顺手拿出了那本书。

        海德在一旁倒了茶。

        “原来你们认识,那就不必互相介绍了?”

        “不,只是在咖啡厅有一面之缘,沃尔女士,我叫格林·罗斯特。”

        罗伊自我介绍。

        没多久,洗了个澡的贝基也下来了,他身上缠着绷带,看上去非常凄惨。

        但是。

        看到罗伊,他不顾伤势,笑着展开双手企图拥抱。

        罗伊轻轻地拥抱,避免触及伤口。

        贝基咧嘴道:“下一步,我就可以争取序列7的魔药配方,只要得到配方和材料,就能完成晋升。”

        “你还没获得序列7的魔药配方?”

        罗伊道。

        贝基摇头,但他笑了笑说:“马上就有了!”

        他看向佛尔思。

        “佛尔思小姐,我想这次你应该给我带来了好消息吧?”

        “是的,我购得了战士的魔药配方,这是经过别人认证的,安全、可靠。”

        佛尔思取出了一张纸。

        贝基接过去,然后递给海德。

        过了稍许,海德轻轻点头,他脸上浮现出了欢喜之色。

        真的!

        “谢谢你佛尔思小姐,这是你剩余的酬劳。”

        贝基递过去100镑。

        罗伊看向佛尔思,道:“佛尔思小姐,你在做信息生意?”

        佛尔思微微一怔,而后点头:“是的。”

        “有兴趣联合吗?”

        罗伊微笑道,“我在大桥南区也有不错的消息网络,我们可以联手。”

        海德不算太吃惊。

        罗伊那边的情况,之前在信中都已经沟通过,两人也算是知根知底的。

        佛尔思皱眉,显然有顾虑。

        罗伊道:“我这边确实有一些消息,而且有部分还颇为值钱。”

        佛尔思想了想,最后道:“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找你合作的。”

        “好。”

        罗伊没强求。

        初次见面,打出自己有消息渠道的招牌即可,硬要合作,以对方的“销售渠道”估计也不知道拿去干嘛。

        四人坐室内,互相聊了一阵,最后佛尔思突然说:“格林先生,你有‘药师’的魔药配方吗?”

        “很遗憾,我只知道主材料部分,但我知道哪里有。”

        罗伊回答。

        海德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佛尔思说:“我能购买你的消息吗?”

        “主材料部分加上消息,我便宜点给你,一百金榜。”

        罗伊微笑道。

        佛尔思迟疑片刻,道:“一个难以获取的消息,加上没有辅助材料部分的序列9魔药配方,我觉得不值得一百金榜。”

        虽然主材料部分价值很大,但她没有渠道凑齐辅助材料的部分,即便有……

        卖家也不可能按材料价值贩卖,更大可能是还得买一张完整的。

        这样很吃亏。

        “值不值得,得看消息的价值和买家的承受能力,也许你的买家觉得可以接受呢?”

        罗伊含笑道。

        佛尔思点头:“如果他同意的话,下次见面我会带来一百金镑,希望你不要反悔。”

        “我要是不在,你找海德先生也是一样,他有办法立即联系我。”

        罗伊答道。

        佛尔思看向海德·卡森,得到了中年巫师的确认,她顿时微笑道:“好,合作愉快。”

        随后,佛尔思又接了贝基的武器大师材料代购业务,这才匆匆离开。

        罗伊不禁笑了。

        跑腿、信息、抽成。

        现在的她简直是奋斗狂人。

        很难想象,这是原来轨迹中“咸鱼”的佛尔思,完全就不是一个人。

        果然。

        学习氛围很重要啊!

        佛尔思,你要感谢我。

        他心中暗笑。

        海德感叹。

        “学徒途径真是方便,目前她还只是戏法大师,如果她能晋升到旅行家序列,说不准能将这项业务发扬光大。”

        “是啊。”

        可惜——

        跟她同样在学习会上还有克莱恩,以他对克莱恩的了解,咸鱼小姐想加入塔罗会的难度很高。

        罗伊跟他们寒暄一阵,然后从海德这边获得了两个巫术以及不少施法材料。

        一个是古赫密斯语“风”为咒语的风速术。

        它的施法材料是风隼羽毛,相对昂贵不少,只是十片羽毛就花费了罗伊30镑。

        另一个是黑暗术。

        它需要月亮花粉末作为施法材料。

        两种巫术加上各色材料,总共花费了他一百金榜。

        这也是罗伊找海德先生的主要目的。

        其次才是认个门路。

        跟佛尔思这边搭上线,日后就不必事事通过塔罗会。

        塔罗会虽然方便,但问多了,容易在正义他们面前暴露自身现实的身份。

        罗伊坐蒸汽地铁回到南区。

        蒸汽地铁的出口,距离月季花街不远,所以他选择步行回去,顺便散散步。

        到了49号外,罗伊正要往后边房屋走,西琼女士开门出来,喜悦地道:“格林先生,你终于回来了!”

        “西琼女士,你有什么事吗?”

        罗伊保持着温和的笑容。

        西琼道:“是这样的,今天是大地教会的丰收日,我们有个比较盛大的典礼,你要不要一起参加?”

        女士,你对拉我入教真是乐此不疲啊!

        罗伊哑然失笑。

        “会不会不太好?”

        “没关系,母神的信徒没那么严格,我们都欢迎任何人一起庆祝丰收。”

        罗伊语气愉悦地说:“这样的话,容我先回去换一身体面的衣服,再梳洗一番。”

        “我们会在河湾公园举行庆典,乌巴诺先生租了场地,你还有半小时准备。”

        “没问题。”

        罗伊含笑道。

        回到家中,他升上神秘殿堂,立刻对此行来了一次占卜。

        “去参加‘丰收庆典’会有危险。”

        连续七次。

        吊坠轻微的顺时针旋转。

        细微的风险,但不大。

        罗伊沉吟片刻,再度占卜。

        “‘丰收庆典’的危险来自于乌巴诺·莫汉。”

        吊坠逆时针旋转。

        不是。

        他想了想,继续占卜。

        “参加‘丰收庆典’对我有利。”

        ……

        一连进行了十几次不同的占卜,罗伊最终确定要去参加丰收庆典。

        但是。

        在那之前,他从存货紫水晶中又取出了两个符咒。

        一枚是真实造物主的怒吼,另一枚是门先生的呓语,算上他身上两枚记载着隐匿贤者知识的符咒。

        此外,他还把污秽之耳带在了身上——

        这件特殊的非凡物品拥有很强的负面效果,但罗伊在神秘殿堂经过一次次信息模拟,探测出了它的封印之法。

        用耳塞堵住耳孔,再用布条层层包裹,让它跟外界彻底隔绝。

        如此就能一定程度上封印,但依旧随身携带不能超过12小时,否则就要倾听它的声音并赞美“真实造物主”。

        这倒问题不大。

        全副武装后,他到了楼下。

        西琼女士楼上缓步下来,她一头金发,脸上着一点淡妆,看上去清新雅致别有一番艳丽。

        可惜。

        别说罗伊没那兴致,就算有,无论佛尔思还是蒂莉都比她要好看一些。

        他只是礼貌一笑,说:“西琼女士,你习惯化这样的淡妆吗?”

        “不,我以前喜欢跟那些夫人一样化妆的美艳动人,但信仰母神之后,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

        西琼微微一笑,“自然才是最美的,但今天是庆典,所以我要化一点点遮盖一些印迹,这是该有的礼貌。”

        “赞美大地母神!”

        罗伊由衷地赞叹——

        自然最美。

        他很认可这一点,由此对大地教会的好感也是倍增。

        这位母神引领的教会似乎也挺好的,怎么就出了弗兰克那样的异端呢?

        他很好奇当年弗兰克的引领者是谁。

        听到罗伊赞美大地母神,西琼立刻做了个祷告手势。

        ……

        美丽的河湾公园,摆放着各色的糕点、美食,面包垒成了两米高的塔。

        不少人鼓足勇气,过去拿去食物,前边的女子都会和善地分发。

        但是。

        当一名流浪者想过去的时候——

        “滚!”

        两位壮汉立马往前两步,将他喝退。

        罗伊不解,低声问:“这是为什么?”

        “流浪汉太懒惰了,他们宁可乞讨也不肯去工作,所以就算是我们也不欢迎他们。”

        西琼露出厌恶的神色。

        罗伊沉默。

        流浪……

        《谷物法案》废除,谷物越发低贱,种地满足不了生活需求。

        时代的浪潮滚滚奔流,窃贼、流浪汉都是这样的产物。

        西琼虽然不是贵族、富豪,但拥有两栋房子的她不愁吃穿,自然无法跟失业成为流浪汉的工人共情。

        “格林先生?”

        “走吧。”

        罗伊压低帽子,往前走了一段。

        今晚应该会再次遇见乌巴诺。

        公园中,百来号人在各处跳舞、吃东西,宴席沿江摆着非常丰盛。

        粮商们为办置这次典礼花费不小。

        西琼东张西望,随后眼睛一亮,带着他往一个方向走去。

        有几人坐在那边闲聊。

        “麦斯!”

        她走过去,对着一人打招呼。

        罗伊笑了笑,没上前,转身走出了人群。

        然后,他在边上的草丛内找到了之前被赶走的流浪汉。

        那名流浪汉正瑟缩地坐在草丛边上,眼神死死盯着那边的面包塔。

        看到罗伊,他清醒过来,脸上闪过一丝恐惧。

        这位流浪汉约莫四十多年纪。

        但是。

        他看上去很苍老,而且以太体很不健康,再这么下去最多一个月就不行了。

        “我马上走,我马上走!”

        “我想雇佣你。”

        “什么?”

        他愣了愣,难以置信地指着他自己,“雇佣我?”

        “是的。”

        罗伊轻轻点头。

        他说道:“不用你做其他的,你只要在流浪的时候,帮我留意一些消息。”

        “什么消息?”

        中年流浪汉瑟缩着。

        罗伊随手挥洒出一些粉末,微微光亮照耀着四周。

        随后,他说道:“看到了吗?”

        流浪汉瞪大眼睛,而后痴傻地点了点头,脸上带着震撼之色。

        “帮我留意这类人,如果你看到一定要记住当时的所有情况,或者你的朋友、认识的人看到,然后去找蒂莉或者你知道的窃贼,把消息告诉他们。”

        “明白了吗?”

        罗伊手中闪烁着光芒。

        流浪汉木木地点头,然后,他看到对方手中变出一个面包,还有1张纸币。

        这是1苏勒。

        “谢谢。”

        他声音嘶哑地说道。

        罗伊低声道:“去远点吃吧。”

        “我会的,谢谢你先生。”

        流浪汉声音嘶哑,宝贝地揣着钱和面包离开。

        罗伊转身准备回去继续参加典礼,但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灵性的波动,回头间——

        他看到流浪汉的以太体忽地黯淡了一两倍。

        啪嗒!

        面包、钱币从流浪汉怀中掉下来。

        他捂着胸口,回头看向罗伊,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痛苦之色,然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随着掉地上的还有一个钱币。

        一枚便士。

        窥秘之眼下,它上边散逸着点点灵性之光,玄妙而诡异。

        罗伊看向身后的人群,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贿赂者!

        有一个贿赂者,将这枚钱币送给了他,但也因此,流浪汉中了“贿赂”的能力。

        或许。

        对方最初放大了他的“饥饿”,让他一直在周围环绕,甚至刚才躲在草丛中一直看着面包塔。

        这一切都是为了制造混乱。

        可是。

        对方没想到,罗伊竟然送给他一个面包,并给了1苏勒的钱,所以对方的能力改变了。

        “饥饿”变成了“削弱”。

        本就虚弱的流浪汉,终于死去了。

        他走过去,默默捡起了纸币、面包,还有那枚掉落的1便士。

        罗伊把面包放在流浪汉的怀中。

        “愿你来世不受饥饿之苦。”

        随后,他握住那枚便士,闭目占卜。

        丰收典礼上,一个棕黄色的男子淡笑着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跟别人攀谈着。

        过片刻,他看到了一个人。

        乌巴诺·莫汉。

        他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而后拿起边上的两杯酒,笑吟吟地走向了一个人。

        “巴兰特先生,祝贺丰收!”

        “祝贺丰收!”

        名叫巴兰特的商人接过酒杯。

        两人一饮而尽。

        巴兰特笑道:“先生,我们见过吗?”

        “是的,您可能忘了,但我曾经帮您处理过一件商业纠纷。”

        这名男子含笑道。

        巴兰特好像想起来了,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确实好像见过你!”

        “遗憾的是,从那次之后,我们就没有再合作过,没想到您来了贝克兰德。”

        他笑着递出一张名片,“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合作呢?”

        “当然,当然有,我很喜欢跟你们这些专业的律师合作。”

        巴兰特接过名片,然后连连点头。

        看了一眼。

        塔克·伊拉。

        印象不是很深啊……

        他皱了皱眉。

        但是。

        下一刻,他看到了一道身影,立即冷哼一声,随后拿着酒杯往乌巴诺走去。

        男子嘴角微扬,悄然融入人群中。

        过片刻。

        嘭!

        一声枪响。

        一阵阵尖叫声响彻公园。

        巴兰特被一脚踢飞,乌巴诺眼神冷冽扫了一眼,道:“巴兰特,卷毛狒狒都得为它们的智商自豪,至少它们不是垫底的。”

        巴兰特一脸茫然,同时还有些惊恐地看着手中的枪。

        他……

        他为什么会开枪?

        乌巴诺没空与他计较,看向混乱的人群,随后他定睛在一个棕黄色头发的男子身上。

        对方走到了一处高台边上。

        “塞门!”

        他眼神冷冽。

        对方回头,远远地无声说道:“乌巴诺,我带着维特党的善意而来,今晚只是小小的礼物。”

        说完,对方礼貌地鞠躬,接着往后跳,落到了一匹马边上。

        然而。

        下一刻,一个刺目的光团从前方亮起。

        紧跟着——

        昂!

        马尖鸣一声,疯狂地跳起来,将还未坐稳的他掀翻在地,随之而来的还有一抔粉尘。

        好在塞门身手矫捷,迅速站稳。

        下一刻。

        雕像后,一个戴帽、穿长袍的男子露出身形,黑夜中目光冰冷,口中用古赫密斯语念着。

        “火焰!”

        轰!

        一片火焰从塞门身上燃起。

        他尖叫一声,奋力往十步左右的河堤冲去。

        没人阻拦。

        乌巴诺迟疑片刻,最后没有动手。

        最后在河堤边上,浑身着火的塞门看到上边摆着两件东西。

        一个是紫色的水晶。

        另一个是1便士的钱币。

        这是……

        自己的钱币?

        对。

        这是自己贿赂那名流浪者的钱币。

        这个陌生的非凡者……

        因为自己杀了个流浪者,所以要向自己出手?

        他脸上布满错愕。

        下一刻,紫色光芒笼罩了他。

        无尽的知识涌入他的脑海。

        罗伊抬手。

        嘭!

        子弹射出,贯穿了他的脑袋。

        血溅河堤。

        人群注视过来,一个个难以置信地呆滞在那边。

        黑暗中,他们看到那名神秘的男子在河堤旁立了会儿,接着弯腰捡起了一个东西。

        然后,对方缓缓消失在岸边,仿佛刚才一切都是幻觉,但仔细看,那边血液溅了一地。

        一枚染血的便士还摆在河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