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隐匿贤者的注视?

第九十五章 隐匿贤者的注视?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九十五章隐匿贤者的注视?乌巴诺没有掩饰自己对“贵族”的不屑,以及“摩斯苦修会”的不信任。

        他直接猜向了要素黎明。

        罗伊微微一笑,没有在这上面多纠结,而是靠在椅子上,道:“你想要什么帮助?”

        “想必您已经看出来,我在寻求扮演,目前我有一个计划,但比较危险,所以我需要占卜等手段的帮助。”

        乌巴诺叹息,“可我手下没一个擅长窥秘人、占卜家途径。”

        “你需要我占卜什么?”

        罗伊坐正。

        “找一个人,另外我想让你帮忙了解金桂酒厂那边员工只进不出的真相,如果可以我想用它来完成最后的扮演。”

        乌巴诺眼中闪露着疯狂。

        罗伊顿时换了个姿势——

        兄弟,很勇啊!

        难怪原先不记得有伱这号人,估计早被魔女教会或者皇室沉海了。

        他嘴角微扬,说:“后边的问题不用占卜。”

        “您知道?”

        乌巴诺欣喜若狂。

        罗伊轻轻摇头。

        “我的意思是,没有讨论的空间,那个话题极度危险,最好不要去谈它。”

        “为什么?”

        乌巴诺很不解,但罗伊根本不回答。

        过了数秒,他语气恢复了镇定。

        “能找到人吗?”

        “得看他有没有被转移,如果没有被转移,那么还有机会,要是被转移了,基本没希望。”

        罗伊摇头。

        失踪的人全拉去建造陵墓了。

        就算是序列3以上,捞人的难度也极大,更何况他、乌巴诺都只有序列7。

        即便乌巴诺有了一定心理预期,此刻也不禁一阵失落之色。

        好在他很快就振作起来。

        “请您占卜,查看一下他是否还在南区。”

        “嗯。”

        罗伊靠在椅子上,内心深深的无力。

        他知道一切。

        但是。

        很多事,知道了,却依旧无能为力。

        此刻的乌巴诺也是同样心情。

        他靠在椅子上,连续几个呼吸,而后将整个一千金镑推过来。

        “巫师先生,这是报酬,此外我想请你再帮个忙。”

        “不需要对付维特党,只用从他们那里救出一个人。成功后,我可以再加一件序列6的非凡材料。”

        他说着取出了一件物品。

        沉默几秒后,乌巴诺说道:“它是我朋友拜尔德的随身物品。”

        这是一枚骨质玉佩。

        罗伊接过来,上下翻看,然后道:“你说的非凡材料具体是什么?”

        “龙眼海雕的一对眼珠。”

        “我需要一间安静的房间。”

        罗伊微笑。

        乌巴诺都没给他说出那句名言的机会。

        只是救人的话,危险系数没那么高。

        要是乌巴诺提出要毁灭维特党,他就得拿齐林格斯的赏金来对标了——

        a先生就是这么开价的。

        乌巴诺连忙起身,将他引入一间安静的房间。

        罗伊到了房间内,召唤出妮娜。

        猫头鹰女士跑出来。

        四处张望后,即便是死灵化的猫头鹰脸,依旧浮现出了极度高兴的表情。

        它语气愉悦地说:“罗伊,这次需要我帮你做什么?”

        “帮我守着,外边那个要是闯进来,你就用神秘魔法把我带走。”

        “没问题。”

        它蹲在桌子上。

        罗伊闭目,尝试着梦境占卜。

        几秒钟后,他进入了梦境——

        眼前一片黑暗。

        外边时不时传来喊杀、惨叫声,视野的主角躲在角落中瑟瑟发抖,过了不知多久。

        上边先是投射下一丝光亮。

        紧跟着,一个拿着火把的黑袍人出现。

        梦境戛然而止。

        罗伊沉默数秒,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屠杀、掳掠,估计年迈、无法承受远途航行的全被杀死了。

        血海深仇啊!

        他深吸一口气,尝试着其他的占卜。

        “拜尔德现在的位置。”

        梦境占卜……

        失败。

        灵摆法。

        失败。

        卜杖法,失败……

        罗伊看了一眼妮娜,迟疑片刻,最后没有选择升上神秘殿堂。

        虽然妮娜比较可信,但毕竟疑似同序列,很难保证对方是不是感受到了神秘殿堂的存在,故意隐蔽在他身边。

        这是必要的戒备。

        他起身。

        “完事了?”

        “对,故事先欠着,等有空了再讲给你听。”

        罗伊说道。

        妮娜震动翅膀。

        “好。”

        下一瞬,它消失在空间之中。

        罗伊走出门。

        地下室,乌巴诺立即站起来,一脸的希冀。

        “怎么样?”

        “我进入梦境占卜,追寻到的是他被掳掠之前的情况,我需要拿回去慢慢研究,或者请教长辈。”

        罗伊正色道。

        乌巴诺施礼:“多谢!”

        ……

        罗伊回到家中,这才进入神秘殿堂。

        还不行。

        他就去求助愚者先生。

        总有一款适合它。

        “拜尔德现在的位置。”

        罗伊再度占卜。

        这次——

        灵性延伸,他迅速进入了一个梦境。

        一个昏暗的地窖。

        地窖内挤满了人,只有上边铁栅栏能够通风换气,让底下的人不至于被憋死。

        隐约有一两句声音传下来。

        “这批还要多久?”

        “三四天吧,但这批走了还有下一批,管好自己嘴巴,不要乱说,否则小心没命。”

        “是是是。”

        声音戛然而止。

        梦境结束了。

        罗伊皱眉,开始占卜。

        “拜尔德在维特党领地。”

        吊坠逆时针转动。

        “拜尔德在……”

        一连串的占卜后,罗伊最终锁定了拜尔德的位置。

        金桂酒厂的地窖内。

        更具体就没办法了。

        次日,他找到乌巴诺,将消息告诉了对方。

        两人商定计划——

        由乌巴诺带人冲击维特党,吸引对方注意力,他们负责

        夜晚,罗伊隐匿了身形,蹲在一处角落中。

        这里是金桂街、金桂酒厂的边缘位置,再往里边就是地窖所在。

        他脑中闪过乌巴诺分享的情报——

        维特党首领疑似女人,序列、途径未知。

        二号已经死了。

        三号人物,阿诺尔,一名野蛮人。

        另外就是三个序列9。

        今晚,乌巴诺会带着他的手下冲击维特党,给他这边创造机会。

        罗伊拿出吊坠,占卜着关于此行的安危——

        虽然在家已经测过了。

        反复数次后,他靠在树上等待着时机。

        下一刻,不远处的一处仓库,陡然一阵轰鸣传来。

        随后——

        火光冲天。

        纵火!

        无边的火焰瞬间吞噬了那片房间。

        乌巴诺操控着火焰,肆意挥洒着力量,将火灾倾泻在维特党的驻地。

        轰鸣声响彻整条街道。

        尖叫、恐惧蔓延,混乱的行人迅速躲远了,不敢靠近这边,生怕被殃及池鱼。

        罗伊拿起望远镜,远远看去。

        那边火焰冲天,灿烂无比,而金桂酒厂内也迅速动员起来——

        这里距维特党仅有几步之遥。

        若火焰蔓延过来,这边的爆炸将更为可怕。

        他们迅速前去救火。

        罗伊戴上“暴怒面具”,从树上一跃而下,用卜杖法一路往地窖而去。

        直到地窖外,一切都很顺利。

        然而。

        到了这边,他目光一肃。

        身穿黑色长袍的壮汉。

        对方似乎也在迟疑,要不要去那边救援。

        罗伊屏气凝神,等待对方先有动作。

        然而。

        过了十几秒。

        那人的身影陡然消失了。

        罗伊瞳孔一缩,全身陡然汗毛倒立。

        他身影迅速后撤,紧贴边上的墙壁,下一刻——

        嘭!

        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深深摄入他之前所在位置。

        高压蒸汽步枪!

        该死!

        只有军队才可能从蒸汽教会买到的枪械。

        罗伊额头渗出冷汗。

        不过。

        他心底倒是稍稍松了口气。

        如果是腐化男爵在这里,对方根本不用布置射击手。

        一位序列6的腐化男爵的实力绝对是非常可怕的。

        下一瞬,他扔出一根羽毛,但还是没敢用古赫密斯语作为咒语发动法术,而是花费了更多灵性、时间心中勾勒符号。

        “嘭!”

        一声巨响。

        整栋墙壁坍塌。

        一个壮汉从坍塌的墙壁中冲出来,手中拿着一把刀,刀刃上闪烁着滚滚雷霆。

        毫无疑问。

        只要被命中一下,至少也是麻痹的效果,而且远处还有枪手在射击。

        不能拖延!

        罗伊再度捏碎了一根羽毛。

        但是。

        这一次……

        他召唤的风却不是为了加速自身,而是让它吹往前方。

        这是罗伊改造出的法术。

        吹风。

        简单,但有效——

        它将红冠凤仙草粉末吹了过去。

        对方怒吼一声,立即往前冲,朝罗伊扑来。

        另一边。

        嘭!

        子弹再次射出。

        这回……

        它封锁了罗伊的身后。

        然而。

        刹那间,火焰从阿诺尔身上燃烧而起,化作了璀璨烟花。

        阿诺尔迅速后撤、就地翻滚。

        上边枪声愈发急促。

        罗伊身影一闪,陡然加速往上方而去。

        一道身影立即后撤。

        然而。

        风速术、暴怒面具双重加持,再加上罗伊序列7的体魄本身就比普通人强上很多。

        即便隔了一段路程,他还是迅速追上了对方。

        危急间,对方掏出了一颗手雷。

        但是。

        在他回头的刹那,一道刺目的光团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然后——

        嘭!

        一声枪响。

        猎魔手枪洞穿了对方的脑袋。

        但同时,阿诺尔熄灭了火焰,拿着大刀已然冲到身前。

        罗伊扔出一枚紫水晶,空余的左手往腰间一拍,一个物件顺着解开的布条滴溜溜落在地上。

        这是一只耳朵。

        阿诺尔抬手,一枚戒指亮起了晦暗光芒。

        扭曲!

        罗伊嘴角微扬。

        下一刻,呓语在两人之间同时爆发,无尽的嘶吼、呓语同时笼罩了双方。

        他没有升上神秘殿堂。

        升上神秘殿堂,固然可以完全隔绝呓语、嘶吼,但也会让罗伊失去对周围环境的判断能力。

        他加强灵性护持,在现实中引动神秘殿堂的力量,尽可能地庇护、隔绝呓语。

        嘭!

        一声枪响。

        罗伊抬起手枪,射杀了阿诺尔,但此时此刻,他等不了非凡特性析出,扒下对方的戒指、捡起污秽之耳后迅速往地窖而去。

        打开地窖,里边关押着五六十人。

        从底下只有吊篮、爬梯能上来。

        “出来,快走。”

        听见他的声音,底下的人才陆续往上走,有一高一矮两人爬上来后,底下迅速混乱起来。

        大家都想先出去。

        罗伊拿起手枪。

        “一个个走出来,谁敢乱来我打死他!”

        “谁是拜尔德?”

        “我。”

        最先爬出来的高个抬起手。

        罗伊眉头一挑。

        “走。”

        他可不敢久留。

        乌巴诺为了“兄弟”,或许真的会拼尽全力,但拜尔德是不是乌巴诺的兄弟还不好说。

        再者。

        亲兄弟有时候还能抛弃呢!

        罗伊拽着拜尔德,此时,矮个子拽住他的裤腿。

        “带上我吧,求求你!求求了——”

        这是个小男孩。

        他眼中充满了恐惧、害怕,似乎看到了不得了的事物。

        罗伊低头,瞳孔顿时一缩。

        小男孩的头顶有一双似有似无的眼睛。

        隐匿贤者!

        他第一反应是将小男孩甩开,但下一刻,他拉住小男孩,扔出两根羽毛。

        风速术加持,不等底下的人跑出来,他迅速带两人开溜。

        在他们跑出去没多久。

        嘭嘭嘭!

        密集的枪声响起。

        随后,还有一个女子清冷的喝声:“出来的全宰了!”

        “是!”

        越发密集的枪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那一声声惨叫。

        罗伊不禁暗自庆幸。

        随后——

        他不禁低头看了眼小男孩。

        这小男孩……

        他身上为什么会有隐匿贤者的注视?

        他刚才怎么知道有危险的?

        罗伊顾不得想那么多。

        他加速往前跑,生怕后边的女子追过来——

        那个女子很可能是维特党的老大。

        她能当塞门的首领,至少也是序列7的存在,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可能在那么多枪手的前提下战胜对方。

        非凡者再强……

        某种意义上也是怕子弹的。

        罗伊带他们逃出酒厂,一路狂奔没有停歇,羽毛一根根往外扔。

        直至扔的只剩两根。

        他回头。

        加尔街已经在很远之外。

        逃出来了!

        罗伊长舒一口气。

        没多久,另一个狼狈的身影从边上巷子钻出来。

        乌巴诺·莫汉。

        此刻的他手臂流血,身上遍布烧焦的痕迹,看上去像是被他自己的火焰烤了一通。

        乌巴诺额头冷汗直冒。

        罗伊嘴角抽了抽,看了看左右手。

        “还能走吗?”

        “我又不是娘们,还走不动道了?”

        话虽如此。

        乌巴诺站起来,还是直吸冷气。

        “走吧,先把拜尔德带到安全的地方。”

        “你是谁?”

        拜尔德有些茫然。

        他不认识乌巴诺。

        乌巴诺嘴角微微一咧,道:“我是大地教会的,同样也是你哥哥的朋友,他委托我过来救你。”

        罗伊笑而不语。

        他一点不意外——

        猎人虽然不是苟三家,但论心思也是七窍玲珑,要不然晋升不到纵火家。

        乌巴诺尴尬地看向罗伊。

        罗伊微微一笑。

        乌巴诺带着他来到河边,在这边停着一辆马车,前边索泽已经等了许久。

        他们坐上马车。

        从乌巴诺那边递过来一张纸条。

        罗伊粗略一看。

        上边写着拜尔德的身份——

        他是大地教会内,一位丰收祭司的弟弟。

        “你还真是大地教会的信徒?”

        罗伊略微诧异。

        乌巴诺脸一黑,深呼吸止住情绪,平静地说:“我不像吗?”

        “一个带来灾祸的猎人途径,怎么看都跟大地教会没有太大关联。”

        罗伊很直白。

        乌巴诺无言以对。

        拜尔德听到是大地教会的,心底舒了口气,靠在马车的座椅上很快就睡着了。

        此时,乌巴诺才看向那个小男孩,又看了眼罗伊,显然是想询问怎么回事。

        罗伊轻轻摇头。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毫无疑问,小男孩身上另有玄机,也许他是半个窥秘人,那种类似“预知”的能力可能跟隐匿贤者的窥视有关。

        但是。

        为什么隐匿贤者会窥探他……

        这就是一个谜了。

        罗伊不打算自己行动,而是把小男孩带回去,然后启用自己的人脉——

        呼叫神秘女王。

        贝尔纳黛作为序列3,也许跟隐匿贤者正面刚还差了点,但对付一个被加持的男孩那是绰绰有余。

        乌巴诺见他不答也就不问,递过来一个盒子。

        罗伊借着月光看了眼。

        确实是一对龙眼海雕的眼珠。

        此外,在底下还躺着一些羽毛等零碎的物件,显然也是同一只身上拆下来的。

        龙眼海雕的眼睛值钱,其余部位比较一般。

        然而。

        对于巫师来说,只要有知识、方法,任何带有非凡因素的材料都能作为施法材料。

        罗伊打算带回去研究一番。

        到了月季花街,他拉着小男孩下车。

        小男孩的眼眸中闪烁着紫色光芒,一对虚幻的眼睛深深嵌入他的深处,显得玄奥神秘。

        罗伊拉着他回去。

        回到家,他迅速写了一封信,并呼唤神秘女王的信使带走。

        不一会儿——

        一个魔法同时笼罩了他跟小男孩。

        贝尔纳黛降临了!

        她平静地注视着罗伊,然后又看向小男孩,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

        “您看出了什么?”

        “稍等。”

        贝尔纳黛灵性延伸,一个仪式魔法笼罩了小男孩。

        他被隔绝了!

        她这才饶有趣味地看着罗伊。

        “隐匿贤者是冲你来的。”

        “……”

        罗伊一点不意外。

        事实上,看到小男孩的瞬间,他就明白对方的存在可能是隐匿贤者的手笔。

        他微微吸气。

        “隐匿贤者预知到了我会去那里?”

        “也许吧。”

        贝尔纳黛回答。

        罗伊不禁庆幸——

        自己当时没有升入神秘殿堂,只是稍微撬动了一点点力量。

        当然。

        即使如此,他依旧可能暴露于隐匿贤者的眼下……

        贝尔纳黛嘴角微勾。

        “不用担心,隐匿贤者在他身上的力量很微弱,我更倾向于这是一种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