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大帝,你女儿当谜语人!

第九十六章 大帝,你女儿当谜语人!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九十六章大帝,你女儿当谜语人!巧合?

        罗伊嘴角一抿。

        他现在听不了这个,一听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虽说那部分记忆被封印的,但发自内心、本能的忌惮,还是让他全身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在廷根遭遇过不少巧合,您能否帮忙看看,这次的巧合中有没有非凡因素的引导?”

        “……”

        豌豆藤座椅上,贝尔纳黛美眸扫了一眼。

        她的视线似乎越过了现在。

        命运、时间在她眼中汇聚,最终形成一个交错的节点。

        过了十几秒钟,她的灵性收束,恢复了正常。

        贝尔纳黛沉默了片刻,随后说:“好像有。”

        “好像?”

        看来连预言大师的窥秘之眼也看不出来。

        罗伊心中暗叹。

        贝尔纳黛看向小男孩,细细观察了一阵,道:“刚才没注意,他身上的命运有着被影响的痕迹。”

        “这可能跟我在廷根的遭遇类似,他是被人安排过来的。”

        贝尔纳黛想了几秒,说:“如果没办法应对,最好的办法是远离,等解决了兰尔乌斯后,我有一个委托给你,到时候你顺势离开一段时间。”

        “什么委托?”

        罗伊马上问。

        “去海上,找到星之上将嘉德丽雅,告诉她,她的命运轨迹发生了改变。”

        “什么意思?”

        罗伊诧异无比。

        命运轨迹发生了改变?

        指嘉德丽雅不会再进入塔罗会?

        另外……

        “您在我身上看到了星之上将的命运轨迹?”

        罗伊非常好奇,但贝尔纳黛只是淡淡一笑。

        “算是吧。”

        “命运并不固定,我也只是能偶尔看到命运一角,并且无法解释它的原因。”

        “你把话带给她就行,别的不用管。”

        大帝,现在伱家女儿也当了谜语人。

        罗伊心底暗暗吐槽。

        贝尔纳黛静静地坐在豌豆藤形成的座椅上,道:“报酬是序列6的配方,代价是你需要付出一千镑。”

        才一千镑?

        正常的序列6魔药配方需要近两千镑。

        有时候还得视情况而定。

        罗伊怦然心动,表面上却无语地说:“女士,你是猜到了我有这么多钱吗?”

        “听说了一些。”

        贝尔纳黛嘴角含着一丝微笑。

        罗伊取出刚热乎的一千金榜——

        冒死完成委托得来的钱,一下子全交出去了。

        好在还有卖魔药配方的五百镑。

        贝尔纳黛手指一弹。

        灵性引动,不一会儿,纸张上浮现出一个个文字。

        罗伊接过,之前的情绪烟消云散。

        上边写着——

        序列6,卷轴教授。

        主材料:贤者之树的树皮20g,深海章鱼的大脑。

        辅助材料:纯水80毫升,紫色曼陀罗汁液5滴,深海章鱼的墨水10g,贤者之树汁液5g。

        卷轴教授的魔药配方。

        赞美神秘女王!

        罗伊脸上浮现一丝笑容。

        “这些材料组织内没有吗?”

        “辅助材料可以全包,看在之前消息的份上,深海章鱼的大脑可以市价卖给你,贤者之树的树皮你自己搜集。”

        贝尔纳黛回答后,继续解释,“这是最好的待遇了。”

        罗伊收下纸条。

        “兰尔乌斯的事,需不需要我帮什么忙?”

        “暂时不用。”

        贝尔纳黛眼眸看向前方,好似注视着虚无的夜空。

        灵性的力量在身周缠绕。

        过了数秒,她说道:“那个男孩我让海德来带走,你最近注意点,要是有类似的巧合,可以直接念我的尊名。”

        她说着,道出自己的尊名——

        “追逐知识的圣灵,神秘世界的灯塔……”

        “好。”

        罗伊重重点头,没有询问缘由——

        他的本能告诉他,这件事不能细问。

        贝尔纳黛微笑说:“再见。”

        下一刻,眼前的黑暗森林、豌豆藤统统消失,那小男孩昏迷在一旁,他身上关于隐匿贤者的影响已经被消除。

        可是。

        他身上发生的事,还是让罗伊感觉毛骨悚然。

        短时间内,他可不敢在对方身边进入神秘殿堂在。

        将对方捆起来后,小男孩静静地坐在客厅内。

        他没有挣扎,只是用安静到可怕的目光看着罗伊。

        “你叫什么名字?”

        “卡诺·帕德拉。”

        小男孩平静地说道。

        罗伊皱了皱眉。

        卡诺的状态像是失去了情感,对任何事都没有情绪波动,行事非常理智。

        之前隐匿贤者影响还在时,他甚至还有疑似“预知”的能力。

        他不禁好奇地问。

        “你之前遭遇过什么?”

        “我父母死了,我很伤心,然后我向一位伟大的存在祈求,祂回应了我。”

        他淡漠地回答。

        “你被我捆起来,就不害怕我会杀你吗?”

        “您不会杀我。”

        小男孩静静地回答。

        罗伊眼中灵性退散,对窥秘之眼的加持减弱。

        他的心情十分的沉重。

        这个小男孩……

        贝尔纳黛确实消除了对方身上关于隐匿贤者的影响,但有一些影响已经造成,且不可逆转。

        那就是——

        他的情绪跟隐匿贤者一样,具备了非常可怕的冷静,任何事都无法动摇他的情感。

        卡诺的属于人的情感被摧毁了。

        如果万物皆有神性的话,他现在就只剩下了“神性”的部分。

        这就是祂施行的拯救?

        罗伊一阵沉默。

        他握紧拳头,随后慢慢松弛,不再去想卡诺的事,转而仔细思考起这次的“巧合”。

        这件事……

        可以视作上边对自己的警告。

        他不能再接近“人口”这件事,否则下一次过来的或许就不是小男孩,而是一位摩斯苦修会的支柱。

        祂警告自己不要再接近真相。

        但是。

        即便没有“巧合”,隐匿贤者对小男孩的伤害都是切实的,更何况,对方引发的疯狂也不止这一件。

        有生之年,一定要解决隐匿贤者,终结祂给这条途径带来的可怕疯狂。

        次日清晨。

        罗伊早早醒来,在他自己划分出的健身房内锻炼着。

        过片刻。

        “叮咚!”

        底下门铃作响。

        罗伊往下看了眼。

        海德来了。

        他下去开门,海德摘下帽子。

        “我们才刚见面没多久,没想到女王就给我来了命令,让我来接走一个小男孩。”

        “跟我来。”

        罗伊往楼上走,一边走一边说,“他的名字叫卡诺·帕德拉,需要注意,他没有正常人的情感。”

        “没有正常人的情感?”

        海德皱眉。

        罗伊轻轻点头:“是的,他的情感,我感觉是被隐匿贤者抹除了。”

        “等等!”

        海德倏地停住脚步,愕然无比,“你说什么?隐匿贤者的影响?”

        罗伊奇怪地回头。

        “是啊,神秘女王没告诉你吗?”

        “没有,他只让我接走,然后带一段时间。”

        海德张了张口,最后无言地沉默了。

        跟隐匿贤者相关……

        在贝克兰德这种地方,带着一个被隐匿贤者影响过的孩子,对他来说着实有点挑战性。

        罗伊轻咳一声,不好意思地解释。

        “其实还好,他身上关于隐匿贤者的部分已经被女王消除了。”

        “希望如此吧。”

        海德面无表情。

        走上楼,他看到了被捆绑的男孩。

        见到对方身上的伤痕,还有那无情、无神的瞳孔,他瞬间心软下来,长叹一气。

        “隐匿贤者真是不折不扣的邪神!”

        “是啊。”

        罗伊短暂地回答。

        但是。

        卡诺抬头,用他冷静的眸子看着他们。

        “祂是伟大的,祂让我感受不到悲伤、痛苦……”

        这一瞬,海德握紧了手杖。

        他长出一口气。

        “跟我走吧,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负责照顾你,等到我们的船到达,就会把你送去另一个地方。”

        “这是神秘女王的意思。”

        海德对着男孩说道。

        卡诺点头。

        他很乖巧,从来不知道惧怕,很轻松就能做出最理性的判断。

        罗伊目送两人离开。

        在他内心,又多了一条必须晋升到“隐者”的理由。

        或许。

        这是自己穿越的“使命”之一。

        当然。

        也可能是什么使命都没有。

        在这样的世界,光是活着就需要很强大的力量。

        他们离开后,隔了足足半小时,罗伊进入了神秘殿堂。

        记忆蜂拥而至。

        “亚当的警告?”

        “还是现在的008,又被哪个人拿到了,替代了原先因斯的位置?”

        他坐在椅子上,思考了许久。

        无论如何,暂时远离“人口”这些敏感的地方,这对自己肯定是有利的。

        罗伊再度感受到了无力。

        好在——

        自己获得了序列6的魔药配方。

        两件主材料在贝克兰德都很难获取,但通过塔罗会和洛薇雅长老,或许有办法迅速得到。

        但目前,自己重点还是消化“巫师”。

        随后,他取出了非凡特性。

        野蛮人非凡特性。

        算上之前分裂出的野蛮人、律师非凡特性,他储备的非凡特性已经有不少了。

        可惜在蒸汽教会,他没办法接触到工匠的知识,否则现在罗伊已经尝试着通过神秘殿堂制造非凡物品了。

        随后,罗伊看向那枚戒指。

        这枚戒指是他从阿诺尔身上扒下来的,疑似拥有扭曲的能力,至少当时阿诺尔使用它似乎是想将自己的符咒效果逆转。

        但是。

        阿诺尔并不清楚,罗伊的符咒是无差别攻击的,根本不分敌我,他不怕全靠神秘殿堂和长久积累的“抗性”。

        鉴定一番后,他大概明白了戒指的能力。

        确实跟腐化男爵有关,但它算不上非凡特性的结合,而是一名腐化男爵离奇死亡后产生的序列污染。

        所以。

        从它里边分裂不出非凡特性,而它也只有一个“扭曲”的能力,负面效果也很大——

        使用扭曲戒指后,使用者的内心会逐渐被污染、扭曲,直至最后变得极度贪婪、阴暗,彻底失去理智。

        摘下戒指一天,可以消除负面影响。

        “很有用的戒指。”

        “难怪维特党的首领敢让阿诺尔一个人守护地窖。”

        罗伊脸上浮现出喜悦之色。

        有它,这趟不亏。

        之后,他取出了野蛮人的非凡特性。

        罗伊有一个想法。

        之前,他研究出了“狂化术”。

        用狂化草为施法媒介,实现类似野蛮人的非凡能力。

        狂化草太贵了。

        作为序列8的主材料,一株狂化草的价格起码也是三百镑,甚至还要更高。

        拿序列8主材料来施法纯败家行为,即便主材料属于非凡序列那部分很难损毁,但狂化草本身可以。

        万一出现狂化草的部分非凡特性转移等奇特情况……

        就容易导致难以预料的后果。

        所以,他有一个想法——

        非凡特性比非凡材料更稳固、很难损毁,这也是非凡物品大多数时候会选取非凡特性作为材料的原因。

        是不是可以用非凡特性作为巫术的施法材料?

        要是可行的话,自己根本不用满大街去找材料,更不用花费那么多的金镑。

        推衍、占卜数次后,罗伊得出结论——

        可以尝试!

        ……

        从魔法中回到现实,罗伊拿出属于野蛮人的非凡特性,开始尝试着施法。

        集中灵性。

        勾勒巫术符号。

        第三步——

        罗伊握持着野蛮人非凡特性,口中用古赫密斯语念出咒语,以此强化巫术符号:“狂化!”

        目标:自己。

        刹那间,他感受到一阵狂乱的情绪在脑海中衍生。

        随后。

        一拳打出,风声呼啸。

        无论力气还是速度,都比之前强了许多。

        狂化术有效!

        罗伊嘴角扬起一丝微笑,下一刻,他感受到了细微的消化迹象。

        “研究巫术也能加快消化。”

        “巫师……”

        他正琢磨,陡然空间一阵扭曲,一道身影出现在眼前。

        罗伊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无声无息就来了?”

        “信。”

        妮娜吐出一封信。

        “谁的?”

        “小丑的。”

        妮娜说道。

        哦,克莱恩。

        罗伊打开信封,里边确实是克莱恩的笔迹,他将最近发生的事写在了信中。

        “邓恩苏醒,但陷入了疯狂,需要一步步消化缓解疯狂。”

        不算意外。

        他继续往下看。

        “我已经到达贝克兰德,目前租在明克斯街。”

        “阿兹克先生还要两三天。”

        克莱恩,你在提醒什么?

        罗伊无声地笑了笑,然后收起信件,之后看到妮娜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注视着自己,才想起来之前的承诺。

        他只好构思一番,准备给对方讲故事。

        ……

        接下来两天,罗伊没有出门。

        他决定安分一阵子。

        然后,他没有再遭遇特别的“巧合”。

        只要不去碰特殊的事件,罗伊的日子就会回到正常轨迹。

        这也让他确定了一件事。

        008绝对落到了别人手中,而且对方很可能是魔女教派的成员——

        如果这次的警告是“亚当”做的,那么对方会做的再悄无声息一些,不会如此的巧合、让人警觉。

        当然。

        也可能亚当对自己没有兴趣,所以警告一番,让自己远离这件事。

        这让他松了口气。

        如果真是亚当的注视,自己都不等兰尔乌斯,明天就让贝尔纳黛帮自己提桶跑路。

        “之后还是更多提供信息吧,这种事让克莱恩办就好了。”

        对方有女神庇护。

        雷区蹦迪也不会要命。

        自己就不同了。

        罗伊占卜了一下时间,以及佛尔思的现状,准备随时捞人——

        今天是满月之夜。

        ……

        夜晚降临,月亮悄然上升。

        乔伍德区一处公寓内,佛尔思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时间的到来。

        数分钟后,她再次听到了那可怕的呓语。

        今夜——

        不只是呓语,还有可怕的嘶吼。

        她的指甲嵌入肉中,头发开始无序、疯狂的生长,脸上也出现了一点点肉芽。

        佛尔思忍不住了。

        她痛苦地祈祷着——

        “洞悉未来的眼睛。”

        “神秘殿堂的执掌者……”

        念到第二句。

        一片信息洪流笼罩了她。

        旋即,她出现在神秘殿堂内。

        佛尔思疲惫地睁眼,而后苦涩地道:“感谢您的庇护,伟大的隐者先生。”

        “这是我的承诺。”

        罗伊淡笑。

        佛尔思低下头,她原本想尝试自行抵抗,但她发现以自身的能力,想对抗满月的呓语还是很吃力。

        她坐下,回想着一部分记忆。

        随后——

        一页日记浮现。

        同时,还有一页纸,上边写着一些情报信息。

        她恭敬地献上。

        “隐者先生,第一张是日记,第二张是我在聚会上搜集到的关于摩斯苦修会的情报。”

        罗伊收上两张纸。

        然后,他眉头微皱。

        这一页日记写着一些日常琐碎,最初的篇幅看起来像是罗塞尔的内容,上边写着自己各种经历。

        期间,他还写到自己生病了。

        “7月17日,我好多了。”

        “8月13日,我要再次出发,继续自己的旅程!”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一丝丝古怪,细细看了两三遍,罗伊将它暂时放到了一旁。

        “也许贝尔纳黛知道一些,根据她的回忆,可以对照、印证了解更多信息,可惜我不能直接问她。”

        “这会让我自己显得更可疑。”

        随后,罗伊不禁想起了那天的情况。

        贝尔纳黛表示——

        嘉德丽雅的命运轨迹发生了改变。

        作为预言大师,她也许察觉到了什么,包括提醒自己注意“巧合”的频率。

        虽然贝尔纳黛之前就让海德来廷根找自己,本身说明了一定的问题,但在彻底摊牌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太直接为好。

        随后,他看向第二页纸。

        这张纸上,写了佛尔思看到比较可疑的人物,经过一些方式验证确认是“摩斯苦修会”成员。

        “一些方式”是去找海德交易吧?

        不过。

        她能搜集到这些信息,本身就已经是极为努力的体现。

        罗伊很欣慰。

        佛尔思还在上边标注了对方之前的活动轨迹。

        码头区?

        摩斯苦修会的人在那边做什么?

        他放下纸张。

        “隐者先生,我原本想深入调查,但最近东区有点混乱,我不太敢去……”

        佛尔思有些忐忑地道。

        罗伊轻笑道:“不着急。”

        “感谢您的宽宏与仁慈。”

        “到这里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