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守护!苏醒的看门人

第九十八章 守护!苏醒的看门人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九十八章守护!苏醒的看门人街边咖啡厅内的盥洗室中。

        罗伊关上门,在盥洗室中祈祷着。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啊,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您的帮助。”

        “我祈求您的……”

        一连串祷告词后,罗伊内心忐忑——

        自己在盥洗室内祈祷,并且没有准备任何的祭品,会不会对“愚者”不太尊重?

        即便这里可能是他的神国分支……

        他内心暗自揣测。

        停顿了数秒钟后,罗伊继续自言自语。

        “伟大的愚者先生,请您转告正义小姐,我的人发现了齐林格斯的下落,他乘坐着一辆带贵族徽章的马车离开了希尔斯顿区。”

        “他的徽章风格是……”

        “我怀疑他可能去参加什么聚会,打算在聚会中对某个高层下手,请她务必关注,并给我一定的提示……”

        连续的念动之后。

        过了片刻,一道深邃而宏大的声音从他耳畔响起。

        闭着的眼睛仿佛看到了一片灰色雾霭。

        有一道人影端坐其上。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

        “我……”

        声音在空间内层层回荡。

        罗伊停止了祈祷,整理衣装离开了盥洗室。

        ……

        “罗伊怎么也到盥洗室来了?”

        “算了,不重要,还是赶紧把消息传达给‘正义’小姐吧,万一外边有人在等就不太好了。”

        克莱恩暗暗叹息,将这道声音整段截取,直接扭送给了“正义”所代表的深红星辰。

        不一会儿。

        他完成了消息的扭送,迅速坠落离开灰雾。

        ……

        一处别墅内,奥黛丽正准备去参加舞会,陡然感受到一阵深红光芒的袭来。

        下一刻。

        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耳畔回荡。

        “伟大的愚者先生,请您转告……”

        她在原地停了几秒,而后脸色迅速变得凝重。

        这可真是坏消息!

        聚会。

        自己正要去参加的舞会?

        这么说,齐林格斯的目标是尼根公爵吗?

        奥黛丽根据“隐者”提供的徽章风格,回忆着这个徽章对应的贵族,但很久也没想起来。

        她想了想,说:“安妮,我们快点去舞会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可是小姐,我们最好晚点再去……”

        “没问题的,走吧,我约好跟格莱林特子爵见面。”

        奥黛丽微微一笑。

        她要提前去舞会现场,然后观察一下其他人马车上的徽章,再根据那些马车的徽章对照判断。

        从皇后区她的住处到尼根公爵家很近。

        没多久,奥黛丽坐车来到尼根公爵府邸。

        作为土地最多的贵族,尼根公爵光是土地租金就多到八十多万镑,这还是谷物法案之后锐减的结果。

        否则。

        在那之前,他一年光是租金就能有一百多万金镑。

        正因如此尼根公爵是最大的保守党成员,也是保守党的首领,坚持着反对废除法案的观点。

        这次舞会就是他联络贵族感情的渠道。

        奥黛丽作为贵族后代,同样在舞会的邀请之列。

        她让仆人驾车,迅速带她来到了府邸,随后没急着进去,而是缓步地在停靠马车的地方行走、观察。

        没有。

        奥黛丽皱眉。

        难道“隐者”描述错了?

        她正琢磨。

        “小姐,小心!”

        安妮迅速将奥黛丽拉到边上——

        一辆马车从前边入口处缓步而来。

        对方不快,所以其实没什么危险,安妮有些反应过激。

        奥黛丽心底吐槽。

        然后,她眼神一凝。

        这个家族徽记……

        此时,上边下来一名着装整齐的男子,她瞬间挺直腰背,化作最优雅的霍尔小姐。

        她用完美无缺的笑容与礼仪打着招呼。

        “你好,格拉米尔男爵。”

        “非常抱歉差点冲撞到你,霍尔小姐,你是这场舞会最明亮最耀眼的宝石。”

        格拉米尔男爵微笑着行礼。

        他的眉毛还是那么稀疏,眼眸也是淡蓝色,但在完全消化的奥黛丽眼中却充满了违和感。

        她礼貌地向格拉米尔男爵道别,而后在安妮带领下进入了舞会。

        但是。

        刚才的状况挥之不去。

        格拉米尔男爵果然不对劲!

        正常情况下,对方面对美丽且地位更高的女士时,目光会不敢直视却又不断偷瞄,让人不太舒适。

        而今天……

        对方很大方、自信。

        其次,香水味道和平时的习惯也不太一样。

        果然。

        “隐者”先生观察是对的,今天到达舞会现场的并非真正的格拉米尔男爵,而是齐林格斯假扮的。

        幸好我平时对他也不待见,打招呼也只为了保持在基本的礼仪,所以找个照面离开并不会引起对方怀疑……

        要不然。

        光是自己匆匆离开,就可能引起齐林格斯的怀疑。

        奥黛丽不禁庆幸着对方找了那样的人。

        如果对方是格莱林特,她恐怕很难脱身,而且那将是她无法接受的情况。

        走到舞会内,她开始寻找霍尔伯爵——

        作为霍尔家族的掌权者、银行家,她的爸爸往往会更早过来,跟这些贵族联络感情。

        进入餐厅,找到了霍尔伯爵。

        一番表演后,她得到了跟霍尔伯爵单独聊天的机会。

        “爸爸,我在门口遇见了格拉米尔男爵,但他的行为举止、香水习惯和平时都大不一样,我听说齐林格斯潜伏在贝克兰德,并且杀了很多人……”

        奥黛丽说着自己的忧虑,并详细地描述了格拉米尔跟平时的不同。

        霍尔伯爵逐渐严肃。

        “我会处理的,伱去找你的妈妈,和她待在一起,她就在这个大厅的休息室内。”

        “好的。”奥黛丽乖巧地点头道。

        前往休息室的途中,她回头望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只见霍尔伯爵正在与一位贵族低声交流着什么,表情相当严肃。

        奥黛丽的心又不由自主悬了起来。

        不!

        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否则爸爸、妈妈都在舞会中,他们都会面临危险,还有其余人。

        她轻车熟路,进入了一间小祈祷室。

        “不属于时代的愚者啊……”

        ……

        刚得到自己的晚餐,准备吃饭的克莱恩脸色一僵。

        又来?

        他无声地叹气。

        看来——

        这顿饭想吃也不太容易。

        他擦了擦嘴,而后起身前往盥洗室。

        ……

        “正义小姐还是效率的,这么快就锁定了对方身份,省去了我一些麻烦。”

        “不过我已经向阿兹克先生汇报了。”

        “接下来应该只要等就行。”

        罗伊正如此想着,空中一阵扭曲,妮娜重新钻出来,口中吐出一封信。

        上边写着——

        “路上,来帮忙。”

        “嗯?”

        什么意思?

        罗伊诧异。

        解决一个齐林格斯还需要帮忙吗?

        他懵了一阵,而后立即启程雇佣了一辆马车往皇后区附近的市政公园赶去。

        那边是距离尼根公爵府邸最近,且拥有水脉、湖泊的地方。

        罗伊还没赶到,只见阿兹克已经在边上等待。

        “阿兹克先生。”

        “本来是让克莱恩过来的,但他只有序列8,我担心他会出事,而你恰好又更近,所以就让你跑一趟。”

        阿兹克温和地说道,“我需要你帮忙,协助我将门口看门的引开,然后我让邓恩替代他。”

        罗伊目光扫过。

        此刻的邓恩……

        目光茫然,脸色惨白不像活人,状态很差,但他又很强大,可以算是半位看门人。

        他身上穿着长袍,帽子遮住大半脸庞,看上去很神秘。

        看门……

        这是要扮演?

        他想了想,道:“您打算让邓恩杀死对方?”

        “嗯。”

        “但我们需要快点,因为代罚者可能会第一时间赶过来,毕竟齐林格斯是一位风眷者。”

        罗伊道。

        阿兹克点头:“放心吧。”

        “好。”

        罗伊隐匿身形,迅速往门口走去。

        市政公园湖泊片区的门口有四人,都不是什么非凡者,他用了隐匿之戒后迅速将四人全部打昏。

        阿兹克驱使着邓恩来到岗哨亭。

        接下来,只用等了。

        罗伊坐在椅子上,等待时机到来。

        不一会儿——

        天空中,一道身影飞翔、滑行而来,在狂风的帮助下,他的速度很快,一路畅行无阻。

        然而。

        到达市政公园上空,一股强大的灵性从空间中爆发。

        紧跟着,一只路过的死灵巨鸟厉啸着,浑身血肉充斥着腐败。

        齐林格斯皱眉,只能降下身形。

        天空是鸟的领域,风眷者虽然能暂时飞翔,但做不到一直维持,而且这种能力很消耗灵性力量。

        直接冲进去吧。

        他滑翔着到了低空,上边的死灵巨鸟消失无踪,他想飞行着正要冲过门口。

        陡然——

        这片区的大门,化作了一面青铜巨门。

        它在风中摇晃,发出了尖锐而恐怖的“呜呜”声,吱吖——

        一声可怕的声音后,大门裂开一道缝隙。

        缝隙之内是无法看到尽头的黑暗,那里面有一只又一只难以名状的眼睛密密麻麻地望向外界。

        看门人!

        齐林格斯浑身汗毛炸起。

        他身体后仰,双臂张开,状似在拥抱太阳。

        一道纯净的、炽烈的光华忽地从而天降。

        “光之祭司”的非凡能力!

        “太阳”正是死灵的克星。

        大门顿时震荡,发出了碎裂的声音,里边钻出来的一只只死灵伸出了的手在迅速消融。

        “你是谁?路德维尔吗?”

        然而。

        邓恩抬头,双眸陡然有了一丝波澜。

        他……

        正守护着这片领地。

        “守护。”

        邓恩眼眸充斥着光彩,他双手张开、灵性延伸,化出无形之手,撑住了要缓缓闭拢的冥界大门。

        滚滚轰鸣中。

        大门彻底撑开,无数苍白的手从里边伸出,这片大门如人间地狱,将齐林格斯抓住。

        齐林格斯咬牙,继续催动能力。

        然而。

        在这批死灵消散后,更多的苍白之手从里边伸出来,甚至那些手的主人也跟着踏出了“冥界”。

        这是一只只四米多高的骸骨巨人!

        罗伊没有动手。

        他怕自身的力量引入,会破坏掉此时邓恩的奇异状态。

        阿兹克目光看向上方。

        未落地的齐林格斯再也没办法落地。

        他催动着狂风,但风吹不动骸骨。

        他想呼唤太阳。

        可是。

        此时天色渐渐转暗,绯红的月亮挂上枝头。

        数十双燃烧着漆黑火焰的眼睛,集中在齐林格斯身上,过了良久,它们拖动齐林格斯,将他拽入大门之中。

        齐林格斯惨叫着。

        但随后。

        嘎啦!

        一声响,他的头颅被无形之手撕下,重重砸在地上。

        邓恩目光冰冷,在理智与疯狂之间回转。

        他好像醒过来,又好像没醒过来,将齐林格斯拖入门内后,眼神又逐渐暗淡下去。

        阿兹克沉默了片刻,随后道:“走吧。”

        他打开灵界之门,手抓住罗伊的身体,直接跳转灵界离开了现场。

        不一会儿,天空中降下一道道身影。

        之后,阿尔杰才匆匆赶到。

        他看到现场,不禁吞了口唾沫——

        到处是血!

        不止如此。

        这片大门好像生死之门,隐隐散逸着死亡的力量,周围的草木全部衰败、枯萎。

        地上,一只被凶残撕下的头颅还保持着原样,但在他们到来后,风的吹拂下……

        他的血肉迅速枯萎,化作了一片片干枯的灰烬,碎落在地,跟头骨混为一处。

        齐林格斯死前,依旧睁大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错愕表情。

        这是谁做的?

        “隐者”的长辈,还是其他人?

        阿尔杰瞪大眼睛。

        “神之歌者”艾斯.斯内克目光扫视,然后淡淡说道:“你是否将情报透露给其余人?”

        阿尔杰冷静下来,连忙摇头:“我刚收到情报,就禀报给了大主教您。或许是其他人也得到了类似的情报。”

        “……”

        斯内克大主教沉默片刻,回头看向后续赶来的代罚者。

        “齐林格斯死了,一位看门人杀死了他。”

        一名看门人,而且是有能力在短时间内杀死齐林格斯的看门人……

        他看向阿尔杰。

        “路德维尔在哪里?”

        “我不知道。”

        阿尔杰低头。

        路德维尔是地狱上将,跟他有着极高的实力、地位差距,他怎么可能会知道地狱上将的所在地。

        斯内克大主教默然片刻,道:“也许是他,也许是灵教团的,目标身份不明确,难以判断。”

        ……

        尼根公爵府邸内。

        奥黛丽正陪着母亲,与其余贵族夫人们聊天。

        霍尔伯爵出现在门口。

        她找了个借口离开。

        过片刻后,他们在外边阳台上。

        “齐林格斯死了,被人杀死了。”

        “谁?”

        “不知道,现场只剩下一个迅速枯萎的头,孩子,你绝对不会想了解细节。”

        霍尔伯爵停顿了一下,“也许是某个邪神组织。”

        邪神组织?

        不!

        也许是我们“塔罗会”。

        奥黛丽欢喜地想道——

        “隐者”之前说过,会请他的长辈出手,帮忙对付齐林格斯。

        看起来应该是对方出手了。

        不过。

        迅速杀死齐林格斯,且有能力把对方的头都拧下来……

        “隐者”的长辈至少是半人半神的高序列强者。

        我们“塔罗会”真是强大!

        ……

        一栋房屋内,阿兹克带着罗伊、邓恩跳转到此处。

        在他前边正是懵逼的克莱恩。

        他抬头。

        “阿兹克先生、罗伊,我,我正准备上厕所。”

        “抱歉。”

        罗伊有点绷不住,但还是思思控制住了肌肉——

        这多亏了克莱恩分享的“小丑”技巧教学,要不然他可能没办法做到较好地控制面部情绪。

        阿兹克揉了揉眉心,道:“我想带着两人稳定灵界穿梭,必须通过较强的联系来稳固通道。”

        他说着,淡然自若地开门走出去。

        克莱恩明白,阿兹克跳转到他这边的原因跟铜哨有关,好在他是真的想上厕所,而不是逆走四步上灰雾。

        要不然,在他上灰雾瞬间,阿兹克他们出现,那真是会吓一跳。

        罗伊帮忙带上门。

        过片刻,克莱恩从盥洗室走出。

        “情况怎么样?”

        “很顺利。”

        阿兹克说道,“齐林格斯的手套带有光之祭司的力量,巧妙地压制了邓恩的实力,反而让他自身意识占据上风。”

        这次动手,主体并非看门人。

        按照罗伊理解。

        看门人的“冥界”只是一个中转站,真正动手的实质上还是阿兹克。

        可是。

        中间套了一环,对邓恩的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特别是,光之祭司的压制下,邓恩恢复了一点意识,有意识地守护、杀死齐林格斯。

        这能让邓恩的扮演更加成功。

        克莱恩有些激动。

        “这么说,队长有恢复的可能?”

        “是的。”

        阿兹克轻轻点头。

        然后,他伸手从邓恩身上带出了一件特殊的物品。

        这是一只手套。

        蠕动的饥饿。

        阿兹克沉吟片刻,道:“这只手套对我有用,暂时不能给你们。”

        罗伊无所谓。

        他本就没觊觎这件非凡物品。

        克莱恩就有些眼馋了。

        如果能得到“蠕动的饥饿”,他的实力能大涨一截。

        “阿兹克先生,齐林格斯在各教会都有不少赏金,我跟一位朋友商量好,让他代为领取,之后的钱我打算分对方一些再给您。”

        罗伊说道。

        阿兹克微笑道:“能领取赏金是好事,你自己留着吧。”

        那可是数万金镑呢!

        克莱恩瞪大眼睛,为阿兹克的豪气万丈吃惊,然后看向罗伊。

        罗伊道:“可能以万计数,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您可以收下旅途中使用,但我可能需要分一笔钱给代领者。”

        第二章还在写,卡文,稍后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