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克莱恩:隐者先生,求庇护!

第一百零二章 克莱恩:隐者先生,求庇护!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一百零二章克莱恩:隐者先生,求庇护!“9月27日,我发现了一个小岛,我隐约感觉它跟之前的不一样。”

        “还是大海适合我!”

        “9月28日,这座岛屿也许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从这一日后,出现了明显的日期断层。

        之后。

        “10月23日,我回来了。”

        “10月29日,亚丽莎夫人真是体贴,。”

        罗伊看到最后,眼眸深邃,陷入了长久的思考。

        他隐约觉得这一页日记跟之前的一页同样,并非是罗塞尔写的,而是有人仿造了罗塞尔的口吻。

        然而。

        对方目的是什么?

        会是“格林”吗?

        在罗塞尔的日记中,格林出现的篇幅相当高,由不得他不怀疑,这一页如果是格林写的……

        他重新出海九月底登岛,中间一个月都去哪里了?

        罗伊坐在椅子上,思索许久也没能想明白。

        这其中肯定有秘密。

        可惜的是。

        上边没有记载,他无从得知,更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而写下了这篇日记。

        记载自己的精神状态?

        还是为了误导后人?

        所以。

        现在市面上的罗塞尔日记,实际上是两人混搭,甚至可能有很多不同的版本。

        他看了一眼日期。

        没办法根据日期来辨认,要不然可以让佛尔思在搜集的时候着重搜集手中日记这部分。

        然后,罗伊回想着刚才分享过来的内容。

        毫无疑问。

        对他最有用的自然是达克威尔的药材辨析,里边又不少药性、材料特点的分析,可以让他减少许多材料研究需要的时间。

        另外。

        正如达克威尔所言,在野外的时候,掌握辨析药材的能力,有时候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罗伊靠在椅子上,而后回想着胖药师那位“同名不同姓”的老师。

        现在的罗伊·金应该已经被鲁恩抓起来了。

        毕竟涉及概率之骰。

        短时间内,别说区区一个达克威尔,就是他们全部人捆一起上也不可能将对方救出。

        如今告诉达克威尔真相,反而有损隐者的位格。

        他正准备离开神秘殿堂,此时——

        一阵星光闪烁。

        接着,罗伊看到星图中属于克莱恩的星点在闪耀着。

        ?

        什么毛病?

        刚才怎么不提!

        他无奈地轻扣手指,将克莱恩再一次拉入神秘殿堂。

        克莱恩再次出现后,内心惊叹于隐者的强大——

        他的灰雾就做不到时刻感应其余人状况,难怪隐者先生从来不透露自己的尊名。

        他低头道:“伟大的隐者先生,我也搜集到了十页笔记,刚才离开是因为不记得笔记的内容。”

        罗伊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抽了抽。

        真能编啊!

        现在的克莱恩已经越来越老练了,情绪、表情能完美控制,只有偶尔心思无法遮掩。

        可是。

        那样的想法也不至于化作信息流散逸。

        有种少了几分乐子的感觉。

        罗伊示意他具现日记。

        克莱恩将自身的日记具现化,提交上来,罗伊大致扫了一眼,上边内容很跟他前世书中所见大同小异。

        没提及的多数是不太重要的内容。

        他将十页日记放到一边。

        “你想得到什么?”

        “我想乞求您的庇护,因为我即将面对一位强大的序列5,可能存在生命上的危险。”

        克莱恩连忙说道。

        罗伊动作顿时僵住。

        庇护?

        我怎么庇护你?

        派个眷者给你要不要?

        他内心无语,但又明白克莱恩是非常正常的诉求——

        换了他处于克莱恩的状态,一样会选择这样行事。

        毕竟。

        他可是“伟大”的隐者先生。

        罗伊手指轻扣。

        “伱身上没有值得我出手的代价。”

        “是,那,我想知道对付我的敌人有可能是谁?”

        克莱恩略微失望,却也明白自己提交的日记,达不到让神明出手的层次。

        “可以。”

        ……

        “不愧是隐者先生,竟然真的知道我可能的敌人,而且还给了我如此完整的信息。”

        “罗萨戈,占卜家途径序列5,秘偶大师。”

        “能力:灵体之线……”

        克莱恩阅读着脑海中多出的信息,而后脸上浮现出一丝喜色。

        序列5的灵体之线,恰好解除了他内心的疑惑——

        之前房间内纸张转向,确实有人动过,但对方没有自己进来,而是通过灵体之线实现悄无声息的潜入。

        此外。

        在隐者先生的信息中,上边不止有序列5对应的非凡能力说明,甚至还包含了序列6的部分信息。

        占卜家序列6,无面人。

        能力为变形。

        “齐林格斯的变化能力应该就是源自于一位无面人,这么说,对方的能力跟齐林格斯一样,可以完美变化成一个人的状态。”

        克莱恩内心暗暗警惕。

        这种能力很可怕!

        阿兹克支援需要时间,如果对方变形成他熟悉的人,发动突然的袭击……

        就算自己有充分的准备,依旧会不敌对手。

        而且。

        对方还具备灵体之线能力,可以将敌人化作秘偶,兴许死后复活还会被控制。

        这是自己面临最可怕的敌人!

        “我的准备还不够多,必须劝说阿兹克先生多逗留一段时间,或者,直接去把这个叫罗萨戈的人杀掉?”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而且。

        这时间,正好鲁恩官方也在针对他们,不必担心被察觉端倪,唯一问题就是——

        对方也是占卜家序列。

        贸然动手,对方肯定会有所察觉,一旦打草惊蛇最后反而会变得更加麻烦。

        “可以尝试钓鱼,把对方勾引出来,但在那之前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克莱恩提笔,开始写信。

        一封写给阿兹克,表示自己获得了潜在敌人的信息,希望能得到他的帮助。

        另一封写给罗伊。

        虽然罗伊只是一个序列7,但手段层出不穷,特别是那种知识符咒,如果数量够多并善加利用绝对是大杀器。

        至于知识对自身的效果。

        那就无所谓了。

        他可以升上灰雾,屏蔽掉来自符咒的伤害。

        写完信后,克莱恩吹动铜哨,先是唤出了阿兹克的信使,将信递给了它。

        然后,再唤出了罗伊的信使。

        咒语念完后,猫头鹰从空间中钻出来,打量着克莱恩,而后蹲在桌子上。

        克莱恩愣了下,接着反应过来——

        猫头鹰女士的条件是讲一个故事。

        他正思索着说什么故事,只听到猫头鹰女士用比较容易理解的语言说:“我想听你醒来后,面对阿兹克先生、罗伊的故事,当时我恰好不在。”

        “……”

        克莱恩虚着眼,一副无言以对的表情,半响了愣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罗伊,管一下你家的信使啊!

        贴脸输出?

        杀人诛心?

        然而。

        为了送信,为了自己的计划——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缓缓讲述自己当时的心路历程。

        ……

        “信。”

        “谁的?”

        罗伊大概猜到是谁。

        肯定是刚问了“罗萨戈”的克莱恩。

        妮娜沉思片刻,道:“有趣的小丑。”

        有趣?

        为什么多了一个词缀?

        罗伊很好奇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拆开信,从中取出信纸。

        “罗伊,我从一个非凡聚会中得知了因蒂斯大使手下的信息,他可能是一位占卜家途径序列5的秘偶大师……”

        看到底部,他明白了克莱恩写信的原因。

        来询问反占卜的。

        如果克莱恩已经达到序列7,那么反占卜只要通过纸人替身即可,而现在就需要一些麻烦的手段。

        比如仪式魔法。

        当然。

        如果罗伊位于神秘殿堂,确实可以给克莱恩提供反占卜的效果,但那样还不如另一个选择——

        让妮娜去。

        罗伊写完回复克莱恩“求帮助”的部分,然后提出了自己需要的要求。

        购买材料。

        帮忙代购银电树粉末、风隼羽毛、海须草和蓝影隼巢穴粉尘这四种材料。

        他写好信,塞回克莱恩的信封中,让妮娜传回去。

        自己的知识符咒。

        妮娜。

        阿兹克。

        三重保障,克莱恩根本用不着花钱去聘请莎伦,直接省去一千镑,而大使那边他也同样无需付费。

        罗萨戈死亡,大使哪还敢再搞事?

        真要搞事,再摇人就是了!

        所以。

        他压根没把克莱恩的危机放在心上,顶多就是觉得有点好笑,毕竟5镑委托杀大使史无前例。

        “哎,乌巴诺离开,我少了一个购买材料的渠道,只能求助于克莱恩。”

        “明天在塔罗会上也求购一下好了。”

        “获得材料后,再去找神父做任务吧。”

        罗伊趁夜出门。

        夜晚的月季花街,相对比较寂静,特别是到了七点多的时间,街道上行人基本绝迹。

        在往年,可能还有流浪汉在街头寻找住的地方,但自从《济贫法》出台后,流浪汉不被允许在公园、街道住宿。

        他行走在街头,在下水道这类地方寻找流浪汉的踪迹,顺便帮他们进行康复治疗。

        看起来很愚蠢。

        但是。

        这段时间,他的努力是有效果的。

        周围下水道的流浪汉明显减少——

        他们有些身体恢复后,还算年轻的已经恢复,找到了能够勉强活下去的工作。

        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能体面地活下去。

        但现实是。

        他们生病后,就会迅速失去工作……

        就像老科勒。

        从月季花街走到了隔壁街道,他找到了一位流浪汉,他蜷曲着看上去已经病重了。

        罗伊走上前去。

        对方吃力地睁开眼,看到一道黑影,他瑟缩着爬起来。

        “我……放过我,求您!”

        “不用怕,我只是想在你身上尝试治疗的巫术。”

        一声轻笑后,流浪汉依旧惊恐,但他发现自己被无形之手禁锢了,而后对方释放了一种奇妙的法术。

        那一刻,他想到了最近流传的邪恶巫师。

        但是。

        紧跟着,他浑身暖洋洋,疲惫、虚弱和疾病好像都在这一刹那远去。

        上次这样的感觉……

        那还是在三四个月前。

        虽然很快,疲惫、虚弱再度袭来,但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好多了。

        “谢谢,谢谢您!”

        对方连连施礼。

        罗伊蹲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善良的巫师老爷,我叫瓦鲁多。”

        流浪汉坐起来。

        刚才的治疗魔法让他有了几分精神,说话的语气也有了几分中气,而不是之前那样气若游丝。

        当然。

        也跟他是被吵醒的有关。

        他看上去很老,实际上应该只有三十多岁。

        罗伊判断着。

        瓦鲁多靠在肮脏的下水道墙壁上。

        “以前我也是一名工人,手艺非常好,周薪一度有3苏勒。”

        “可惜后来得了病,不知道怎么手就拿不稳了,体力也不如以前,工厂也不要我了……”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

        大概说了几句,瓦鲁多靠在墙壁上沉沉地睡过去了。

        “祝你有个好梦。”

        罗伊转身离开。

        像这样的事,他这段时间做过不少次。

        走出下水道,他看向远处。

        塔索克河的浪声,此起彼伏地响着,雾气逐渐升起来笼罩了一片江面。

        “贝克兰德的环境是真的差。”

        罗伊吐槽了一句,然后用隐匿之戒隐蔽了身形,拾级而上往家里而去。

        最近外边不太平。

        他出来基本也掐准了半小时的来回,绝不在外多待,避免真的有玫瑰学派的疯子路过。

        玫瑰学派的纵欲派和极光会不同。

        极光会知道自己要干嘛,只是这个目标可能设置的比较疯狂,比如——

        他们总是想让真实造物主降临,为此不顾一切,舍弃自身性命也甘愿。

        然而。

        玫瑰学派在疯狂的时候,他们是没有目的性的。

        然而,他才走了几步,沉重的脚步声陡然从边上街道传来。

        罗伊停住脚步。

        浓重的雾气遮掩了视线,但对方的脚步声依旧能听到。

        过片刻,对方停住了脚步。

        两人对峙了几秒钟,对方的脚步声缓缓后撤。

        罗伊放下了暗扣的符咒,以及匕首等武器,缓缓吐了口气。

        放纵派吗?

        他看不清对方容貌,但对方脚步声很沉,应该是大块头,说不准也是战士途径。

        由于雾气的阻隔,罗伊甚至没能看清对方的容貌,就没办法回去占卜。

        对方撤退了。

        罗伊往月季花街走去。

        然而。

        在他转身的刹那——

        嘭嘭!

        沉闷而迅速的脚步声,从另一处传来。

        罗伊抬头。

        一道黑影从一座两层高的楼房上纵身而下。

        看不清容貌,但浑身似乎有毛发一般的东西。

        狼人!

        玫瑰学派的纵欲派成员。

        罗伊快步后撤,右手伸入胸口,瞬间掏出了“暴怒面具”、“隐匿之戒”。

        转瞬间,他已经将面具贴合脸庞,把戒指戴在了右手手指上。

        在狼人袭来瞬间。

        罗伊的速度陡然加快,瞬间后撤了数步,与此同时三个瓶子不动声色随风往狼人落点飞去。

        啪~

        三声脆响。

        瓶子破碎,一瓶瓶油倾泻出来洒向四周,在灵性力量的引导下,它们连成一片,将狼人围起来。

        与此同时,罗伊用古赫密斯语念着咒语:“油腻!”

        嘭!

        饶是对方经过了狼人化,身体平衡、力量与速度都非寻常可比,但在跳跃下来的情况下被泼了一层油……

        他瞬间就失去了平衡,重重地摔在地上。

        罗伊没有停留,只是远远射了四五枪。

        然而。

        这样的子弹对狼人来说,根本没有太大的用处,他们的恢复能力很快,子弹卡在肉里的疼痛甚至还能激发他们的疯狂。

        当然。

        罗伊不怕区区一只狼人。

        狼人只是囚犯途径的序列7,他真正忌惮的是狼人背后可能存在的另外两位——

        依稀记得一个是序列6,一个是序列5……

        要是他们全来,自己这位冒牌邪神可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罗伊迅速开启隐匿之戒,并抛出一根风隼羽毛。

        风速术!

        然后,他再次扔出一根。

        但是。

        这次不是风速术,而是——

        刮风术!

        呼啸的大风从他身周席卷而出,将四周气息、雾气统统吹散,而罗伊则隐匿了身形消失无踪。

        失去了气味,即便是狼人也没办法在雾气中迅速追踪,

        “泰尔!”

        雾气中传来一声低喝。

        狼人咆哮数声,消失在雾气中。

        ……

        “疯子!”

        “又是一群疯子!”

        他一路用风驱散气味,确定对方没有追赶后才停下脚步,如果对方还在追赶,罗伊就不得不祭出自己的底牌——

        贝尔纳黛。

        “安全到家。”

        “不行,得想办法解决这帮疯子,要不然家门口提心吊胆,晚上出去扮演都不安全。”

        光靠这边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至于阿兹克先生……

        或许得益于他的提醒,或者其余因素,阿兹克的力量恢复比他印象中要快上很多。

        虽然还没恢复到巅峰,但他现在已经能通过铜哨作为标记,带着邓恩、自己同时穿梭灵界。

        因此呼叫阿兹克先生,比以前倒是容易很多,但一个是阿兹克自己也有事要做。

        他得带邓恩去扮演、消化。

        这是个漫长的过程。

        能不麻烦他就不麻烦他,要是能把对方聚集起来一波流,就能省去不少麻烦。

        还有个问题。

        由于自己的介入,现在的克莱恩没有迫切的安全需求,所以肯定没有以保镖的名义主动去接触莎伦和马里奇。

        自己该怎么提醒克莱恩,他们能从莎伦、马里奇那边借力,而克莱恩又如何从他们那边获得信任?

        这是个大问题。

        罗伊陷入了沉思之中。

        十来秒后,他有了决定——

        自己只要把分析写下来交给克莱恩就行了,至于怎么选、怎么说,那都是克莱恩的事。

        实在不行,自己还能摇人。

        卡文,没写完,第一章先更,第二更稍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