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想知道?休,这得加钱!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想知道?休,这得加钱!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一百二十五章想知道?休,这得加钱!“波特兰先生。”

        “你是……哦,罗伦先生对吧,那位跟我提及了,呵呵。”

        波特兰·莫蒙特指了指座位。

        罗伊坐下道:“波特兰先生,我代表那位过来对您表达问候。”

        “你们的委托之前就上门谈过,我还是那个意思,我不缺钱,所以跟你们相关的生意我不想做。”

        波兰特严肃地说道。

        他是一位鉴定师,自然知道罗伊身后代表着神秘女王。

        罗伊回答:“您误会了,这次她不是想让您帮忙设计或者制造合金,而是想问一下教会那边蒸汽展览的事。”

        “展览?”

        波特兰愣了愣,然后顿时面色僵硬,轻咳一声,“这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毕竟只是个信徒,不是教会内部的人。”

        “您是鉴定师,又是教会忠实的信徒,还是世界闻名的教授,我想多少会知道内幕吧。”

        罗伊轻笑道。

        另外,教授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自己——

        他应该是知情的。

        据他所知,由于这位教授妻子信仰黑夜女神,所以他跟黑夜教会、蒸汽教会的主教们都有往来。

        这种事应该会了解一些。

        波特兰无奈地说:“她为什么不去问蒸汽教会的主教?”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传话者。”

        “好吧,据我知道的就是,有人偷走了两页书签,而且也仅仅只丢了两页书签。”

        波特兰回答。

        旋即,他脸上浮现出疑惑。

        “我无法理解窃贼的思维,他既然能潜入博物馆,为什么唯独偷窃这两样东西?”

        “明白了。”

        罗伊起身施礼,“感谢您的接见。”

        “没什么,我也了解不多,她如果想知道更多,还是要去问主教本人。”

        波兰特道。

        “好。”

        罗伊离开办公室,心底并不意外。

        他昨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失窃。

        被偷的还是书签……

        谁干的还用说?

        只可能是克莱恩,那位愚者先生。

        贝尔纳黛因为晋升离开,没有在会展上出现,反而让克莱恩无惊无险地拿走了“黑皇帝”牌。

        就不知道他那一晚有没有再次遇见恶魔犬。

        罗伊离开机械系,立即去了历史系的办公楼,拜访刚认识的温莱特先生。

        温莱特看到罗伊,脸上在此浮现出高兴之色。

        “又见面了。”

        “还未向您自我介绍,我叫罗伦·索拉,费内波特人,这次跟随着莫汉家族的船队来到贝克兰德。”

        罗伊道。

        温莱特脸上浮现缅怀之色,而后感叹道:“莫汉家族他们已经存在两百多年。”

        “如您所说,他们确实很久远、古老。”

        罗伊点头,心底却暗暗震惊。

        原来莫汉家族已经存在两百多年了?

        虽说跟索伦家族那些没法比,但也算是一个比较强大的非凡者家族了。

        “比他们古老的家族还很多,曾经我为了研究历史,曾请教过一位大家族的后人,他的渊博超乎我的想象,对于历史如数家珍……”

        温莱特老人如倒豆子一般说着。

        罗伊在一旁听着,心中却略微惊讶。

        听对方这意思……

        他的朋友,那位大家族的后人,似乎是一个古老大家族的后人,已经存在很长时间。

        但是。

        符合这种条件的并不多。

        他不禁起了好奇心。

        “温莱特先生,我有点好奇,您提及的家族到底叫什么,竟然如此古老。”

        “亚伯拉罕。”

        温莱特含笑道,“这是一个从第四纪存在至今的家族,他们本身就是历史。”

        罗伊面露震撼之色,心底却是哑然失笑——

        这位老先生很喜欢卖弄自己的学识,所以他又借助“扭曲之戒”放大了对方的卖弄。

        但他不得不服,因为亚伯拉罕确实古老。

        “您那位朋友方便介绍认识吗?不瞒您说,我对历史也充满好奇。”

        罗伊表现出了急切和对历史知识的渴望。

        对方哈哈地笑着,接着说:“我的朋友最近会来贝克兰德,但可惜他不喜欢跟陌生人见面。”

        “太遗憾了。”

        罗伊叹息。

        老头耸耸肩,道:“没办法,当初我能认识他也是机缘巧合,而且这种大家族相对封闭,本身就很难交流。”

        “您说得对。”

        罗伊赞同的点头,然后想了想问道,“我注意到伱们这里有一位伦堡人?外国的能在这边任职吗?”

        “伦堡是我们的同盟国,但费内波特不是,所以如果你想在这边任职恐怕是不行。”

        温莱特颔首,接着笑着夸赞,“艾瑞特先生很渊博,讲课也非常风趣,未来一定能走到更高。”

        那是当然,他是窥秘人途径的非凡者。

        罗伊正琢磨着要不要告辞。

        此时,外边传来声响。

        “温莱特先生,我可没有您说的这么好,跟您和其余老师相比,我还差得远。”

        来者站在门口,而后微微一笑,“抱歉,你们没关门,而我恰好路过。”

        他眉毛上有一条细微伤疤。

        正是这条伤疤,让他眉毛出现了断裂的特征。

        “没什么,不关门就表示没有别人不可知之事。”

        温莱特笑道。

        罗伊转头,含笑施礼:“你好艾瑞特先生,我叫罗伦·索拉,来自费内波特。”

        “你好。”

        对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含笑着离开。

        罗伊遗憾地道:“贝克兰德的学习氛围、文化都让我很喜欢,我在鲁恩住了十几年,还以为有机会成为这里的教员。”

        “你可以考虑成为鲁恩人。”

        老者笑着说。

        罗伊摇头:“费内波特是我的故乡,那边有我的亲人。”

        “很遗憾,但这就是规则。”

        老者叹气。

        然后,他看了眼时间,起身道:“跟你聊天真是愉快,可惜我需要去准备一个课程……”

        “温莱特先生,很高兴认识你,真希望下次还能又机会聊天。”

        “会有机会的。”

        罗伊跟温莱特笑着告别。

        离开大楼后,他感觉到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用侧身转弯的机会以余光一瞥……

        那是三楼的一个办公室。

        艾瑞特!

        罗伊嘴角微扬。

        离开贝克兰德大学,他坐上马车离开,在西区的一处地方下车,而后进了咖啡厅。

        在咖啡厅的盥洗室内,他解除了伪装,并进入了神秘殿堂。

        “艾瑞特·弗雷对我有敌意。”

        连续七次后,吊坠逆时针旋转。

        否。

        对方没认出自己是窥秘人途径。

        伪装是成功的。

        罗伊轻笑一声,他只用了扭曲之戒的力量,对方即便拥有窥秘之眼也顶多会认为自己是律师途径。

        但是。

        他不会想到……

        自己其实是卷轴教授。

        另外,序列5层次的窥秘之眼虽然依旧不能自主关闭,但已经能看穿很多遮掩。

        如果对方是序列5,那么很大概率能看出自己戴了面具。

        所以。

        艾瑞特的序列应该不到5。

        只要没有序列5,罗伊就有充分的自信,不过他没打算立即动手。

        现在动手太可惜了。

        这次机会很好,温莱特提及了亚伯拉罕,可以误导艾瑞特,让他以为自己来意跟亚伯拉罕家族有关。

        是的,艾瑞特不是刚好经过。

        他偷听很久了。

        罗伊之前就有察觉,只是没有管他而已。

        “希望他背后有大鱼。”

        他坐在咖啡厅中,压抑着自身的情绪。

        艾瑞特最多序列6,如果他还有背后之人在贝克兰德,至少也是序列5。

        即便没有贝尔纳黛,他也可以借助其余人的力量合杀。

        问题在于有没有!

        如果有,自己的魔药主材料就有着落了。

        罗伊离开咖啡厅,坐上马车回家。

        ……

        夜晚,罗伊在家中继续书写卷轴。

        白天的激动在此刻已经平息下去。

        不管对方背后有没有序列5以上,他都要消化卷轴教授的魔药,这是成为序列5的前提。

        否则。

        即便拿到序列5的魔药,他也只能束之高阁。

        罗伊正写着卷轴,陡然一片深红笼罩了他,随后——

        一道似是虚幻但又真实的声音响起。

        “罗伊,你现在还有卷轴吗?我想买你的卷轴,最好是火焰能力的,价钱可以加。”

        克莱恩的声音。

        罗伊看了一眼桌面,思索片刻后,道:“尊敬的愚者先生,请您转告世界,火焰卷轴的材料比较少,我现在只有4张,每一张15镑。”

        不是他要加价,而是技术进步,且材料也用的不太一样。

        他加上了解释,让克莱恩自己选。

        克莱恩想了许久,回应道:“可以,我接受。”

        仪式之后,罗伊将4张卷轴送上灰雾,然后60镑出现在他的临时祭坛中。

        克莱恩都肯消费了……

        他要去干嘛?

        以罗伊对克莱恩的了解,对方大肆购买军火的时候,肯定是要去搞事了。

        他要去对付卡平?

        罗伊正思索着,眼前一片豌豆藤垂落下来,随后一道身影浮现眼前。

        他立即施礼。

        “女士,您……”

        罗伊抬头,而后迅速低下头,脸上难以掩饰“错愕”、“震惊”,“恭喜您,伟大的神秘女王!”

        “怎么样了?”

        贝尔纳黛问道。

        罗伊取出了无用假面,道:“对方确实是窥秘人,但我无法确定具体什么序列。”

        “没关系,顺着查下去就行了。”

        贝尔纳黛道,“摩斯苦修会的事,我会给予你最大的支持,这也是我们要素黎明的宗旨。”

        “是,我会的。”

        罗伊低头,“那这件神奇物品?”

        “我成功晋升,跟你的消息有很大关系,这是我个人的报酬。”

        贝尔纳黛微笑道。

        罗伊再次表示感谢,接着才问:“女士,我们在贝克兰德有多少人?”

        “我,你,海德。我们主要在大海上,贝克兰德这种地方不多。”

        贝尔纳黛很直白。

        罗伊微微吸气,这意思就是——

        除非贝尔纳黛还在,她要是回到海上,自己唯一能倚靠的就是海德先生?

        他才序列7。

        罗伊沉默。

        贝尔纳黛莞尔:“你已经是序列6了,在正神教会都能当执事了,当一个地方的首领没什么问题吧?”

        “但这是贝克兰德。”

        罗伊吐槽道,“一块砖头掉下去,指不准砸到的就是执事。”

        “没这么夸张,好了,波特兰怎么说?”

        “对方偷走了两张书签,而且是直接冲着书签去的。”

        罗伊如实转达。

        贝尔纳黛表情变得严肃,下一秒,她轻轻点头,而后消失在眼前。

        神秘女王离开。

        罗伊坐在位置上,感受到了荒谬和命运的戏弄。

        自己在神秘殿堂给贝尔纳黛的委托,以这样的形式来到自己手中了。

        “唉,往好处想,至少我得到了一张无用假面,算是多了一张面孔,以后要是有制作能力,还可以通过神秘殿堂自己重组、制造。”

        ……

        神秘俱乐部。

        罗伊已有阵子没来。

        进门后,他压了压帽子。

        奥莉抬头,而后脸上浮现惊喜之色。

        “罗林先生,您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您跟加里先生一样不来了呢。”

        罗伊轻笑道:“怎么会呢,我只是最近忙了点,所以昨天忘了过来。”

        “对了,你有客人。”

        奥莉指向大厅的角落。

        罗伊转头看过去,但没看到任何人,他正怀疑地看向奥莉,就看到那边椅子上跳下一个人。

        个子是真的矮!

        他怔了怔,而后意识到了对方身份。

        休·迪尔查。

        罗伊笑说道:“客人,进我的交流室聊吧?”

        “好。”

        休点头。

        跟着进入屋内后,休坐下来,没有计较之前罗伊的不礼貌行为,毕竟……

        那怪不得罗伊。

        她沉默了数秒,道:“没想到谢尔曼见的人是您。”

        “这就是缘分。”

        罗伊淡笑道,“休小姐,你找我是为了谢尔曼?”

        “嗯,他失踪了,我原本想过来看看是不是哪个邪恶的家伙蛊惑了他,但您的话……”

        休迟疑片刻,最后道,“您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在第二次咨询之后,我就没见过他了。”

        罗伊道。

        如果是别人,休肯定会动用自己的仲裁者能力,但对方是一位更强大的非凡者。

        动用能力……

        只会让自己陷入危机。

        休咬牙道:“我能否用金镑换取消息?”

        “50镑,我告诉你。”

        “啊?”

        休懵逼,接着就是愤怒,“什么消息值五十镑!”

        “相信我,它很值得。”

        罗伊严肃。

        休攥紧拳头,挥舞着说:“它最好是真的值!”

        “你不是我对手,所以收起无用的威胁。”

        罗伊轻笑一声,随后拿出笔纸开始书写。

        过片刻,他将纸扭转回去。

        “虽然你挥舞拳头很可爱,但很遗憾,五十镑一分不能少。”

        上边写着:“刺客途径的序列7叫女巫,可以实现身体的性别转换。”

        休难以置信地看着纸,然后呆滞地抬头看向罗伊。

        她嘴唇微颤,最后什么话没说。

        作为谢尔曼的朋友,她太明白这条讯息的诱惑力了——

        谢尔曼做梦都想成为女人!

        她靠在椅子上,久久没说话,最后摸出了五十镑。

        “是你给了他魔药配方?”

        “不是,他从别的渠道获得了消息。”

        罗伊没隐瞒,但也不敢涉入太深。

        休起身施礼。

        “谢谢你,格林先生,这条消息很重要。”

        “我给了他一些物超所值的忠告,现在看,他应该还是选择了这条路。”

        罗伊看向休,“看在五十镑份上,我也给你一个忠告。”

        休的动作定格,眼睛看过来。

        “不要去查。”

        “为什么?”

        休疑惑不解。

        虽然她跟罗伊的交际不是很深,但对方神秘、强大,而且似乎学识非常渊博,连艾辛格侦探都很信赖他的能力。

        这样一个人……

        劝自己不要调查这件事,就意味着里边是真有事。

        “加钱。”

        罗伊微笑道。

        休愕然,然后无言:“算了,五十镑一个消息,我得在东区跑上一个月。”

        她的收入并不丰厚。

        即便现在跟佛尔思一起搞倒卖消息、材料,却也算不上太赚钱,只能说赚点辛苦费。

        五十镑已经是极大的支出了。

        相比起来,不如去请教愚者先生——

        她依稀记得佛尔思曾搜集过罗塞尔的笔记,正好用那些笔记去交换愚者先生的指点。

        想到此处,休立即往外走,但临走前,她还是郑重地道谢。

        “格林先生,谢谢你给谢尔曼的指点。”

        作为一名非凡者,她很清楚罗伊的指点价值有多大——

        这次的消息确实值50镑。

        那么。

        所谓的“忠告”,肯定不只是2镑的价值。

        休迅速离开,立即回到乔伍德区的公寓,开门进去后,她立即推门进书房。

        佛尔思正杵着脑袋,嘴角晶莹剔透,前边有一片沾湿的手稿。

        “佛尔思!交稿了!”

        “啊?抱歉理查德先生,我这个月之前生病,状态实在有点不好,所以还没……”

        佛尔思本能地回答、辩解。

        然后,她清醒过来,看到休,顿时恼羞成怒。

        “休!”

        “好了,我有正事儿,佛尔思,你之前搜集的笔记还在吗?”

        休收起玩笑之心,连忙询问。

        佛尔思怔了怔,而后目光一斜道:“这,它们好像是假的,就被我烧掉了。”

        “什么?”

        休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烧……

        烧了?

        那都是宝贵的财富啊!

        “还剩一张。”

        佛尔思缩了缩头,然后从底下取出一张纸。

        这是她刚买到的两页日记,原本打算一起献祭给隐者先生,但休似乎很着急……

        分她一半吧。

        “谢谢你,佛尔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