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是母神的指引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是母神的指引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一百二十六章这是母神的指引“不属于时代的愚者啊。”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我祈求您的帮助。”

        “我祈求……”

        隔壁,休小声地向愚者祈祷着。

        这件事需要高度守秘,但偏偏佛尔思就在隔壁,而她又限于愚者先生的约束无法坦白……

        如此感觉,这使得她有一种背叛朋友的感觉。

        但是。

        此刻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格林先生给谢尔曼一些非凡问题上的忠告,但谢尔曼最后似乎还是跟随一位魔女走上了这条路。

        这说明……

        谢尔曼此刻正处于危险之中。

        她必须请愚者先生提供帮助。

        “但我只有一页——”

        休轻声叹气。

        希望愚者先生能赊欠一部分,先为她做事,允许她之后再补上其他部分。

        另一边。

        令人尊敬的愚者先生正全副武装,准备出门去找卡平的麻烦,此时就有一道虚幻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有人在祈祷?

        谁啊!

        克莱恩无奈,只能逆走四步按照仪式进入灰雾之上,随后他就看到代表着休的深红星辰此刻正闪闪发光。

        他迅速接触对方。

        随后……

        “伟大的愚者先生,我有一位朋友叫谢尔曼,他一直想成为女性,而且似乎被魔女教派所蛊惑。”

        “我想祈求您的帮助,并用您需要的日记作为交换,目前只有一页,但之后我会努力搜寻。”

        休的声音传来。

        克莱恩沉默了数秒。

        魔女教派?

        他想起了罗伊的警告——

        他现在似乎再一次进入了008的视野之中,而这可能跟他最近进入了那一家俱乐部有关。

        现在又是魔女。

        太巧了吧?

        可是。

        之前在塔罗会上的联系,并没有被008安排,这说明对方感受不到塔罗会上的联系。

        这是怎么回事?

        他想了想,灵性延伸,将休从现实中拉入灰雾。

        下一刻,休出现在青铜巨殿中。

        休恭敬地低头。

        “感谢您的召见,尊敬的愚者先生。”

        “魔女教派,现在的贝克兰德,跟他们有关的事物都很危险。”

        愚者淡淡说道。

        “连您都觉得危险?”

        休有些诧异——

        这似乎跟格林先生的“不要追查”不谋而合。

        但是。

        连愚者先生都无法对付吗?

        克莱恩脸色一僵,然后语气轻松地笑了笑:“我崇尚等价交换,但你身上没有足够抵消的事物。”

        “愚者先生,那,您能给予部分提示吗?”

        “在贝克兰德,只要跟魔女有关的事,都有可能涉入一件0级封印物的控制。”

        愚者低笑道。

        0级封印物?

        休吃惊万分,一时间呆滞当场,而后再也张不开口。

        她不知道0级封印物到底有多强,但她知道这是各大教会的顶级封印物。

        换而言之。

        0级封印物全都是最可怕的非凡物品!

        正如愚者先生所说,自己根本偿还不起代价,但是——

        谢尔曼只是想成为女人。

        而且。

        他很善良。

        休抿了抿嘴,一时间不知道该寻求怎样的帮助,想了许久,还是愚者先说话。

        “我可以给你小小的提示,这符合等价交换的原则。”

        克莱恩看了眼日记。

        这是全新的日记,他之前没见过。

        “是,您请说。”

        “想成为女巫,需要先成为刺客、教唆者,而这两个序列的扮演需要刺杀或者教唆别人。”

        克莱恩说道,“你可以留意这方面的因素,或许有机会找到伱的朋友。”

        “刺杀、教唆……”

        休陡然想起了佛尔思曾说过的魔药掌控守则,其中有一条就是——

        魔药的名字可能是钥匙。

        原来……

        这是真的!

        这种办法的名字叫“扮演”。

        她低头恭敬地感谢:“谢谢您的垂听与帮助,伟大的愚者先生。”

        “嗯。”

        ……

        回到现实,休一下子有了方向。

        刺杀、教唆。

        能力一般也跟名字会有关联。

        比如她的仲裁者,就有“仲裁”相关的能力。

        以谢尔曼的性格,他做不出刺杀别人的事,但如果在他人教唆之下还是有可能那么做的。

        而目标——

        大概率是那些曾经嘲笑过他的人!

        因为这样才能引起谢尔曼的愤怒,让他失去冷静思考的能力。

        休立即准备出门,但想到这件事的危险性,她立即冲到了隔壁。

        “佛尔思,我需要你的帮助!”

        此刻的佛尔思,正痛心地整理着书稿,看到休后无奈地叹气,“可我的稿子还没有写完……”

        “明天再写,这件事关乎谢尔曼,他现在处于可怕的危险之中。”

        “好吧,连你都这么说了,那我肯定要帮忙。”

        佛尔思语气愉悦。

        ……

        “我这算不算祸水东引?”

        罗伊轻叹。

        但是。

        他想了想,就将这种情绪抛之脑后。

        关于谢尔曼,他做的已经足够多,眼下一切全是对方自己的选择,犯不着冒风险参与进去。

        他收拾东西,而后拿起《星象解析》研读。

        上边的内容罗伊都已经记住。

        不过。

        偶尔还是配合阅读更加舒服。

        ……

        “罗林先生。”

        “嗯?”

        “有一位女士想要咨询神秘方面的事。”

        “好。”

        罗伊收起书本,抬头看去,只见对方扎着一头黑发,穿着、装扮都不像是鲁恩的风格。

        让他比较在意的是——

        对方身上展现出非常矛盾的特征。

        她的精神体很衰弱,看上去像是遭遇了可怕的厄难,几乎快要死亡,但她的以太体却格外健康。

        精神、肉体呈现出极大的反差。

        包括她的脸色。

        气色很好,但就是非常憔悴。

        罗伊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座位。

        “女士请坐。”

        奥莉微微一笑,而后关上门离开。

        “你看起来不像是鲁恩人。”

        “我叫莉雅娜,如您所见,我确实不是鲁恩人,而是来自费内波特。”

        女子回答说。

        随后,她坐下来,将随身小包放在桌上,一对蔚蓝的眸子盯着罗伊。

        过了一秒钟,她略微憔悴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精神振奋的表情。

        “虽然我还没开始交流,但我已经能感觉到您是一位博学的智者。”

        “我只是稍微多学了一些知识,女士,您有什么想问的,如果我知道一定回答你。”

        罗伊含笑道。

        这位女士稍稍舒了口气。

        “先生,如果触碰了一些可怕的存在,该如何才能对付它们,或者确认自己有没有被它们纠缠?”

        “具体呢?很多事,需要了解始末我才能下定论是您的幻觉还是确有其事。”

        罗伊坐正。

        这位女士说道:“我坐船来鲁恩的时候,遭遇了一帮喜欢跳舞的男士,最开始我没放心上,但后来我发现他们的舞蹈很怪……”

        她细细说着自己的经历。

        罗伊表情微微严肃。

        然后,他沉吟片刻,而后起身做了几个动作,仿佛在颂赞死亡。

        这是灵教团的灵舞。

        佛尔思曾在学习会上分享过。

        “是不是这样的动作?”

        “对对!很相似,他们就是这样的舞蹈,而且还会配合一些奇怪的手势和口语。”

        她连连点头。

        罗伊坐下,轻轻颔首:“你继续。”

        “之后,他们,他们中很多人死了,但他们很高兴,还在那边唱歌,完全就是一群疯子!”

        女子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恐惧,“之后,之后他们开始杀人!整艘船的人都死了!回到贝克兰德后,我每天都会做噩梦……”

        罗伊微微皱眉。

        全死了?

        那你呢?

        他没敢问,因为对方的状态很特殊,说不准就是凭着一股气支撑到现在——

        在非凡领域,这种情况确实存在。

        罗伊想了想,温和地说道:“女士,别害怕,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

        说着,他取出茶壶、茶杯,给对方倒了一杯水。

        “对对。”

        她长舒一口气。

        然后,莉雅娜喝了口水,怕罗伊不相信,立即道:“先生,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们属于一个叫灵教团的邪神组织,这个组织崇尚的就是死亡。”

        罗伊解释道。

        莉雅娜怔了怔,道:“崇尚死亡?”

        “是的,他们是死神的信徒,内部理论略有不同,但全部都崇拜死亡。”

        罗伊点头,“你遇上的应该就是这帮邪教徒,但你的运气很好,在事件中活了下来,我建议……嗯,你信仰谁?”

        “我信仰母神,你知道的,在费内波特,几乎大部分人都是母神的信徒。”

        莉雅娜回答道。

        罗伊笑了笑说:“我认识一位母神的神父,我想你可以找神父求助,然后向女神祈祷获得帮助,他在南区那边的月季花街。”

        她眼睛一亮,顿时有些激动,然后迅速画了一个祈祷的手势。

        “母神恕罪,我并不知道您在贝克兰德也有教堂!”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给你进行一些驱邪治疗。”

        “当然,罗林先生,我怎么会拒绝您的好意。”

        莉雅娜情绪放松下来。

        罗伊能看到,她的精神状态有细微提升。

        嗯,之前受创是一部分,主要还是担惊受怕,导致了自身的精神状态无法恢复。

        他让对方闭上眼,靠在椅子上养神,而后悄然布置了精神强化仪式。

        通过仪式魔法将她的精神进一步强化。

        这种仪式治标不治本。

        但是。

        短时间内,可以让对方的状态更稳定。

        过了数分钟,这位女士沉沉地睡了过去,甚至打着轻微的鼾声。

        罗伊坐在她对面,拿起书正要继续看,紧跟着就注意到她身上浮现出一个隐秘符号。

        随后,一股她自身转变过来灵性力量,摧残着她的精神。

        伴随着它的出现,莉雅娜的表情再次痛苦起来。

        罗伊微微皱眉。

        随后,他从袖口取出一个瓶子,从里边倒出一些太阳花粉末,心中勾勒出“驱邪”的法术符号,口中吐出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驱邪!”

        刹那间,刺目的光照耀四周,绽放出闪亮光芒的同时,那一个符号散发出了一股恶臭。

        紧跟着,它缓缓消融回到了她体内。

        它暂时被压制了。

        罗伊收起太阳花粉末,陷入了沉思,刚才的符号应该是某种诅咒。

        利用对方的灵性攻击自身……

        这种术还挺有意思,难怪这位女士明明有特殊的奇遇,却还是饱受精神方面的折磨。

        罗伊拿起书静静阅读。

        到了下班的时间点,莉雅娜幽幽醒来,她的精神恢复了一些,看上去比之前好多了。

        “醒了?”

        “嗯,谢谢你,罗林先生,在你这边我好像特别有安全感,这是我几天来睡得最好的一次。”

        莉雅娜开心地笑道。

        她笑起来很好看。

        罗伊收起书,微笑道:“我恰好要回去了,不如带你一程吧,呵呵,作为你的神秘顾问,我有义务将你的情况完全介绍给神父。”

        “太感谢了!我一定会好好答谢您的。”

        莉雅娜惊喜交加。

        罗伊微笑着,而后起身:“需要去盥洗室吗?”

        “不,我已经迫不及待向母神祷告了。”

        莉雅娜嘴角微扬。

        罗伊点头,而后迈步离开。

        到了外边,她引着罗伊往右边走,说:“我坐马车过来的,让我的仆人驾车吧。”

        “作为费内波特人,你在这边还有仆人?”

        罗伊有些惊讶。

        莉雅娜微笑着,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我全名叫莉雅娜·奥德拉,我哥哥在贝克兰德,我这次是来投奔他的。”

        “原来是这样。”

        罗伊轻轻点头,到了马厩所在,果然有一位男子坐在一辆马车前。

        看到莉雅娜,他立即跳下来。

        “小姐,这位先生是?”

        “他是我临时聘请的神秘顾问,负责我遭遇的可怕事件。”

        莉雅娜解释道。

        男仆恭敬地施礼,而后取下凳子,请莉雅娜、罗伊分别上车,接着才询问地点。

        然后,他驾着车往丰收教堂而去。

        ……

        丰收教堂。

        乌特拉夫斯基神父正坐在他钟爱的位置上祷告,陡然,他抬头,脸上浮现一丝诧异。

        随后,脚步声响起。

        罗伊从外边进来,带着一位黑色头发的女子。

        他脸上浮现一丝微笑。

        “朋友,还有母神的孩子,欢迎你们。”

        “神父,真没想到在这里还有母神的教堂,否则我会第一时间来这里祈祷,我有罪!”

        莉雅娜虔诚地画了手势,随后双手闭合进行着祈祷。

        罗伊在旁边僵硬地笑着。

        他们俩都在祈祷,自己作为非大地教会的成员显得比较多余,但作为女士的“医生”,他必须跟着前来。

        这是对患者的负责。

        罗伊心底暗道。

        过了片刻,两人祈祷完毕,底下传来了一阵阵激烈的动静。

        莉雅娜愣了愣,而后问:“主教,刚才的声音是什么?”

        “一位迷途的母神信徒,正在抄写母神的教义。”

        乌特拉夫斯基笑道,“另外,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神父,你直接称呼我为神父即可。”

        “好的神父,能将母神的教义散播到贝克兰德,您的伟大值得任何信徒尊敬。”

        莉雅娜口中赞颂着。

        罗伊在边上干脆坐下来,不参与这方面的讨论。

        埃姆林开始抄写教义……

        嗯。

        距离他成为母神信徒也不远了。

        罗伊微笑着。

        过了许久,神父微笑道:“母神已经将你的情况告知我了,你去后边的静室,我会帮你治疗。”

        “感谢你神父。”

        两人进入后边的静室。

        罗伊听到“母神”,知道这次没自己什么事了,准备起身离开。

        此时,莉雅娜转头。

        “罗林先生,麻烦您在这边稍等片刻,等我接受神父的治疗后再来向您道谢。”

        “好。”

        罗伊只好再次坐下。

        过了几分钟,神父从里边走出来,略微疲惫地说道:“感谢你,要不是你的帮助,她可能支撑不到现在。”

        “不,我觉得她可以坚持到。”

        罗伊微笑道,“她能活到现在,本身就是母神庇护的结果。”

        “母神只能起到一定作用,但要不是你的安慰、帮助,她现在的精神状态可能会更糟糕。”

        乌特拉夫斯基道。

        随后,他取出了一个吊坠。

        “这是她让我转交的报酬。”

        这是一个纹着“稻穗”的吊坠。

        罗伊惊讶地道:“给我?”

        “是的,收下吧,一切都是母神的指引。”

        神父含笑道。

        罗伊思考了数秒,最后接下吊坠,心底混乱万分。

        母神的指引?

        神父平时经常把它挂在嘴边,罗伊原本不太在意,但这次的事不太一样。

        刚才坐厅内,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这是大地母神的地方,他不好进入神秘殿堂。

        此刻拿到“稻穗”吊坠,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罗伊不是克莱恩。

        现在的克莱恩,对神秘一知半解,还不知道自己被眷顾着,但他不一样——

        即便这部分的知识被神秘殿堂封存,但直觉上的反应告诉他,此事透露着不正常。

        收下稻穗吊坠后,他迟疑片刻,问:“那位女士呢?”

        “她睡下去了,应该到明天早上才会苏醒,毕竟她的精神太疲惫了。”

        神父温和地笑道,“如果你想跟她见面,不如明早过来,她应该会苏醒。”

        “好。”

        正好趁机离开。

        罗伊拿上吊坠,感受到一股温和的灵性力量从里边传来,隐隐间似乎还有某种奇特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