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诚是最好的美德

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诚是最好的美德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一百三十二章真诚是最好的美德后续两天,罗伊出门比较积极。

        一方面,他想去西区随便转转,看看能否撞上这帮摩斯苦修会的窥秘人。

        另一方面。

        他要装出一副有积极地去参加各种聚会的姿态。

        缩在家里怎么参加?

        当然。

        如果能顺便找到新的消化渠道,那肯定是最好的,罗伊现在很愁“消化”方面的事。

        隐匿贤者还算给力。

        基本上每隔三天会给他一本还算可以的知识书籍,其余时候都是垃圾、无用的知识。

        然而。

        隐匿贤者的居心……

        《死灵巫术的研究》。

        上次是死灵方向的材料研究,而这次直接上巫术了——

        亡灵引诱术。

        运用骨灰、坟土等材料,配合构筑的巫术符号,可以赋予自身或物体极强的死灵诱惑力。

        第二种巫术叫“枯萎”。

        跟通常的除草术不同,除草术是呼唤暖风让花草枯萎,而这种枯萎术则是动用死灵的力量。

        借助材料,撬动象征死亡的自然之力,直接让身体或者血肉枯萎。

        这是直接致死的巫术!

        不过。

        隐匿贤者牛皮吹的震天响,材料的价值那是半点不提——

        想要直接致死,需要的材料非常昂贵。

        最好的材料……

        拿隐匿贤者之前的死灵系列材料解析来说,想达到普通人致死的层次,需要的材料可能不比序列7以上主材料好搞。

        如果对方的身体强壮、健康一点,要求就更高了,指不准都得去撬死神途径晋升仪式用到的棺材板。

        隐匿贤者提及的材料中,就有不死者晋升用过的棺材。

        他怀疑隐匿贤者是想让他去送死。

        所以。

        短期内隐匿贤者是靠不住了。

        想要快速晋升,罗伊就得去搜集更多知识,或者琢磨“卷轴教授”有着怎样的特性。

        目前他一直从“卷轴”下手。

        但是。

        教授呢?

        知识渊博、对卷轴有着很深的研究?

        罗伊一边走,一边琢磨、沉思,最后在一家咖啡厅坐下,一边喝一边琢磨。

        像之前的序列7扮演……

        他虽然有追求将自己的神秘、强大散播出去,但从没有刻意追求过“博学”的形象。

        因为那更符合“博学者”的扮演体现。

        “教授。”

        “按照贝克兰德大学的体系,教授意味着一个系的系主任,也就是说……”

        “他们已经将这个学科研究透彻,完全掌握了它的一切。”

        “这么说重点还是在卷轴上。”

        “掌握更多的卷轴制造方法,掌握更多关于卷轴的用法,毕竟一个事物不止制造,还有如何更好运用。”

        罗伊觉得自己隐隐把握住了方向。

        这种思考不能立即让他获得消化,但可以让他之后的方向更加清晰、透彻。

        他起身准备离开,继续闲逛、碰运气。

        走了一段,罗伊停下来。

        等等!

        碰运气?

        他陡然停住脚步。

        为什么不求助于伟大的水银之蛇呢?

        问题来了。

        自己怎么找那位水银之蛇?

        但是。

        如果对方想找自己,应该早就见到了,迄今为止一直没碰面,或许对方不想跟自己直接见面。

        罗伊最后还是坐上了回南区的马车。

        ……

        丰收教堂。

        罗伊回来后,顺便到这边准备坐一会儿,在莉莉丝面前刷个脸。

        不过。

        没一会儿,他注意到教堂内,乌特拉夫斯基正接待一位打扮艳丽的夫人。

        她的装扮很华贵,看上去不像南区的居民。

        罗伊正琢磨要不要走人的时候……

        乌特拉夫斯基转头。

        “格林,等一下。”

        他脸上浮现一丝笑容,“夫人,他叫格林·罗斯特,说不准可以帮上你忙。”

        罗伊露出温和的笑容。

        “夫人,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是?”

        这位美艳的夫人面露迟疑之色。

        罗伊自我介绍说:“我叫格林·罗斯特,一名顾问,也负责帮忙解决一些比较棘手的事。”

        “但我遇上的是比较诡异、可怕的事件。”

        这位夫人脸上露出些许的迟疑,似乎在想要不要说,她目光在乌特拉夫斯基、罗伊身上来来回回。

        最后。

        她深吸一气,勉强笑道:“格林先生,我能相信你吗?”

        “当然,即便我解决不了,我也会给伱推荐合适的渠道,而且会严格保守秘密,这是我的职业操守。”

        罗伊说着停顿片刻,看向巨人主教,“即便您不相信我,应该也能相信神父的眼光,否则您也不会找神父求助。”

        “我当然相信。”

        她放松下来。

        狭窄的教堂内就他们三人,所以她没什么顾忌,在边上极有礼貌地坐下。

        随后,这位夫人自我介绍道:“我叫莉亚娜·马赫特,你可能没听过……”

        “马赫特议员,我知道,您继续。”

        罗伊面色严肃。

        对方微微错愕,而后浮现出微笑:“看来您确实是一位很有能力的顾问。”

        有了这个小插曲后,这位马赫特夫人放松了许多。

        她挽着皮包,道:“我们住在西区的伯克伦德街,那里之前很安宁,但最近有些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

        罗伊换了个姿态,让自己显得似乎在倾听。

        实际上,他在搜刮着记忆。

        然后,他想到了它出自哪里。

        这个名字发音和莉雅娜类似的夫人……

        她所属的马赫特家有一位女儿,如今可能已经接触上了那位附身老鼠的雅各家半神。

        “我最近总是能听见一些细微的声响。”

        马赫特夫人说道。

        “你家有进贼吗?”

        “没有这方面的痕迹,所以我才觉得奇怪。”

        她优雅地摇头。

        罗伊迟疑片刻,然后整理了一番措辞,说:“马赫特夫人,请允许我冒昧,您应该不是母神的信徒吧?”

        “呃,是的。”

        马赫特夫人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羞惭和迟疑,“但……”

        她犹豫了数秒。

        “您担心被其余贵族看到,所以希望找足够保密,但又有足够的能力和信誉的人?”

        罗伊微笑道。

        “是的,大地母神教会虽然在鲁恩不太盛行,但信誉肯定比普通的那些人要强得多。”

        马赫特夫人坦然地点头,“如果你们能帮忙,我们马赫特家可以支付一大笔金钱作为捐献,而且不会让人看出来历。”

        “母神是仁慈、伟大的,不在乎任何的捐献。”

        乌特拉夫斯基此刻插话。

        罗伊微笑道:“是的,神父,母神不在乎捐献,但也崇尚多劳多得,鼓励生产带来价值。”

        乌特拉夫斯基微微一怔,而后陷入沉思。

        马赫特夫人勉强地笑着。

        “二位,只要你们能找出问题的根源,那么我们肯定会支付足够的报酬。”

        “夫人,还是聊回事件本身吧,您因为一些细微的动作,就认为有超凡因素影响?”

        “当然不是。”

        马赫特夫人摇头。

        她迟疑片刻,说:“我女儿最近不太对劲,我原本没发现,但后来,我问女仆,女仆说她的裤腿经常染上污泥。”

        罗伊表情变得严肃。

        他意识到了不对劲,轻扣椅子扶手,吸引了马赫特夫人注意,打断对方继续的叙述。

        “夫人,你是怎么意识到你女儿不对劲的?”

        “嗯?”

        马赫特夫人奇怪地看向他,“我说了,我问女仆……”

        “您怎么会想起来,去问这样一个细微的事情呢,一定是有人提醒了您,或者有其他的事。”

        罗伊提醒说道。

        如果在丰收教堂之外,他肯定不会说这番话,但在丰收教堂……

        这是莉莉丝的地方,而自己是祂的眷者。

        马赫特夫人脸色微怔。

        她许久没有回答。

        过了好一会儿,她木木地看向罗伊,面露迟疑道:“我,我忘了,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他好像是一位心理医生。”

        “如果您觉得自己女儿有问题,我的建议是,将她送去您信仰的正神教会。”

        罗伊道,“一般会被吸纳到正神教会的组织内,特别是您女儿这样身份的孩子。”

        “送去教会吗?”

        马赫特夫人沉思。

        罗伊颔首:“是的,送去教会,然后让教会确定是否有问题,这是最佳的方法。”

        “可是……”

        马赫特夫人还是担心名誉问题。

        罗伊摇头:“名誉和安危比起来不值一提,如果这件事真的有非凡因素介入,一家人全遭遇不测都是有可能的。”

        “好吧,我明白了。”

        马赫特夫人起身,“感谢您的帮助,格林先生,您是一个合格的顾问,下次要是还有问题,可以来丰收教堂咨询吗?”

        “可以,前提是我在这边。”

        罗伊含笑点头。

        马赫特夫人优雅地道谢,然后取出包,拿出一沓钱道:“神父,这是我捐给你们教堂的。”

        “这……”

        “神父,收下吧,如何处置是您的自由。”

        马赫特夫人微笑,然后起身要离开。

        罗伊表面若无其事,心底实则震惊万分。

        马赫特夫人怎么会来丰收教堂?

        阿蒙?

        不。

        现在的阿蒙应该还没发现雅各半神,所以不太可能是阿蒙。

        难道是某个观众途径的非凡者?

        罗伊有点摸不透,所以只在背后支招,根本不敢直接去马赫特的家中。

        这浑水太深了!

        他现在只想搞摩斯苦修会,此外什么都不想掺和。

        在马赫特夫人即将走出教堂的时候,罗伊突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那位“神秘侍者”似乎也有类似观众途径的能力,他曾猜测对方可能掌握了观众的非凡物品,或者干脆晋升时研究的就是这条途径。

        不管哪一种……

        毋庸置疑的是,对方拥有类似观众的能力。

        会不会是他呢?

        假如是他,那么马赫特夫人到丰收教堂,毫无疑问是为了让自己去她家“驱邪”。

        目标是自己?

        罗伊陡然喊住。

        “等等!”

        马赫特夫人回过头来,面露疑惑之色:“格林先生,还有其他事吗?”

        “马赫特夫人,如果你回想起来提醒你的人是谁,可以来这里找我。”

        罗伊说道。

        马赫特夫人轻轻点头,面带笑容:“当然,我也很想知道哪位好心人提醒了我。”

        “不管他是谁,肯定有自己的目标,我认为您应该尽可能快地去教会。”

        “好,谢谢你的提醒。”

        马赫特夫人颔首,然后真正走出了教堂。

        乌特拉夫斯基若有所思。

        “你好像知道什么。”

        “没有,我昨天得到消息,在这边的摩斯苦修会支柱拥有着类似观众途径的能力,所以我突然想会不会是他。”

        罗伊深吸一气。

        刚才,他其实很想接下这次委托,但思前想后,最后放弃了。

        这次事件的幕后是雅各家的半神。

        其一。

        对方附身于老鼠,可能实力已经十不存一,但半神的十分之一,依旧有跟自己这位序列6拼命的能力。

        其二。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万一自己跟那位寄生者拼了两败俱伤,他走出来收拾残局,自己未必能坚持到贝尔纳黛到来。

        所以。

        罗伊只能遗憾地放弃。

        乌特拉夫斯基想了想,没有说话,而是起身道:“你帮我看一会儿,我去一趟地下室,要是有事的话,你就先走。”

        “好。”

        罗伊颔首。

        他坐在前边的位置上,没有祷告,只是盯着上方的圣徽,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廷根的酒吧。

        不知道瑞恩先生怎么样了。

        上次卡尔在针对极光会的现场指挥,让罗伊心底较为感动,可惜作为“已死”人员,他没办法在对方面前出现。

        罗伊正思索着。

        此刻,他陡然听到了一阵虚幻的祈祷声。

        佛尔思在向自己祈祷?

        呃。

        罗伊抬头,看了眼生命圣徽,一时间不知道该走还是直接在这边升上神秘殿堂。

        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尊重一手。

        虽说这层窗户纸已经薄如蝉翼,但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

        罗伊起身走出教堂,来到隔壁的酒吧盥洗室。

        然后,他升上神秘殿堂,果然看到佛尔思在迅速祈祷。

        不一会儿,佛尔思出现在殿堂之上。

        她保持着祈祷的姿态。

        察觉到一片寂静后,她睁开眼,惊喜且感激地道:“隐者先生,感谢您的召见。”

        “什么事?”

        “隐者先生,我需要您的指点,我的手串主人所属的家族有人来了,我应该怎么应对?”

        佛尔思有些忐忑不安。

        毕竟这种事……

        原本好像不应该问隐者先生,但她实在有些猝不及防,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罗伊沉默数秒。

        他之前就有猜测,亚伯拉罕家的后人来到贝克兰德后,会跟佛尔思相遇。

        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他轻笑一声。

        “真诚是最好的美德。”

        “您的意思是,我应该跟他坦白吗?”

        “这取决于你自己的意愿,但很多时候,真诚往往能带来好的结果。”

        罗伊淡笑道。

        佛尔思踌躇着。

        她已经意识到,安丽萨太太和她丈夫所属血脉可能非常特殊,因此才想找隐者先生求助。

        现在看。

        隐者先生是倾向于自己坦白,并接触他。

        佛尔思迟疑片刻,然后具现出自己仅存的另一张日记,说:“隐者先生,我这周搜集了一张日记。”

        “好。”

        罗伊收上日记,而后将佛尔思遣返现实。

        ……

        现实中,佛尔思鼓足勇气,从诊所的盥洗室走出去。

        尤瑟夫诊所的斜对面,就是她之前租住的地方,同时也是她学徒来源安丽萨太太居住的地方。

        但是。

        后来为了避免被齐林格斯找到,她们紧急更换了住所,从这里搬了出去。

        佛尔思的魔药已经消化差不多了,到诊所本来是为了空余时间打工赚钱,顺便找一些灵感——

        得益于药材辨析、治疗魔法等等神秘知识,她已经成为这家诊所的特聘医生。

        只要周末来上班两天,就能获得不错的周薪报酬。

        今天正是坐班的时间。

        结果没想到……

        斜对面,安丽萨太太的房间外,有人竟然在那边敲门。

        她过去询问才知道对方是安丽萨太太的亲人。

        回到办公室,佛尔思关上门,而后在位置上坐下来,道:“劳伦斯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有点急。”

        “没什么,善良的女士,这是人之常情。”

        劳伦斯笑道。

        随后,他表情略微严肃。

        “你认识劳博罗和安丽萨?”

        “是的,她曾经是我的病人,大概三年前吧,那会儿我还只是个实习生,经常负责送药过去,或者上门帮忙打针。”

        佛尔思讲述着往事。

        劳伦斯静静地倾听着,时不时露出一丝温柔且暗含悲伤的笑容。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陷入长久的沉默。

        然后,劳伦斯道:“那,你继承的遗产中有没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东西,比如特殊的书籍、首饰等等。”

        老者问完,脸上带着希冀、忐忑的表情。

        “您是指?”

        佛尔思一副谨慎、小心的模样。

        劳伦斯道:“比如某种不一般的物品,可能涉及某些神秘知识的书籍,我的弟弟很喜欢搜集这些。”

        “我有获得一本书,还有一份特殊的礼物。”

        佛尔思把袖子捋上去,露出医生服长袖下的手串,“得益于安丽萨太太的馈赠,我进入了一个非同一般的世界。”

        劳伦斯先是吃惊、错愕,然后就是一阵惊喜。

        “在你这里?”

        “是的,安丽萨太太临终前交给了我,而且还给了我一份关于它的配方。”

        佛尔思点头。

        劳伦斯脸颊颤抖,数次想站起来,但最终又坐了回去。

        “老先生,您不要太激动,平稳呼吸、放慢心跳……”

        佛尔思立即起身,用灵性力量配合治疗魔法帮忙舒缓身体,来回数次,劳伦斯平静了很多。

        他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善良的女士,你的真诚让我非常感动。”

        “因为您是他们的家人,我想,您有资格知道它的去向,前提是您知道它是什么。”

        佛尔思好像也放下了某件负担,自嘲一笑。

        “实际上,在进门之前,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您,毕竟这是一笔巨额财富,我现在的资产根本偿还不起。”

        “女士,这是人之常情。”

        劳伦斯反而越发赞赏,笑道,“我经常跟我的学生说,每个人都有被贪婪等欲望控制的时候,但人的伟大在于克制贪婪。”

        “我也是下了巨大决心才坦白的。”

        为此甚至求助于隐者先生。

        佛尔思自嘲。

        如果是她一个人做决定,她不会选择坦白,可能会保留一部分。

        比如——

        非凡特性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