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1号来自亚伯拉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1号来自亚伯拉罕?

        诡秘: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一百三十三章1号来自亚伯拉罕?“每个人都会遇上选择,但最终克制住心底的欲望很关键,而不是过程的挣扎。”

        劳伦斯微笑着。

        他把玩着手串,眼中流露出一丝惊喜和哀伤。

        这枚手串……

        曾经是他弟弟的非凡物品,可惜如今,劳博罗已经死去,安丽萨也在三年前死了。

        只留下了它。

        “女士……”

        “先生,我叫佛尔思·沃尔,您叫我佛尔思就行。”

        佛尔思微笑道。

        她心底暗暗舒了口气。

        劳伦斯先生似乎不难相处,对于她继承非凡特性获得魔药非但没有恼怒,反而表现出了无法遏制的欣喜。

        这大大出乎她的预料。

        劳伦斯表情严肃,低沉地说:“女士,你使用过它吗?”

        “是的,我因为一些意外使用过,然后每个月就会遇上一些可怕的呓语,我猜测它可能来自这件神奇物品。”

        佛尔思回答。

        “唉。”

        劳伦斯长叹一声。

        本来以为能得到一个璞玉,没想到对方也遭受了可怕的诅咒,跟亚伯拉罕家族拥有了类似的状况。

        可惜了。

        他沉默了数秒,然后说道:“那你现在每个月还会听到?”

        “是的,不过我从一个聚会中得知,这类诅咒到了高序列会好一些,所以我在积极地寻求晋升,目前已经是序列8了。”

        佛尔思如实说道。

        劳伦斯沉重地摇了摇头。

        晋升……

        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抗来自满月时间的诅咒,但在晋升过程中的煎熬、折磨才是最可怕的。

        不过。

        他没有说打击佛尔思的话,而是勉强笑道:“你有兴趣听一个老家伙讲一讲家族的故事?”

        “劳伦斯先生,不然我先请个假,咱们去外边喝杯咖啡,一边喝一边聊?”

        佛尔思当然想知道。

        她很想搞清楚,自己身上诅咒的源头是什么,要不是隐者先生那边询问太过昂贵,她都想直接找隐者先生问明白。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

        还有错过的道理?

        虽说请假的代价很高,但在“知识”面前,这一点代价也是值得付出的。

        但劳伦斯迟疑道:“这会不会影响伱接待病人?”

        “没关系,只是两个小时而已。”

        佛尔思起身去请假。

        过了片刻,她带劳伦斯到了一处咖啡厅。

        劳伦斯喝着咖啡,仿佛更有精神了一些,随后开始回忆、讲述关于亚伯拉罕家族的故事——

        佛尔思同样遭遇了诅咒,在他看来,佛尔思身上已经打上了亚伯拉罕的标签,相当于半个自己人。

        佛尔思听着心情非常复杂。

        如果没有用手串上的珠子,她就不会遭遇诅咒,而她之所以会沦落到不得不用珠子,完全是刚成为非凡者的无知、狂妄。

        她叹气一声,而后不禁想到了隐者先生。

        也许……

        隐者先生能帮上忙。

        祂似乎知道亚伯拉罕家族的隐秘。

        佛尔思想了片刻,道:“劳伦斯先生,我得到了安丽萨太太的馈赠,会尽己所能偿还这份恩情。”

        “不必,你拥有最高尚的品质,非但愿意照顾安丽萨,还诚恳地坦白了一切。”

        劳伦斯说着微笑道。

        “其实我没有您想象中那么好。”

        佛尔思叹气,仿佛在缅怀,然后徐徐说道,“我最初照顾安丽萨太太,是因为那时候我是实习生,只有安丽萨太太会包容我。”

        “之后,她的包容、善良,给了我母亲一般的感觉,所以我很喜欢靠近她……”

        佛尔思诉说着自己的心路历程。

        劳伦斯静静地倾听着。

        他对佛尔思再度有了改观,而后微微叹气。

        “至少你照顾了安丽萨太太,而且你是个重感情的人。另外,我可以确定你没有说谎。”

        “您怎么能确定?”

        佛尔思不解。

        难道……

        这位老先生是高位非凡者?

        劳伦斯笑了笑,拿出一根吊坠。

        “我是一名业余的占星师。”

        “序列7的占星师?”

        佛尔思有些惊讶。

        劳伦斯轻轻点头:“看来你确实搜集了不少关于这条途径的知识。”

        “是的,我还掌握了一些占卜的技巧,以及部分的占星知识。”

        佛尔思不好意思地回答——

        她总觉得是自己窃取了对方家族的东西,即便坦白了一切,却还是没有太深的底气。

        劳伦斯无声地笑了笑,说:“佛尔思,自信起来,你不欠亚伯拉罕家族。”

        “可是……”

        “如你所说,安丽萨也不喜欢亚伯拉罕,在劳博罗死后从没有跟我联系,所以你就当成是安丽萨个人的馈赠即可。”

        劳伦斯轻松地靠在椅子上,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笑意,却暗含一丝悲伤,“亚伯拉罕家族,你当它不存在就好了。”

        他看向窗外,语气格外深沉。

        佛尔思迟疑片刻,问:“劳伦斯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只是老人家的一些感叹。”

        劳伦斯轻笑道,“佛尔思女士,可以带我去安丽萨坟前看看吗?我想帮她们清扫一下。”

        “当然可以。”

        佛尔思起身。

        没多久,她们来到了格林墓园。

        劳伦斯细致地观察着坟墓的状态,他看到了坟墓前零落的枯萎花束。

        此外,坟前显然还有人每年打扫的痕迹。

        语言可以骗人,占卜可能也会欺骗人,但是……

        这种细节不可能有人一直去在意,只为了接近他,而且他可以断定佛尔思此前并不知道他们。

        劳伦斯闭眼,一副缅怀、悲伤的姿态。

        随后,他蹲下来,帮忙拔了一些草,献上自己带来的花束,最后默默离开。

        到了墓园门口。

        他转头。

        “佛尔思,你想学到更系统的学徒知识吗?”

        “啊?”

        “我可以教你。”

        劳伦斯静静地说道。

        佛尔思惊喜交加,但又有些迟疑——

        她担心自己立即答应,显得太不矜持,且有些窥伺对方知识的意图。

        劳伦斯仿佛看出她的想法。

        他轻笑一声。

        “如果你过意不去,可以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负责照顾我。别看我这样,实际上我也是个无家可归的人。”

        劳伦斯用尽可能平淡的语气说着,“怎么样?”

        但是。

        佛尔思还是听出了巨大的悲伤。

        “好。”

        ……

        “不知道佛尔思现在怎么样了。”

        罗伊坐在教堂内,心底暗暗琢磨。

        佛尔思应该是遇上了那位亚伯拉罕家族的成员,而这也跟他从温莱特那边获知的消息相近。

        确实有一位亚伯拉罕家成员,来到了贝克兰德,而且可能有很多人在找他。

        比如。

        极光会、摩斯苦修会。

        前者是毁灭劳伦斯家族的罪魁祸首——

        因为一个旅行家的背叛,劳伦斯的孩子几乎全死了,他也正是因此受重伤步入生命的终点。

        如果记忆没错……

        现在的劳伦斯,距死亡也只有一段时间的功夫。

        希望他能在贝克兰德有个好的终点。

        罗伊真挚地祝愿着。

        “在想什么?”

        “嗯?神父,你办完事了?”

        “是的,不是什么太复杂的事情。”

        乌特拉夫斯基笑道,“我只是去把埃姆林释放出来,他已经能熟练地背诵母神的教义了。”

        “那真是可喜可贺。”

        罗伊往后边看去。

        穿着传教士服饰的埃姆林一脸的不满,看到罗伊后,他跳脚道:“为什么这家伙不用穿丑陋、没品位的服饰?”

        “因为我是人,而你是吸血鬼。”

        “血族!是血族!你这个没礼貌的家伙!”

        埃姆林怒道。

        罗伊微微一笑,看向乌特拉夫斯基:“不管是什么,神父,您可得看好他,最近玫瑰学派的人颇为猖獗。”

        “好。”

        乌特拉夫斯基罕见的严肃。

        埃姆林微微一怔。

        他自然也明白“玫瑰学派”意味着什么,所以嘟囔了几句便不再说话。

        形势比人强。

        如今他虽然从地牢出来,但还没真正逃离樊笼,等到离开这破地方——

        哼!

        埃姆林心底冷哼一声,已经在琢磨怎么捉弄一下这个傲慢的人类。

        罗伊离开后,过片刻,另一人进入丰收教堂。

        “神父。”

        “是你啊,什么事情吗?”

        乌特拉夫斯基微笑着。

        他对这位购买了“万能钥匙”的年轻人也颇有好感。

        克莱恩道:“神父,那个吸血鬼还在吗?”

        “血族,是血族!”

        边上的房间,传来了愤怒的咆哮。

        克莱恩转头看去,只见到埃姆林穿着一身传教士服装,手里拿着扫把和簸箕。

        他表情略微僵硬,然后看向乌特拉夫斯基。

        “神父,这是什么情况?”

        “他阅读了教义后,诚挚成为了母神的信徒,准备在我这里扫地领会大地母神的仁慈。”

        乌特拉夫斯基道。

        克莱恩表情僵硬,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后续的话,迟疑片刻后,他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毕竟。

        这次有不少委托金。

        “神父,我想问一下他什么时候能回家?因为我接受了来自他父母的委托,帮忙寻找埃姆林的下落。”

        啊?

        埃姆林诧异,而后便是震惊、狂喜。

        父母没有放弃自己!

        他希冀地看向神父。

        乌特拉夫斯基微笑说:“随时可以。”

        “真的?”

        埃姆林意外的同时,有点不太相信。

        这么简单就放自己走?

        那关自己做什么!

        “当然。”

        神父露出善良的笑容。

        克莱恩松了口气,道:“感谢您的宽容,神父。”

        ……

        罗伊继续刻着卷轴。

        现在他掌握的卷轴已经有五种——

        水浪最娴熟。

        驱邪、火焰次之,特别是火焰卷轴,现在是罗伊手头主要的进攻手段。

        再次之是冰冻、闪电。

        闪电卷轴罗伊很少制作,更多还是为了辅助消化,否则他都不会去刻意制造。

        一个是材料昂贵,另一个……

        他现在有了闪电法杖。

        那根法杖非常好用,它的效果是增幅或直接释放闪电类巫术,直接释放的效果一般,最多也就他使用材料释放的水准。

        但是。

        根据神秘殿堂的模拟,增幅的闪电巫术,威力能在基础上提升三到四成的威力。

        这是非常可怕的效果。

        它的负面效果则是,闪电法杖会间隔性地释放强大的电流,并且使用了10次后需要用材料充能。

        这是来自银电树的特点——

        银电树会储存电流,在遭遇敌人的时候爆发、释放。

        所以。

        单单自己用的话,闪电巫术或配合法杖就已经完全够用,闪电卷轴主要是外销。

        如果没有需求,他就不会去做。

        晚上七点不到,熟悉的时间到来。

        罗伊升上神秘殿堂,先是联络了洛薇雅,随后发现这位女士已经从地下牢房出来,如今住在属于她自己的房间内。

        白银城的时间跟外界果然不同。

        他感叹着,然后发过去一条信息流,让对方准备升上神秘殿堂开会。

        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

        他分别给克莱恩、佛尔思以及达克威尔发去了讯息。

        七点钟,神秘殿堂上,罗伊用巫师的非凡特性,成功制造出了新的分身。

        “呵呵,小号也算是晋升了。”

        虽然其他人不太可能看出他小号的序列层次,但巫师非凡特性的损耗,似乎比格斗学者的损耗要低一些。

        他坐在椅子上,一个个将人拉上神秘殿堂。

        没过一会儿的功夫。

        四人齐至,加上罗伊的小号,五人会议正式展开。

        “晚上好,隐者先生。”

        佛尔思率先打招呼,然后一个个打招呼过去。

        大家互相打招呼后,坐下来各自准备具现知识书籍。

        佛尔思动作很快。

        她直接具现出了一本《占星笔记》。

        “这是我获得的一部分占星笔记,分享给大家,希望能帮助到大家一起进步。”

        这是她刚得到笔记的一部分。

        后续还没看完,所以她没有具现,而且……

        要是一口气全拿上来,下周怎么办?

        佛尔思心底暗笑。

        大家阅读、吸收。

        克莱恩心底略微惊讶——

        这份占星笔记跟1号小姐此前的不太一样,它似乎成体系,像是某个具备传承的组织或家族出来的东西。

        难道是亚伯拉罕家族?

        克莱恩心底略微吃惊,然后不由得恍然大悟。

        是了。

        隐者先生不会拉拢没有来由、身份的人。

        这位1号小姐真实身份可能是亚伯拉罕家族的后裔,之前或许是没有认祖归宗,直至最近联络上了亚伯拉罕家族。

        有这可能。

        克莱恩如此一想,开始琢磨2号先生。

        2号非常博学,而且有着海上生活的经历,他要么是窥秘人途径,属于要素黎明,要么就是知识教会的成员。

        两种的可能性差不多。

        4号……

        胖药师又是什么来头?

        克莱恩疑惑。

        在他思考的功夫,罗伊跟着具现出《死灵类材料研究》。

        它也算是废物利用,而且说不准能帮上一些忙。

        克莱恩回过神。

        扫视一遍后,他不禁嘴角微抽。

        这样可怕的材料研究……

        显然。

        2号不太可能自己去搞这方面的研究。

        隐匿贤者?

        还是说,知识教会内有这样的储备。

        克莱恩琢磨不透,而且也没空琢磨。

        他现在要思考自己应该拿出什么东西。

        得益于以前在值夜者的经历,克莱恩有不少书籍储备,原本不受知识方面的困扰。

        但是。

        最近状况有所不同。

        随着大家层次提升,拿出来的知识也越来越往中端靠拢,他以前接触到相对基础的知识就不太有用了。

        克莱恩具现出的是一本关于“梦境”的研究。

        这是“梦魇”序列非凡者的一些研究心得。

        虽然大部分非凡者没有梦境方面的能力,不过掌握足够的知识,可以让他们在遇上梦境时有充足准备。

        这也是克莱恩的初衷。

        他可不希望有人在梦境中泄露关于“隐者”和学习会的秘密。

        轮到达克威尔,这回他没有抓耳挠腮。

        “女士、先生们,这是一份带有细节、具体操作的心得,如果你们也想养一只不错的助手,那么你绝对会用到它!”

        他略微骄傲。

        随后,达克威尔具现出了一本《驯兽日记》。

        大家一齐沉默。

        看起来……

        这位先生在驯兽道路上越走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