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一月之约

第七章 一月之约

        翌日清晨,黎珩顶着两个熊猫眼走出屋外,萎靡不振的打着哈欠,初次得到功法太过兴奋,导致前半夜根本无法入眠,一直到后半夜才因为过度疲累沉沉睡去。

        简单洗漱了一番,从路过的同窗口中得知演武场的位置后,便兴冲冲的向演武场跑去。

        演武场位于武学前院,是一处开阔的场地,其中器械齐全,摆放着兵器架、木人桩、石锁、箭靶等练功设施。

        此时演武场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武学学员在此修炼,昨日为他引路的罗诚也在其中。

        见他专心修行中,黎珩也没有去打扰,径直去兵器架上取来一把长刀,挑了一块四面无人的场地,便照着《破势要诀》中的运劲法门和路数演练了起来。

        《破势要诀》中的刀法并不复杂,将斩劈封削撩转刺等最基本的用刀技巧融汇在十二式中,每一式又有多种变化,面对不同对敌环境细分出四路具体刀法。

        其刀法最精髓在“叠势”二字,刀锋如潮水,十二刀环环相扣,第一刀落下之刻便是第二刀起手之时,不给对手喘息之机。

        黎珩沉浸于修炼当中,几遍演练下来,借着敏锐的五感,其刀势也从最初的稚嫩,变得愈发凶猛起来。

        就这么一直演练了半个时辰,直到黎珩感觉浑身乏力,肌肉酸痛后,才缓缓收刀。

        现在的身体素质还是太差了,得尽快搜寻合适的药材才行。

        黎珩正暗自思量之时,却被不远处的喧闹吸引了注意。

        “罗家的废物小子,入学都一年了,上次院内小比竟然被刚入学三个月的新人击败,资质如此低劣不堪,如何有面目继续呆在武学?我要是你早滚出武学了!”

        只见刚刚还在专心修行的罗诚,此时已被击倒在地,正被三个学员围着大声数落着。

        黎珩长叹一声,倒也没有上前劝导,他与罗诚不过萍水之交,没有理由为他出头。

        但有些麻烦注定是躲不过的,刚才说话的三个学员其中之一注意到不远处的黎珩。

        “你又何必惺惺作态?难道我刚才所说不对吗?他这等废物继续留在武学,是对士族荣誉的羞辱,整个漠水武学在山阳郡的声名都将因他蒙羞。”

        “况且,他这等资质继续留在武学也没有意义,不如弃了士族身份,回去操持他那母族微末贱业,还能得以苟活。”

        黎珩听到那三人言语,见躲不过,苦笑一声,向前道。

        “三位学兄,罗诚之事,想必山长自有计较,你们又何苦逾矩坏了同窗之谊呢?”

        “更何况,我观罗诚一早便在此习练,也是知耻后勇,下次小比之时定能有所进益。”

        此时其中一学员似乎认出了黎珩,向为首那人耳语一番。

        “我道是谁,原来是黎家子,昨日和罗诚混在一起的那人就是你吧!”

        “这岁数才入武学,又是一个拖后腿的,怪不得和罗诚同病相怜。”

        “大废物和小废物,臭味相投,哈哈哈哈哈。”

        这几人在那大放厥词,嬉笑之声颇大,武学学员们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大多孩子心性,此时纷纷被吸引过来。

        黎珩暗叹,原想明哲保身,待修行有成再一鸣惊人,未想到有些事根本不是自己想躲就能躲的。

        此时再缩头下去,恐怕自己难以在武学里安心修行,黎牧要是知道自己有辱黎家门楣,怕是也要回来给自己几鞭子。

        于是黎珩深吸一口气,出声道:

        “我听闻刚才学兄说罗诚入学一年被刚入学三月的新人击败,若换做是你,就滚出武学?”

        “是有如何?难不成你还想挑战我?好,给你三个月修行,若你三月后能击败我,我当即赔礼道歉,滚出武学。”

        那人不屑一顾,嗤笑出声。

        “愿予一试,无须三月,一月后在此与学兄决一胜负。”

        黎珩此言一出,附近学员纷纷哗然,指责黎珩托大之声不绝于耳。

        “黎哥,你没有必要为我趟这浑水,许豹他修行日久,上次在武学小比当中也是取得前十的好手,就算黎哥你天赋异禀,一个月时间是万万无法与其相比的。”

        罗诚见黎珩如此说,拉住黎珩袖子,急声道。

        “不必劝了,我心意已定,此事请在场诸位见证!”黎珩摇头,对着四周围观的武学学生们大声喊道。

        黎珩心知这不是为了罗诚,这情形下自己再缩头,一个懦弱之名必然是甩不掉了,士族重名望,得了这个名声以后对自身以后发展必然有碍。

        不如现在先声夺人,一次出手将对方雷霆镇压,一举为今后两年修行扫清后患。

        他从之前获取到的记忆里对底层士族们的实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这几个武学生年纪尚幼,比之常人纵是强也强不了多少。

        而自己身怀骨雕,只要多花费一些药材来强化自身,胜之不难。

        黎珩有这个信心,若是一月修行后连这小小漠水领武学生都敌不过,自己还想什么纵横大陆,不如找个地方安心终老好了。

        “这一个月间,还请诸位学兄不要再与罗诚为难。”

        “好好好!我就教训一下新来的小子什么叫尊重学兄,但愿你的资质能撑的起刚才的傲慢,此事一言为定!”见黎珩一脸云淡风轻,许豹怒极而走。

        见正主已走,没有什么可看的了,周围聚集的武学学生也缓缓散去。

        “黎哥,是我连累你了。”罗诚不知黎珩内心活动,只以为是他为了自己出头。

        “不必客气,他们为何一直和你为难呢?”

        黎珩没做多解释,一般同为士族也会各自留几分颜面,许豹所说的为了漠水武学的声名什么的理由他是万万不信的,此时倒是不需要避嫌了,便将心中疑惑说出。

        “唉,那许家与我家父辈有些纷争,而我……我其实不完全是启帝血脉!我是罗家的私生子!”

        “我母族不是士族,家中操持商贾贱业,父亲他是看在我外祖献金的份上才捏着鼻子认了我,许我入读漠水武学的。”

        “许豹他们想必也是从父祖处听说了此事,才这么毫无顾忌。这事再怎么说,也是因我而起,黎哥你有什么需要小弟帮忙的,随时开口。”

        罗诚估计也是憋得时间久了,说着说着心中更觉委屈,眼角垂泪。

        听着罗诚如此说,黎珩心中有了定计。

        “我此时倒真有一个办法,需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