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科幻小说 - 大周浮生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夜斗

第九十一章 夜斗

        夜里。

        柳氏大营帅帐,尚朗坐在帐中,面前桌案上摊开着一副枫山领详细舆图。

        明日就是与巩易约定再次出兵的日子,为了再次出兵顺利,他把自己关在帅帐内一整天,茶饭不思,一心推演明日出兵攻寨的局势安排。

        不知为何,今晚尚朗一直心神不宁,静不下心来。

        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酸痛的身子,在昏黄的烛光下,尚朗翻看起一旁关于山阳军营寨动向的记录。

        随着一本本翻过来,尚朗逐渐皱起了眉头,今日的怎么没有?

        “今日的回报怎么没有送来?”尚朗唤来亲随问道。

        他此前特意交代过,斥候要时时关注山阳军动向,每日都要汇总一份情报到他的案前。

        “禀老爷,今天申时后就再未收到侦骑的回报,许是与山阳侦骑交手误了时辰。”

        “如此重要之事为何不及时报给我!”听到亲随禀告的内容,尚朗怒气上冲。

        自己派出去那么多侦骑,怎么可能个个被山阳军的侦骑所截,分明是出了问题!

        “还不派人去打探!”见这亲随手足无措的样子,尚朗勉强按下了心中的杀意。

        之前那场突袭中,他麾下亲信也被一网打尽,就这一个亲随还是因为之前被他派出去办事才幸存了下来。

        若非此时他实在手中无人可用,真想一剑将这误事的亲随也一并斩杀。

        “尚朗,你不必白费功夫了。”帐外一个声音响起,随后巩易带着数人就入了帐来。

        “你这是何意?”看着眼前全副武装闯入帐来的几人,尚朗感觉有些不妙。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见今日月朗星稀,想请尚帅你上路罢了。”

        “你为何要这么做?前日我们不是说好了,你帮我过了这关,一切代价你来开么。”

        尚朗瞬间抽出剑来,点点微光再次凝聚在剑尖之上。

        “我想要的,我自然会自己去取,又何须你来赏赐。你那日在帐中逼问我时,可想到过今日?”

        看尚朗这幅慌张的模样,巩易轻笑道。

        他从背后抽出长刀,手中长刀微微挥舞,刀锋之上随即也盘旋缠绕着点点辉光,比之尚朗手中之剑的光芒也丝毫不差。

        “我可是主公亲命的主帅,就算有什么不对,也轮不到你来审判!”

        尚朗见此,色厉内荏的低吼道。

        “主公予你近二十万大军,你却连一个小小的枫山城都拿不下,又有何面目继续以一军主帅自居?”

        “你不必再拖延时间了,今日我能出现在这里,乃是军中各族默许之事,只不过借我手而行罢了。难道这点小事你都不明白么?”

        巩易一席话说罢,其后数人齐声道:

        “请尚帅上路!”

        原本昏暗的烛光下看不清楚巩易身后这数人面目,此时他们一发声,尚朗立刻就认出来,这些皆是各大族在军中的将领,就连自己亲自任命负责中军警戒的统领都在其列。

        “你是自裁还是要我们亲自动手?眼下你若自裁还能保留几分体面,我会向主公禀告你是攻伐枫山之中力战而亡的。”

        感到场面已尽在自己掌握之中,巩易心中志得意满,森然威逼道。

        “想不到我尚朗随主公征战一世,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尚朗惨笑道,举起手中之剑作势就要自刎。

        巩易见状,也是松了一口气。

        此次行动实际上并不是像巩易所说那般是军中诸族一同定下的决议,时间仓促,巩易只是与主要几家大族之间私下定下协议,其余小士族出身将领皆不知情。

        尚朗到底还是主帅之身,巩易也没办法大张旗鼓布下太多兵马围杀他,为了不打草惊蛇,此次只将原本的守卫调离,现在巩易等人只带了两百余亲兵前来逼宫。

        所以他之前也是虚言诓骗于尚朗,他们虽然已经将帅帐包围,若是尚朗执意反抗,打斗之中闹出动静,军中难免会不安。

        只不过还没等他定下心来,原本作势要自刎的尚朗手中之剑横劈,就将一旁的帅帐划出一大道口子,随即就猛地冲了出去。

        “给我追!这周围都是我等兵马,我看他能跑到哪里去!”巩易自觉被尚朗愚弄,气急败坏喊道,手中提着刀就追了上去。

        尚朗一刀将拦路的两个军卒砍倒,他一人在前逃,巩易在后面带着数人紧紧追赶。

        他到底是老牌附灵强者,即使附近有巩易提前布好的兵卒拦路,但仍然被他趁着夜色冲了出来,一路上甩丢了大部分追兵,只余下巩易和两个附灵境将领追赶。

        奔逃之中突然一个趔趄,尚朗脚腕隐隐作痛,之前跳下悬崖留下的小伤原本不怎么碍事,但在此时却要了命,紧紧跟着的三人又将距离拉近了一大截。

        见实在逃不掉了,尚朗深吸一口气,握紧了剑转身而立。

        “怎么不逃了?没想到尚朗你也有像慌不择路的老鼠一样的时候?”巩易追了上来,和其余两个将领隐隐将尚朗包围过去。

        “巩易,你不必如此辱我,今日我之境遇亦是你的明日,若想要我的命,那就亲自上手来试试吧。”

        尚朗暗下决定,就算今日战死于此,也不能让他好受。

        听见此言,三人对视一眼,便各自挥舞着手中兵器攻了上去。

        虽然抱着必死的决心,但尚朗究竟是寡不敌众,与巩易交手不出数合身上就受创数处,虽然避过了要害之处,但浑身上下也是鲜血淋漓。

        又是重重一击,闪着辉光的剑锋将三人逼退,浑身是血的尚朗宛如一头困兽一般,气喘呼呼的盯着三人。

        “你又何必如此呢?”

        巩易知道越往后才要打出十二分警惕,尚朗乃是老牌附灵,此时以命相搏,谁也不知道其手中还会不会藏着底牌。

        尚朗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盯着巩易,也确实如巩易所想一般,他确实贴身珍藏着一枚机关暗器,此时已被他悄悄攥在了手中。

        此暗器虽然威力不小,数层铁甲也能贯穿,只是使用起来不是很便利,需要一点时间击发,面对灵巧之敌难以奏效,导致刚才尚朗一直没有机会将其用出。

        “他已是强弩之末,我们一起上!”

        见巩易和尚朗都僵持在原地,其余两人中的一名将领有些不耐,第一个冲了上去。

        尚朗原本的目标是巩易,此时见这人第一个要冲上来,无奈将手中已蓄势完成的暗器击发,一道银光闪过,那人只来得及微微抬起手中之刀格挡,便被重创在了原地。

        剩下一人攻势登时一顿,不敢上前。

        “如此手段你又能有几次呢?”巩易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只堪堪避过致命处的那将领,心中轻松了几分。

        “不如你上来试试看?”尚朗咧着嘴笑了笑,鲜血流下来显得格外狰狞。

        这暗器他只有一枚,刚才已经用了,此时只能虚张声势,以求一线生机了。

        就在几人进退不得,就这么僵持在原地之时,远处响起了隆隆的马蹄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