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植物人老公竟是千亿大佬在线阅读 - 第707章 她走了

第707章 她走了

        两辆车一起在别墅门口停下。

        黎修洁率先下车,一脸狗腿地跑去给黎良恺开车门,“爷爷,今天是刮的什么风啊,怎么将您刮我这儿来了?”

        黎良恺下车,横了黎修洁一眼,冷冷道:“台风!”

        黎修洁嬉笑着摸了摸鼻子,“爷爷真会开玩笑,这晴空万里的哪来的台风啊。”

        黎良恺转头看向从驾驶座上下来的秦正齐,“吩咐下去将他的消费卡停了。”

        秦正齐:“好的,老爷。”

        “别呀,秦叔。”黎修洁知道找秦正齐没用,又看向黎良恺,“爷爷,您停了我的卡,我吃什么,喝什么呀?”

        “做医生不是你的梦想吗?梦想养不活你?”

        医院的工资还不够他一个月去酒吧的酒钱,如何养活他?

        “爷爷……”

        “让开。”黎良恺冷冷打断。

        黎修洁站着没动,还想继续拖延时间,“爷爷,你不能……”

        “老秦,将他给我丢出去!”黎良恺冷冷吩咐秦正齐。

        秦正齐快步走过来,“二少爷,老爷是来办正事的,你快让开吧。”

        好像他火急火燎赶过来玩似的,他不也是正儿八经过来拦人的吗?

        黎修洁嘴角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秦叔,你和我爷爷在我这儿来办什么正事啊?”

        “二少爷……”

        “和他废什么话,丢出去!”黎良恺不耐烦打断秦正齐。

        “是。”秦正齐伸手去扯黎修洁的胳膊。

        黎修洁知道秦正齐可是个高手,真被他丢出去,肯定得摔伤,身子一闪,躲开了,“爷爷,我可是您孙子,又不是个东西,哪能丢呢?”

        “确实不是个东西。”黎良恺斜了黎修洁一眼,大步朝别墅走去。

        “……”他是不是将自己骂了?愣怔一瞬,黎修洁快步跟了上去。

        黎良恺在门口停住脚步,“开门。”

        别墅的门是指纹密码锁。

        “爷爷,我家里乱得很,没打扫,进去恐怕脏了您的眼睛,要不等我请家政阿姨来打扫干净了,您再来?”

        黎良恺回头看向秦正齐,“将门拆了。”

        “是。”秦正齐走上前,“老爷,您让开些,免得一会儿伤了你。”

        黎良恺往一旁退开几步。

        黎修洁见秦正齐一副要踹门的架势,虽然这防盗门没那么容易踹开,但依着秦正齐的功底,只怕多踹几脚也是能踹开的。

        他忙张开双臂挡在门前,“秦叔,不能拆,门拆了,我以后的安全可就没有保障了。”

        黎良恺直接吩咐:“将他丢开!”

        又丢?

        真将他当个东西啊。

        黎修洁在心里哀嚎,哥,你倒是快点来啊,爷爷太生猛了,我扛不住啊。

        目光远眺,没看见车的影子。

        算了,豁出去了。

        黎修洁咬牙道:“爷爷,真不能进,我屋里有女人呢。”

        黎良恺:“什么女人?”

        “我昨晚从酒吧带回来的女人,我们这也就是成年人的你情我愿,没打算见家长的,您这样进去,会吓着她的。”

        “你的女人?”

        “当然了,爷爷你这话问的,在我屋里不是我的女人,难道还是别人的女人吗?”

        黎良恺要被这个孙子给气笑了,混不吝的东西,还真是什么都敢往自己身上揽,“你再敢胡搅蛮缠,别怪我不客气!”

        “爷爷我这好好和您说话呢,怎么胡搅蛮缠了呢?”

        黎良恺目色一凌,“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里面的女人是谁?”

        “你……知道?”

        “你哥糊涂也就罢了,你竟然还与他沆瀣一气,你以为你这是在帮他吗?你这是在害他!

        他已经订婚了,若是和这个女人的事被人曝出来,他将名誉扫地,公司股票也会受到影响。

        而我们黎家也会得罪陆家,失去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你哥不单单是他自己,他代表的是整个黎家,牵一发而动全身,你知不知道?”

        黎良恺痛心疾首说完这些话,而后看向秦正齐,“立刻将他丢开!”

        秦正齐自然不会真将黎修洁提溜了丢出去,二少爷这细胳膊嫩腿的,摔坏了可咋整,只是握紧他的手臂将人扯开。

        就在黎修洁阵地即将失守的时候,一阵引擎轰鸣声由远而近,眨眼的功夫,一辆车子刷的一下停在了别墅门前。

        速度太快,紧急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黎修洁见黎靳言下车,心里的石头落地,他笑看着秦正齐,“秦叔,你捏疼我了,我走开还不行吗?”

        秦正齐见黎靳言来了,也就放开了黎修洁。

        黎靳言从黎良恺的车旁走过的时候,看见了坐在车内的郭博,瞬间明白,黎良恺肯定已经知道了一切。

        黎修洁不知道黎良恺到底知道了多少,只好接着演戏,“哥,你怎么也来了?”

        黎靳言刚才看见了黎修洁的车和黎良恺的车都撞损了,“你没事吧?”

        黎修洁摇头。

        黎良恺冷冷道:“来得倒是挺快。”

        黎靳言看向黎良恺,“您今天非进去不可吗?”

        爷爷都不喊了,疏离得都用您了。

        “非进去不可。”

        爷孙俩四目相对。

        片刻后,黎靳言率先撤回视线,转而看向黎修洁,“开门。”

        既然黎良恺已经知道了一切,人也已经到了门口,藏着掖着是不可能了,那就面对吧。

        正好,他也厌烦了这遮遮掩掩的日子。

        “哥,真要开?”

        “开。”黎靳言面色冷峻,“有我在,谁也带不走她。”

        黎良恺冷哼一声,“口气倒是不小。”

        黎修洁用指纹开了门。

        几人先后进入别墅。

        黎良恺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看着黎靳言说:“将人叫下来吧。”

        黎靳言拿出手机将凌若南的电话拨了出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莫名的,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应该是还在睡觉。

        他抬脚上楼,来到凌若南的房门口,发现门是开着的,心头瞬间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快步走进房间,床上没人。

        “凌若南。”

        没人回应。

        他将房间找遍了,也没看见凌若南的人影,心瞬间慌了,再次将凌若南的电话拨了出去,还是关机。

        他快步走出房间,站在栏杆处朝楼下的黎修洁道:“人怎么不在房间里?”

        黎修洁以为黎靳言给他来了个大变活人,但看他紧绷的神情又不像,不由得一脸懵,“不在吗,我不知道啊。”

        “找。”

        “哦。”

        黎靳言在楼上找,黎修洁在楼下找。

        黎良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这兄弟俩在玩什么花样,但他不慌,稳稳坐着,只吩咐秦正齐去守着门口。

        片刻后,黎靳言将楼上找遍了,他看向楼下将一楼找遍的黎修洁。

        后者朝他摇摇头,“没人。”

        黎靳言转身又进了凌若南的房间,打开衣橱,发现她的行李箱不见了,衣橱里,他给她买的衣服,都在,但是她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她走了?

        这个念头从脑海里闪过,他心中霎时翻起了滔天怒火,身侧的手指攥得咯咯作响,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凌若南!”

        她怎么敢?

        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告而别,她怎么敢?

        黎靳言沉着脸走出房间,来到楼下,站到黎良恺面前,“人走了。”

        黎良恺蹙眉,“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我没有玩花样,你大可去找,找到人,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即便黎良恺不动手,他也要生吞活剥了她!

        黎良恺见孙子眉眼阴鸷得厉害,眼里的怒火像火山喷发似的,恨不得将整个地球给烧了,这可不像演出来的,“人真走了?”

        黎靳言拳头紧攥,“是。”

        “走了也好,还算她识趣……”

        “我一定会找到她!”黎靳言打断黎良恺,随即拿出手机拨通李沐的电话,“凌若南不见了,立刻安排人去找,车站,机场,所有交通要道都不能放过……找到人直接将她给我绑了。”

        挂了电话后,他看向黎良恺,“我还有事,先走了,人我找到了自然会收拾,就不劳烦您动手了。”

        说完大步离开别墅。

        黎良恺被丢在那里,愣怔了一瞬,带着满腔气势而来,结果没派上用场,竟然扑了个空。

        回到家,黎良恺将秦正齐叫进了书房,“你给我分析分析今天是怎么回事?”

        “大少爷新婚夜那晚,和凌若南在一起,但是凌若南半夜从酒店偷偷离开了,之后大少爷找了半个月才找到,我们上次去九号公馆抓人的时候,赵晋和郑广守在门口,凌若南又不是名人,根本没必要派人看守。”

        “因为靳言怕她跑了。”黎良恺接下秦正齐的话。

        秦正齐点头,“从今天的情形来看,应该是这样。”

        “那这样说来,凌若南应该是不愿意和靳言在一起,是靳言强行囚禁她,可如果是这样,她又为什么在靳言订婚那晚主动去找他?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秦正齐也疑惑不解,“而且她从大少爷的别墅转移到二少爷的别墅已经好几天了,没人看守,要跑她早就可以跑,为什么偏偏选择在今天跑?”

        两人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个所以然出来。

        但有一点黎良恺可以确定,那就是的是黎靳言很在意凌若南,且现在因爱生恨了。

        如果人找不到,倒是省事。

        如果人找到了,他倒是可以利用这一点拆散他们。

        凌若南不仅声名狼藉,还有一个家暴的父亲,如此肮脏的身世,比舒念秋那个戏子还不如,他是绝不可能让这样的女人进黎家的门的。

        他吩咐秦正齐,“盯着靳言,找到人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也想知道,让他向来不近女色的孙子,不惜囚禁也要将人绑在身边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此时,凌若南刚进机场,正准备去办理登机手续,见柜台那里站了好几个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有人过去办理手续,他们就会拉着询问一下。

        她下意识心生警惕,没有急着过去,暗中观察了一会儿,才知道他们要找的人正是她。

        黎靳言这么快就发现她不见了?

        不应该啊,这会儿黎修洁在医院,黎靳言在公司,只有她一个人在家,他们是怎么发现她不见的?

        算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她立刻转身出了机场,拦了一辆出租车。

        她让司机送她去另外两个国际机场看了,都有黎靳言的人,看来她不能乘坐飞机离开桐城了。

        想了想,她又让司机送她去客运站,她可以先坐动车去别的城市,然后乘坐飞机出国。

        只是辗转了几个车站,竟然都有人在找她。

        黎靳言这是疯了么?

        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人,就不怕他家里和陆家发现?

        看来暂时是走不了了,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好了。

        **

        夜,陆家。

        杨雅琴坐在沙发上刷手机,见丈夫陆宏畅进门,“你今晚不是说要参加一场拍卖会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陆宏畅脸色很不好,忍着火气,看了一眼楼上,“凝凝在家吧?”

        “在呢。”

        自从上次陆云凝去找黎靳言,黎靳言亲口告诉她,他心里有人,她回到家哭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舒念秋私生活混乱、为了资源攀附黎靳言的新闻出来,这才好点儿。

        但她还是闷闷不乐,即便黎靳言心里有人是假的,但他的态度明显在告诉她,这个婚,他不愿意结。

        所以这几天陆云凝一直将自己关在家里,压根没出过门。

        陆宏畅视线指了一下一楼的房间,“我们进去说。”

        杨雅琴疑惑跟着丈夫进入房间,“什么事啊,神神秘秘的。”

        陆宏畅关上门,“我今晚在拍卖会现场听说了一个消息,说黎靳言发了疯似的在全城找一个叫凌若南的女人。”

        “凌若南是谁?”

        “听大家的猜测应该是黎靳言的女人。”

        “不会吧,不是才走了一个舒念秋吗?这才几天功夫,他怎么可能又找了女人?”

        “是真是假你打电话问问你的好姐妹不就知道了?”

        杨雅琴立刻拿出手机将叶玉华的电话拨了出去,“玉华,睡了吗?”

        “还没呢,刚和嘉年泡温泉回来。”

        杨雅琴这才想起来,叶玉华和黎嘉年昨天去碧落泡温泉了,“你们还没回桐城吗?”

        “没呢,打算玩几天再回去,这边重新装修了,比以前好多了,下次我们俩一起来。”

        “好啊。”杨雅琴顿了两秒,“玉华,听说靳言今天满城在找一个叫凌若南的女人,这事你知道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