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枝上绵绵在线阅读 - 第17章你来接我了吗

第17章你来接我了吗

        活像是谢姝把她怎么了似的。

        “解释一下。”

        楚同裳安抚了顾岁岁,扫了一眼谢姝。

        “解释什么?”她不为所动。

        这一路上接触过经书的人就只有她和巧儿,她没有动手。

        那动手的人会是谁?

        顾岁岁……她真的很不简单啊。

        若是皇后以为经书是她故意损毁,那受罚的人就会是她。

        顾岁岁只是算错了一步。

        姜皇后心如明镜。

        “本王是让你助岁岁得到皇后喜欢的,而不是让你推卸责任。”

        楚同裳眸子沉了下来,咬字十分的清晰,满是压迫性。

        谢姝垂着眸子,睫毛颤了一下,又想解释了。

        “阿裳算了……我知道谢姐姐只是心底不舒服,所以损毁了佛经,毕竟王妃之位应该是她的。只是……”她很苦恼,“谢姐姐,皇后娘娘惩罚我可以,但是因此而以为楚王府不敬,那就不好了。”

        谢姝不看她,只是紧紧盯着楚同裳。

        她据理力争,“我没有,这对我没有好处。”

        楚同裳反问她:“难道你不是因为顾夫人在牢狱里命人打断了你的腿而记恨岁岁?”

        谢姝僵住,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张开嘴,冷空气侵袭而入,冷得发抖。

        所以。

        他知道顾夫人如此对她,但她的这一条腿,比不过顾岁岁被皇后责骂两句。

        “那你——”她蠕动嘴唇。

        “我们小姐对你这么好,你怎么忍心这么对我们小姐!你就是个白眼狼!”

        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侧的巧儿已经忍不住怒气,扬起手就要朝她打来!

        谢姝目光一厉,瞬间就捉住了巧儿的手腕。

        巴掌落空了。

        “啪!”

        谢姝反手一巴掌抽了回去,巴掌又快又狠!

        这一幕震惊了在场的人。

        “你敢打我?”巧儿骇然。

        谢姝攥紧她的手腕,脸上的笑意很淡,也很凉薄。

        “你我同为奴婢,这还是在皇宫之中,即便是要管教我,也容不得你动手。若你对我有什么不满,我们可以去找皇后娘娘做主!”谢姝的声线很是平稳。

        她既然看透了顾岁岁是什么人,那就也不会再忍。

        楚同裳可以锉磨她,可是顾岁岁凭什么?!

        顾岁岁终于露出了她的狐狸尾巴了,是吗?

        沉不住气了。

        巧儿捂着脸,气急:“谁不知道皇后娘娘偏袒你——”

        “啪!”

        谢姝目光愈发的冷厉,又是一巴掌劈了过来。

        巧儿脸颊红肿,连疼都不敢喊,一双眼睛里都是恐慌。

        谢姝:“皇后娘娘掌管六宫,母仪天下。她最是公正,你说皇后娘娘偏袒我?那你岂不是在说皇后娘娘是非不分?!”

        这么大一顶帽子戴上来,别说巧儿了,就连顾岁岁也慌了,更何况这还是在宫中。

        “谢姐姐,巧儿不是这个意思,佛经的事我不计较了。”顾岁岁一脸的柔弱。

        “再如何,谢姐姐也不该动手打巧儿,她是我的贴身丫鬟。”

        顾岁岁垂下眸子,声音多了几分委屈。

        打巧儿,就是在打她楚王妃的脸。

        谢姝慢慢地屈膝,跪在了地上,“奴婢打她是为了她好,教她谨言慎行,免得以后为王妃带来祸事。”

        顾岁岁辨不过她,只能拉扯楚同裳的衣袖。

        “阿裳。”她可怜兮兮的。

        四下寂静,楚同裳的声音慢慢地响起,“既然你如此懂规矩,那你抄写佛经不利,是不是也该受到惩罚?”

        谢姝凝住。

        佛经是顾岁岁授意的,就是要皇后治她大不敬之罪。

        可楚同裳的态度很明显,认定是她的错。

        “岁岁,别难过。”他轻笑,“你不是最喜欢太液池里的睡莲吗?我让谢姝去摘一朵来给你赔罪。”

        随后,他目光扫过跪得笔直的谢姝。

        “还不去?”

        谢姝迟迟没有回应,垂落在裙摆两侧的手,一点点的攥紧,几乎要扣入肉里。

        太液池里的水很深,曾经淹死过人,可他明知道她腿重伤,偏偏要她在这样寒冷的季节下太液池去摘花!

        即便是腿没有受伤,也会留下寒疾的。

        “阿裳算了吧,谢姐姐的左腿受伤了。”

        男人回答得直接:“不是还有一条腿?”

        这话一出,一直垂眸的谢姝终于起身,一头扎入冰冷刺骨的太液池里。

        太液池里的水很深,而且下面都是淤泥,谢姝水性好,但也架不住腿受伤,所以动作很慢。

        她往最近的湖面游去,冻得直哆嗦,本想摘最近的那一朵睡莲。

        左腿脚上忽然使不上劲,谢姝往前一蹬腿,大腿火辣辣的痛,她下意识的张开嘴。

        “咳咳!”

        吸住的那一口气就破了,湿冷的湖水疯狂涌入口鼻,胸腔是炸裂的痛。

        挣脱不开脚腕上的东西,窒息的疼痛让她不断地挣扎。

        水花四溅。

        “谢姐姐她怎么了?不是识水性吗?”顾岁岁很是紧张。

        楚同裳神色冷淡地看了一眼,面上毫无波澜。

        又来使苦肉计?

        谢姝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身体不断地脱力,一点点的往池底沉去。

        就在谢姝要昏迷过去那一刻,有人跳入了太液池里。

        来人恍如天神,拨开了她眼前的黑云,温柔的,一点点的,将她搂入了怀里。

        那一刻。

        谢姝仿佛看到了他。

        她呢喃着,抓住了他的衣袖,声音带着哭腔和微弱。

        “你……来……接我走了吗?”

        htxs.org      1shuku.com      zhuzhudao.net      bixiawx.net



        shu5200.com      du8xs.com      txtzx.com      23xsw.org



        23wxw.net      86696.net      lwxs5.org      bixia.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