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动漫 - 古代我和赘婿兄长互换身份在线阅读 - 第368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第368章 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此刻广平县守备军大营里,戒备森严,两千兵士甲胄未离身,明显是得到了命令。

        此刻大营深处的一间屋内。

        ……

        “远胜兄,我陈家和陈充之间的仇,大概就是如此。”

        陈木沉声道。

        “若是我没有和陈充结怨。”

        “若是我进城时,城内商户纷纷慷慨捐献物资。”

        “你还会拿这些证据,拼死来见我吗?”

        许元胜直言道。

        “会!”

        陈木沉声道。

        “为何?”许元胜眉头一挑。

        “因为远胜兄的任务是剿匪,而陈充是不会坐视不管的,这个矛盾,你们解不开。”

        “若是按照远胜兄上面所讲的,我会等着矛盾完全爆发,才会过来,不会这么早。”

        “因为机会只有一次,我输不起。”

        陈木如实道。

        “看来不管如何,我都要站在你这边了。”许元胜呵呵一笑。

        “我没有胁迫远胜兄的意思。”

        “我只求陈充死。”

        “之后的家产,若是能返还给我陈家,我会心甘情愿的捐献给远胜兄。”

        陈木十分坦诚道。

        “难为你了,忍了十年。”许元胜看向陈木,也有些同情,一个仇压在心里十年,还要日日见到仇人。

        那滋味肯定不好受。

        说实话,许元胜也能理解陈木此刻才拿出这些证据的心理,若自己不能帮他,他拿出来就是死。

        生死间的选择。

        或许陈木也不在乎。

        但一旦失败,怕再也没有找陈充报仇的机会,这个结果,是面前这个看去老实木讷的男人绝对难以接受的。

        三十岁的年龄,看上去快四十的样子,这十年,他过的不痛快。

        陈木只是苦涩一笑,这十年,确实生不如死。

        “很多事没有如果。”

        “即然陈充和那些商户得罪了我。”

        “你又送来了这些罪证。”

        “那就是大功一件,我会出手,事后也会向兵部司为你请功。”

        许元胜直言道,自己不如陈木,当年的自己面临绝望时,可没有陈木如此隐忍,十年如一日的为报仇而努力。

        “感谢远胜兄。”陈木上前一步,跪在地上,重重的俯首磕头。

        “起来吧,先去敷药。”许元胜没有拦住他下跪,有时候跪下来,对方心里才能踏实,稍后才是上前扶起陈木。

        “远胜兄,我……。”陈木犹豫了一下。

        “是担心你父亲?”

        “放心吧,我已经安排胡俊去接了,对方现在不会对一个老人出手的,应该很快就会到大营里。”

        许元胜说道。

        “远胜兄,谢谢了。”陈木双手略微颤抖的紧握着许元胜的胳膊,眸光内透着浓烈的感激之色。

        报仇,他已经尽力了。

        现在唯一牵挂的就是老父亲。

        稍后陈木就被送出去敷药。

        许元胜翻阅着那包裹里的一本厚厚的册子,整整两百多幅画,惟妙惟肖,旁边不少画卷旁还标注了姓名和地址,当然有一些还没有来得及标注具体地址,但即便如此,也是很厉害了。

        还有那一摞摞的证据。

        几乎包括了陈充所有的势力。

        其中还有很多是山匪摇身一变,成为商户的直接直接。

        “这姓陈的,都是能人。”许元胜忍不住感叹道。

        一旁的王五等人,都听到了陈木介绍的情况。

        一个是,隐忍十年,欲报仇,练的一身丹青术,把全城的仇人都给画出来了。

        一个是,把山匪洗白入了城池当上了商户,十年内更是频频借山匪之名,不断的洗劫城内财物,赚的是盆满钵满。

        而且两人都是衙门的人,大胜的统治阶级一员。

        “果然不是人人都有资格,进入衙门当官当差的。”王五半天憋出了一句话。

        “衙门就是一个小朝廷,一个小江湖,官不大,掌控的却是一个城池的所有事务。”

        “这些底层出身的官员,并不比高堂之上的大官,眼界和手段弱。”

        许元胜淡淡道。

        这也是他没有按照张方平的意思,入青州府。

        一方面是喜欢自由。

        另外一方面,在哪里都是争。

        在一个县城里,反而更容易接触到核心,能锻炼到的地方更多。

        这个时候胡俊也赶了过来,对许元胜点了点头,表示陈家老爷子已经接到守备军大营里了。

        “你安排人,把这些画,多画上一些。”

        “到时候按照上面的地址和画上的人像,全部抓过来。”

        许元胜说道。

        “远胜兄,咱们守备军大营里,没有画师。”胡俊尴尬道。

        许元胜这才想到,这毕竟不是衙门里,衙门里有专门合作的画师,现在毕竟是人生地不熟的广平县。

        “还是我来吧。”这个时候,陈木又折返回来了。

        “行。”许元胜点了点头,虽然有伤,但对于报仇而言,让陈木去画,对方只会感觉到高兴。

        陈木脸露感激。

        很快笔墨纸砚全部准备好了。

        大概一个时辰,陈木没有歇息,连水都没有喝,埋头在桌子上一直画,虽然不如最初画的那么仔细,但都把外貌特征画出来了。

        足足又花出了三本册子。

        加上最初的那本,一共四本册子。

        每本册子上,大概有两百多人的画像。

        加上这些人麾下的人,若都是山匪的话,这广平县城内藏匿的人数,就至少七八百人。

        “当初还以为重创了九门沟山匪。”

        “看来一部分主力,都在城内的。”

        许元胜想到九门沟山匪当时用的藤甲,还有简易的攻城工具,远超当时青山县面对的三洞口山匪。

        这后面多半是有陈充资助的缘故。

        “去抓人吧。”许元胜看向胡俊。

        “是!”胡俊拱了拱手道。

        “你们也派出四个人手,这次出手,算你们每人五百两银子。”许元胜看向王五等人。

        “你们四个。”王五看向侯坤,麻三,高力和高亮四人。

        “是!”侯坤等四人拱了拱手,转身跟着胡俊出去了。

        胡俊脸露兴奋,有四个边军杀手,对付的只是山匪,胜算就更大了。

        很快从守备军大营内,出动了一千兵士,分为四队,每队二百五十人,分别拿着册子开始去抓人。

        许元胜又安排了人,去请霍山来一趟。

        过了没多久,霍山就赶来了。

        “远胜,发生什么事了?”霍山脸露凝重,他看到了守备军出营的一幕,难道许元胜按耐不住,准备对那些不识好歹的商户出手了。

        “霍大人,请看这些。”许元胜指了指一旁桌子上摆放的一摞摞的证据册子,没办法,太多了。

        也只能让霍山走过来亲自看了。

        霍山先看了一眼旁边的陈木,稍后脸带疑惑走到桌子前,只是刚翻阅了几本册子,脸色就明显黑了下去,很快他一本本的往下翻去,越翻越快。

        霍山忽然抬头看向了一旁的陈木。

        “陈木,有这些证据,你为何不早点拿出来。”霍山沉着脸道。

        “霍大人,我纵使拿出来。”

        “依衙门查衙门,查的还是陈充的人。”

        “能有结果吗?”

        陈木面无表情的拱了拱手,说白了,就是不信衙门能办成这个事。

        “……,我以为你已经熄了报仇的心。”霍山最终没再责怪陈木。

        “血海深仇,身为人子,死亦难忘。”陈木沉声道。

        “衙门当年对陈家的事,是什么态度?”许元胜突然插了一句,按照大胜对于底层县城的任职年限,一般县城的主官,若没有强势的后台,多数需主政七八年才有机会升迁调任,偶尔十多年也是常见的。

        恰巧许元胜了解过广平县的班子,都在县衙主政十年有余了。

        当时的事,霍山应该知道。

        陈木感激的看向许元胜,这话他不方便直言,但心里何尝不想知道,当年的衙门是怎么看待陈家的。

        “哎。”

        “陈家毕竟对广平县贡献巨大,若能帮一把,衙门还是会主持公道的,但奈何当初青州府发话了。”

        “再加上陈木父子,也都无事,衙门这边也就将错就错了。”

        霍山沉吟道。

        许元胜点了点头,这就正常了,毕竟非亲非故的,青州府发话了,下面衙门自然不想节外生枝。

        “将错就错!”

        “我陈家上百口的性命,我陈家为广平县前后数十年来捐赠的物资何止百万银子,就换来了这么四个字。”

        陈木自嘲一笑。

        “陈木,不要以为衙门没有帮你。”

        “你了解陈充。”

        “你真觉得陈充是那种优柔寡断,为了一些名声,就不愿斩草除根的人?”

        “你真觉得娶了陈充的外甥女,他就不想杀你们父子了?”

        “背后是我和蔡远礼大人,敲打了陈充,他才有过顾忌,留下了你们父子没有斩草除根。”

        “这些话之前不和你说。”

        “是因为你没必要知道。”

        “等你哪天强到了能让青州府关注你的时候,你的那些仇,衙门自然会为你主持公道。”

        “你也是差役,心里应该明白有些事,不是错了,就一定会拨乱反正的。”

        ……

        “另外,你们陈家就真的没有问题?”

        “偌大的陈家,就没有一些警觉性,反而被多方势力围剿。”

        “当时你们若能第一时间壮士割腕,依大量利益换取青州府的支持,那陈充空口白牙的拿什么和你们斗?”

        “说到底,还是当初的你们认不清形势。”

        “这个情况下,你觉得让衙门顶着多方压力,现实吗?”

        霍山沉声道。

        “大人的恩情,卑职谨记。”陈木深吸一口气,知道霍山能说的如此直白,自然是看在许元胜的面子上。

        他也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了。

        很快就明白了,当年衙门的做法无可厚非,霍山也对得起他陈家了。

        “不过,你很不错。”

        “能隐忍这么久,搞出这一场釜底抽薪。”

        “以后跟着我吧。”

        “你想陈家站起来,要靠铁打的军功。”

        霍山点了点头,对陈木的态度明显很满意。

        不过陈木没有立即回应。

        “你不愿意?”霍山蹙眉。

        “我听许千总的。”陈木郑重道。

        霍山一愣,有些先入为主了,陈木宁愿来守备军大营交出这些证据,足以说明问题了。

        “先随霍山大人剿匪。”许元胜点头一笑,城外有姚森,城内若是陈木借助霍山,站起来了。

        也是不错的一步旗。

        “是!卑职愿意追随霍大人剿匪。”陈木拱了拱手道。

        霍山点了点头,此事也就随口一提。

        稍后。

        “远胜,你看陈充这个事,该如何处理?”

        霍山一脸郑重道,忽然觉得这功劳大的有些离谱了,却也多少有些难办,一起同衙多年的主官,通过证据显示,竟然是广平县外九门沟山匪的幕后资助人。

        换句话说,陈充才是九门沟山匪的幕后老大。

        这揪出来,功劳绝对很大,但广平县衙门肯定要被问责的。

        “出了陈充这件事。”

        “广平县衙门肯定要被问责。”

        “但功劳是你的。”

        “被问责,和你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毕竟你不是广平县最高的主官。”

        许元胜忽然一笑。

        “有道理。”霍山呵呵一笑,大家都是为朝廷,但也为自己,不谋私利的官员肯定有,但他不是。

        他霍山,是俗人。

        看着眼前这一幕。

        陈木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看来陈家当年的事,确实怪不得衙门,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