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10章 借力

第10章 借力

        在任何地方,能混到权力的中枢,都不是简单角色。

        县长徐志军如此,常务副县长赵春红更是如此。

        二人搭档这五年,虽然很默契,几乎前者怎么安排,后者就怎么办事。

        可是,两人始终都不清楚对方的底牌是什么?不清楚对方背后到底站着的是谁!

        人人都知道徐志军背景不简单,一毕业能成为省选调生,是自身优秀。

        但频繁的调动升迁,刚过四十岁,上面就已经传言徐志军要升任副厅了,这可不是光靠自己能力就行的。

        同样。

        赵春红如果上面没人,他不可能在全县只手遮天,更不可能一个黑煤矿能挖六年还不出事。

        只不过,双方都不知道彼此的靠山。

        眼下煤矿暴露,县长徐志军很适宜的提出问题,试图扒出赵春红的底牌。

        “县长,瞧您这话说得……”

        赵春红一脸尴尬,依然绕着弯道:“哪有什么谁给颁发许可证,都是我这些年花钱打点的关系。”

        “市国土局的采矿证,是我找王副局长,花了五万拿下来的……”

        “环卫和工商许可,也都是托老王的关系,找到相关部门的责任人……”

        说着话,赵春红便将面前的材料袋打开,利索的从里面取出来文件,往徐志军面前一摆。

        “呐!都在这上面呢,您看看……”

        徐志军意味深长的笑笑,抖着身上的夹克衫,换了个坐姿。

        只是瞟了一眼材料,便将目光收回道:“春红同志,如果是这样,那你只能自求多福,谁也救不了你。”

        “……”

        赵春红满脸不解:“县长,这话……怎么讲?”

        “春红同志,你好歹也是当了半辈子的官,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徐志军哭笑不得的道:“煤矿的性质极其严重,在龙海县委县政府内,我们没有绝对的胜算,因为县委书记韩元洲不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如果你仅凭这点关系,就想要压得住韩元洲吗?”

        赵春红听得稍稍愣神,但似乎还没彻底想透。

        “如果你有能力……”

        徐志军顺着话茬,一本正经的继续道:“就让咱们江宁市市委书记,或者市长过来一趟,到杏林乡煤矿考察一番。”

        “然后通过市电视台相关媒体进行一番报道,将煤矿从暗处转向明处,打造成龙海县支柱产业之一。”

        “这样一来,龙海县还有人会计较煤矿的过去吗?”

        嘶——

        赵春红听明白后两眼一凸,本能的吸了口冷气。

        思维开始飞速转动,怔怔看着徐志军那张似笑非笑的嘴脸,赵春红只感觉格外害怕。

        他终于明白徐志军这个县长,为什么不生气了。

        因为早就猜到了自己在江宁市政府是有关系的,并且徐志军想要利用这种关系,将煤矿的负面舆论,转化为正面影响。

        如此一来,他徐志军不仅能够顺利结束龙海县任期,而且还捞了一笔政绩。

        最关键,赵春红还没有拒绝的理由。

        如果不按照徐志军这个建议进行,明天一早,县委书记韩元洲、以及政法委书记宋永盛等一帮人,马上就会彻查煤矿。

        如果有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出面,县委书记韩元洲顾忌自身的退休待遇,必然会乖乖就范。

        “还是瞒不过县长啊。”

        赵春红一脸挫败的苦笑起来:“给我办这些煤矿证件的,是……是江宁市政府秘书长郑明旭。”

        “市政府的郑秘书长?”

        徐志军咂了咂嘴叹息一声:“可惜啊!”

        “可惜什么?”

        赵春红已经完全被拿捏,显得愈发被动。

        “春红同志,你依靠的要是市委秘书长就好了……”

        毕竟市委和市政府是两个系统,市委秘书长一般都是市常委之一,身兼要职,话语权很重的。

        可如果市政府秘书长,就稍显逊色的多。

        徐志军故作惋惜的摇摇头,旋即又道:“不过……春红同志,能让他请来市长或者副市长吗?”

        杏林乡煤矿,如果有市委市政府的一二把手站台,才能彻底夯实他赵春红的后路。

        “我……我可以试试。”

        赵春红有些不确定的道:“郑秘书长跟我说过,如果有需要,他可以想办法请咱们于市长过来。”

        “……”

        闻言,徐志军瞳孔一怔,不由得对赵春红刮目相看了一番。

        所谓的于市长,正是江宁市市长于凤琴,而不是某个副市长,或者什么其他二把手。

        单凭这句话,就让徐志军不得不怀疑,赵春红所谓的真实底牌,到底是市政府秘书长,还是市长,这就太耐人寻味了。

        “如果于市长能来,那是最好。”

        徐志军隐隐有些兴奋:“春红同志,你我搭档五年,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千万不能这时候毁在煤矿上。”

        “我明白!县长,我马上去办……”

        赵春红着实没了退路。

        煤矿这颗雷如果不彻底解决,一旦爆炸,徐志军这个县长会怎样不确定,可他这个常务副县长百分之百要被追责到底。

        敲定了计划,当即起身离开了县长办公室。

        ……&……

        自改开到来,八十年代开始,全国上下进入追逐经济的大热潮。

        国企亏损,职工下岗,大批大批的人纷纷踏上离家外出谋生的道路。

        在这过程中,车匪路霸、偷盗流氓的出现,更是加剧了治安环境的恶劣。

        因此。

        各类刑事案件呈爆发式的出现,又因户籍系统的不完善,牵扯到大量的人口失踪案。

        光是整个八十年代,龙海县公安局就接到了上百个人口失踪的警情,有的找到了,有的直接石沉大海。

        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杏林乡煤矿所谋害的十几条人命,最后均以人口失踪搁置起来。

        上辈子,叶炳文也是在为赵家做狗的八年里,逐渐知晓的这些内幕。

        他清楚煤矿埋葬的每一条人命大概信息,更清楚其中有一名被害人,正是来自江宁市,而且身份很不一般。

        或许。

        这就是挖开杏林乡黑煤矿的希望之一。

        从公安局拿上相关人口的失踪案卷宗,叶炳文悄悄换上一身便装,便只身踏上了前往江宁市的大巴车。

        赵春红能让几个市局为他服务,就说明此人的能量波及到了市委市政府。

        所以。

        叶炳文必须得尽快找到对等的力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经过两个半小时的车程,傍晚五点半,大巴车进入了江宁市汽车站。

        从被打晕住院到现在,几乎三天没吃东西,一路上饿的肚子叽里咕噜的叫。

        下了车,叶炳文第一时间就钻进旁边饭馆,要了两大碗面。

        一边吃着,一边拿出兜里的电话簿翻阅起来,上面记录着一个个战友的联系方式,以及相关地址。

        全班战友几乎没有一个地方的,就算有同一座城市的其他班战友,可所做的工作又帮不上什么忙。

        “连长?”

        焦灼间。

        叶炳文忽地想到了一个关键人物,直接将电话薄翻到最后一页。

        他当兵时,所在部队的连长跟自己是同乡,而且关系相当不错。

        最重要的,连长转业后,被分配到了江宁市检察院,成了一名侦监科的副科长。

        尤其是上辈子,叶炳文靠着赵家关系,成为龙海县公安局副局长。

        后来又靠着其他关系,一步步升迁上去,这个过程中,老连长一直在盯着自己,好几次险些被他抓到贪污受贿的证据。

        而现在,这位连长,就是自己最有希望借用的力量。

        一念至此,匆匆嗦完碗里的面,付了钱,起身就快速离开。

        在车站附近找了个公用电话,按照号码,拨了过去。

        嘟——

        “喂?”

        电话接通,听筒里传来一名男人的声音:“哪位?”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