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48章 说杀你就杀你

第48章 说杀你就杀你

        两三辆车的前后追击,俨然已经成为105国道上的一道暴力风景线。

        捷达车被追尾撞击后,赵强持枪的手从车窗口伸出来,朝着叶炳文他们这辆吉普越野车接连扣动扳机,砰砰砰的子弹形同鞭炮一般。

        由于距离很近,子弹几乎都没有打偏,要么击在车身擦出火花,要么直接击碎车前窗玻璃,惊得马向远迅速侧身闪躲。

        不得不说,场面着实凶险。

        又是枪击、又是撞车,国道上过路的老百姓纷纷避让,早已吓得跳进路旁沟渠,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子弹可是不长眼的。

        有了这般变化,反倒是给叶炳文他们带来了便利,马向远心头的顾忌也逐渐减少,开足了马力朝着捷达屁股狠狠撞上去。

        “我让你跑!”

        没了车前窗玻璃,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马向远干脆闭上眼,一脚油门轰到底,就听咣当一声巨响,疾驰中的捷达当场失控,冲下国道,一头扎进了路旁的农田里。

        放眼望去,就见这周遭的场景,正是叶炳文他们那天被围堵的地方。

        只可惜,今非昔比。

        当场叶炳文在这里被围猎时,恰好是三九天,天气最冷。

        而今半个多月过去,已是接近六九时节,又是艳阳天,气温转暖,农田的冻土层明显有了松动。

        捷达车四个轮子压着麦田开出没二百米,农田泥土松动,两个后轮开始悬空打转,硬撑着又往前挪了几米后,彻底趴窝。

        呜呜——

        呜呜——

        引擎发出剧烈的轰鸣声,排气管直冒黑烟,任凭赵强在车内怎么猛轰油门,将马力拉到最大,然后猛然松开手刹,车子一个前冲又熄火了,仍然没冲上来。

        五秒、十秒、二十秒……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赵强已经急躁的满头大汗,确定捷达彻底没希望后,一拳砸在方向盘上,骂了句草泥马,反手拿起枪支,卸下弹夹,快速又往里面填充了几颗子弹。

        躲在车后座的那名妇女,也就是周春艳的母亲早就吓没了魂儿,浑身抖的形同筛糠,高举着两手连连求饶。

        “别杀我,强子,别杀我,求你了,别杀我……”

        妇女唾沫星子喷溅得到处都是,眼泪汪汪失声大喊着。

        “下车!快!下车……”

        赵强知道没办法驱车跑了,但是有这妇女在,他就还有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黑洞洞的枪口威慑下,妇女惊慌失措的推开车门从后座滚了下来,还没等站稳脚步,就见赵强跟着下了车,一把薅住她的头发将其拉到怀里,另一手握着枪抵在了脑袋上。

        而此时。

        吉普车以及那辆普桑都已经下了国道,就停在距离捷达几米远的位置,没有熄火,马向远和叶炳文在车内等待,准备随时追击,杨正明和另外一名刑警同志下了车,握着枪从两边包抄过去。

        但他们不敢贸然上前,都知道赵强手里有人质,都有所顾忌。

        直到赵强下车后,马向远和叶炳文才算松了口气,跟着一左一右也推门下车。

        “草泥马的,叶炳文,把车给老子……”

        赵强开口就是一顿大骂,涨红着脸,手臂死死勒着周春艳的母亲:“让我走!听到没有?让我走……否则,老子就打死她。”

        “赵强,你别冲动。”

        马向远是有些慌张的,双手端着枪一边瞄准赵强,一边高声劝阻着。

        “你现在把人放了,一切都还来得及,可你要是把人给杀了……”

        “去尼玛的吧。”

        没等马向远说完,赵强喷着口水就怒骂:“马向远,你真他妈当老子是傻缺?老子犯的事老子自己不清楚吗?”

        然而。

        当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却见叶炳文一点都不着急,甚至将手枪往吉普车前头一放,慢悠悠的掏了根烟,靠在车身上点燃,边抽着边嘲讽的审视着赵强,嘴角微扬。

        “那你把人杀了吧。”

        叶炳文冷不丁的一句话,别说马向远这几个警察,连赵强都跟着吓了一跳,明显怔住了。

        “看什么?”

        叶炳文却下颚一扬,继续道:“你赵强手上那么条人命,反正也不差这一个,你把人杀了,我们把你毙了,一切都简单了。”

        “……”

        赵强就听得眼珠子直凸凸,像看到鬼一样看着叶炳文,着实给他整不会了。

        嘟嘟——

        不料,正当所有人紧张时,105国道从江宁市区往龙海县而来的方向,一辆红色宝马鸣着喇叭停在了路边,车门拉开,就见一名身着呢子大衣,脚踩高跟鞋的女人快速下了车。

        “小强!你不要犯傻啊……”

        女人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颤抖着冲下农田,很是狼狈地朝这边跑过来。

        随着视线拉近,叶炳文凝眉一怔,他这才看清了,女人正是赵强的亲姐姐赵亚楠。

        赵春红一共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嫁人后,就再也没回过娘家,眼前这个便是他二女儿,多年前就去了南方大城市开公司,其实说白了就是帮着赵家洗钱。

        她前脚刚下车,红色宝马车内跟着也冲下两个人,一个是赵亚楠的丈夫,另一个则是她女儿,约莫七八岁大。

        “舅舅!舅舅……”

        小女孩儿就站在国道边,扯着嗓子大喊,百十来米的距离,听得分外真切。

        这一刻的赵强直接就石化了,好几天前,他就听母亲说过二姐他们一家要回来,可他妈谁知道会这么巧,就碰上这种事情。

        “不要过来!你们谁都不要过来……”

        眼看着二姐赵亚楠一步步靠近,赵强慌了,猛然握紧枪托,红着眼珠子怒声道。

        “退回去,我让你退回去,听到没有?”

        “好好好!”

        赵亚楠脸都吓成了尸体一般惨白,挥着双手,弓腰后撤:“我……我退,我退……小强,你别冲动,听姐的……”

        “姐!没用的!完了,我们家全完了。”

        赵强咬牙切齿的大哭起来,握枪的手却没有半点松懈,朝着叶炳文狠狠一呶嘴说着。

        “都是这小子,都是他害的,咱爸已……已经被市纪委的带走了,煤矿……煤矿也被没收了。”

        “!!!”

        闻言。

        赵亚楠咯噔一声,本能的扭头看向叶炳文,眼神里有震惊、有质疑,甚至还有很多警惕。

        前一阵子,她就听父亲说让自己今年过年不要回来,她本以为是家里有事儿故意瞒着自己,她不放心所以才执意开车回来的。

        现在听弟弟这么一说,再结合现在的场景,她恍然了,可是她也不知所措了。

        “赵亚楠小姐?”

        全程靠在吉普车头的叶炳文烟还没抽完,上身微侧,一边审视着赵亚楠,一边浅浅一笑。

        “好久不见?”

        “好……好……好久不见。”

        赵亚楠有着明显心虚,恍然又急促道:“那个……求……求你们不要开枪好不好,求你们先放过我弟弟。”

        “你弟弟的事情不着急。”

        任谁都没想到叶炳文嘴里叼着烟,一手从后腰慢悠悠的掏出一把铐子,哗啦一声打开,亮在了赵亚楠面前。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亚楠当场就都蒙了。

        “对你们家的调查,如果不彻底,就不会选择抓捕。”

        叶炳文笑吟吟的将铐子往赵亚楠手腕上铐住,另一只铐在倒车镜上,冷哼一声道:“你不来,我们龙海这边案子结束,也会去请求南方公安协助,对你们展开抓捕的。”

        “现在你来了,刚好,省得我们跑一趟。”

        话一说完,叶炳文拍了拍手,任由赵亚楠目瞪口呆,他却缓缓回过身,看向一脸惊骇的赵强。

        “人质都快被你给勒死了,你到底杀不杀?再不杀,我们可就开枪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