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128章 林秋萍的顾悸

第128章 林秋萍的顾悸

        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将王强和郑凯峰的争吵压制下来,两人气归气,但也闭上了嘴巴。

        “喝茶!”

        耍工夫茶的这人正是市委常委之一,市政法委书记卢生林。

        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为官者的霸气,反而给人一种很儒雅的斯文感,说话、做事总是慢腾腾的,仿佛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般。

        话一出口,王强、郑凯峰二人便随手拿起面前客杯,放在嘴边小酌两口。

        “人已经死了,就得学会接受现实。”

        卢生林单手端着公道杯,继续为两人续茶,嘴上道:“你郑老板经商这么多年,现在怎么也学会感情用事了?”

        郑凯峰明显很敬畏卢生林,一肚子的愤愤不平,可到这儿却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说。

        “上次董四海请那个叶炳文吃饭时,在酒局上,贾寸山把人带走。”

        “那个时候,你郑老板就应该警觉了,怎么还能让他留在江宁?出来后,就该马上安排他出境。”

        斟完了所有客杯,卢生林细白的手指端着主人杯放在嘴边,这才终于抬起头,双眼平静如水的看着二人。

        “这件事情是我大意了。”

        郑凯峰脸色黯然下来,愧疚地点点头:“我以为,姓叶的不会这么快。”

        “能在短短几天,就端掉了赵春红在龙海的根基,这可不是小年轻能有的力量。”

        卢生林莞尔一笑,摇头道:“于凤琴昨天去找了梁景玉,市委和政府这是要联手了,我们啊,该低头的时候,要学会低头。”

        “卢书记,这样下去不行。”

        王强还是有些发言权的:“市委、市政府联合省厅形成高压态势,铆足劲让叶炳文展开调查。”

        “虽然明面上还没表明态度,可怎么看……他们全站在叶炳文后面了。”

        “死一个董四海,我总觉得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这个叶炳文无论如何都得解决掉。”

        卢生林嘴角浅浅一笑,总是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一壶新茶,就泡了三泡便没了茶色,卢生林便开始换上新的茶叶,继而又是洗茶、冲茶,丝毫不觉繁琐,且很享受的做着这一切。

        “你也说了,市委、市政府、省公安厅三方作保,这人怎么杀?”

        沉吟良久后,卢生林用毛巾擦拭着手腕,缓缓抬起头。

        “所以,这就是我要向您请教的问题。”

        王强再次将姿态放低,两手端着客杯,高高举起冲着卢生林道:“以茶代酒,请卢书记指点。”

        “杀人,是你王局长的特长,我不行。”

        卢生林话里有话的一笑,转而道:“我的职责,是帮你们减轻压力。”

        “市委、市政府、省公安厅这三股势力,我来想办法解决。”

        说着,卢生林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凌厉,微微抬起眼眸,射出两道寒光,看着二人继续道。

        “现在就剩下一个叶炳文,你们几方联合起来,解决他一个人,很难吗?”

        这就不是谈笑风生的语气了,完全是压制着怒火的质问。

        “卢书记放心。”

        郑凯峰像个乖孩子一样,赶紧坐直腰杆,保证道:“我们和曹州县的朱书记,也商量过了。”

        “我说的,是你们两个。”

        卢生林彻底收起了笑容,用逼问的方式直视着二人:“王局长,叶炳文能解决吗?”

        “能。”

        王强听明白了。

        卢生林这是在给他们下最后通牒,一开始的说说笑笑,完全就是在铺垫。

        “用什么方法?怎么杀?我不管。”

        卢生林发怒起来时,浑身散发着一股阴鸷狠辣,明明非常斯文的一个人,脸色剧变的瞬间,就能给身边人带来强大压迫感。

        “我要的是叶炳文尽快除掉……”

        说着,卢生林竖起一根手指,双眸凶狠道:“一个礼拜,够吗?”

        这下王强和郑凯峰都紧张了,两人心里都没底,互相看了看,但还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够了。”

        “好!”

        卢生林收起手指,那张瘦削的脸颊终于又恢复了笑容:“来,再一人喝杯茶,就当是提前为你们庆功了。”

        王强和郑凯峰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脑门儿上汗都下来了。

        这场小会谈结束时,已经是晚上九点。

        从楼上下来,王强来时坐的那辆黑色丰田已经走了,没办法,他只能坐郑凯峰这辆虎头奔回家。

        只不过这一路上两人情绪都很沉重,全都缄默不语。

        一路来到护城河河边,郑凯峰这才踩下刹车,打开了车窗,两人各自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上,透过车窗,望着正前方的江宁市夜景。

        “王局长!”

        郑凯峰终于忍不住甩开打破沉默,点了根烟,回头道:“有什么想法?”

        “一个礼拜,是咱们的最后七天。”

        王强推门下车,迎着冷冷夜风,深吸了口气。

        其实他们两个都知道,卢生林这番话不仅仅是他这个政法委书记的要求,而是他背后的大靠山下达的指令。

        叶炳文从龙海县折腾到江宁市,放倒了赵家,又牵连进去一个董四海。

        这对于上面的大靠山而言,已经是非常危险的警告,这些官老爷不耐烦了,是要求卢生林必须尽快解决掉叶炳文。

        毕竟叶炳文是市委、市政府以及省公安厅三方势力的一杆枪。

        解决掉了这个人,才能彻底遏制住那三方势力,才能保证自己这边不陷入被动局面。

        ……&……

        明明天气已经转暖,可今晚却冷得过分,最低气温竟达到了零下。

        林秋萍今天回来得很晚。

        一直到晚上九点半,才从开元区分局回来,刚进家门,就听到丈夫杨明浩在客厅内打着电话。

        “你确定是王强做的吗?”

        杨明浩眉宇紧缩,脸色深沉,仅仅就瞥了妻子林秋萍一眼,便继续道:“郑董那边怎么说?”

        听不清电话那头的人在说什么,也不知道那头是谁。

        林秋萍一边在门口换鞋子,一边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听着,她的动作也跟着慢了下来。

        “也就是说,王强是怕老董连累到他,才直接把人做掉?”

        杨明浩说话的时候呼吸很粗重:“这是真把咱们给当尿壶了,用不着的时候直接踢开。”

        “今天是董四海,明天呢?是你还是我?”

        “黄家三兄弟是跟着朱庆幸混饭吃的,不是跟着郑凯峰,也不是跟着王强……”

        “哥,只有我们两个,命运是跟老董连在一起的。”

        “你必须得尽早做准备,决不能真到了那一天,我们跟董四海一样,成了他王强的刀下鬼。”

        越说越激动,杨明浩干脆摘掉眼镜,粗喘了几下,又道。

        “没用的!曹州县那个乡镇医院倒了,砸死几个人,说是要陷害孙国忠,早早把人给办了。”

        “可是现在呢?”

        “到现在孙国忠还在龙海县公安局扣着,这帮废物连人都没见到。”

        进入卧室的林秋萍将这些话听得一清二楚。

        很多时候,她已经习惯了,这些年来,杨明浩跟他堂哥杨明发、以及郑凯峰等人商量什么计划事情的时候,从来没有回避过她。

        甚至,他们还得借助林秋萍的职位关系,来帮他们完成某个计划内的环节。

        可是现在不同了。

        林秋萍拿上睡衣,进入卫生间洗澡,打开水龙头,人就开始陷入胡思乱想。

        她脑子里想的是怎么帮助叶炳文,是怎么摆脱自己被丈夫杨明浩等人控制,她想做个正常的女人,她再也不想被这个死变态折磨了。

        曹州县乡医院倒塌的事情,她早上就听说了,但不知道是丈夫也参与了其中。

        如果将这件事情告诉叶炳文,能不能帮到他?或者能不能帮到自己?

        62txt.com      qb5200.org      wwsk.net      97xs.com



        kanshudao.com      rmtxt.com      rkxsw.com      nzxsw.com



        xiaoshuolu.com      ygshu.com      16k.cc      123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