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144章 女政委的禁果

第144章 女政委的禁果

        王强无论是在面对对手时,还是在命令手下时,他从来不会在明面上跟人争执。

        如果叮嘱几次,对方仍然不听,那他就从明战转为暗中处理。

        长此以往,培养了他阴鸷狠辣的性格。

        两瓶白酒喝下去的时候,他已经将利害轻重的问题,从大局方面跟张亚东、丁磊谈得一清二楚。

        目前检察院、法院这边还都在卢生林手里,更何况,市委市政府就算拧成一股绳,也不代表全市都是他们说了算,这灯下黑还有很大操作空间。

        所以,王强才让一支队放弃抵抗,去承受一切后果。

        钱,随便张亚东、丁磊张口,反正都有郑凯峰来买单。

        哪怕真上了法庭,进入监狱,只要未来能解决掉市长于凤琴,拔掉叶炳文,这江宁的天下就还是他们的。

        等到了那一步,监狱不监狱,完全就是个摆设,随便弄个保外就医,一样可以在江宁活得风生水起。

        可惜啊。

        丁磊是不听劝的,王强也只能作罢。

        九点半过后,他和张亚东离开了餐馆,开着车扬长而去。

        王强一句话都没说,屁股也没离开过椅子,一个人继续有滋有味地喝着小酒。

        可跟他搭班子多年的政委陆超心思何其缜密,一眼就看出来了不对劲,谄笑着说道。

        “丁磊就这脾气,说了多少次就是不改,中年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小孩子知道太多,会惹麻烦的。”

        王强却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放下筷子冲着陆超一笑:“一支队十几二十几个人,最轻也得被扒掉警服,最重就得进去蹲着了。”

        “要是由着丁磊胡来,他带了这个头,你觉得……会造成什么影响?”

        陆超猛地回过味来了,骇然一惊。

        “我本来还担心,就算让张亚东、丁磊两人乖乖听话了,可剩下的人呢?怎么才能让他们老老实实配合?”

        王强轻描淡写地唠家常一样说着:“人啊,骨子里就都有贱性。”

        “我给他们钱,不管多少,他们都得不满足,都得有埋怨。”

        “那好,我就再给他们一个选择,一边我摆好钱,让他们按我说的做。”

        “一边,我就用丁磊的尸体给他们画条线,不听话,这就是后果。”

        “你陆政委说,他们还会对我有抱怨吗?”

        陆超心脏都窜到了嗓子眼,一边后背冷汗直冒,一边咧嘴笑着连连颔首,开始对丁磊各种抨击。

        他能说什么?他又敢说什么?

        ……&……

        另一边。

        离开湖上人家的餐馆后,张亚东开着车,丁磊就坐在副驾驶上。

        幸亏今晚路上没什么人和车,不然,两人这注意力都没法放在路况上,必定会出车祸。

        “你刚才不该说那些话。”

        车子开出去了十五分钟,张亚东忍不住指责他。

        “凭什么?”

        丁磊也压抑了一晚上的火,摊着两手就开始骂娘了。

        “日他妈,这些年,我们一队给他办的事还少吗?用我们的时候是什么样?”

        “现在出了事,就他妈牺牲我们一队,把我们当什么了?把兄弟们都当什么了?”

        张亚东深吸了口气,很是无奈的摇摇头。

        “你想得太简单了,你真以为……这是因为叶炳文搞得吗?”

        “现在市委市政府拧在了一块,把龙海县的宋永盛提拔上来,安插到咱们市局,摆明了就是要先控制住王强。”

        “这个节骨眼上,他肯定不能出事,如果他敢承担责任,那他就得让位。”

        “哪怕不追究王强的刑事责任,可行政责任总得承担吧?只要承担,他这个代理局长就得被拿下。”

        “宋永盛顺理成章就能接任局党委书记,再来个代理局长,彻底就成了一把手,王强再想翻身更没机会了。”

        “要是没了他们,就算保住我们一支队,又能有什么用?”

        这种换位思考的脑回路,是丁磊最欠缺的。

        他根本不愿意听这些,他只知道自己要被扒掉警服,要被送上审判庭,那就是噩梦。

        “叶炳文不就是于凤琴那老骚娘们的一杆枪吗?老子就办了他这把枪。”

        “我倒要看看没了叶炳文,他们市委市政府还能嚣张什么?看看谁还敢听他们的?”

        道理是铁定讲不通了。

        张亚东只得叹息闭嘴,心里头那股不好的预感也愈发强烈,可面前的大形势已经容不得他们随心所欲。

        ……&……

        兴港花园。

        这个小区有意思,位置都快脱离江宁市城区了。

        八点一刻左右,叶炳文开着那辆没有任何公安标识的警车,缓缓停在了小区门口。

        今天一大早,林秋萍打来电话,跟他约在这里。

        再结合今天下午,他们调查组在武城县被围堵,据包工头说是杨明发指示的,就意味着林秋萍的老公也参与了其中。

        所以,叶炳文今天必须得来见见,如果能从林秋萍嘴里获取重要信息,那天亮之前就可以直接抓人了。

        这小区其实原来也是一个国营食品厂家属院,后来国营厂改制,家属院脱离企业,被人承包后,改名成了兴港花园。

        叶斌文将车子停在不显眼的地方后,下了车,裹紧身上的棉衣夹克,一缩脖子,跃过马路就进入了小区。

        活了两辈子,这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极目四望,找到每栋楼的楼号顺序后,一点点朝着十三栋而去。

        因为天气实在太冷,偌大的一个小区就没看到人影,这倒方便了叶炳文的摸索。

        眼看着快到十三栋楼下时,忽地,一处花园中站起一道身影,距离有限远,就见那身影迎面而来,脚下还发出高跟鞋叩击地砖的声音。

        十几秒后,身影近了跟前,这才看清此人正是开元分局政委林秋萍。

        “还以为今晚你来不了呢。”

        两人见面的第一眼,林秋萍带着有些怨气,很暧昧的嗔了一眼,扭身就进入了单元门。

        叶炳文没说话,出于反侦察意识的环顾了下所有,随后跟在林秋萍屁股后面上楼。

        这种老式的家属院单元楼,基本上都是六七层高。

        林秋萍来到四楼后,停下脚步,拿出钥匙打开了门。

        进了屋,里面跟叶炳文住的一药厂家属院格局没差,倒是还挺暖和的。

        “这是我表姐的房子,他们去南方发展了,过年也没回来,钥匙就留给我,准备租出去的。”

        林秋萍进屋后,第一时间就是将所有窗帘全部拉上,这才脱掉外套。

        没穿警服的她,不知什么时候换的便装,上衣是紧身针织衫,将胸前那两坨峰峦高高撑起来,沿着平坦腹部往下,竟是一双笔挺的贴身脚蹬裤。

        已经换上拖鞋,在屋内趿拉着,既有居家的感觉,又将她身材彰显得格外性感。

        两人这场约见,让叶炳文不得不怀疑这女人是故意这样穿的。

        那一脚蹬的紧身裤,富有松紧弹性,转身时那微颤的臀部总是能一下抓住男人的注意力。

        “吃饭了吗?”

        林秋萍倒了两杯热水走过来,将其中一杯放在叶炳文面前,关心的问道。

        “还真没吃。”

        叶炳文今天一天,就早上在康钰那里吃了点,忙到现在都饿过了。

        “真没吃?”

        林秋萍有些诧异:“你等着,家里还有点泡面。”

        说话间,她就扭身拉开橱柜,撅着腚从里面翻找出几包白象方便面,暖水瓶里刚好还有她烧开的水,很利落地用瓷缸泡好,端了过来。

        叶炳文已经等不及泡好,掀开盖在上面的塑料袋,拿起筷子就开始狼吞虎咽。

        “别愣着,说正事。”

        叶炳文一边吃,一边提示她:“让我来,做什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