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147章 碾压致死

第147章 碾压致死

        漆黑夜色下,冷风瑟瑟。

        前面就说过,兴港花园这个小区位置很偏,几乎都快脱离江宁市区了。

        这一带原来有个食品厂,后来倒闭,就剩下一个家属院改造成的商业小区,没有什么配套的生活环境。

        林秋萍离开兴港花园后,一路朝着往南,也就是市区的方向徒步前进。

        九十年代公路还没有修建专门的人行道,柏油马路边只载着一排排枝叶凋敝的树木。

        林秋萍其实心里很慌,她又不敢回头。

        从小区出来后,就只能按照叶炳文所说的那样,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往前走,再往前走。

        而跟在她后面的那个黑影,始终保持着四五十米的距离。

        似乎生怕被发现,这黑影还时不时躲藏在路旁的树木后面。

        就这样,在两人都没察觉到的情况下,叶炳文驾驶着的那辆警车出现在了后面。

        他熄灭了所有灯光,只有轻微的引擎声,因为逆风前进,所以距离不是太近的时候,还真听不到。

        可差不多在百十米的距离后,叶炳文突然一个加速,朝着跟踪林秋萍的黑影直冲过去。

        仿佛幽灵般地一辆车突然出现,那黑影意识到危险刚回过头,车头就如怪兽般地直接将其撞飞。

        砰地一声闷响,整个人形同断线风筝,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倒飞出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正在前面走路的林秋萍吓了一跳,回身的那一刻,恰好看到黑影重重摔在地面上。

        林秋萍当场就被吓得僵住了。

        大睁着两眼,惶惶抬头,一口气卡在嗓子眼还没咽下去,就看到叶炳文再次启动引擎,又一次加速冲来。

        摔在地上的黑影看不清具体面容,求生的本能迫使他艰难伸出一只手,似乎在求救。

        可惜,完了。

        灰色捷达嗡地一声响起,再次冲刺过来,车头贴着黑影上身擦过,两个轮胎直接从他身上碾压而过。

        车身一半停在黑影身体上后,叶炳文一个急刹停稳,接着,改换倒挡,再次将车子回拉。

        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结束后,叶炳文这才将捷达停在了十几米外,依旧没有开车灯,接着推门下车。

        到底是位置偏僻,整条马路上仍然看不到一辆过往车辆,连摩托车、自行车都没有。

        躺在地上的黑影彻底没了呼吸,一动不动,身上的连帽秋衣任由冷风嗖嗖地往里灌。

        林秋萍已经彻底石化。

        她呆呆站在原地,脸颊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她惶惶抬头,从朦胧夜色下看清楚了车内下来的是叶炳文。

        十几分钟前,那个趴在自己身上冲击的他,还是个温柔又阳刚的大男孩儿。

        怎么转眼间陌生的让她感觉从骨子里可怕。

        就在她震惊间,叶炳文点了根烟,几步走上前,抬腿踩着黑影尸体翻转过来,掀开他脑袋上的连体帽,从后腰拿出手电筒,朝着黑影血肉模糊的脑袋上照射过去。

        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叶炳文确定没见过,陌生面孔。

        “怎么是他?”

        可当林秋萍的视线转移过来后,下意识的惊了下。

        “谁?”

        “杨明浩的人。”

        林秋萍一下子就豁然了:“看来我今天晚上没回去,杨明浩不放心,还是找人跟踪了我。”

        “你先等会儿。”

        叶炳文拧着眉头问:“你是什么时候来这个小区的?”

        “七点。”

        “到这里几点?”

        “差不多就七点半。”

        “上楼过吗?”

        “没有。”

        随着林秋萍的回答,叶炳文开始思索,根据这些信息推断,应该是林秋萍在家换上衣服后,就被杨明浩怀疑了。

        加上今天下午杨明浩让她动用分局警力,配合金山派出所杨凯,可是林秋萍并没有去做,晚上还特意回家换了身性感的紧身裤。

        结合以上这些,杨明浩才派人偷偷跟踪了林秋萍。

        但从七点到现在,小区的公用电话没用过,就说明这名跟踪者还没来得及通风报信。

        “这人叫什么?”

        叶炳文收回思绪,扭脸问道。

        “我不知道。”

        林秋萍摇摇头:“杨明发的兄弟很多,但杨明浩很少有信得过的人,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杨明浩的人?”

        “因为他来过我们家很多次。”

        林秋萍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人每次看我的眼神,让我很恶心,我有时候都怀疑,杨明浩那方面不行的事情是不是跟他说了。”

        “现在不是讲这些的时候。”

        叶炳文看着腕表,开始冷静处理问题:“从这里回市区肯定是来不及了。”

        “那怎么办?”

        “你表姐在这里的房子,杨明浩知道吗?”

        “知道。”

        “那知道现在归你管吗?”

        “这个不知道。”

        “那你今晚就先回去住,记住,还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

        叶炳文直视着她,严肃交代道:“回去之后,连夜起草一份自首材料,把你跟杨明浩这些年参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交代清楚。”

        “写下来之后,明天等我的消息,在此之前,哪里都不要去,不管分局还是家里,都不要动。”

        林秋萍听出来了这些话背后的严重性,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连连点头。

        “好!我……我听你,回去就动笔。”

        “怕吗?”

        叶炳文看着她莞尔一笑。

        “有……有点。”

        到底还是女人,哪怕已是中年,胆量上仍然弱小。

        叶炳文丢掉烟头,浅笑着一伸手将林秋萍搂在了怀里,轻拍了她几下后背,像安抚孩子一样。

        “相信我吗?”

        “嗯。”

        “相信我,那就先替我办件事。”

        说着话,叶炳文跟变魔术一样,突然就从后腰掏出了一把菜刀,给林秋萍吓得猛然抬头:“你干嘛?”

        “拿着。”

        叶炳文将菜刀不由分说的塞进她手里,指了指自己肩膀:“看好这里,使劲砍。”

        “??”

        林秋萍惊得一脸骇然,人都懵了。

        这把菜刀她记得,分明就是表姐家屋里的那一把,看样子叶炳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后面的这一切。

        “愣着干什么?”

        叶炳文不耐烦的一声呵斥,给林秋萍吓得双手握着菜刀刀把缓缓抬起,好长时间不敢下手。

        她知道叶炳文打的什么主意,可懂归懂,实际操作起来是另外一回事。

        她本身就是文职警察出身,又没参与过特勤刑侦一类的粗活,哪里会这些。

        “算了。”

        见林秋萍实在帮不上忙,叶炳文一把将菜刀抢过来,朝着自己肩膀、胳膊接连挥砍了三四刀。

        一刀劈开了外套棉衣,一刀见血,一刀将胳膊血肉掀开,一刀砍在肩膀上。

        林秋萍看得直打哆嗦,被叶炳文催促着才转身赶紧返回兴港小区。

        搞定这一切,叶炳文将菜刀刀身、刀把上的所有指纹全部擦掉,然后随手一丢,伪造出人被撞飞后,菜刀惯性甩出去的现状。

        接着,叶炳文重新回到捷达车前,拉开车门,重新启动引擎,拿出警笛放在车顶上,拉响了警报,打开车灯。

        两道刺眼光线投射过去,恰好打在十几米外的黑影尸体上。

        叶炳文扔下这一切,故作狼狈的返回兴港小区,到了小卖部窗口前,满身血淋淋的给老大爷吓了一跳。

        “诶唷,同志,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大爷,您忙您的,我打个电话。”

        叶炳文咧着白牙嘿嘿一笑,跟着拨通了市局三支队的电话,那边关震正带着全队人吃完饭就在等着,接通电话后,先是一兴奋,接着一惊,当场答应带人过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