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178章 政法委书记出手了

第178章 政法委书记出手了

        风声呼啸,乌漆墨黑的夜色下,王强直到锤子挥舞的胳膊发酸,方才停手,站起身重重喘了口气。

        薛文康脑袋都快被他用锤子砸进黑色丰田车底了,抓着他两脚用力往外拖拽了下,才勉强给拉出来。

        打开车门,翻开置物箱,从里面掏出来一件手电筒,是那种安装一号电池的铁皮老款样式,大拇指往前一推红色按钮,玻璃灯头就射出一道微弱昏暗灯光。

        光线打在薛文康脑袋上后,才看清这人已经被砸得面目全非,一脸的血肉模糊。

        确定人已经死亡后,王强这才像手电筒又扔进车厢内,拉开后车门,弯下腰拖拽着薛文康尸体就开始往车后座里塞。

        没了呼吸的尸体重量,重到让人难以想象。

        王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勉强塞进去,砰的一声关上后车门,直接上锁。

        钻进驾驶座后,王强启动引擎快速驶离了原地,沿着这条颠簸小路,在黑夜中摸索着前行。

        他两眼一直盯着车窗外,似乎在寻摸着什么东西,一会儿东看看,一会儿西瞅瞅,经过近半小时的折腾,终于停在了一个很是偏僻的树林旁。

        这一带杂草更多,别说人烟,连鸟叫声都听不到,灯光照射下,全是一片荒地,人的脚印、轮胎印完全没有。

        王强拿着手电筒下了车,小心翼翼在一人高的枯草中扒拉着,往前走了十来步,终于看到一口枯井,上面早就被荒草覆盖了。

        随后。

        王强扭身离开,拉开后车门,抓起薛文康的一只手拉过来,转身将后背贴上去,微微弯腰,直接将尸体背了起来。

        一百五十斤重的尸体压在身上,王强张开嘴咬着手电筒,两手托着薛文康屁股,一路吭哧吭哧的朝着前方枯井而去。

        就十几米的距离,给他累得满头大汗,终于到了跟前后,两手一松,尸体就摔在了井沿上。

        王强气喘吁吁了片刻,让脑瓜子稍稍冷静下后,才拽着薛文康上身挪到井口上,两手抓着后脚往上提起,整个人顺着井沿就滑到了井内,扑通一声闷响,预示着井内早就没了水。

        搞定这一切,王强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常年的反侦察意识,让他习惯性地将现场稍稍整理了好,这才扭身离开。

        一路上,他都保持着后退姿势,边走边将地上脚印磨平。

        等钻进驾驶座后,放下手电筒,点了根烟,彻底的放松下来。

        腕表上的时间已经指向凌晨零点半,正是温度最低的时候,车窗外安静得甚至能听到鬼的呼吸。

        如果不是心态足够强大的人,光是这周围的环境,就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惊悚。

        王强反而没感觉,心平气和的抽完烟,权当放松,最后将烟头摁灭在易拉罐内,轰着油门这才离开了。

        长达半小时的路程,回到住处楼下的时候,刚凌晨一点。

        王强像平时一样,浑身轻松地下了车,锁上车门,刚准备进入单元门,就见正对面黑暗中冷不丁走出来一个人影。

        “谁?”

        这对于刚杀完人的王强而言,着实给吓到了。

        “王局,怎么这么紧张?”

        夜色下,就听对面走过来这人轻笑着道:“够忙的啊,这一停职,忙到半夜才回来。”

        看不清对面这人的长相,但是听声音王强却听出来了,拧着眉头询问。

        “卢海?”

        “走吧。”

        这还真不是别人,正是市委书记梁景玉的儿子梁成祥,在水晶宫夜总会嗑完药杀人后帮处理的那名卢总。

        同时,他还是江宁市政法委书记卢生林的亲弟弟。

        近了跟前,卢海微笑着抬手一搭王强的肩膀,指了指不远处:“我哥到现在还没睡,等着你呢。”

        “等我干什么?”

        王强脸色黯然了下来:“反正事都已经出了,明天再说不行吗?非得今晚上?”

        “我的王大局长,敌人的枪口都快抵在咱脑袋上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啊?”

        卢海诧异的侧身打量着他:“不会是因为今天被停了职,彻底破罐子破摔了吧?”

        王强脑袋一垂,不说话了,干脆就跟着卢海往前走。

        这次没开他的那辆黑色丰田,而是走到来卢海架势的那辆黑色奥迪v8。

        两人一左一右钻进车内,连安全带都没系,启动引擎后,就扬长而去。

        ……&……

        和上次去的茶馆不一样。

        这次是稍微偏僻市中心一些的庭院,周围都是自建房,也都是清一色的本地人。

        奥迪车远远停在村口后,卢海带着王强就下了车,徒步进入村子,一路上全是院子里传来的犬吠声。

        七绕八绕,才在一道拱型门前停下,卢海娴熟的推开门,两人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这是个二进制的院子,大门进去迎面就是个门墙,两边是玻璃房的花花草草,沿着鹅卵石小路一直往里,才是这家的主房、厢房,拢共加起来差不多八九间房子。

        院内亮着几盏昏暗路灯,主屋也亮着灯,其他所有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市政法委书记卢生林一直没睡,就穿着睡衣,靠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本古籍正津津有味的啃着呢。

        见王强进来,他这才拿着卡片往书页里一塞,方才合上书本。

        “卢书记。”

        进了屋,王强主动打了个招呼。

        “嗯!来了。”

        卢生林挑了挑眼皮,重新打起精神,挥挥手示意王强坐下:“找到你可不容易啊,市政府那边一散会,我就听说了你的事情。”

        “然后马上让小海去你家找你,生怕你冲动,干出来什么事儿。”

        “结果小海说,他刚到,你的车就走了,追都没追上,这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卢生林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取下金边眼镜,用眼镜布擦了擦镜片,重新戴上,这才将目光扫向王强,从上到下打量了下。

        “还是冲动了啊……”

        说着。

        卢生林伸手指了指王强身上的衣服:“动了杀气,是吧?”

        “薛文康。”

        王强一点都没慌,点了下头揉着鼻子道:“我来江宁之前,在武城县参与的一个案子被挖出来了,一家六口的尸体。”

        “我跟凶手没有直接接触,暂时碰不到我这里,都是薛文康在忙,他是第一责任人。”

        “今天晚上跑过来,跟我说想走,我没同意……”

        说到这儿,基本上就是解释自己为什么要杀人。

        “他不是董四海啊。”

        卢生林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好歹也是一个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是个党员干部,这处理起来很棘手的。”

        “我知道。”

        王强很是淡定道:“卢书记放心,没人能找得到他。”

        “你也干了几十年公安了,你以为找不到就能解决问题?”

        相比上次见面,卢生林今晚显得耐心很弱,频频甩着手指道:“王局长,你知不知道越是这个关键时候,我们越不能伤自己人啊。”

        “对手这么一施压,你就大开杀戒,以后谁还敢信你啊?”

        “官场不是这么混的,官场是要求共同利益,是求大和的……”

        王强干脆不说话了,像被训的孩子一样,脑袋一低,任由卢生林训斥。

        然而。

        卢生林也不是那种情绪化的人,只不过有些怨言,说了两句便罢了,快速调整好自己的思路,干脆甩手说了句。

        “你啊,收拾一下,先离开江宁吧。”

        “?”

        听到这话,王强就彻底没法淡定了:“卢书记,有这个必要吗?我只是停职,这要是一走,岂不是更被动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