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言情 - 官场:只手遮天在线阅读 - 第202章 深不可测的康钰

第202章 深不可测的康钰

        “算了,今天就这样吧。”

        叶炳文故作一副扫兴的样子,伸手就去拧上酒瓶盖。

        “诶,你干什么?”

        康钰略显激动地看着他:“叶炳文,你有劲没劲啊?上来就问莫名其妙的话,事情都不说明白,就收摊子。”

        “康钰,要是做朋友,我当然非常愿意。”

        叶炳文将酒瓶重重一放,非常严肃地看着她,一本正经道:“可是,从一开始,我感觉你就是在监督我,我做什么事情,你都是在考察我,这让我有种被人耍的感觉,你懂吗?”

        康钰听得两眼一凸,脸上的微醺酒劲都消失了。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说得很认真。”

        叶炳文继续道:“我知道,你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起码家庭权力是在江宁市市委常委之上。”

        “就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虽然你是帮了我,利用关系,将我调到了刑侦三支队担任警察,甚至省厅还任命我为调查组组长……”

        “可这一切我总觉得有你在背后推动,你好像故意利用我,去冲开江宁市黑暗中的这张大网。”

        “还记得上次我半夜回家,煤气被人打开,差点爆炸吗?然后去你住的地方,你给我弄了夜宵,包括今天晚上……”

        “这一切的一切,我感觉你是出于对我的愧疚,所以才愿意这么做。”

        “所以,康钰你并不真诚,跟我交流沟通,总是留着一份心眼,总是话里有话,你真以为我听不出来吗?”

        康钰第一次见到叶炳文这么激动,无论眼神还是语气,都很有情绪的感觉,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行了!睡觉吧。天这么晚,外面不安全,你就睡我卧室,我睡沙发。”

        叶炳文说着真就去收拾茶几,康钰明显是真有愧疚的,稍显惊慌了一会儿,情急之下,一把伸手将叶炳文外套给拽住了。

        “至于吗?”

        “你觉得呢?”

        叶炳文边弯腰收拾碗筷,边板着脸看她:“就算真是朋友,我对你毫无保留,你对我却藏着掖着,你觉得……”

        “好!我说。”

        康钰不知是真无奈了,还是酒劲上头了。

        松开抓着叶炳文衣服的手,闭着眼心头一横就道:“你说的没错,谢庆华是我舅舅。”

        “……”

        叶炳文端盘子的手本能一滞。

        “亲舅舅。”

        康钰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抿着嘴翻了个白眼:“其实,从龙海县杏林乡煤矿案子发生后,省里就高度重视起来了,哎呀,你能先坐下吗?”

        见叶炳文跟木头疙瘩一样杵着,康钰有些情绪一把将他拉到沙发上。

        “一个黑煤矿,非法开采了六年,牵涉到十几条人命,到最后却没查到什么资金走向,省里就意识到江宁市官场出现了大问题,起码公检法系统是存在黑暗的。”

        康钰没了刚才嬉皮笑脸的表情,略显严肃的道:“这个时候,我刚好就在江宁,过年回家,跟舅舅他们说了下。”

        “全家吃团圆饭的时候,舅舅他们就觉得你是个突破口,可以用你的能力,来撕开江宁市政法系统的黑暗,而你本人又想去市区支队,一拍即合。”

        “不过刚开始,也是对你安全有所担心的,毕竟你在龙海得罪了太多人,而且还是个年轻警察,经验和能力都有所欠缺。”

        “所以,王强把你调到开元分局后,我们也一直在观望……”

        “只是没想到,你能从开元分局的档案卷宗里面,找到孙千的案子,并且以此为突破口,直逼工程商董四海,我舅舅他们就意识到你可以胜任更大挑战。”

        叶炳文依然直勾勾看着康钰的眼睛,这一次,后者很坚定,似乎没有任何说谎的样子。

        “还不信吗?”

        “信!”

        叶炳文促狭一笑:“不过,你舅舅只是一个省反贪局副局长,他是怎么在省厅有话语权的?”

        “叶炳文,够了啊。”

        康钰撇着嘴,不悦道:“能说的我都说了,你是要把我们祖宗十八代都问清楚吗?”

        “其实我觉得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吧?”

        叶炳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谢检跟你这层关系,我相信市委市政府肯定也有人能知道。”

        “你放心,绝对没有人知道。”

        康钰很是笃定道,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让叶炳文不禁有些诧异。

        市委政府的关系网,可要比想象中的庞大,有些市委干部,甚至能打听到中央的消息,更别说省里。

        例如市委书记梁景玉人家是进过省党校的,同学之间、同志之间,很多亲情家庭关系,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可康钰这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不得不让人怀疑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庭背景。

        “好了!别想了。”

        康钰的酒劲似乎全清醒了,瞅着叶炳文那转动的眼神,就知道他不怀好意,赶紧抬手拍了下他手背,提醒道:“如果呢,有机会的话,该你知道的时候,一定会让你知道的。”

        “现在看来,我真得要重新认识你了。”

        叶炳文还在不死心地试探:“刚才我说,你们家的背景权力至少要在市委之上,是我保守了,搞不好比省部级还要高。”

        “啊对,我们家是天王老子。”

        康钰气得翻了个白眼:“那叶炳文,现在你知道我家不简单了,打算怎么利用我这个关系呢?”

        “我觉得要是做媳妇都不错。”

        叶炳文知道她在说气话,自己也不客气:“绑上这么一个有权有势的媳妇,我以后岂不是要平步青云。”

        “你想的美。”

        康钰却没生气,还似笑非笑的剜了一眼:“就算能过我这一关,在我爸妈那里你都过不了。”

        “……”

        诶!

        这话聊得可就有意思了,叶炳文马上捕捉到了重点,瞪着眼睛道:“这么说,你康大记者,真喜欢上我了?”

        “嗯……有好感是真的。”

        康钰一开始还忸怩作态,现在亮出身份后,也不装了:“但是,在没有彻底了解你之前,我不会跟你谈恋爱的。”

        “想要怎么了解?”

        “我起码要知道你有多少个女人。”

        康钰俏脸一板,郑重道:“叶炳文,你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直觉,你在感情上绝不是单纯的小白鼠,虽然你当了六年兵,回来就成了警察,可你肯定有过女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

        这方面的侦查力,叶炳文是自愧不如的,他耸耸肩,也不争辩。

        “随你怎么想了,不过,我确实没想过结婚,所以……咱俩也绝不会谈恋爱。”

        “不结婚,什么意思?”

        反正是扯皮闲聊,康钰忍不住八卦起来:“你打算单身一辈子?”

        “干我们这一行的,脑袋都是放在别人枪口上,有今天没明天,尤其是我干的事,你也说了,得罪了多少人?”

        叶炳文习惯性地又摸了根烟,两手一摊,显得略微悲壮道:“结婚干什么?万一哪天牺牲了,岂不是害了人家。”

        “……”

        康钰第一次没有反驳,而是很认真地看着他。

        从他的眼睛里,她觉得他没有撒谎,很坦然。

        “那你图什么?”

        康钰迟疑了下,顺着他的话问道:“干刑警的我知道多了,明明可以有很多不涉及权贵的刑事案件,你不去破,为什么每次案子都要指向那些手握大权的人呢?你知道,这是很危险的,而且出力不讨好。”

        “命!”

        叶炳文不可能说老子是有上帝视角的,只能装出一副无畏生死的姿态。

        “有人出生,就是为了吃喝嫖赌的,我出生,就是为了匡扶正义的,你信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