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憎恨

        林怡琬掩去唇角一闪即逝的厌恶,淡淡开口:“府医说的对,老夫人的确是有反应了,马上就能清醒过来,万一她若是不醒,我只能再继续扎下去,直到十根手指头全放完血才行!”



        战老夫人原本还想故意不肯睁开眼睛呢,此刻听她这么一说,噗通就坐了起来。



        她瞪着血红幽怨的眼睛咒骂:“贱丫头,你故意想要弄死老身,让老身出丑是不是?”



        她一边骂,一边掉眼泪,她是真受了委屈,疼的狠啊!



        林怡琬却做出一副惶恐的模样,她下意识退到战阎身后道:“夫君,你快帮我作证,我是真的想把老夫人给救醒啊,但凡中风的人,清醒之后,都会眼斜嘴歪,你看她是不是好好的,还能中气十足的骂人呢!”



        战阎忍不住失笑,下意识将她护在身后道:“母亲莫要责怪她,是本候同意她给你扎针的,不然,你也不会这么快苏醒过来!”



        战老夫人怒气都快要冲翻天灵盖了,她差点就被贱丫头扎的活活疼死了。



        他还帮着她说话!



        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有了媳妇就忘了娘!



        她用力吸了一口气道:“战阎,你让开,我就不信把人救醒,没有柔和的方法,瞧瞧她都把我折腾成什么样了,你还帮着她说话?”



        林怡琬下意识反驳:“中风之人也没有像你这般活蹦乱跳要打人的啊,难不成你刚刚是装的?让府医故意撒谎,好让逆子和他小妾逃脱惩罚?”



        只一句话,就抓住了战老夫人的命门,让她再也不敢闹腾了。



        战阎也起了疑心,他凌厉的双眸陡然落在府医身上:“到底怎么回事?”



        府医吓得连忙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侯爷息怒,奴才万万不敢说谎,老夫人昏迷的时候,的确是有中风之兆的!”



        战老夫人也不情不愿的开口:“这怎么能装,你少污蔑老身!”



        林怡琬诧异说道:“那我救好了你,你不应该感谢我吗?人人都说战义候府乃礼仪世家,老夫人对待恩人的态度是非打即骂?”



        战老夫人恨的血液又激烈沸腾起来,让她差点活活疼死,还要挟恩求谢,她知不知道无耻两个字怎么写?



        小贱蹄子等着瞧,进了这侯府,我不磋磨死你,不算完!



        她用力咬着后槽牙道:“我是你的亲婆母,你救我不是应该吗?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是老身的儿媳妇?”



        她也不蠢,清醒过来之后,就打算先挑拨贱丫头和战阎之间的关系。



        林怡琬认真解释:“我的确是没把自己当成你的儿媳妇啊!”



        战老夫人顿时抓到她的话柄,忍不住朝着战阎告状:“阎儿,你快看看,她根本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她之所以留在侯府,就是为了报复玉儿,你可不能被她蒙蔽了心智啊!”



        战阎下意识看向林怡琬,只见她委屈巴巴开口:“夫君,我话还没说完,老夫人就这般指责我,谁家儿媳妇进门,嫁妆就先被人惦记上的?我若是真把自己当成她的儿媳妇,侯府的名声岂不是就在京中完了?”



        战老夫人浑身一僵,顿时面红耳赤。



        战阎也冷冽开口:“母亲,怡琬说的对,战玉做出错事绝不能轻饶,你既然身体不适,那就别再插手此事,让本候处置!”



        战老夫人心疼大孙子,不管如何,那终究是她的亲孙子啊。



        她怎能眼睁睁看着他挨打而见死不救?



        她艰难开口:“阎儿啊,军杖八十着实会打死他的,他是叫你一声父亲的,你怎么能忍心?”



        战阎不耐打断:“惯子如杀子,这不是母亲经常跟我说的道理?小的时候,我犯了错,有哪一次不是藤条往我身上招呼?怎么我这个做父亲的受的,他这个做儿子的就受不得?”



        战老夫人忍不住想翻白眼,心说,那能一样吗?你又不是亲生的,战玉可是我亲孙子!



        终归,这句话可不敢说出口!



        战阎眼看着闹腾的天都快亮了,身边小姑娘已经满脸疲色。



        他旋即开口:“来人,将世子拖下去上刑,影一亲自盯着打完,少一下都不行!”



        几名侍卫快步上前,直接拖着战玉就快步离开。



        战玉嘶声叫喊:“祖母救我,祖母救救玉儿啊!”



        战老夫人一颗心都揪成一团,可是面对战阎那张冷脸,她再说不出求情的话。



        她只能把这笔账记在林怡琬头上,想着将来肯定再还到她身上去,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时候战阎又开口:“陈氏虽然诊出有孕,但是道德却极其败坏,明知玉儿有了婚约的情况下,还跟他纠缠不清,即刻关进思德院,每天抄写女诫一百遍,没有本候的允准,绝不能让她离开半步!”



        陈芝兰震惊的瞪大眼睛,她明明怀了身孕,为什么还要受罚呢?



        她下意识求助战老夫人,哪成想,她竟是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闭嘴不言。



        她旋即遍体生寒,知道这场罚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不多时,两名教导嬷嬷前来,将陈芝兰也给拖走。



        战老夫人惦记着宝贝孙子,眼看着处置完了,下意识说道:“没有别的事情,我也先回去!”



        战阎毫不犹豫打断:“母亲且慢,战玉不可能完好无损的打开库房,他手中的钥匙是从何而来?”



        战老夫人眸光有些躲闪,她下意识狡辩:“什么钥匙,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战阎点点头:“既然母亲不懂,那就好说了,我院子里面的丫鬟你就带回去吧,我会给夫人重新安排新的!”



        战老夫人面色骤变,那怎么能行,那几个小丫鬟可是她精挑细选出来的,能当她的耳报神,能让她第一时间得到战阎的所有消息。



        甚至将来还能做另外一些事情!



        她绝不能带走!



        她毫不犹豫拒绝:“阎儿,这些丫鬟都是伺候你的,她们对你忠心耿耿,又很体贴,你不能有了新人,就送旧人啊,她们都是跟过你的,若是离开你的院子,以后如何自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