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污名

        书生着急磕头:“外祖父,请宽恕小生的唐突,可是小生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可记得,当年小姐十三岁的时候,被送去林家庄子养病约有半年?我就那时候和她认识的,并暗生情愫!”



        林怡琬还真记起来了,她的确是去过庄子上。



        可并未见过这位靖哥哥,想必背后算计之人,也是明白,假假真真才能最让人相信。



        果然,林太医沉默了。



        书生旋即声泪俱下的诉说:“当年小姐调皮,跑到后山小溪里面去捉鱼儿,一不下心就掉进了深坑,小生恰好撞到,顾忌她的名声,就寻了绳索救她,哪成想,她上来之后,竟是直接往我怀里扑,还哭着喊冷!”



        众人都惊呆了,这位林大小姐如此生猛的吗?



        有人顿时给侯府世子抱不平:“瞧瞧,她当场改嫁,竟然还说世子品行不端,她十三岁就懂得勾搭男人了,她才是改被浸猪笼的那一个!”



        此话顿时引得林然大怒,他厉声反驳:“都住口,我家琬琬绝不是这样的人!”



        苏子晟阴阳怪气的开口:“她是不是这样的人,得看看这位书生怎么说,林兄,你这两年躺在床榻上,又怎会知道,她在外头是怎样一个脾气秉性呢?”



        林然毫不犹豫反呛:“至少我们琬琬没上赶着去逼婚一个瘫子!”



        “你!”苏子晟气的无地自容。



        书生迅速开口:“两位都别吵了,我此番进京来找琬琬,是拿了信物的,当年,我心疼她落水寒冷的模样,就答应了她的请求,她十分感激,就许诺将来会嫁给我,并拿了贴身小衣相赠!”



        当看到他手里的粉色小衣时,众人忍不住满脸鄙夷。



        有人大着胆子喊:“如此不顾廉耻之女,实在是丢人现眼,私相授受乃大罪,理应受极性处死!”



        书生顿时就急了,他哭着哀求:“不要处死琬琬,她当时年纪还小,做事有失分寸,现在我来了,我希望能娶她回家,跟她好好的过日子,希望你们能高抬贵手!”



        他不断给众人磕头,哪怕把脑袋给磕的淤青也没有停下。



        众人都被他给打动了,忍不住开口:“林怡琬,也算你命好,竟然有这么大度的书生愿意接纳你,你还不赶紧将他扶起来,给他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苏子凝也恶狠狠开口:“林怡琬,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般下贱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指责世子和陈芝兰?明明是你先不守妇德,胡乱勾搭男人的!”



        林怡琬倒也没有气恼,哪怕所有人都骂她,指责她,她都气定神闲。



        书生因为磕头已经摇摇欲坠了,他原本想着,都闹腾到这个地步了,林怡琬为了息事宁人,也该阻止他了吧?



        可她非但无动于衷,甚至神情还似笑非笑。



        书生忍不住开口说道:“琬琬,你别怕,有我在,我定然会承担所有的谩骂,是我怕你寒冷,才不顾你的名节,将你抱在怀中的!”



        林怡琬拍着手道:“好一出苦情戏啊,我左思右想,也真是记不起自己竟然还做出这么混蛋的事情来?勾搭良家书生?赠送贴身小衣?这么大胆的吗?”



        苏子凝愤然指责:“你做了不认,真当别人都是耳聋眼瞎呢?这粉色小衣不就是证据,我可记得清楚,你最喜欢粉色,而且全都是绣的夕颜花,试问这京中贵女,有哪一个会用如此不起眼的花样子?”



        林怡琬勾了勾唇角,还别说,这次对方的确是做戏做全套了。



        竟然还把夕颜花给打听到了!



        想起之前赶出院子的几名侍女,她笑的更加肆意。



        她淡淡开口:“夕颜花也没错,小衣的颜色,也的确是对的上!”



        苏子凝得意冷笑:“那你还敢否认,众目睽睽之下,林怡琬,你就承认你也是下贱无耻的荡,妇吧!”



        她说完,就看向战阎:“侯爷,如今她的品行你也看到了,你身为当朝堂堂战神,怎么能娶一个不知廉耻的浪荡女做掌家夫人呢,赶紧休妻,让她净身离府,这才是该对她的惩罚!”



        战阎不动声色的挑眉:“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置喙我侯府的家事,看来刚刚的教训还不够,理应把舌头给剪下来才行!”



        苏子晟吓了一跳,他迅速抬手就给了苏子凝一个大耳光,他忙不迭哀求:“侯爷,你别跟子凝一般见识,她只是顾及侯府的名声罢了!”



        战阎率先表明态度:“没有查清楚的事情,本候不认,本候要听听夫人如何说!”



        林怡琬缓缓开口:“按理说,贴身小衣这种事情,是不该摊在人前说的,既然他这般污蔑我,那么我也定然要拿出证据,只不过,所牵扯之人,事了之后,会直接杖毙,这位书生,你可还坚持这件贴身小衣是本小姐亲手相赠?”



        书生有着瞬间的惶恐,他怕死!



        他原本以为毁了林怡琬的名声,就能让她成为自己的夫人,将来他搭上林家,就能平步青云。



        可没想到,会惹来那么严重的后果。



        正在他踌躇的时候,战阎也看出了端倪,他沉声怒喝:“污蔑本候夫人的青白,理应活活剥皮拆骨,你可考虑清楚了?”



        书生直接吓瘫了,他下意识朝着人群的方向看过去。



        林怡琬及时捕捉他的视线,竟是看到了战朵儿。



        她眯眼一笑,果然又是战老夫人幕后主使。



        她慢悠悠开口:“玲儿,去把当朝有名的绣娘子给请来,我的衣服不是全都出自她的巧手?”



        玲儿毫不犹豫的回答:“奴婢已经提前去请了德高望重的绣娘子,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站出来给夫人澄清了!”



        林怡琬忍不住夸赞:“小丫头,想的周到!”



        玲儿憨憨直笑:“也不全是奴婢的功劳,还有紫儿姑娘,她把绣娘子给扛来的呢!”



        只见当朝德高望重的绣娘子快步走到人群中,先是给了战阎行礼,接着才给林太医行了礼。



        她清了清嗓子道:“众所周知,林太医乃宫中最为厉害的太医,深的宫中贵人的敬重,所以他府里经常会有赏下来的好料子,而林姑娘小衣所用的布料全都是御赐的桑锦棉!”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