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道歉

        长公主迅速命人搜了杜鹃的身,果然就发现了她藏在袖子里面的鹤顶红空瓶子。



        战阎冷冽开口:“原来新雅郡主是贼喊抓贼啊,你才是幕后真凶!”



        新雅郡主眼底陡然闪过一抹慌乱,她没想到贱婢这么蠢,坏事都干了,还把放毒药的瓶子留在身上!



        简直笨死!



        她再没迟疑,迅速冲过去直接将杜鹃给踹翻在地上。



        她咬牙怒斥:“贱婢,你说到底是受了何人的指使,竟敢做出这种歹毒的恶事?”



        杜鹃顷刻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让她祸水东引呢。



        情急之下,她只能推个罪魁祸首出来。



        她忙不迭回答:“是苏姑娘,她因为不能嫁进林家从而迁怒侯夫人,这才逼着奴婢去毒杀小宝,污蔑到侯夫人的身上!”



        刚刚被人搀扶过来的苏子凝险些兜头栽倒在地上,好大一口黑锅,她承受不起!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几乎是连滚到爬的扑到长公主脚下争辩:“臣女冤枉,还请长公主明察!”



        新雅郡主却已经泪眼婆娑的开口:“苏子凝,枉我将你当成好姐妹,原来你却暗地里怂恿我的侍女做出这样的恶事,你不想在京城里面混了吗?”



        只一句话就已经提醒了苏子凝,是啊,若是这个黑锅不背,她以后就再也踏不进贵妇圈子。



        她原本就已经声名狼藉,也不差再加这一件了。



        况且小宝不是也没事,长公主这么宽厚仁和的人,定然会轻饶的。



        尤为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惹不起新雅郡主!



        她可是皇亲国戚,先不说忠勇王有多宠爱她,就连当朝皇上,也对她十分纵容。



        只要能榜上她,何愁将来不能再贵女圈子里面横着走?



        想通这一层,她才改了说辞道:“长公主饶命,臣女只是记恨林怡琬,这才猪油蒙了心,求你看在我在你府里毁了青白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林怡琬都要给苏子凝喝彩了,果然够聪明,懂得卖惨来求得长公主的原谅。



        果然,长公主面上闪过复杂挣扎之色。



        她愤怒训斥:“你可知道,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本宫就是活活打死你也不冤!”



        苏子凝忙不迭用力磕头告罪:“是,臣女有错,可臣女也算是遭到了报应,臣女的名声在公主府毁了啊!”



        长公主毫不犹豫打断:“你闭嘴,以后你不许再踏进公主府半步,否则本公主直接砍了你的双腿!”



        苏子凝悲戚呜咽:“臣女记下了,多谢长公主饶命!”



        就在新雅郡主以为自己能逃脱惩罚的时候,战阎却又冷漠开口:“本候就有些不明白了,为何苏姑娘能指使的动郡主殿下,身边的侍女呢?还是说,你们两个早就有见不得人的谋划?”



        林怡琬立即补刀:“夫君说的对,我也觉得好生奇怪,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杜鹃是苏子凝身边的侍女呢!”



        新雅郡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心里也是骂翻了林怡琬,她就不能闭嘴?



        触及到长公主怀疑的目光,她连忙解释:“姑母,我之前命令杜鹃跟苏姑娘送过几次东西,所以两人关系熟稔一些,她被收买,新雅真不知道!”



        长公主沉着脸道:“你刚刚不能白冤枉了阎夫人,你赶紧给她道歉赔不是!”



        战阎旋即开口:“我们侯府的名声可不是上下嘴皮子翻一翻,就能挽回的!”



        新雅郡主只得压抑着怒气质问:“侯爷打算要如何才能了结此事?”



        战义候慢悠悠回答:“你冤枉了琬琬,要么就去官府自动请罪,要么就当着众人的面下跪给她磕头道歉,大声说你错了!”



        新雅郡主惊得浑身巨震,这两样她都不要选!



        林怡琬她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自己给她磕头道歉?



        就算她现在成了阎夫人,那也是皇家的忠狗。



        休想让她下跪道歉,她绝不同意!



        她毫不犹豫拒绝:“战义候,你不要太过分,我这双膝盖跪天跪地跪皇上,就是不能跪她林怡琬,我是皇家郡主,你让我给她磕头道歉,你不怕折了她的寿?”



        战阎皱眉询问:“那本候是不是有理由认为,新雅郡主觉得污蔑无罪!”



        新雅郡主傲娇的挺起胸膛道:“不错,不知者无罪,所以战义候也该宽和大度一些,莫要因为一件小事紧紧揪着不放,损了自己名声那就得不偿失了!”



        战阎讥诮开口:“本候昨日看到新雅郡主出入南风馆,是不是也可以当众说出来呢?”



        话音落下,犹如一颗巨石猛然砸进了湖面,顿时弄的现场气氛波涛汹涌。



        贵女们全都震惊的瞪大眼睛,什么什么?新雅郡主竟然去了南风馆?



        那里面可全都是些以色伺人的俏公子啊!



        她竟然这么放浪的吗?



        之前还把别人骂的狗血淋头,自己还不是早就吃过见过了。



        现在又装清纯,就有些无耻啊!



        各种难听的议论声冲击到新雅郡主的耳朵,让她气的面色铁青难看。



        她愤怒反驳:“你休想要污蔑我,我,我根本就没有去过南风馆!”



        战阎镇定自若的开口:“郡主不是说的污蔑无罪,本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罢了!”



        “你!”新雅郡主气的咬牙切齿,只恨不得上前把战阎给活活撕碎。



        可是她也只是心里想想罢了,面上,她终究不能动手!



        因为父王曾经叮嘱过她,战阎是活阎王,见了他莫要招惹,否则,凭着他的手腕,非得从她身上黏下一层皮下来。



        她原本是对付的林怡琬,却没料到,战阎竟然这般护着她。



        这属实让她十分震惊!



        长公主厌恶开口:“新雅,你的膝盖也没那么金贵,正因为你是皇家的孩子,所以才更应该以身作则,赶紧下跪给阎夫人道歉,就算你父王今天在这里,他也会这般决断!”



        新雅郡主满脸屈辱,她心说,我父王才不会!



        他只会掰断林怡琬那个贱人的脖子!



        她也配她下跪?



        她是父王捧在心尖上宠着的宝贝!



        也只有长公主才会偏心,帮着那个贱人出头。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