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搜府

        战阎旋即行了大礼:“臣战阎遵旨!”



        他从李友德手里接过圣旨,垂眸命令:“开府门!”



        这么大的阵仗,自然引起有心人的议论。



        况且战义候府又是居住在京城繁华地段,周遭都是朝中重臣的府邸。



        几乎是府门刚刚打开,隔壁院子里面的灯笼就已经燃了起来。



        很多人都爬了墙头瞧热闹,当看到那些禁卫军冲到侯府院子的时候,全都震惊不已。



        他们纷纷议论:“天哪,战义候府是不是要倒了?大半夜的搜府,绝没好事啊!”



        旁边就有人附和:“这事绝对小不了,上次半夜搜府,还是成国公府呢,据说贪墨军饷,被人举报,等天亮之后,不但抬出几十箱子黄金,甚至还有成国公府遍地的尸体啊!”



        各种杂七杂八的声音传到战阎耳朵里面,他非但没有惶恐,甚至还向墙头上的他们露出一抹笑容。



        众人大惊,连忙缩回脑袋。



        老天爷,这都什么时候了,可不能跟战家有任何牵连啊!



        否则,下一个搜府的就是他们!



        而苏家也得到了消息,可把苏子凝给吓坏了。



        她着急跑到苏子晟的院子,用力砸着院门喊:“大哥,你快开门啊!”



        苏子晟刚跟夫人做完好事,正憧憬着苏子凝成为侯府公子夫人之后,会给苏家带来多少利益呢。



        此刻被打扰,顿时有些气恼。



        要不是看在苏子凝即将嫁到侯府的份上,早就一巴掌呼过去了。



        他口气恶劣的质问:“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明天侯府就送聘礼来了,你想顶着个青黑眼去见侯府公子?”



        苏子凝委屈开口:“你还想着聘礼呢,你怎么就不出去打听打听侯府现在出了什么事吗?”



        苏子晟顿时愣住:“没听说侯府出事啊,再说了,战义候乃皇上宠臣,天大的事,都能有皇上摆平,你瞎担心什么?”



        苏子凝用力摇头:“这次不一样,据说是有人举报战义候通敌,皇上亲自派了忠勇王率领禁卫军搜查侯府去抓奸细了!”



        苏子晟浑身巨震,身为当朝兵部郎中,他比谁都清楚,通敌是多重的罪名!



        不但抄家灭门,甚至连外嫁的女儿也不会放过。



        他着急追问:“你确定消息无误?战阎对皇上忠心耿耿,他怎么会通敌呢?”



        苏子凝红着眼圈道:“具体什么原因,我还没打听出来,不过外头都已经传遍了,圣旨都下到战义候手里了,只要坐实罪名,战家怕是就要从京中消失!”



        苏子晟气的面色铁青,他这才刚刚沾上战义候府啊。



        这鱼肉都还没吃到,反而弄了满身的腥。



        这可如何是好?



        他想赶紧去跟侯府取消婚约,可又怕是虚惊一场。



        到时候苏子凝再想嫁进侯府就难了!



        犹豫片刻,他才咬牙说道:“我现在亲自去侯府打探消息,只要确定战家的通敌之罪,我就当场跟他们取消婚约,反正你也是被战玉那混蛋给算计的,皇上理应不会怪罪咱们苏家!”



        苏子凝连忙催促:“那你赶紧去,另外,你再趁机跟战家索要一些补偿,林怡琬手里的好东西,咱们总得分上一些,我不能白白被战家毁了名声!”



        苏子晟沉着脸点了点头:“这个道理我是懂的,大树将倒,咱们苏家必然要分上一杯羹!”



        他再没迟疑,匆匆来到战义候府打探消息。



        此时忠勇王已经命人把整座侯府都翻了个底朝天,却根本就没有寻到奸细得下落。



        他隐隐有些着急,明明之前那名暗卫已经告知他奸细就放在柴房里面。



        他只差没把房子给挖了,怎么就半点踪迹都没有呢?



        难不成提前被战阎给藏匿了?



        按照时间推算,他根本就来不及送出侯府。



        铁定还在战家这群人当中!



        他再没迟疑,迅速命令:“战义候,把你战家所有下人,按照名册,从大到小,从老到少,全都给请出来吧!”



        战阎慢悠悠回答:“我战家的自然是没有问题,只不过我夫人刚刚从林家嫁过来,她身边的几位丫鬟还没写入名册!”



        忠勇王心说,奸细又不是女的,没入名册就没入呗。



        他不耐打断:“不打紧,你就让她们全都站出来,让禁卫军挨个查验就是!”



        不多时,所有仆妇下人全都来到花园子里面。



        林怡琬是带着三个小丫鬟一起来的,玲儿紫儿各自站在她的身侧,还有另外一名低垂着脑袋,看不清楚样貌。



        陈芝兰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但是并没有揭穿。



        这时候忠勇王已经十分不耐烦了,他厉声命令:“都要搜仔细了,不管男子还是女子,都要挨个跟画像对照样貌!”



        显然,他已经怀疑战阎会不会男扮女装。



        不少禁卫军在人群中来回寻找,搜查的十分仔细。



        忠勇王凌厉的双眸落在战阎的身上,染满肃杀!



        他讥诮开口:“战阎,你躲不过的!”



        战阎神色平静的回答:“本候能不能躲过,不是王爷说了算,而是证据说了算!”



        忠勇王听了他的话,恨的面色铁青。



        战阎还敢嚣张?



        待会有他哭着求饶的时候!



        他再没犹豫,亲自前去搜查奸细。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禁卫军统领这才回到忠勇王面前道:“回禀王爷,按照侯府名册仔细盘查了多遍,并没有寻到丽国奸细!”



        “不可能!肯定是战阎把人给藏起来了!”忠勇王恼羞成怒的反驳。



        战阎无辜摊手:“王爷,战义候府统共那么大点地方,你带的人都几乎要掘地三尺了,就连祠堂都已经搜过,本候还能把人藏到哪里去呢?”



        忠勇王看向禁卫军统领:“后院荷塘搜了没?万一藏在水下呢?”



        禁卫军统领立即回答:“搜过,全都摸了个遍,也没有!”



        忠勇王一颗心顿时咯噔就沉了下去,怎么可能?



        明明就把人给丢进柴房啦?



        他扫视的目光顿时落在侯府女眷身上,他咬牙切齿的开口:“再仔细盘查一遍侯府女子有没有生面孔?”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