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双胎

        皇后娘娘一把推开她:“你瞧什么?那是本宫的亲妹妹,叶家仅存的血脉还在她的肚子里面,她绝不能有事!”



        老嬷嬷被推的险些跌倒在地上,但是她依旧强撑着阻拦。



        皇后也没犹豫,抬脚就将她踹翻在地上,一个箭步就直接跳上了马车。



        林怡琬都有些看呆了,皇后娘娘这般威武的吗?



        皇后看到叶夫人那张苍白的小脸,忍不住就红了眼眶,她嘶声大喊:“皇上,你快救救惠儿!”



        皇上顿时就犯了难,女子生产,怎好让林太医前去?



        这时候林怡琬走出去道:“皇上,臣妇可以跟外祖父一起商量着给叶夫人护胎!”



        皇上登时愣住,他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战阎刚刚娶进府里的小姑娘。



        只听说是林太医的宝贝外孙女,但是因为保护的极好,从来就没有在人前出现过。



        如今见到,竟是十分惊艳。



        小姑娘穿着明艳的裙裳,一张娇俏的小脸,带着些许的稚气。



        偏偏又装大人般的那股子沉稳,倒是显得可爱的紧。



        许是他的目光太有侵略性,以至于站在旁边的战阎就不动声色的走过来握住她的手:“皇上,臣的夫人正在跟你说话!”



        盛安帝这才反应过来,并幽怨的瞪了战阎。



        他就是震惊小姑娘的美貌而已,他至于这么护着吗?



        他旋即缓和了语气开口:“朕准了,护国公夫人是良将遗孀,她腹中的血脉是叶家独苗,无论如何,你都要护她母子平安!”



        林怡琬也没把话说的太满,她知道救人的时候,有太多不确定性了。



        她只能躬身行礼:“臣女尽力而为!”



        旁边的新雅郡主顿时就急了,林怡琬这个草包好深的心机,她是要借着林太医的手在京中扬名啊。



        她哪里会医术!



        她会吃差不多!



        她迅速开口:“皇伯父,你怎么能把叶夫人的性命,交到一个小丫头的手中呢?世人皆知,她就是个被林太医养在深宅大院里面的草包,她哪里会医术救人?”



        眼看着盛安帝没有说话,她又看向皇后:“皇伯娘,叶夫人是你的亲妹妹啊,你不能将她的生死当儿戏啊!”



        皇后深吸一口气,猛然开口:“新雅,你说实话,你跟她是不是有过节?”



        新雅郡主面色骤变,下意识的就闭住了嘴巴。



        皇后咬牙训斥:“本宫不管你们在外头有什么新仇旧恨,但是你不能拿本宫的妹妹做筏子,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你滚一边站着去!”



        新雅郡主不甘心的咬了咬牙,再不敢吭声。



        此时林怡琬已经重新回到马车,外面林太医温声询问:“琬琬,你说一下叶夫人现在身体情况!”



        林怡琬看着面色苍白难看的叶夫人,心头也微微发紧。



        她的情况委实不太好,虽然已经用银针止住了血,但是脉象十分混乱,大有难产征兆。



        她迅速开口:“脉象混乱,呼吸沉重!”



        林太医沉默片刻就迅速催促:“琬琬,不能再等了,立马让她清醒过来,用银针刺激腰间穴位催产!”



        旁边的皇后已经紧张的双腿都要站不住,她用力攥紧手里的帕子,额上汗水不断滴落。



        盛安帝下意识走到她面前安抚:“你放心吧,叶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她不会有事的!”



        皇后的眼泪这才决堤而落:“皇上,臣妾就只剩下妹妹这一个亲人了!”



        盛安帝何尝不明白她的担忧,既想顾全大义,却又害怕亲人丧命。



        他郑重开口:“皇后,你相信林太医,有他在,定然不会让你为难,如果真的出现意外,那么朕会疼惜你!”



        皇后猛然用力抓住了他的胳膊,眼底染满震惊和激动。



        她比谁都清楚,皇上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难!



        叶家几十条人命葬身沙场,如今妹妹腹中怀着的那个是所有忠臣良将的希望啊。



        他却说疼惜她!



        她用力咬了咬牙,只希望林太医真的有扭转乾坤的本事,不但护住她的妹妹,还能让她的孩子安全的活下来。



        此时马车里面已经响起叶夫人的一阵阵惨叫,听着万分骇人。



        林怡琬沉稳有力的声音也不断传出来:“叶夫人,你抓住我的手,用点力气,呼吸,再呼吸,用力!”



        这句话就像是有魔力那般,几乎是把所有人都给操控了。



        战阎正平静站在马车外面的时候,就看到盛安帝走到他的面前,用胳膊撞了撞他:“你这个小夫人,真的会医术吗?”



        战阎不动声色的挑眉:“没看到林太医指挥着吗?”



        盛安帝忍不住耻笑:“呵,你就装吧,如果她没两把刷子,你会这么镇定?战阎,你这只老狐狸,休想瞒得过朕!”



        战阎认真解释:“皇上,你可记得一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琬琬成长在太医世家,就算不会医术,也能被那些药沫子给熏会了!”



        盛安帝咕哝:“倒也是,朕还想着,如果她医术厉害,就封她个医官做做呢!”



        战阎可不想让她成为众矢之的,林家就林太医一个靶子就行了!



        他直接拒绝:“皇上,敬谢不邀!”



        盛安帝还想再说什么,里面就传来林怡琬有些急切的声音:“外祖父,宫口已经开了五指,但是却因为婴儿太大,卡住了他的肩头!”



        林太医正思索对策的时候,猛然就响起她的急促惊叫。



        紧接着她厉声询问旁边助产的小侍女:“叶夫人胎像如何,你们可曾听医者交代过?”



        小侍女战战兢兢的回答:“哪里有交代啊,夫人自打怀孕之后,就一直跟着国公爷待在边境军营,就只有军医说过,胎像很好,让她不必过度担忧!”



        林怡琬迅速开口:“外祖父,事情有变,叶夫人怀的是双胎,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无法顺生出来!”



        “双?双胎?”听了这句话的皇后险些兜头栽倒在地上晕死过去,怎么会这样,妹妹自打怀孕之后,也没说是怀的双胎啊。



        她此时后悔死了,早点把妹妹接回来就好了!



        让太医从旁边看着,总比军中那些半吊子糙汉军医强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