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难产

        她泪水涟涟的看向盛安帝:“皇上,这可怎么办啊?一胎都那么凶险,还双胎,我可怜的妹妹!”



        盛安帝用力握住她的手腕安抚:“让林太医定夺,他会选取对叶夫人最有利的方法!”



        此时战贵妃已经派人走到战阎面前,低声说道:“侯爷,我们贵妃娘娘请你过去说话!”



        战阎抬眸看了一眼风姿绰约的女子,就缓步走了过去。



        战贵妃凝眉盯着他:“兄长,你快些寻个由头把林怡琬从马车里面叫出来,让她莫要再管叶家事了!”



        战阎不解:“你什么意思?”



        战贵妃咬唇:“我什么意思,兄长还猜不出来,但凡叶夫人有个什么不妥,林怡琬就是首当其冲的倒霉蛋,她会连累咱们战家!”



        战阎沉默着没有说话,她就继续说道:“原本你就已经得罪了忠勇王,夺了他府兵的指挥权,如今他的女儿又在当场,只怕她将来会落井下石,污蔑咱们战家害的叶夫人一尸三命!”



        战阎面色冷冽的开口:“你当皇上眼睛是瞎的?还是说他的耳朵是聋的?他不会分辨是非?”



        战贵妃急的眼圈通红:“兄长,我是为了战家,明明可以明哲保身,为什么你非要惹一身腥,就算皇上相信林怡琬,终究堵不住外头悠悠众口!”



        战阎迅速打断:“琬琬是我的夫人,我会护着她,至于外头那些流言,终究还没发生不是吗?贵妃娘娘何必庸人自扰!”



        说完,他就快步离开,丝毫不顾及战贵妃那张已经狰狞扭曲的精致俏脸。



        旁边侍女夏至说道:“娘娘,侯爷怎么就一意孤行呢?他丝毫不在意你在宫里的处境,叶家是皇后的依仗,真把叶夫人给救活了,对你有什么好啊?”



        战贵妃用力捏紧了手里的锦帕,咬牙切齿的呢喃:“都怪那个贱妇,她非要撑什么能,叶夫人是死是活,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何要多管闲事?”



        夏至小声规劝:“娘娘息怒,双生子本就难产,这宫里之前最受宠的良妃,不就是一尸三命?根本就救不活的,你无需多虑!”



        战贵妃冷哼:“我知道她定然不会活下来,我只是担心她祸害侯府的名声,惹得朝中忠臣良将憎恨,将来本宫生下孩子,如何能获得他们的支持?”



        夏至复杂的看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心说,娘娘还是等你有孩子再说吧!



        入宫三年无所出,因着战阎和皇帝的交情,她承宠也不少,可就是一直没动静。



        都快成了后宫的笑话了!



        战贵妃狠辣的眼眸落在并肩站在一起的帝后身上,暗暗发誓,终究她要取代那个位置。



        此时林太医那边也已经做出决断:“琬琬,既然不能顺生,那就用剖宫术,你记得我之前让你看的那本画册吗?你按照上面的方法来做!”



        皇后实在是站不住了,她迅速开口:“本宫进去陪着她,有个什么意外情况,本宫也好做主!”



        盛安帝也没阻拦,就让她又回到马车上。



        林怡琬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认真消毒之后说道:“叶夫人,你现在状况凶险,为了能让孩子们顺利出生,必须要使用剖宫术,你可同意?”



        叶夫人还不及说话,小侍女就率先开口:“剖宫术是要拿刀子割肉吗?会不会让我们夫人身上留疤啊?”



        皇后迅速打断:“留疤怎么了?跟性命相比较,皮相又算的了什么,如果我妹妹将来想改嫁,那男人必然要能接受她所有的缺点才可值得托付终身!”



        林怡琬讶然的看了一眼皇后,觉得眼前这位端庄的女子可真是开明啊。



        她没有用叶家绑着叶夫人,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她是真的不想束缚妹妹,让她开心。



        前世的时候,这么好的一个人,竟然死在战贵妃的算计之中,据说尸体在冷宫里面待了足足有月余没人发现,被抬出去的时候,都臭了。



        她迅速收敛了思绪,将锋利的匕首朝着叶夫人的腹部毫不犹豫的划了下去。



        有鲜血顺着口子不断汹涌而出,惊得小侍女急声大喊:“血,好多的血啊!”



        外面新雅郡主听到之后,面色苍白的开口:“皇伯父,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叶夫人死在林怡琬的手里吗?但凡她有什么不妥,你就不怕那些忠臣良将心寒?”



        原本他们待的地方就是朝臣们离宫的官道,自打看到马车横冲直撞进来之后,所有官员都自发的没有离开。



        他们也在听消息,及时关注马车里面叶夫人的情况。



        如今不断有凄厉哭叫声传出来,着实把他们给吓的不轻。



        其中一名跟护国公交好的老御史快步走出去道:“皇上,你怎能如此草率的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去救治护国公仅存于世的血脉?但凡叶夫人有什么不妥,她以命抵命倒不打紧,可有损你在将士中的名声啊!”



        战阎面色顿时难看起来,什么叫她以命抵命不打紧?他夫人的命就不是命啊?



        这老匹夫,给他脸了?胆敢当众指责他战阎的夫人?



        他再没迟疑,抬脚踢起一颗小石子,直接打在了那老御史的膝盖上。



        “嘭!”他直接摔了个嘴啃地,把牙齿都给磕断几颗。



        再说话的时候,嘴里就漏了风:“皇,皇桑,战义候太过分了,他竟然当众谋害老,老臣!”



        盛安帝心说,你都说让他夫人抵命了,人家让你摔倒又怎么了?



        也是你活该,招惹谁不行,非要招惹这煞神!



        他迅速开口:“来人,赶紧给老御史医治!”



        老御史倔强摇头,他艰难起身,嘴唇抖的跟筛子似的,他咬牙说道:“黄桑,老臣死不足惜,但是林怡琬快要害死叶夫人了,你赶紧处置她,拯救护国公的血脉啊!”



        战阎嘲讽挑眉:“救?谁来救?你让皇上亲自去救?还是说,老御史你能救?”



        老御史面色青白难看,他抬手擦了擦唇边的血渍道:“战义候,你别嚣张,老臣又不会医术,如何能去施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