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验伤

        战阎还没开口,战老夫人却抬手狠狠一巴掌抽在战朵儿的脸上,她愤怒咒骂:“你这个蠢丫头,为什么要跑出去招惹是非?你险些就污了我们侯府的名声!”



        战朵儿哭着说道:“祖母,我知道错了,我已经自食恶果,难道你们非要活活逼死我吗?”



        战老夫人面色铁青的看向战阎:“既然朵儿已经承认了,为了侯府的名声,此事不可过多宣扬,你就赶紧把这匪首给处置了,以免落人口实!”



        战玉也紧跟着开口:“祖母说的对,父亲千万要以侯府的名声为重!”



        战阎嘲讽的勾了勾唇角,他凌厉的视线让匪首面色苍白,两股战战。



        他颤声哀求:“别杀我,求你别杀我!”



        战阎冲着他使了个眼色:“可我们侯府的公子,要本候现在就处置你!”



        匪首面上陡然闪过一抹憎恨,他再没迟疑,直接朝着战玉扑了过去。



        战玉没有防备,被他给压在了身下。



        他愤怒挣扎:“快来人,快拉开这匪首!”



        然而不过是瞬间,匪首就已经在他脸上狠狠砸了几拳,甚至还撕开了他的衣裳。



        哗啦!



        战玉的裤子被拉开,露出腰间的凛冽血迹。



        匪首像是吓坏了那般,飞快跳起来道:“我可没把他给弄成太监,我不过是揍他几拳罢了!”



        战老夫人骇的险些没直接摔个倒仰,她着急大喊:“都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公子给扶下去啊!”



        眼看着有小厮要把战玉给扶走,战阎陡然冷冽开口:“慢着!”



        战老夫人浑身打了个哆嗦,她下意识开口:“阎儿,玉儿都被匪首给揍成这把模样,得赶紧给他治伤啊!”



        匪首迅速否认:“我没有,我是揍了他两拳没错,可我根本就没有碰他的腰间,谁知道他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人给割啦?”



        战玉脸色苍白犹如银纸,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疼的。



        战阎沉声说道:“到底是不是你动的手,让府医验证过就能见分晓!”



        战玉担心被戳穿,惊得连忙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道:“父亲,儿子前几日骑马的时候,不小心伤到了这里,所以就一直留在梧桐巷子那边养伤!”



        战阎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战玉,本候再问你一次,你这伤真的是骑马所伤?”



        战玉额上无法控制的渗出不少冷汗,他是真害怕啊。



        可他没有任何选择!



        但凡说了实话,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若是继续扯谎,兴许在祖母的帮衬下还能化险为夷呢?



        打定主意,他就坚持道:“儿子不敢说谎,的确是骑马所伤!”



        战老夫人迅速开口:“阎儿,你别这样为难玉儿,他是你一手养大的儿子,他的脾气秉性你还不了解吗?他不会说谎的!”



        战阎沉声反驳:“他说的慌还少?再一个,战玉是我名义上的儿子不错,然而一开始,也是你把他带到我面前,并做主将他入了我这一脉的族谱,我十年有八年待在战场,他怎么算是我养大的呢?”



        战老夫人隐隐有些心虚,她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待感觉到疼痛的瞬间,眼泪就一下子涌了上来。



        她哭着说道:“我给你认下这个儿子,又是为了谁?你身有隐疾,我总得让人继承侯府的门楣啊!”



        战阎毫不犹豫打断:“那也得找个品行好的,他一而再再而三说谎成性,本候对他失望至极!”



        战玉跪爬到他面前争辩:“父亲,我这次真的没有说谎,我就是骑马摔出来的伤!”



        战阎面色复杂的看着他:“好,本候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让府医前来给你验证伤口,但凡你这伤真是骑马摔出来的,本候不但恢复你的世子之位,还将你送去枫叶书院读书!”



        战玉浑身僵住,他还是要验伤,他就那么不相信他吗?



        战阎丝毫没有理会他难看的脸色,依旧自顾自的开口:“假如你这伤是因为别的原因造成,那么本候就将战家族老请来,把你战玉逐出本候这一脉!”



        战老夫人下意识阻拦:“不行,战阎你没资格这么做!”



        战阎不耐挑眉:“为何?战义候府是本候整靠着军功挣回来的爵位,本候怎么就没资格把一个撒谎精赶出去?”



        战老夫人咬牙争辩:“玉儿他不是撒谎精,他是个很听话的孩子,阎儿,你不要听信别人的挑拨,玉儿他对你是极其孝顺的!”



        战阎懒得再听她这些废话,他毫不犹豫的命令:“影魂,去请府医,另外再把战家族老全都请来!”



        “是!”影魂转身快步离开。



        林怡琬倒也没想到战阎会把事情闹的这般大了,他这是要光明正大的把战玉给赶走!



        原来他早就筹谋好了,还以为他根本就没查到战玉的身上,原来正在等待时机。



        不愧为当朝活阎王,真是能沉的住气,手段也更狠辣!



        一击毙命,绝不给对方留有翻身的余地。



        他,他这是在为自己出气吗?



        似乎感受到林怡琬的注视,战阎下意识朝着她看了过来。



        她飞快别开视线,躲过他的目光。



        怪,尴尬的!



        片刻之后,就见府医匆匆赶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战家的几名族老,他们是住在锦鲤大街的另外一处宅子里面,平日里不怎么往来,除了有大事的时候,才会坐下来一起商讨。



        战阎虽然位高权重,但是却对几名族老十分尊敬。



        他率先躬身行礼:“战阎拜见伯父,叔父!”



        几名族老连忙伸手将他拉起来道:“把我们老几个请过来,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



        战阎开门见山:“本候想要处置战玉,他屡屡说谎成性,本候对他失望至极,此次他伤了要害,却推说是因为骑马导致!”



        几名族老相互对视一眼,皆知事情重大。



        他们迅速说道:“好,族谱已经带过来了,我们老几个就给侯爷做个见证!”



        战阎让府医将战玉带进内堂,亲自在旁边看着他验伤。



        战老夫人也想跟进去,却被影魂给阻拦,他冷声道:“侯爷有交代,结果只要他和府医知道就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