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叶辰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 第2137章 怎么这么大雅兴?!

第2137章 怎么这么大雅兴?!

        一听说叶辰就在外面,费建中忐忑的心,瞬间松了口气。

        叶辰在,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毕竟,他很清楚叶辰的能耐。

        自己的大儿子,一定不是叶辰的对手。

        而一旁的费可欣,听到叶辰在外面等着自己,反倒是一下子紧张起来,心中焦急的暗忖:“哎呀,我真没想到叶先生已经到了纽约,更没想过会在纽约跟叶先生见面,早知道要跟叶先生见面,我下飞机之前说什么都要去卫生间化个妆……”

        “这段时间一直在海上漂着,整天素面朝天,也不知道叶先生看了会不会失望……”

        苏若离哪知道费可欣在想什么,眼见她表情有些焦急,便上前安慰道:“可欣,你不用过于担心,叶先生既然在纽约,谁都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费可欣知道苏若离误会了自己,不过她也不想过多解释,以免被苏若离看出内心深处娇羞的少女心思。

        于是,她便轻轻点了点头,认真道:“不用担心,我一点都不害怕。”

        苏若离会心一笑,开口道:“那咱们就下去吧!”

        一行人下了飞机,便直接来到公务机楼的海关通关处,此时叶辰已经站在海关通关的出口处等待。

        费可欣还没过海关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叶辰,见叶辰冲自己微微笑了笑,她便也连忙羞答答的冲叶辰挥了挥手。

        随后,四人在不同的窗口排队过关。

        费建中、费可欣以及袁子胥都是美国国籍,苏若离之前为了方便保护苏守道,也拿到了美国绿卡,所以他们直接刷护照就能从自助通关的入口进入,效率很高。

        四人过了海关,便来到叶辰面前。

        费可欣虽说对自己的素面朝天有些不自信,但还是难掩雀跃的对叶辰说道:“叶先生,您怎么来纽约了?”

        叶辰微微笑道:“我来办点事情。”

        一旁的费建中也赶忙向叶辰行礼,恭敬的说道:“叶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叶辰微微点头,笑着说道:“费老先生,重回纽约,感觉如何?”

        费建中不禁长叹一声,开口道:“不瞒您说叶先生,我心里现在多少还有些忐忑,不知您忽然让我们回纽约,所为何事?”

        叶辰笑道:“我请你们二位回来,是有一件大事要你们两人现场见证。”

        说着,他看了看时间,开口道:“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估计用了多长时间,费家人就知道你们已经回来了,在他们收到消息之前,咱们先走。”

        “好!”费建中连忙答应下来,因为他担心儿子会派人追杀自己。

        他很清楚,费家有能力监控全美的海关出入境信息,自己和孙女从机场入关,完成通关的那一刻,信息就会立刻反馈到出入境系统内,很快儿子就会收到消息。

        于是,他赶忙跟着叶辰一起出了机场的公务机楼。

        此时的公务机楼外,一架直升机已经在地面停机坪等候,叶辰带着四人坐上直升飞机,飞机立刻拔地而起,向着长滩飞去。

        而早在费建中与费可欣通关的时候,费家安插在海关的线人,也已经收到了系统内的预警。

        此人早就收到费山海的叮嘱,一旦费可欣、费建中两人回国,就第一时间向他汇报,于是他立刻给费山海发去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费建中、费可欣,两分钟前已经从纽约肯尼迪机场入关!”

        只可惜,费山海眼下正因为急性酒精中毒,五迷三道的躺在自家医疗部的病床上。

        他和儿子今天白天被叶辰灌了大量的白酒,直接就醉得不省人事。

        后来佣人把他们送到这里,医生简单查看情况之后,发现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有了严重酒精中毒的症状,便立刻开始了抢救。

        抢救这种酒精中毒的患者是非常麻烦的,不但要给他们洗胃、输液,甚至还要给他们进行血液透析,从而快速降低他们血液中的酒精含量。

        父子两人年纪都不小了,经过这么一轮折腾没死也去了半条命。

        费学斌虽然比费山海年轻不少,但架不住喝得比费山海多,所以这么一来二去,两人的症状基本上是大差不差。

        所以,一直到此时此刻,父子两人才幽幽转醒。

        两人虽然都已经醒了过来,但是无一例外,浑身上下都虚弱至极,别说下床活动了,就连手臂都抬不起来。

        而此时围在他们身边的,除了费山海的老婆之外,还有费学斌的老婆和几个弟弟妹妹。

        老太太见两人终于睁开了眼,顿时便哭着抱怨道:“你说你们两个人也都老大不小了,心里怎么这么没数呢?喝酒竟然还能喝到急性酒精中毒,医生说,你们俩要是稍微来晚一点儿,两条命都要交代出去了!你们怎么就这么大的雅兴?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的宝贝孙子到现在还没找回来呢!”

        费山海此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口干舌燥,整个人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原本他这种情况,心里是一句话都不想说,可听到老婆这么抱怨自己也忍不住一脸委屈的说道:“你当我想喝这么多吗?还不是那个姓叶的王八蛋硬逼的!”

        “啊?!”老太太惊呼一声:“哪个姓叶的?”

        一旁的费学斌悻悻道:“我们中午请那个顾秋怡来做客,那个姓叶的家伙就是跟顾秋怡一起来的。”

        老太太更是不解,脱口道:“他让你们喝你们就喝啊,而且还是一个个都往死里喝,你们两个人是缺心眼儿吗?”

        费山海被老太太当着儿女的面一通数落,心里更是难受之极,愤恨的说道:“你当我们想喝?当时姓叶的态度很明确,不把酒喝了就弄死我们,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老太太怒道:“反了他了!一个无名小卒,在费家也敢这么嚣张!他人呢?!”

        “早走了。”费学斌一脸郁闷的说道:“那个姓叶的实力强的很,连张川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就连浩洋都是被他绑走的!您说我们当时能怎么办啊……”

        老太太惊骇不已的问道:“你说什么?浩洋是他绑的?!”

        “是啊……”费学斌叹气道:“他亲口承认的,我当时想让张川把他拿下,谁曾想,张川在那个姓叶的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姓叶的几个耳光抽下去,他就跟条狗一样跪地求饶了。”

        费学斌的弟弟费学进忍不住说道:“怪不得……那张川一直在餐厅跪着,谁去叫他他都不起,我还以为这家伙是因为你们俩喝多了、心里害怕我们责罚他,所以才跪在那忏悔的……”

        “狗屁!”费学斌气恼的说道:“他就是害怕那个姓叶的!好像那个姓叶的废掉了他的修为,所以他才跪在那不敢动弹!这个吃里扒外的王八蛋,我他妈非杀了他不可!”

        费学进想起什么,开口道:“对了大哥,张川跟我说,那个姓叶的放话了,说他晚上还要来!”

        费山海和费学斌同时打了个冷颤,惊恐不已的脱口道:“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