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修真 - 剑道第一仙在线阅读 - 第3118章 扑朔迷离的杀局

第3118章 扑朔迷离的杀局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剑道第一仙    !

        从登上劫山开始,苏奕就一直心有提防,不敢完全相信这两位恐怖存在。

        故而,在刚才那一瞬,万劫帝君和无寂佛出手时,他早提前一步抽身而退。

        直至此刻,看着两位正在激烈厮杀的绝世大能,苏奕也不清楚,刚才两人出手时,究竟谁是真心帮他,又是谁是想借机将他擒下。

        但,这些都已不重要。

        置身事外,才能旁观者清。

        他已在间不容发之际抽出身来。

        若换做刚才未曾避开,他整个人必将陷入最危险的处境,成为两位绝世大能之间的战场!

        想一想那等后果,让苏奕背脊都有些发寒。

        “苏道友,快走!”

        正在激烈厮杀的无寂佛沉声开口,“这是一场阴谋,由万劫帝君亲自布局,他……”

        万劫帝君冷笑打断,“够了!老和尚,都已到了此时,你就别假惺惺装慈悲了!”

        刚说到这,远远地,一道声音传来:

        “师尊,弟子来助您!”

        大殿远处,三世佛和鸿灵的身影一起出现。

        三世佛第一时间朝大殿这边冲来。

        他手中虚托黑色钵盂,竟挡住了滚滚灾劫洪流的轰击,显露出不可思议的神威。

        同一时间,鸿灵一声轻笑,迈步长空,手持玄机镜,朝苏奕杀来。

        “苏道友小心!”

        万劫帝君大喝。

        其实,根本不用他提醒,在三世佛和鸿灵出现时,苏奕早已行动。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苏奕没有离开,而是一步迈出,重返大殿内。

        三世佛一怔。

        鸿灵也一怔。

        按之前他们的打算,是要一起联手,先把大殿外的苏奕一起镇压。

        不曾想,苏奕却直接往火坑里跳去了!

        瞎子都看出,那座大殿才是最危险的,一旦躲进去,只要堵住殿宇大门,就可以瓮中捉鳖,再没有逃走的机会!

        “苏道友,你为何要回来?”

        无寂佛长叹。

        他依旧在和万劫帝君厮杀,战况激烈。

        万劫帝君冷笑道:“有你那位弟子和洪荒天庭的人在,苏道友又能往哪里躲?”

        苏奕眼神幽邃冰冷,不发一语。

        他的身影立在大殿一角,一身气机轰鸣,撑起一道剑幕,在抵挡那可怕的战斗波动冲击。

        他已经发现,这座大殿堪称固若金汤,哪怕发生帝战,都无法撼动这座大殿分毫!

        而此时,三世佛和鸿灵已来到大殿门口。

        “道友守在此地便可。”

        三世佛说着,已迈步走进大殿,神色平静从容,道:“师尊,这万劫老儿害您被困在此千古岁月,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您先牵制万劫老儿,容弟子擒下苏奕,咱们再一起联手,杀了万劫老儿!”

        这一刻,无寂佛非但没高兴,反倒面容铁青,破天荒地被激怒了,厉声道:“孽障,你竟敢算计到我头上来!”

        “少装了,你们师徒俩就没一个好东西!”

        万劫帝君大喝。

        轰!

        声音回荡时,三世佛早已一步迈出,朝苏奕杀去。

        殿宇大门处,鸿灵手握玄机镜,严阵以待。

        她心中实则很困惑。

        眼下这一场杀局不止是凶险,还处处透着蹊跷和令人不解的地方。

        她看不透,为何苏奕要躲进大殿,宁可陷入困兽之斗,也不愿在之前突围。

        也看不明白,面对三世佛的相助,无寂佛这位当师尊的为何会那般恼怒。

        最奇怪的是,以万劫帝君的眼力,应该能看出眼下的局势对他何等不利。

        可他却没想过突围逃走,反而和无寂佛激烈厮杀,一副要拼个鱼死网破的架势。

        这一切,都显得那般古怪和反常。

        但,鸿灵来不及多想。

        她要做的,就是死守在此,防止任何人离开!

        同一时间——

        三世佛已朝苏奕杀去。

        他神色平静,面带一丝笑意,一如从前。

        但身上的气息则恐怖之极,流淌亿万梵光佛火,根本没有任何废话,就将手中的黑色钵盂祭出。

        轰!

        整座大殿一震。

        那黑色钵盂威能竟是奇大无比,带起耀眼的九色神辉,把苏奕四周的退路彻底覆盖,逃无可逃。

        苏奕自不会坐以待毙。

        在他掌间,命书浮现。

        心境中,心魂握住了衍化为“覆天舟”形态的称心如意。

        可就在苏奕打算出手那一瞬——

        一幕意料不到的变故发生。

        一直在和万劫帝君厮杀的无寂佛,竟不顾自身安危,承受了万劫帝君一击之后,朝苏奕掠去。

        而后——

        挡在了苏奕面前!

        轰!!

        黑色钵盂轰杀而至,被无寂佛一人硬生生抗住。

        漫天光雨飞洒中,无寂佛的身影残破,七窍淌血,差点被当场轰杀。

        这……

        鸿灵眼睛睁大,难以置信。

        万劫帝君、三世佛皆眉头皱起,明显也很意外。

        最意外的,当属苏奕。

        他能预料到最好的结果就是,无寂佛不认三世佛这个徒弟,选择置身事外。

        最坏的结果,则是无寂佛和三世佛合作,里应外合,将他和万劫帝君一网打尽。

        唯独没想到,无寂佛会这样做!

        这一场激烈的厮杀,也在这一瞬陷入停滞,各方停手。

        “师尊,您这是何苦?”

        三世佛叹道,“弟子一腔心思来助您,您……怎么却宁可去为那苏奕拼命?”

        万劫帝君冷笑,“或许,这是你们师徒二人演的一场苦情戏也说不准。”

        无寂佛没有理会这些,他背对苏奕,声音沙哑开口:“苏道友,我跟你说过,从我进入佛门修行那一天,就不曾说过违背禅心的话。”

        说话时,他唇中有鲜血止不住流淌。

        身上出现一阵死气。

        显然,刚才遭受那黑色钵盂的一击,让他这一具大道分身遭受到了致命的重创!

        苏奕看着无寂佛那染血的残破身影,心中忽地涌起说不出的滋味。

        自己……难道真的看走眼了?

        “我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

        无寂佛声音低沉,却透着坚定,“即便殒命而亡,也如此。”

        说话时,他目光缓缓扫视三世佛、万劫帝君和鸿灵,神色有些复杂,叹道:

        “今天这一场杀局,也有让我看不透的地方,但可以肯定,万劫帝君有问题!”

        万劫帝君猛地打断,“血口喷人!都已到了这时候,你这老和尚还要挑拨离间?”

        无寂佛置之不理,自顾自道:“苏道友,我的本尊遭受了九真劫禁术,这门神通乃是万劫帝君最强大的杀手锏。”

        “我不清楚,他究竟如何做到的,为何能在千古岁月的对峙中,压制我的本尊一头,将我的本尊彻底封禁在一种‘求死不能’的处境中。”

        “但,这已无关紧要,我的本尊注定没救了。”

        无寂佛的声音回荡大殿,苏奕则很沉默,一言不发。

        三世佛沉声道:“师尊,你……”

        无寂佛直接打断道:“休要叫我师尊!你来此地,不就是为了杀我,占我业果,夺我禅心,好补全你登临成祖道途的根基?”

        三世佛叹道,“师尊,您真的是小觑了弟子,对弟子的偏见太重!”

        无寂佛不予理会,继续对苏奕道,“只希望,道友莫要因为那不肖孽障的缘故,而对佛门心存偏见,我佛门一脉的大道,还不至于如此狭隘!”

        说着,那艰难地转身,双手合十,向苏奕低头作揖。

        “苏道友,我以禅心立宏愿,惟愿道友今日此地,可获一线生机,脱困于杀劫苦海……”

        他唇角兀自淌血,脸色煞白,声音带着虔诚和悲悯,越来越低沉,越老越小。

        而他那残破染血的身影,则一点点崩碎、凋零、化作瑰丽的金色光雨,在苏奕面前消散一空。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显然,之前硬生生挨了万劫帝君一击,又为苏奕挡住那黑色钵盂的轰杀后,已让无寂佛这具大道分身彻底击垮,在这一刻彻底消亡了。

        这一瞬,苏奕的心境莫名地震颤了一下,心绪翻涌。

        他没想到,无寂佛这一具大道分身,没有死在万劫帝君手中,却死在了为自己阻挡杀劫面前。

        之前进入大殿时,自己还曾因为无寂佛的一缕气机笼罩在自己身上而心生不悦和怀疑。

        可无寂佛不曾为此介怀,反而因救自己而付出了大道分身!

        这一切,让苏奕心生说不出的滋味。

        鸿灵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不禁愣住。

        谁敢想象,三世佛的师尊,竟会为了帮苏奕阻挡杀劫而死在三世佛的一击中?

        简直太离谱!

        “师尊,您的大道分身被毁,可您的本尊还在,弟子……断不会让您就这般殒命的……”

        三世佛喃喃,神色间不见悲恸,只有一种无奈和惋惜。

        万劫帝君冷冷道:“你说的不错,无寂佛的本尊还在,毁掉一具大道分身而已,算得了什么?说不准就是你们师徒俩故意演的一出戏!”

        大殿中央,万劫帝君的本尊和无寂佛的本尊,犹自保持着那种相互残杀的姿态。

        在刚才的混乱厮杀中,竟然没有遭受到任何冲击,显得很是古怪。

        万劫帝君目光看向苏奕,沉声道:“苏道友,接下来你我联手,未尝没有扭转乾坤的机会!”

        三世佛神色平静道:“这里虽是你万劫帝君的地盘,可如今的你也不过是一具大道分身罢了,何足言勇?”

        鸿灵手握玄机镜,看着大殿内的景象,心中虽然犹有不少困惑,但已经不再顾虑什么。

        一个无量境剑修、一个天帝的大道分身,注定已掀不起什么浪花!

        「五更完毕!卑微金鱼在线提醒,月末最后一天,兄弟们有免费月票的赶紧投啦,过了凌晨就作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