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乃绝顶风华在线阅读 - 第390章 恶心人

第390章 恶心人

        叶文耀很为难,但在叶湘玉的以死相逼和戚夫人的默许下,只能硬着头皮去寻妖舟和乌羽白。

        天寒地冻,雪花漫舞,乌羽白和妖舟竟还在室外漫步。可见,情浓时,夏天不热、冬天不冷。

        叶文耀一看见妖舟,就说:“大姐儿,湘玉找你,说要和你谈一谈。”

        妖舟说:“我和她没什么好谈的。以后各自安好罢了。”

        叶文耀看了乌羽白一眼,有些烦躁地对妖舟说:“你就去看看吧。免得以后又闹腾起来。”微微一顿,“她说,有件事要和你说。”

        妖舟想了想,点头应下,对乌羽白说:“我去去就来。”

        乌羽白柔声说:“雪天地滑。”

        妖舟回以一笑,眼角堆砌的都是幸福。

        妖舟提步离开,小葡萄尾随在身后侧。

        叶文耀对乌羽白说:“世子随我来。”

        乌羽白微微颔首,道了声:“有劳。”

        叶文耀引领着乌羽白,绕了一下,才来到叶大人的书房。他站定,对乌羽白说:“父亲在里面等你。”

        乌羽白推开房门,走进书房。

        叶大人的书房分里外两间。外间都是书,里间有榻,可以喝茶小憩。

        乌羽白听见里间有动静,就向里间走去:“叶大人……”打眼一扫,竟然看见了叶湘玉!

        叶湘玉穿着粉嫩春裙,如同一朵待人采撷的桃花,轻轻颤抖,不胜娇羞。她看向乌羽白,俏丽一红,说:“有些话,想和世子说说。有些冒昧,还请世子见谅。”

        乌羽白说:“既然知道冒昧,还刻意寻我说话,着实有些……不知廉耻。”

        最后四个字从乌羽白的口中说出,仿佛四个大嘴巴子落在了叶湘玉的脸上,打得她毫无招架之力。不过,她今天这么做,也是打着破釜沉舟的心思。

        叶湘玉泪眼盈盈地望着乌羽白,说:“世子如此说我,怕是不了解实情。湘玉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请文耀帮个忙,不外乎是因为仰慕世子,更不忍世子被骗。”

        乌羽白看着叶湘玉,问:“怎么个被骗法?”

        叶湘玉见乌羽白对此感兴趣,心中就是一喜,刚要说话,就听门被踹开,发出咣地一声。

        妖舟站在门口,眼神冰冷地看向叶湘玉,如同看着一只刚刚被自己射杀的野兔。

        那种眼神,令叶湘玉打了个冷颤,忙躲到乌羽白的身后,如同小鸟寻求庇护。

        妖舟刚要走进屋内,叶文耀忙伸手拦下她,赔着笑脸说:“大姐儿息怒息怒……”

        妖舟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打得叶文耀将头偏向一旁,身子后退撞到了墙。

        妖舟看着叶湘玉,掐住叶文耀的脖子,对叶文耀说:“我让你把话说给她听,是说明白了吗?”

        叶文耀忙点头,口中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妖舟看向叶湘玉,问:“你听明白了吗?”

        叶湘玉回道:“不过是威逼罢了。你不想我好过,想要生生逼死我。”

        妖舟丢开叶文耀,走进屋内,吓得叶湘玉紧紧抓着乌羽白的大氅。妖舟勾唇一笑,说:“把你的脏爪子拿开,别说我直接给你剁掉!”

        乌羽白向妖舟走近,以态度证明清白。

        叶湘玉被羞辱,流泪委屈道:“大姐为何如此恨我?可是因为我知晓你的秘密?!”

        妖舟微愣,心中有些疑惑,不晓得叶湘玉这个秘密指的是什么。

        就在这时,叶大人和戚夫人快步赶来。

        戚夫人去拉扯叶大人的衣袖,却被他甩开,黑着脸说:“岂有此理!”

        戚夫人打眼看见捂着脸的叶文耀,立刻明白他被妖舟给收拾了。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再看叶湘玉,吓得瑟瑟发抖,顿觉心痛不已。

        叶大人走进书房,对乌羽白说:“家门不幸,让世子看热闹了。本想请世子过来喝杯茶暖暖身子,却被这无知妇人叫去……”看向叶湘玉,狠狠瞪她一眼,呵斥道,“回去!还不嫌丢人现眼!”

        叶湘玉委屈地说:“爹……女儿……女儿只是心仪世子,不想他被蒙骗……”

        叶大人怒喝道:“什么蒙骗?!你给我滚回去!”

        戚夫人的道行要比婉姨娘高上许多,立刻将叶大人的火力拦下,她上前两步,抱住叶湘玉,哭着说:“二小姐莫要说了。今日之事,实乃无妄之灾。若非……若非我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也不会连累二小姐……”

        这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叶大人呵斥道:“休要胡说!回屋去!”

        戚夫人立刻低垂下头,作势要拉着叶湘玉离开,眼神却偷偷瞥向乌羽白,表达着一个主题思想:这个秘密和你有关。

        然而,乌羽白始终没有说话,开口的是妖舟。她问:“你贼眉鼠眼的看什么?!有什么话,当面说清楚,也好让父亲知道,你平时是怎么管家的。”

        戚夫人一哽,在心里狠狠骂了妖舟一句,这才说道:“昨晚大小姐拉着一名男子进了屋去,今天一早,天尚未光亮,才把人放出来。下人们都说,那男子形容憔悴,衣袍都被拉扯破了。”

        叶大人看向妖舟,一脸震怒之色。显然,这种不守女德的行为,成功激怒了她。

        乌羽白略一猜想,就知道戚夫人口中的男子,定是楚青逍无疑。只是,此事却不好解释清楚。

        妖舟既然敢留人,自然有了完全对策。她眯眼一笑,说:“姨娘说的是窦蔻窦小姐吧。她与我同去边城,一直穿着男子衣袍。昨晚她没能去皇宫里喝酒,着实有些不悦,半夜爬了我的墙头。”脸色一沉,“哪只狗眼看见她是男子?!若是让她知道,定要给你捅瞎了才痛快!”

        戚夫人听妖舟说话如此斩钉截铁,顿觉自己掌握的信息不太准确。她期期艾艾地看向叶大人,已然没了往日的冷静和威风。

        叶大人恼她信口开河,坏妖舟名声,于是一个嘴巴子打过去,教她闭嘴做人。

        叶湘玉见戚夫人被打,有了兔死狐悲的自觉,决定破罐子破摔,拉妖舟下水,就算溺死,她也要拉一个垫背的。她痛苦地掩面哭泣,说:“我知道,大姐儿是不会放过我的,我……”

        戚夫人拦下叶湘玉,抱着她哭嚎道:“我苦命的孩儿啊!你……你怎就这么命苦。大姐儿回来后,老爷都不疼爱二小姐了。老爷你还记得吗?湘玉可是你抱在怀里疼大的孩子啊!她从来不想和大小姐争,只是孺慕世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