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精灵:还好我有万界模拟器在线阅读 - 第六章 陆爸:这是精灵的奇迹啊!

第六章 陆爸:这是精灵的奇迹啊!

        看着摆在眼前的三项奖励,陆离果断选择了第三项。

        巨人世界的战斗技巧大多极其依赖立体机动装置,在没有立体机动装置的现实世界,那些战斗技巧能发挥的部分其实非常有限,而且也不太适合精灵对战。

        至于那个蓝色天赋少壮,虽说可以让卷卷耳变得更加强壮,但陆离觉得这并不是眼前最为迫切需要的东西——没有面对敌人的勇气,体质再怎么强悍也只是徒劳。

        选完奖励的陆离刚一退出模拟器,便觉阵阵困意如潮水般袭来。

        看一眼还在熟睡的卷卷耳,陆离也不坚持,轻笑一下后就此盖上被子沉沉睡去。

        …………

        大概是因为精神力亏空的缘故,陆离一觉睡到十一点多才幽幽醒转。

        “卷卷耳?”

        没有得到回应的陆离撑起身子,隐约听到卧室之外有翻炒饭菜的声音传来。

        这是……从模拟世界里继承了关于做饭的记忆,所以迫不及待的想给自己露一手?

        巨人世界可没有煤气炉,可别饭没做成反倒闹出火灾才好。

        “咪噜?”

        趿拉着拖鞋走出卧室,迎面就看见小卷卷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小口喝着哞哞牛奶,这让陆离不禁一愣。

        卷卷耳在客厅,那到底是谁在厨房?

        正自疑惑间,一个容貌和陆离有六分相似的中年男人端着盘胡萝卜炒肉走了出来,随意瞥了眼陆离后开口道:

        “醒了?刷牙洗脸准备吃饭吧。”

        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陆离短暂的失神了片刻,而后才反应过来眼前之人是自己这一世的父亲。

        根据前身的记忆,陆离的母亲在陆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而陆离的父亲在那之后也没考虑过再婚,家里这么多年一直都是陆离和陆爸两个人住。

        虽说这么多年以来都是父子二人一起生活,但陆离和陆爸的关系却并不算好,因为陆爸是个事业心极重的男人,自己创建的公司事务繁重起来,几天几夜不着家都是常有的事情。

        在陆离这个穿越者看来这种事情无可厚非,不过是做父亲的想努力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加之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父爱罢了。

        但前身那个十七岁的少年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在前身看来陆爸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还曾怀疑过陆爸背着自己偷偷组建了新的家庭,并为此暗自跟踪调查过一段时间,不过自然是什么都调查不出来就是了……

        回忆着脑中前身和陆爸的父子关系,陆离想了下后开口问道:

        “你之前不是说去邻市出差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前身好多年都不曾开口称陆爸为“爸”了,这倒是让陆离的心理负担减轻了许多。

        听到儿子居然主动问起自己的事情,陆爸端着饭菜的手微不可察的一颤,但面上却不露声色的开口道:

        “本来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正当陆离以为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准备进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却又听到陆爸“漫不经心”的话语飘来:

        “碰巧你老师给我打电话说这两天要来家访,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听到这话已经背过身去的陆离不禁轻笑了一下……只能说懂得都懂。

        …………

        午饭过后,眼见饭桌上的陆爸没有跟自己搭话的打算,陆离干脆抱过卷卷耳,有些笑吟吟的开口道:

        “昨晚是不是又做梦了?”

        “咪?!”

        卷卷耳露出震惊的表情,这都被自己的训练家知道了,难道说自己的训练家真的心意相通到可以看见自己的梦境么?

        震惊过后的卷卷耳也来了精神,手舞足蹈的跟陆离讲述起了昨天的梦境。

        它也不记得自己昨天到底是做了一个还是两个梦了,就记得昨晚它又梦到了那个可怕的世界,只不过这一回他在梦里的表现可比先前勇敢多了,不仅没有被巨人吃掉,而且还拯救了自己的朋友。

        看着眼前神情兴奋,讲到高兴处还不住模仿着梦中动作的卷卷耳,陆离也跟着露出了笑容,一边轻抚着卷卷耳的皮毛,一边开口鼓励着:

        “今后也要像昨晚一样勇敢哦,不管是面对梦境还是面对现实中的对战。”

        这样的互动对陆离和卷卷耳而言简直在正常不过了,可落在陆爸的眼中,却让他在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自己的儿子……自己那个自打妻子死后就变得阴沉孤僻,独来独往(其实是不想被人发现xp)的儿子居然有着如此温柔的一面?

        先前在得知儿子买了颗卷卷耳的精灵蛋作为初始精灵时,他还曾担心过孤僻的儿子会不会做出虐待小精灵之类的可怕事情。

        自卷卷耳孵化以后他曾好几次想找机会观察卷卷耳有没有被虐待,但很可惜他在家的时候儿子一直都反锁着房门,只和卷卷耳待在里面,丝毫不给他看到卷卷耳的机会。

        这次他电话都不打一个就突然返回,其实也抱着些“搞个突然袭击看看卷卷耳的生命健康到底有没有受到威胁”的想法在里面。

        此时看着自家儿子在面对卷卷耳时表现出的亲昵和善,再回忆下儿子刚刚没有扭头回房间,反而主动关心自己的话语,陆爸心头的忧虑被彻底打消,眼眶也隐约有些泛红。

        他并没有往“儿子被人调包了”这方面考虑,而是无比笃定的认为这就是卷卷耳在潜移默化中为陆离带来的影响,并在脑中脑补出了一场可爱精灵凭借一腔温情感化失足少年的情感大戏。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这是由小精灵创造的奇迹啊!

        “嗯?你这是怎么了?”

        陆离被陆爸的异状吓了一跳,刚刚还好好的呢,怎么他和卷卷耳说句话的功夫就变成这样了?

        听到陆离的问话,陆爸赶忙闭上眼做“按揉晴明穴”状:

        “前两天休息的不太好,眼睛有点发干……”

        正当陆爸纠结着要不要借口公司有事为由告辞离去的时候,门铃声突兀的响起。

        “我去开门。”

        听到这声音的陆爸如蒙大赦,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房门被打开的瞬间,一道温和知性的声音便自门外响起:

        “你好,请问是陆离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