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武侠修真 - 过河卒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罗娑洲

第一百六十八章 罗娑洲

        过河卒第一百六十八章罗娑洲历朝历代都有一项政策,叫作徙民实边。翻译成白话就是,迁徙百姓,充实边疆。

        这又不得不提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帝国的崩溃。

        西方也曾有一个勉强算是大一统的国度,中原人称之为大秦,其首都是七丘之城,也是今日之圣座所在。

        当年大秦帝国衰弱乃至崩溃的时候,其边疆行省纷纷反叛独立。

        因大秦帝国在扩张的过程中,会不断引入其他种族加入帝国,基本上是一省一族一地,大秦征服了他们之后,元老院只派遣总督、税务官和军队,只要按时纳税,打仗时出人出力,其他内政一概不问,实行自治。这也就罢了,大秦还将其视作二等公民,一等公民的醉生梦死来源于对外掠夺和对于二等公民的压迫剥削。如此就产生了双重矛盾,阶级上的和种族上的。

        还有第三条,是地域矛盾,总有富庶地区和贫苦地区,帝国分崩离析的时候,富庶地区自然不会认可贫苦地区,只会一门心思甩掉这个穷苦兄弟。

        于是当帝国崩溃时,外围行省几乎全部脱离帝国,开始谋求独立。..

        如果主体足够强大,还能保住核心区域,谋求东山再起。如果主体不够强大,那就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中原王朝同样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徙民实边的政策也应运而生,核心在于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终是不分彼此。

        到了如今的道门,疆域不可谓不广大,道门同样要考虑这个问题。于是才会有人反对接纳塔万廷,并且提出了「塔万廷只能共享福不能共患难」的说法,这是有现实基础的。

        毕竟塔万廷和南洋不同,南洋从祖龙时期就开始与中原融合,上千年下来,有着足够的基础,可塔万廷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与中原格格不入。文化不同,语言不通,思维不同,真要接纳了塔万廷,从历史经验来看,道门强大时还好说,一旦道门陷入衰弱,塔万廷必然会收拾细软跑路,这就是不能共患难。甚至反咬道门一口,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这正是李家那一套阻力很大的主要原因,你要搞融合,最起码要几百年的时间才能见成效,道门能不能兴盛几百年,谁也不敢打包票。想要走捷径,那就是西洋人的办法,直接杀人,屠城灭地,可这又与道门的文明宗旨相违背,真要干了这种事情,还有什么脸面去指责西洋人?毕竟道门也干了。

        关键杀人这种事情

        会反噬自身的合法性,不要小看道德大义的作用,维系人心还就要靠道德大义,生于不义,行于不义,也必将死于不义。

        齐玄素提倡的那一套,看似很不靠谱,实际上很有现实意义,你们自己的问题,我们不管,我们只是合作。你们内部杀人也好,压迫也罢,都是你们内部矛盾,别把账算在道门头上。至于西道门何去何从,只要北边的蒸汽福音不倒,西道门就有存在的意义。

        既然道门不愿意接纳塔万廷进入自己的版图,那么道门的外围疆域就是西婆娑洲、婆罗洲、罗娑洲、凤麟洲、西州之外的广大西域。道门也实行了徙民实边的政策,其中执行最好的就是南洋地区,这是没有疑问的,齐玄素还是七品道士的时候,就听说了道门每年都会把失去土地的百姓送往南洋,一举两得。

        其他地域各有各的难处,比如凤麟洲,这里环境还算不错,就是地方太小人太多,没空地了。与凤麟洲反过来的是罗娑洲,地方太大人太少,最后变成了流放之地。

        道门从来不会浪费人力,许多高品道士落入天网之后都会被送到昆仑道府修道观,因为这些高品道士实力强大,靠近玉京,更容易镇压看管,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异动,如果把他们放得太远,这些人很有可能直接跑掉。实在不好看管或者罪大恶极的

        ,就送到三大牢狱洞天之中。

        还有些实力不那么强大的犯人,就被流放到了罗娑洲。虽然罗娑洲的环境恶劣,但矿产资源丰富,这些流放的犯人就被安排采矿。除此之外,还有大量被雇佣来的普通矿工,这些人大多来自南洋和中原,不过没人愿意在此久居,都是干上几年,攒够钱就回老家过日子。

        整个罗娑洲就是一个大号的矿区,支撑起了道门的冶炼工业,那么多铁甲舰、火器,都指望这里。

        所以天机堂在这里存在感很强,正如市舶堂在南洋等地存在感很强,是一样的道理。

        除此之外,这个「矿区」也充当了中转站、港口、仓库,道门对于南大陆的援助,都是先运到这里,然后再转运南大陆。甚至近些年来,干脆直接在矿区旁边建造巨型作坊,省去运输的过程。

        不得不说,如此庞大的疆域,超越中原历史上的任

        何一个朝代,如果把南大陆也算进来,那么无论什么时间,总有一块土地是沐浴在阳光之下的,如日中天,太阳不落。

        这就是道门。

        正因如此,道门大掌教之位才会这样的引人注目,这样的让人垂涎。

        当西道门使团的「太阳舟」出现在罗娑洲上空的时候,齐玄素向下望去,入眼就是一片荒凉的漫漫黄沙,没有植被,没有河流,一眼就让人对「绝岛」这个名字感同身受。

        这是罗娑洲西部的真实景象,很容易让人想起如今同样沙化严重的西域,甚至不如西域。不管怎么说,西域在历史上也曾有过水草丰茂的时期,留下了众多文明,后来衰落是后来的事情了。可这里连文明遗迹都没有留下,甚至一般动物都保留了相当原始的样子,当真是不毛之地。

        飞舟继续前行,环境逐渐有了改变,有了人烟。

        同时,也有两艘「紫蛟」升空,为使团伴航「欢迎西道门使团抵达罗娑洲,我道府飞舟两艘奉道府议事命令,为使团引路护航。」

        在两艘「紫蛟」的引领下,西道门的「太阳舟」飞往最近的大渊港口——这是一个以人名命名的港口,以此纪念第一个发现罗娑洲的中原人汪大渊。还有一座焕章城,则是以汪大渊的表字「焕章」命名。

        此时在大渊港口,罗娑洲道府的掌府真人叶青霜已经带领几位副府主等候在码头上,仅仅是一个齐玄素,还不至于让叶青霜如此兴师动众,可西道门使团就不一样了。皇甫极作为西道门未来的核心人物,道门这边还是要给出极高规格接待的。

        巨大的「太阳舟」落在海面之上,如一座移动的岛屿,虽然不如「应龙」那般细节精致,殿阁层叠,但周身笼罩光芒是其一大特色,从各个角度照亮了大渊港口。

        放下舷梯,皇甫极第一个走了下来,接着便是齐玄素。

        叶青霜已经主动迎了上来,与走下舷梯的皇甫极互相见礼。接着皇甫极又与叶青霜后面的几位副府主依次见礼。

        齐玄素与叶青霜的见面就要随意多了,只是随意拱手——两人不仅是道门同僚,还是老相识。不要忘了,婆罗洲与罗娑洲是邻居,罗娑洲的矿石最起码有一半去了婆罗洲,齐玄素作为婆罗洲道府的前任首席副府主,主抓经贸,跟罗娑洲这边多有往来,想不熟也

        不行。

        叶青霜是个女道士,道门高喊了这么多年的平等,还是有些成效的,参知真人中不乏女子,比如慈航真人苏元仪、帝京道府的李若水,还有叶青霜,都是女子之身。

        不过也不可否认,高层中还是男人占了绝大多数,道门本质上还是由男人主导的。涉及到最根本的权力,可没人玩什么绅士风度,全看本事。

        这也反映出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道门,地位最高的和地位最低的,

        都是男道士,呈现出两极化趋势。这也体现了男人之间的竞争理念,赢家通吃,败者一无所有,残酷凶狠。

        其实早在孩童时代就有体现,女孩们仅仅是排斥、疏远、孤立的时候,男孩可能已经动手见血甚至闹出人命了。这还只是雏形而已,远非成熟状态。两种环境造就出的男人和女人,到了成熟期后,竞争力自然大不相同。

        利弊总是同行,在秩序稳定的环境下,女道士虽然被限制了上限,很难触碰到最高权力,但下限也得到了保障,最不济还能嫁人,比那些牛马一般的男道士多了一条出路。

        这也是那么多女道士支持张月鹿的原因,平等喊多了,自己也信了,她们太希望有一位女子大掌教来证明女道士能顶半边天了。

        眼看着慈航真人陪跑已成定局,最终还是清微真人和东华真人两强相争,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代,毕竟有张月鹿和姚裴两个女子,从概率上来说大了许多,总不能这两人还要给李长歌和齐玄素陪跑吧?不会是李长歌和齐玄素延续上一代清微真人和东华真人之争吧?

        其实齐玄素也有优势,而且层次更高。张、姚、李三人,刚好代表了三大世家,唯独齐玄素出身底层,就是那种连老婆都娶不起的底层男道士。对于庞大的寒门道士群体而言,谁管你是男是女,都是少爷小姐,唯独齐玄素,才是自己人。

        虽然齐玄素认了姚家的干娘,娶了张家的媳妇,但也比其他三个强。

        不要小看这种思潮,只能达到一定声势,是能真正影响到上层的。

        好巧不巧,叶青霜就是一位寒门出身的道士,所以她被「发配」到了罗娑洲这个「好地方」。

        「最近很忙,精力不济,昨晚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打算闭闭眼,睁眼已经是早上四点,这个月就这样了,下个月争取全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