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3章 幼年青帝,惨痛过往(求收藏,追读!)

第3章 幼年青帝,惨痛过往(求收藏,追读!)

        青铜巨棺上的画面,落在一处宽阔的院落内。

        此时正是夜晚,但依旧是人声熙攘。

        到处张灯结彩,气氛好不热闹。

        人们各自落座在酒宴上,脸上都洋溢着可见的喜悦之情。

        然而站在一个房间门口的两个中年男人,还有他们身旁的男孩,三人的脸色却显得很是焦灼紧张。

        那男孩看上去约莫六七岁左右,虽然还没长大,但眉宇间已有一股非凡英气。

        帝宫内,所有修士都立马认出了他。

        除了幼年青帝,还能有谁。

        而旁边那个模样和他有几分相似的中年人,应该是青帝父亲。

        “原来魔帝小时候就生得如此灵气逼人。”

        “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表面上天真无邪,实际上还不是狼心狗肺?”

        “如果这时候有人把魔帝给杀了该多好!那青州后来就不会生灵涂炭,许多人也不会枉死。”

        看见林渊小时候的模样,众修士唏嘘不已。

        他们很难把影像中这个纯真无邪的男孩,和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联系在一起。

        突然,随着一声婴儿的啼哭响起,所有人再度看向画面。

        “生了,生了!夫人生了!”

        房间内传来接生婆的喜讯。

        “是个女娃,哎呦长得可真是水灵!”

        得到消息,一直在门口等待的两个中年男人相视一眼,脸上都浮现出一抹如释重负的笑容。

        一直安静站在旁边的幼年青帝,也松开了紧攥的小手。

        “哈哈哈,恭喜云小弟喜得千金!”青帝父亲向另一个中年男人贺道。

        中年男人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下意识看了看天,不假思索道:

        “方才我看今夜无辰无月,便立马想到孩子的名字,若是男孩,便叫他云无辰。”

        “可现在既然生得是个女孩,那就唤她云无月吧,如何?”

        “云无月?”

        幼年青帝轻声念了一遍,不由得赞叹一声:“云叔,你这名字起得真好听!”

        ……

        “什么?无月大圣居然不是青帝的亲生妹妹?!”

        “我说为什么二人不是同一个姓,原来如此。”

        “怪不得青帝能对云无月那么狠心绝情,不曾想从一开始就本是陌路人。”

        三世铜棺前,喧闹的修士们沉默了下来,在心中惊呼。

        他们全都看向了云无月。

        云无月本无心关注林渊的过往,一直都在闭目养神。

        直到听见林渊父亲喊出云老弟时,她才关注起铜棺上的画面。

        而当听到自己名字时的第一刻,她脸上那股波澜不惊的冰冷神色终于有了变化。

        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竟然不是林渊的亲生妹妹。

        在她的记忆里,小时候很多事都忘得一干二净。

        脑海里偶尔会闪过些模糊的记忆画面,但也想不起具体情景。

        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模样。

        可现在随着林渊的记忆显现,她终于看见了。

        云无月的眼眶微微湿润。

        她仔细端详着画面里的中年人,想把他的模样永远记在心中。

        她还想再看看自己的母亲,她还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她从小就没有任何关于父母亲的记忆画面。

        铜棺上,影像仍在继续播放。

        看着已初露峥嵘的幼年青帝,云无月父亲扬起一抹带有深意的微笑。

        他转头向青帝父亲问道:“不知林老哥还记不记得十年前的约定?”

        “当然记得,当年我们二人患难与共,一同逃出苍焰谷,侥幸还生后,定下生死之约。”

        青帝父亲慈爱地摸着林渊的头,语气很是怀念。

        “若以后都生得男孩或女孩,便让他们结为异姓兄弟姐妹,若是一男一女,便定下娃娃亲。”

        话音落下,林渊抬头看向紧闭的房门,双脚不自觉移动了几分。

        他自幼聪慧,当然知道娃娃亲这三个字代表什么意思。

        铜棺外,一直观看着影像的修士们此刻变得一片哗然。

        哪怕是刚才知道云无月和青帝根本没有血缘关系时,他们都没有现在这般震惊。

        谁能想到二人竟然从小就定下了娃娃亲!

        洛辰的神情也稍微有了点变化,但很快又被他压下。

        身为话中人的云无月,在听到这话时脸色却明显暗淡了几分。

        娃娃亲……呵呵……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青帝会那样残忍对待她。

        她无法理解。

        帝后景千灵在听到这消息时,亦是微微蹙起黛眉。

        如羽密睫下,两道幽冷眸光瞥向云无月。

        明明她自认为已经彻底对林渊绝情断念,可现在却不知为何会感觉心中突然一痛。

        她闭紧双目,平复起心境。

        这件事林渊根本就没有和她提起过。

        她没想到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妻子来看待。

        只是单纯利用她来接近父亲,好上位成为青帝,达成目的。

        思考清楚后,景千灵缓缓睁开眸子。

        她心中对林渊的恨意,又更加浓烈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很快又被铜棺上的影像转移了过去。

        因为原本尚能听清楚的谈话声突然变得十分嘈杂。

        画面中,只见一群身着印有藏青色火焰标志的衣袍的修士,骤然出现在院落上空。

        “大胆逆徒林天、云海,携宗门私密擅自逃离苍焰谷,今日按宗规处置,屠你二人满门!”

        随着为首修士一声大喝,院落上空那些身影掌中苍焰暴涌,齐齐从飞行法器上杀下。

        霎时间,整个院落内火海翻飞。

        随着声声凄绝惨烈的喊叫,在场参加接生宴的两家人,被无情的苍焰一个接一个生生焚烧而死。

        帝宫内,亲眼目睹这惨无人道的屠杀,不少修士纷纷皱眉。

        有的人直接封闭了全身神识,实在不忍心看到这种人间炼狱。

        但人群里也还有个别修士窃笑出声。

        “哈哈,真没想到原来魔帝也亲身经历过这种痛苦,真可谓老天有眼,大快人心!”

        但那人很快就察觉到气氛好像不对劲。

        因为旁边不少人都带着愤恨与不屑的目光盯着他。

        那人灰溜溜低下头,不敢再做声。

        但周围人都和他隔开了距离。

        他们修士联盟自诩正派,虽然十分痛恨魔帝,但目睹这种人性至暗的时刻,实在不该笑出声来。

        更别说还当着云无月的面。

        反观云无月,她的泪水早已决堤。

        画面里的那些人都是凡人,却被足以熔断精铁的灵火给活活烧死。

        那般惨烈到极致的痛苦可想而知。

        看着掩面痛哭的云无月,在场修士心中长叹。

        亲眼目睹家人遭受这种灭绝人性的屠杀,任谁都不会好过。

        就算他们想安慰一二,都不知如何开口,也没有那种身份。

        所有人默然看着铜棺上的画面,不再言语。

        此时画面已经转变了视角,变成了青帝眼中的景象。

        在那些修士飞身杀下来的第一刻,林渊就趁着慌乱,闯入了房中。

        他抱起安睡在襁褓中的云无月,深深凝视了云无月的母亲一眼。

        那眼神里饱含的决意,让他立刻就明白了一切。

        身为云叔的妻子,想必她早就知道会有现在这一刻。

        门口的厮杀声越来越近,林渊没有再逗留,抱着云无月从后窗爬出。

        画面突然变得模糊起来。

        众人都知道,那是此刻在青帝眼眶中盈满的泪水所致。

        重新关紧窗户后,林渊撒开腿,竭尽他的全力,在如深渊般漆黑的夜幕中奔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