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4章 一路向东,艰难求生(求收藏,追读!)

第4章 一路向东,艰难求生(求收藏,追读!)

        夜风呼啸。

        林渊抱着云无月,迎着猎猎寒风,在暗幕里狂奔。

        他很聪明,没有选择那些毫无遮挡的大路跑,而是专门朝着东边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逃命。

        但那急促无比的呼吸声,还有凌乱不堪的步伐,让所有正观看着影像的修士们都意识到,他早就已经力竭了。

        可林渊还依旧在榨取着身上所有力量,所有意志,乃至透支自己的生命力,一直拼命向前跑。

        他不敢休息,也不敢放慢速度。

        因为他怕被那些丧心病狂的修士们发现踪迹。

        因为他想要挽救这个正安然躺在自己怀抱里,尚不知晓世界残酷的可爱小生命。

        一路上,他不知摔倒了多少次。

        手上、脚上、脸上也不知被锋利的枝叶划破了多少道伤口。

        但他始终都好好护着襁褓里的云无月,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每次都忍着疼,噙着泪,很快就爬起来。

        再看一眼后方变得越来越远的冲天火光,继续向东边没命似的跑。

        画面早就模糊不清,但所有修士始终都没有听到半点哭声。

        可众人都清楚,幼年青帝心里现在会是什么感觉。

        虽然他们这些人都是修为高深的修士,早就看淡了人间诸事。

        但毕竟都是从凡人一路修炼过来的,最无情,也最有情。

        在深夜,一个人独自穿越阴冷恐怖的黑暗森林,远处还不断有猛兽咆哮声响起。

        想想都知道会有多恐怖,多令人害怕。

        更何况此时的青帝,还只是个未长大的孩子。

        “唉,青帝他……现在心里一定又痛苦,又害怕,又无助吧。”人群中,有修士唏嘘道。

        “话是这样说,但他可曾想过那些惨死在他手里的生灵是什么感觉?切身感受下痛苦的滋味又会怎么样?”

        “不错,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长吁短叹的。”

        “但是能亲眼看到这丧尽天良的魔帝受苦受难,实在是痛快淋漓!”

        “也是,不过就是可惜了云无月,要跟着他一起受苦。”

        众人纷纷开口议论,话语中能感受到他们对林渊的恨意远未消减。

        唯有云无月依旧面无波澜,默默看着青铜巨棺。

        就这样,铜棺上的画面从暗至亮,又从亮至暗。

        林渊跑了一天,又跑了一夜。

        直到意识模糊,直到眼前的世界变得灰蒙一片。

        黑夜茫茫,他不知身在何处。

        没人能和他说话,没人能替他承受身心剧痛。

        只是硬生生靠着心中一股执念,机械般迈动着双脚。

        茂密的森林里暗得可怕。

        终于,林渊一脚踏在碎石上,身体失去平衡。

        他临近昏迷边缘的意识瞬间清醒了几分,赶忙蜷缩身体,护住怀里的云无月。

        随后在嶙峋乱石上翻滚、摔落,撞得头破血流。

        伴随一道沉闷的噗通声,他重重摔倒在一处未知的松软地面上。

        可麻木的身体却已经感受不到丝毫疼痛感。

        沉迷的意识、晕眩的大脑也彻底到达极限,全身每一处肌肉的疲惫感如潮水般涌来。

        这次摔倒后,林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身。

        甚至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随着口中一声如蚊鸣般的呢喃“云无月”,他便彻底昏迷过去。

        而躺在林渊胸膛上的婴儿云无月,却依旧是毫发无伤。

        可哪怕她出生整整一天两夜,都没吃任何东西,一路上都是很配合的不哭不闹。

        反而在现在这种躺得很是安稳的时候,发出一声声无助而又肝肠寸断的撕心哭喊。

        铜棺上的画面,到此也变得漆黑一片。

        帝宫内,一片安静。

        众人心中有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异样感。

        其中有浓浓的震惊,有不该出现的同情,还有不知为何的茫然。

        中途不作任何停留,抱着一个婴儿,不吃不喝,在十万大山里跑过整整一天两夜。

        这是需要远超常人的意志,如怪物般的精神,才有些许可能做得到的事。

        就算是任何一个普通成年人,都几乎无法做到这种地步。

        可年仅六岁的幼年青帝,却在没有丁点修为的情况下,做到了。

        扪心自问,如果把画面中的人换做他们自己,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所有画面里让众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幼年青帝踩过的一步步血印。

        他们深深感受到了一颗在绝境中变得愈加坚毅的道心。

        不少人忍不住唏嘘感叹。

        “不愧是青帝,哪怕在年幼之时,很多地方就远远超过了绝大多数人。”

        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对林渊的称呼已经从之前的“魔帝”,慢慢转变成“青帝”。

        就在整座帝宫的气氛正陷入沉默时,一道环佩玎珰的声音蓦然响起。

        众人四周循视,很快发现了声音来源。

        原来是云无月。

        只见此刻她整个身躯都在轻微颤抖,才让别在腰间的环佩相击,发出叮咚声响。

        那张平日里总是布满寒霜的双颊,有两道长长的泪痕正无声而落。

        而本是冰冷无情的眼神中,能看出多了几分柔情。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心中都涌上一股惋惜与同情。

        如果画中人是他们,现在心里的感觉也不会有多好受。

        更别说还是被青帝生生抽去先天道骨的云无月。

        可不少人心中又转念一想,从青帝幼年时期的记忆看来,他绝非像什么恶人。

        反倒是个舍己为人的大好人。

        哪怕自己受苦受难,都不忍心让怀中的云无月受到半点伤害。

        但为什么后来又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行径?

        众人心中不解。

        人群中,一个修为高深的壮汉看出了其他人脸上的疑惑,感慨道:

        “其实大哥……青帝他,以前真的是很好的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彻底变了。”

        人群转头看去。

        原来是青帝的结义兄弟,武破军。

        所有修士都认得他,包括站在他身边的几个人,都曾是青帝最为信任的部下。

        听闻他们在青帝少年时期就一路跟随,一同征战沙场,出生入死。

        帝城内的所有军备防守,青帝都是交由他们几人掌控。

        几人被洛辰成功策反后,大开帝城城门,让修士联盟军长驱直入,打得青帝措手不及。

        “武破军,一开始可是你率先弃暗投明的,怎么现在还替你这个魔帝大哥说好话?”

        这一段影像结束后,洛辰敏锐察觉到事态好似正朝着不对的方向发展。

        他本来看云无月状态就不稳定,现在又听武破军这样说,赶忙出声质问:

        “难道你就忘记了魔帝是怎么对待你们几个生死兄弟的吗?”

        被洛辰点及往事,武破军眼神一滞,摇了摇头后,便不再说话。

        看着身旁依旧在无声流泪的云无月,洛辰笑着安慰道:

        “无月,画面里都是你很小时候发生的事了,既然现在你活得这么好,说明小时候没有吃过什么苦,别太难过了。”

        “再说你天生道骨,就算魔帝他没这样舍身救你,我相信也定会化险为夷。”

        听完洛辰安慰,云无月微微点头,脸上的伤感神色才好转了几分。

        望着那张我见犹怜的绝美雪靥,洛辰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拉近距离的办法。

        “刚才我看魔帝的记忆里,杀害你亲人的宗门叫做苍焰谷。”

        他接着道:

        “你放心,等魔帝被炼化后,我立马就动身,哪怕寻遍青州,也会找到这个宗门,亲自替你报仇雪恨!”

        然而云无月脸色却依旧平静,摇头道:

        “对方应该早就死了,他可是青帝,岂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仇家。”

        “噢噢,这样想也对,但我还是会再去追究一下。”

        洛辰讪笑一声,挠头道:

        “看看到底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一个宗派竟会对两个私自逃离的弟子直接灭门。”

        说完,他转头看向铜棺,等待着昏迷过去的画面再度浮现。

        只希望,不要再出现什么别的意外……

        三世铜棺内。

        林渊表情无悲无喜,静坐一隅,明显不知道方才外界因他而起的变动。

        因为在九龙拉棺的第一刻,他就封闭了所有感官神识。

        【洛辰这臭小子是真的烦,好不容易对云无月有了点效果,一顿安慰后又跟啥都没发生一样,其他人也没多大反应。】

        被林渊切断交流的系统自顾自嘀咕起来。

        【不过倒也是,眼见方为实,如果来龙去脉真能用嘴巴解释清楚,林渊也不会像这样万念俱灰。】

        【但是都没关系,这段记忆不够,再来些更猛的!众叛亲离?呵……】

        【我就不信,你们这些女人全都是铁石心肠,等记忆曝光完,看你们怎么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