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5章 从今以后,你是我唯一的破绽(求收藏,追读!)

第5章 从今以后,你是我唯一的破绽(求收藏,追读!)

        众人没有等待太久,铜棺上便再次显示出画面。

        这里炊烟袅袅,毗邻山脉,看上去是一处偏僻村落。

        林渊已经从昏迷中醒来,现在正抱着云无月,在一户人家前敲门。

        木门打开,一个淳朴妇人瞧见来客,表情显得很是惊讶。

        “两个苦命的孩子,你们怎么又来啦?是昨天那些东西吃完了吗?”

        她语气和善道:“来,快进屋喝些水,洗把脸,家里还有吃的。”

        “大婶,谢谢你,但我不能这样白吃白拿。”

        面对妇人的盛情邀请,林渊摇头拒绝。

        “只是实在没有办法,希望大婶能再给我一些冰糖……请放心,我一定会还的!”

        看到林渊脸上的执拗表情,妇人只得作罢。

        她马上反身回屋,嘴里一边喊着:“好好,真是个坚强独立的好孩子,你等一下,我这就去拿给你。”

        很快,妇人就拿出一大包冰糖,放到林渊手中。

        “来,这是我家里剩下所有的了,全都给你。”

        林渊颤抖着手接过冰糖,双目泛起泪光,身子弯成九十度,真诚感谢道:

        “大婶,谢谢,真的谢谢你……等安顿下来,我就来给你帮忙,好好报答你!”

        “别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把身体养好才最重要,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就算我这不够,其他人家那里也还有。”

        妇人的语气很是爱怜。

        再次弯腰感谢一番后,林渊抱着云无月跑进了村庄外的树林里。

        看着浑身是伤的林渊如此卑微地乞讨,云无月的表情有了些许动摇。

        在她的记忆里,她这个青帝哥哥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低声下气。

        哪怕被无数强者围攻,被女帝困在绝阵中,被镇压在三世铜棺里,都从未低过头。

        他骨子里生来就刻着远超常人的自尊与要强,从来都不会展现出软弱的一面。

        云无月很清楚,如果林渊没有带着年幼的她,一定会自力更生,直接在山间寻野果野味充饥。

        可现在他却放下所有的骄傲,向别人卑微地乞讨。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看到这一幕,帝宫内修士同样纷纷摇头。

        “没想到高高在上,俯瞰天下的青帝,居然也会有这种乞尾摇怜的时候,真是可笑至极。”

        修士里有人忍不住出言嘲讽,带起周围不少人讥笑。

        但他们的讥笑声很快被云无月的冰冷目光打断。

        被这样盯着,他们讪讪看向画面,不敢再出声。

        但这一下意识的无心之举,却给云无月引来了不少异样目光。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在给林渊抱不平,赶忙收回目光。

        “至少在小时候,他还是无比爱护我的……但后来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会让他做出那种事……”

        云无月脑海中又浮现出种种不堪回首的往事,彻底收起了神色中的柔情。

        ……

        画面内,林渊穿过树林,很快来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旁。

        他盘坐下来,把正饿得大哭的云无月小心放在双腿上,摸着她的头轻声安慰。

        “小无月,别哭啦,再等我一会,马上就有吃的了。”

        或许是因为抚摸,也或许是听懂了话里的意思,云无月立马破涕为笑。

        林渊拿起之前要来的瓷碗,盛上大半碗溪水,再洗干净手,打开布包里的冰糖。

        看着晶莹剔透的冰糖,他不自觉咽了口唾沫,犹豫再三后,最终挑了颗最小的含在嘴里。

        随后,他又倒出许多颗在瓷碗里,用手指搅拌起来,等着碗里的糖慢慢溶解。

        溪水潺潺,清泉流响。

        林渊一边默默搅拌,一边看着水面。

        可水面上浮现出的倒影却不是他灰头土脸的模样,而是昔日里一大家子阖家欢乐的喜庆场景。

        “爹,娘……哥哥,姐姐,云叔……”

        林渊一遍遍喊着死去亲人的名字,到最后变成了声声呜咽。

        这几天里承受过的所有痛苦、心碎、委屈和害怕,总算化作泪水宣泄而出。

        一滴滴泪水汇聚在他下颌,滴落在下方的云无月脸上。

        她摸着脸蛋上还尚存温热的泪水,听着她从没有听到过的奇怪哭声,晶莹的眼瞳里满是好奇。

        “咿呀~”

        云无月口中咿呀,用力蹬起双脚,拽着林渊的上衣,把自己的身体撑了起来。

        林渊还只是孩童,长得不算高,再加上本就盘坐着,云无月在他怀里站起来的时候,刚好够到了他的脸颊。

        画面里,只见云无月举起小手,很是轻柔地帮林渊擦去眼角不断溢出的泪水。

        这一刻,不仅是画面里的林渊,就连众修士身体都同时一僵。

        尽管他们深知,这只是云无月一个好奇而又无心的动作而已。

        尽管他们明白,婴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眼泪,什么是哭泣,什么叫痛苦。

        但看到这种令人极为暖心的画面,还是忍不住与之共情,心中百感交集。

        林渊从痛苦中回过神,赶忙擦干眼泪,紧紧抱住云无月。

        “谢谢你,小无月,是哥哥让你担心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哭了。”

        他把云无月柔软玲珑的身体全部护在怀中,口中喃喃道: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最爱的亲人,也是我唯一的破绽。”

        “我一定会保护你好好长大,不让你受到半点委屈,若是谁敢让你痛……”

        林渊的目光无比坚定。

        “我必让他后悔终生!”

        锐利的眼神穿透空间,那如死神索命般的誓言让所有人心中一吓。

        任谁都能看出来,幼年青帝此时身上气场的变化。

        想必正是从这一刻起,他才一步步成为那个冷血无情的青帝。

        修士群中,有人偷偷看向云无月,想观察她是何反应。

        却看见她面无表情,怔怔看着铜棺上的画面发呆。

        离云无月站得比较近的武破军也注意到她的异常表现,低声感叹道:

        “不管怎么说,这时候的青帝,的确对无月妹子关怀备至。”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洛辰立刻出声反驳:

        “现在看上去是情深义重的,可后来不还是挖走无月妹妹的道骨,害她差点死掉?”

        一听到洛辰的话,云无月的眼神剧烈波动起来。

        说得没错……

        誓言立得再深又能说明什么?

        小时候对她再好又能说明什么?

        后来不还是违背了当初的誓言,夺走她的先天道骨,害她修为散尽,差点死去。

        脑海里两种不同的思绪争斗了一番后,云无月的脸色变得更加冰冷无情。

        她已经彻底封心锁爱,再不会软弱半分。

        瞥见这一系列反应,洛辰嘴角不自觉扬起,随着众人一同看向铜棺上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