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9章 青帝的天赋,洛辰囧了,所有人酸了(求收藏,追读!)

第9章 青帝的天赋,洛辰囧了,所有人酸了(求收藏,追读!)

        铜棺上的画面,仍在接连显现。

        和众修士的反应不尽相同,在看见林渊身上出现的异象时,村长脸上的震惊明显要多得多。

        他口中不断呢喃着“荒古圣体”四字,久久无法回神。

        但一旁的林渊,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随着他的呼吸吐纳,一道道玄妙的空间涟漪从其周身扩散开来,漾出层层波纹。

        很快,一股股气流逐渐汇聚成型,从四面八方涌入他的体内。

        “这……青帝这是就开始引灵了?”

        见到又一个修炼异象的众修士们,连连惊呼不止。

        “虽然实在不愿相信,但这令人倍感熟悉的场景,正是修士初次引灵才能引动的异象,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过。”

        “可青帝不是才刚学会呼吸吐纳吗,就算天赋再绝,也总得有个过程吧,这……这实在无法接受!”

        刚学会呼吸吐纳,就直接引灵入体,相当于刚学会走路,就能御剑飞行,玄虚渡空。

        众人此刻的感受,哪怕是心神震撼四字,都不足以形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青帝和他们修炼速度的巨大反差,让他们实在难以接受。

        但他们没有平复心情的时间,铜棺上的画面开始加速切换起来。

        从正午时分到日暮西山,林渊仍坐在原地。

        一道道天地灵气向他体内涌去,速度有增无减。

        众人脸上的神情一开始是讶异,再然后是震惊,再变成骇然,最后已然麻木。

        长时间表情保持僵硬,让他们面部肌肉到现在还在不断抽搐。

        “简直是特么怪物啊,还在吸?”

        “按这个速度和量下去,这踏入炼气境所需要的灵气量,已经赶得上一个真灵境修士了。”

        “若非亲眼所见,我永远无法想象荒古圣体的晋级需求竟然会如此恐怖。”

        “那肯定啊,不然怎么能做到同阶无敌,甚至越阶杀敌的?”

        “……”

        直到画面里夜幕降临,林渊体内才总算传出一声骤然异响。

        他站起身来,舒张双臂,全身骨骼顿时噼啪作响。

        瘦弱的身躯,此刻看起来宛若一柄划破夜幕的利刃。

        所有人都看出来,他已经成为了一名炼气境修士。

        从开始到结束,仅仅只花了半天都不到……

        他们一个个目光呆滞,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答案是否定的。

        众人这一路修炼以来所建立的三观和认知,已都经临近崩溃的边缘。

        没有任何缓冲时间,画面再度变换。

        一幕幕的修行记忆,被铜棺不断曝光出来。

        残老村的老人们不教不知道,一教吓一跳。

        他们本来都只是想随手指点林渊一二,却没想到他竟然一点就通。

        不管是什么再难理解的内容,他都掌握得飞快。

        甚至很多时候,看着修为本领突飞猛进的林渊,他们都会觉得自愧不如,发出连连惊叹。

        纷纷称赞他是个旷世奇才,修行天赋世所罕见。

        哪怕跟外面那些绝世天骄们比起来,都可谓是天骄里的天骄。

        但是面对长辈们的不吝夸赞,小林渊依旧很是谦虚。

        因为在他眼里,残老村里的这些长辈们,才是真正的不世强者。

        没手没脚的村长爷爷年龄最大,但身体反而最好,天天面容矍铄,精神百倍。

        瞎子爷爷分明什么都看不到,但一身敏锐的神识出神入化,比他睁着眼都要看得清楚。

        瘸子爷爷明明只有一条腿,但每次在山里赛跑,就算他先跑出几个山头,还是很快会被轻松赶超。

        铁匠爷爷的两只胳膊看起来比他还细,一手乱披风锤法却能把精铁生生打得融化,锻造成任何想要的模样。

        屠夫爷爷只剩三根手指,刀功却宛如天成,数十秒就能解完一头牛,还切出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牛肉牛筋。

        独臂的樵夫爷爷用左手持剑砍柴,十几米粗的参天巨树在他剑下好比木泥,一路砍瓜切菜,剑舞快得连残影都看不到。

        还有无数本领超强的长辈们,个个身怀绝技。

        就这样,林渊跟村长爷爷学会呼吸吐纳,引灵入体,成为一名炼气修士。

        再接着跟瞎子爷爷练出神识,观想天地,跟瘸子爷爷操练身法,比试速度。

        还跟独眼爷爷习得望气瞳术,跟着猎人爷爷一起隐匿气息,磨炼战斗技巧,猎杀凶兽。

        要是运气好,他还能在山间独立猎到妖兽,熬一大锅兽骨汤给村里人喝。

        有时,他还会带着病入膏肓的药师奶奶出门,一起采药炼丹。

        有时,又陪铁匠爷爷打铁铸剑,学习屠夫爷爷的解牛刀法,和樵夫爷爷比谁砍的柴更多……

        就这样三年炼体,五年炼气,时光匆匆而过。

        残老村里所有人的生存技能和非凡本领,全都被林渊掌握下来。

        才五年时间过去,就把他们浸淫了一辈子的功夫全学到手。

        而且青出于蓝,教无可教。

        看到这,铜棺外的众人彻底酸了。

        他们本来期待能从青帝记忆里学到一些修炼方法,或是什么绝世功法和灵技。

        看的确是看到了,可这哪有什么修炼方法?

        青帝分明就是靠着逆天悟性和超凡天赋,硬生生把那么多够他们理解一辈子的本领给学会了。

        有任何技巧可言吗?

        有肯定是有,但他们实在看不懂。

        就比如村长给林渊念述的无上心法,浩然正气诀。

        只要学会,便可修炼天地间的浩然正气,淬炼肉身。

        可整篇法诀听下来,他们只觉如闻天书,字字玄奥晦涩,极其难懂。

        当他们还在思考第一句话到底讲得是什么东西,青帝听完一遍后,就引动了天地间的浩然正气。

        这就像明明是开卷考试,可根本找不到知识点在哪,抄都不知道怎么抄。

        甚至直接把答案拿出来,却发现连答案都看不懂。

        那种苦闷的心情,正是众修士现在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真可谓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们一个个都怀疑起自己,快要自闭了。

        修行天赋这么垃圾,真的适合当修士吗?

        而此刻正被诸多修士带着奇怪目光打量着的洛辰,早就涨红了脸。

        刚才他那口口声声所说,林渊是靠着机缘气运加持,一路奇遇,才成为青帝的。

        现在正一句句地啪啪打脸,让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