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0章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求收藏,追读!)

第10章 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求收藏,追读!)

        在这五年里,林渊把生活都安排得紧凑妥当,张弛有度。

        每天天还没亮就起床修炼,吃过早饭后再上山砍柴,采药打猎。

        期间还兼顾练习剑术、身法,以及长辈们教给他的各种本领。

        然后赶在中午前回村,照顾差不多醒来的云无月。

        下午则按照顺序,每天轮流去不同的长辈那拜师学艺,温习本领。

        顺便请教修炼时遇到的各种问题,让他们帮忙指点迷津。

        到了晚上,他则会带着云无月围坐在篝火旁,和村民们击鼓传花,表演节目。

        玩累了就席地躺下,听老一辈们把酒畅谈,了解各种各样的奇闻轶事。

        每当听到那些激动人心的英雄传说,林渊脸上都会浮现出十分向往的表情。

        等到夜深人静,把云无月哄睡下后,他就会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出村,爬到山顶上。

        就这样一边遥望夜空,一边对天上的星辰,把这一整天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全都说一遍。

        说给那些已经魂归天外的亲人们听。

        他说今天又学会了什么本领,又听到了什么趣事。

        他说小无月长大了,能说会跳,云叔云姨在天上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她好好长大,绝对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他说爹娘我真的好想你们,原谅当时我怕死逃走了,没有陪你们一起,等以后一定会回去,把你们好好安葬。

        ……

        每每看到这种画面闪过,众修士都会于心不忍,唉声叹气。

        只有在这种时候,幼年青帝才会放下白天所有的伪装,褪去坚硬的外壳,露出他那颗孩童般柔弱的心。

        有时,林渊也会自言自语,说一些对未来的畅想。

        他在想,等村里的长辈们接连老去,养老送终后,就带着云无月一起离开村子,闯荡天下。

        看看十万大山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会遇上什么样的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当然,每次说到最后,他都会重复一遍苍焰谷三个字。

        还有那三朵苍青色火焰标志的特征,让自己永远记住这份镂骨铭心的深仇大恨。

        五年时光就这样日复一日,匆匆而过。

        林渊已行过万里路,也听过万卷书。

        也已经从当初那个略显稚嫩的瘦弱孩童,成长为一个眉目分明,身姿挺拔的俊逸少年。

        言谈举止间,隐隐有了日后青帝凌厉行事的不少影子。

        在他的悉心照顾下,云无月也同样在一天天长大,变得活泼好动,玲珑可爱。

        在云无月五岁这一年,林渊把吐纳术教给了她。

        并且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亲自教导她呼吸吐纳,想让她开始修炼。

        可让所有人感到奇怪的是,拥有先天道骨的云无月,却和林渊有着截然相反的修炼天赋。

        光是修士的呼吸吐纳方法,她用了大半年时间才初窥一点门径,勉强学会。

        如此差的修行效果,连在场大部分修士都要比她强上不少。

        等到好不容易能稍微感受到一点灵气的存在了,修炼态度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常常一曝十寒,根本静不下心修炼。

        不论是修炼天赋,还是修炼态度,和林渊相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光看云无月开始接触修炼的这年时间里,林渊每天起早摸黑,除了帮村子做各种大小杂事外,剩下的时间几乎全用在潜心修炼上。

        不管付出多少血汗,依旧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磨砺着自己各方面的能力。

        反观云无月,每天等到日上三竿,林渊都外出一趟归来时差不多才醒。

        修炼起来也是磨磨蹭蹭,极不情愿。

        如果不是被林渊逼着,很难能坚持。

        就这样下去,怕是再给个十年都无法引灵,更别说成为修士。

        众人把这些全都看得很清楚,心中不禁生出些嫉妒之意。

        他们为了成为修士,从小付出过巨大努力,吃过无数苦头,才有了今天这番成就。

        可云无月每天这样娇生惯养的,如果不是有先天道骨,真不知道怎么能修成大圣。

        但碍于云无月实力的关系,他们只是微微摇头,并没有把内心想法声张出来。

        至于云无月自己,看着画面里她小时候的散漫模样,神情显得有些尴尬。

        何况周围有这么多修士都在看着,还有不少人都在摇头。

        饶是她心性冷淡,也忍不住解释道:

        “那时我年纪还小,又被照顾得那么好,过得没一点压力,刚开始一下子的确吃不住修行的艰苦。”

        “我也真没想到你小时候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洛辰早就注意到了其他修士的反应,笑着帮云无月调侃解围:

        “不过这修炼起来笨手笨脚的样子,看上去还是蛮可爱的。”

        “我也不理解为什么那时只要一吐纳灵气,全身就又累又痛,修炼很难看到什么效果。”

        对于自己表现出的愚笨天赋,云无月只得摇头。

        “直到和哥……和他分开后,在师父的教导下,发掘出先天道骨的功用,修为才开始突飞猛进。”

        听云无月提到和林渊分开的往事,洛辰顿时有了兴致,问道:

        “说实话,其实魔帝小时候对你还是不错的,看得出来你也很黏他,不知道后来什么时候你们才彻底决裂的?”

        “这个……我也记得不是非常清楚,只记得那是十岁那年的事了。”

        云无月回道:

        “有天他一直到很晚都没回来,然后我就出村去找他,接着就发生了意外,但具体记不清了。”

        说到这,云无月脸上浮现出几分痛苦神色,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再之后,我就根本不晓得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了,等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就只有师父一个人。”

        “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一切,包括他趁我昏迷不醒,夺走先天道骨这事,也全都是师父转告我的。”

        “一直到很晚都没回来?这五年里魔帝每天生活作息都如此规律,怎么会突然晚归?”

        听到云无月的模糊回忆,洛辰皱着眉头揣测起来。

        他向来是以最大的恶意来推断林渊所做的一切,很快就有了猜测。

        “我知道了,真相只有一个!”

        “应该是你在修炼的时候,魔帝无意发现了你身上的先天道骨,就一直在计划夺走它。”

        洛辰越说越觉得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把声音提高了几分,让在场修士都能听到他的推测。

        “终于在某天找到机会,故意把你单独引出村,再把你打晕,趁着没人看到,下手夺走你的先天道骨!”

        “你那时又小,哪里受得了剥骨之痛,肯定昏迷了过去,刚好你师父路过,亲眼目睹这一切,再把你救下!”

        话音落下,众人不禁低声议论起来,随后纷纷点头,全都十分赞同洛辰的猜测。

        实际情况或许还会有所出入,但肯定八九不离十。

        看了眼众人的反应,洛辰微微点头,转头看向身旁的云无月。

        他这才发现她神色看上去很是痛苦,赶忙安慰:“无月,别去想那些不堪回首的画面了。”

        “反正只剩下五年时间,照这个速度显现下去,不要多久,我们就能看到真相了。”

        他继续道:“到时魔帝犯下的恶行,都将昭然若揭!”

        “嗯。”

        云无月轻声回应了一句,一颗心揪了起来。

        其实当时很多事,她的师父都只是一语带过。

        所以她心底一直都很想知道,那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现在,马上就要到那一天了。

        云无月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情后,再次抬头看向铜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