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2章 悲剧开始(求收藏,追读!)

第12章 悲剧开始(求收藏,追读!)

        云无月这句失声之语,让众人纷纷侧目,心生疑惑。

        有人询问道:“不是说十岁那年吗,怎么会这么快?画面里才刚过五年啊?”

        “就是今天,我记忆里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天。”

        看着画面里正被林渊打得嚎啕大哭的自己,云无月心脏砰砰加速跳动着,一口咬定道:

        “我清楚记得那天早上,就是因为我不肯修炼,被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狠狠教训了一顿。”

        “原来如此,既然发生了这种事,那印象肯定深刻,应该错不了。”洛辰点头道。

        刚才他被云无月的反应吓了一跳,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没想到只是虚惊一场。

        “估计之前是你记错了,不过都是那么小时候的事情了,时间概念有点模糊也正常。”

        云无月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但她心里还是有些无法回答的疑问。

        她的确不会记错最后一天分别前发生的事。

        但也同样不会记错,当初师父救下她时,分明说过她的骨龄已有十岁,得快些抓紧时间修炼。

        骨龄是不可能判断错的,说明的确是十岁那年发生的事。

        可现在画面里的时间也对不上,难道是她哪里遗漏了吗?

        云无月微微摇头,实在想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决定不再去想,把目光重新投向铜棺。

        一切的一切,马上都会显现出来。

        ……

        被林渊连续打了十几下的云无月终于服软,噙着眼泪嘤嘤求饶。

        “呜呜,不要再打了……哥哥,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不要打我了好不好。”

        “你知道错在哪里了吗?”林渊的语气依旧凶巴巴的。

        “我……我不该那么懒……”

        云无月一边擦着泪水,一边抽泣:

        “我不该喊你坏人……不该不要你管……哥哥要我修炼是为了我好……不该……”

        云无月那依旧很是惧怕的懦懦语气让林渊心中一软,脸上的怒意瞬间消失不见,神色看起来有些懊悔。

        心软之后,就是心疼。

        他把云无月身体翻过来,让她舒服地靠在身上。

        又被抱了起来,云无月先是全身一抖,然后缩在林渊怀里,一动不动。

        看上去是真的怕了。

        “小无月,你知道哥哥向来都是最宠你的,不管你想要什么,你想做什么,都对你百依百顺。”

        林渊心疼地摸着云无月的脑袋,轻声道:

        “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明明你不愿意,哥哥也要一直强迫你修炼吗?”

        云无月依旧在低声抽泣着,只是一直摇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因为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哥哥一样,对你这么好。”

        林渊耐心解释着:

        “你没听爷爷们说过吗,往往长得越是好看的女孩子,就越是容易被人欺负。”

        “小无月现在就这么可爱,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可哥哥希望你不会受任何人的欺负。”

        林渊把云无月轻轻搂紧。

        “也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不受制于任何人,要做到这一切,就必须要拥有让其他人惧怕你的力量才行。”

        “所以我才会对你这么严厉,你可不要怪哥哥不好。”

        听完这些话,云无月停下了哭泣,偷偷瞄着林渊。

        虽然现在有些话她听不懂意思,但还是能听出来,这些话说的都是为了她好。

        “可哥哥不是有力量吗?爷爷奶奶们都夸哥哥比他们还厉害,而且哥哥会一直保护我的,不是嘛?”

        云无月委屈地抽泣着鼻子,小声道:

        “那我只要一直跟着哥哥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自己修炼呢?”

        云无月的话让林渊表情一怔,似乎想起了什么。

        他摇了摇头,然后擦去挂在云无月睫毛上的泪珠,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子,长叹一声:

        “因为哥哥不能陪你一辈子呀,小无月以后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到那时就不可以在一直跟着哥哥了。”

        听到这样说,云无月眨巴起水汽朦胧的眼睛,直视着林渊道:

        “可是我只喜欢哥哥啊,难道哥哥不喜欢我吗?”

        “当然喜欢。”

        沉默了一会,林渊才回道:“但如果你再不起来修炼的话,那我肯定就不喜欢了。”

        “起来起来!我现在就要起来修炼,哥哥不要不喜欢我!”

        林渊的回答让云无月连身上的疼痛都忘在脑后,布满泪痕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几分笑意。

        她迫不及待地从他怀里跳下,直接往屋外跑去。

        ……

        这几幅画面下来,众人不禁皱起眉头。

        “为什么青帝不把娃娃亲的事说出来?”

        “当然是他觉得云无月还小了,哪里听得懂娃娃亲的意思。”

        “我觉得或许是他不想强迫云无月,想让她自己选择想要的人生。”

        “呵呵,所以说你们都被魔帝给蒙在鼓里啊,连这都听不出来吗?”

        洛辰一声冷笑,打断了修士们的议论。

        “马上都要夺骨了,还管什么之后一辈子的事?他最后那句回答前的沉默,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早就打算要把无月的先天道骨给夺走了,终于在今天下定了决心!”

        这一通分析点破了众人的疑惑,让他们纷纷点头赞同。

        洛辰说完,转头看向面色仍带着些许苍白的云无月,宽慰道:

        “无月,一会就要出现夺骨的残忍画面了,如果你实在看不下去,就不要强撑着了。”

        “嗯,我自有分寸。”云无月简单回了一句。

        她的眼神一直盯着铜棺,没有转移半分。

        画面继续闪过。

        林渊带着云无月修炼到中午,一起吃过午饭后,就出门去找瘸子爷爷。

        按照顺序,今天该轮到和瘸子爷爷一起修行了。

        可林渊的身法已然修炼到了大成之境,假以时日,自然能甄于化境。

        瘸子爷爷没法再给他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指点。

        于是林渊提议,和瘸子爷爷再赛跑一次,看看到底有了多少进步。

        为了公平起见,他们找来瞎子爷爷当裁判。

        在瞎子爷爷的一声令下后,二人如离弦之箭般飞了出去,快得连残影都看不到。

        由于瘸子爷爷只有一条腿,而林渊又年轻气盛,爆发力很强,所以一开始就稳稳占据了上风。

        画面两侧的树木飞速倒退着。

        林渊自始至终没有往身后看任何一眼,目标只有视野尽头的地平线。

        这次,他想竭尽全力,挑战极限。

        就这样,他在山脉间疾速穿行,越过了一座座高耸的山峦。

        直到日暮西山,直到夜幕降临,他都浑然不觉。

        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发现身后早已不见瘸子爷爷的身影。

        十万大山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