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79章 传音

第79章 传音

        风清阳与林渊聊到大半夜,方才离去。

        林渊熄灭长明灯,默然躺回石床上,久久无法入睡。

        秦朝皇室的局势情况,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辗转反侧,林渊似是突然想到什么,翻了翻身,从纳戒中取出一块螺状的玉石。

        那块玉石散发着微弱的洁白莹光,耀得他的脸颊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铜棺外,所有修士都认出来了。

        这是下午的时候,秦芷沐花重金买下的万里传音玉。

        出自遍布青州最大的连锁势力,天一阁之手笔。

        这传音玉本是一对,少年青帝手中的这块是雄玉,秦芷沐拿的是雌玉。

        顾名思义,这对万里传音玉能让远隔万里的两个人,都能传音联系。

        当时秦芷沐买下的时候,脸上有着一股无法抑制的兴奋与激动。

        久居深闺不出,她也一样从没用过这么稀奇的东西。

        林渊仰面躺在石床上,静静看着手中不断闪烁着微微灵光的暖玉。

        玉石在闪烁,便说明已经收到秦芷沐的传音。

        只要往其中注入灵力,便能听到她传音的内容。

        会是什么内容呢?

        林渊把玩着手中的玉石,心中思忖。

        是遇到了危险给他传音,还是已经回到了皇宫?

        细细思考一番后,林渊哂然一笑。

        他总是爱去思考那么多作甚?

        秦芷沐传了什么话,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把传音玉握在手心,双手枕在脑后,缓缓舒出一口气。

        莹光被手掌包覆,铜棺上的画面黑了下来。

        黑暗中,林渊回顾起从残老村走出后,所经历的一切。

        其实仔细想来,他本只是想报答秦芷沐救下自己的恩情,才一路护送她回国。

        现在之所以还留在秦朝,无非只是把秦朝当成了一个踏板。

        一个单纯用来复仇的过渡工具。

        他对秦朝没有太深的归属感,与秦芷沐更是萍水相逢一场。

        他没必要,更不可以这样,把自己陷入险境。

        两年后,秦芷沐嫁往燕国,而他,前往参加七国排位,从此再无联系。

        这本是他从一开始,就给自己预定好的人生轨迹。

        可越与秦芷沐相处,林渊就越无法理解。

        为什么心中始终有股挥之不去的失落感,与莫名其妙的不舍感。

        为什么会不希望秦芷沐就这样简简单单地离开,不希望她就这样接受既定的命运。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作祟,让他会产生这种想法。

        是单纯觉得秦芷沐可怜,还是因为……

        爱?

        林渊把枕在脑后的手抽出,再次打量起这块秦芷沐为了方便联系而特意买下的传音玉。

        铜棺外,众人亦看出此时少年青帝陷入了沉思。

        或许,他正在为自己与秦芷沐的关系而苦恼。

        目睹过如此多画面,所有人都看出来,芷沐公主对少年青帝有意。

        有着一种超乎其他人的情意,一种无限近乎于男女之情的情意。

        可少年青帝,却似乎对她无意。

        或许是因为婚约,又或许是另外的缘故,他并不想和秦芷沐有太过亲近的关系。

        一直以来都是淡漠处之。

        但如果少年青帝同样真的对秦芷沐无意,现在又为什么会陷入纠结中?

        二人的关系,到底是如何发展的。

        往年的来龙去脉,现在似还并不明朗。

        ……

        “爱。”

        黑暗中,林渊举着传音玉,低声沉吟。

        这个字眼,对他来说太过模糊,太过遥远,太过奢望。

        他无法确定自己心中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到底是不是爱。

        但哪怕是,他也必须放下。

        况且,这说不定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秦芷沐贵为公主,他只是个连一个正常身份都没有的人。

        风清阳说得很对,走得太近,对双方百害而无一利。

        他必须认清楚自己的实力。

        权衡自己有没有能力去迎接每种不同的选择下,必须要去面对的东西。

        他背负血海深仇,他已重重枷锁在身。

        他不能有任何累赘,不能有过多破绽,不能有软弱感情。

        他,不能。

        想到这,林渊向传音玉中注入灵力,很快听见了秦芷沐那略带羞涩和紧张的音色。

        “林公子,我已经回到宫中了,时间很晚,早点歇息吧,晚——安。”

        “晚安”这两个字,秦芷沐的语气拖得很长。

        听完这句传音,林渊的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秦芷沐说出这句话时,明艳动人的模样。

        不对,怎么又想歪了?

        林渊没有再去浮想,继续向传音玉中注入灵力。

        他简单回了一句晚安后,便准备睡下。

        却没想到,仅仅只过去两息时间,光泽暗淡下去的传音玉便再次亮起了灵光。

        是秦芷沐的传音。

        竟然这么快?

        林渊脸色有些讶异。

        她是一直在等待着回信,还是恰巧没睡,收到了他的传音?

        他不知道秦芷沐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将传音玉放在耳边,倾听这道传音。

        “公子,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睡?”

        这句传音与第一道传音不同,语气听起来竟有些些惊喜与兴奋。

        “和风长老聊到现在,耽误了时间。”

        林渊向传音玉中注入灵力,回道:“公主又是为什么没有睡下?”

        同样没过几息,传音玉再次泛起莹光。

        “今晚发生了太多事,没有困意,刚才恰好看见你的传音,就回复了,公子也是睡不着吗?”

        林渊从石床上兴奋地坐起身,又在脸色急转中躺下。

        “没有,困了,现在就睡。”

        说完,他没有去管秦芷沐的回应,直接将传音玉收回纳戒中。

        凝神定气,沉沉睡去。

        画面一幕幕闪过,林渊就这样在清晖峰修炼了半个月。

        期间每晚,秦芷沐都会用传音玉与他联系。

        每次聊的都是一些和日常生活有关的问题,嘘寒问暖。

        林渊也都一一回答,并不多言,始终保持着该有的距离。

        既不冷淡,亦不逾距。

        时间就这样悄然而过,来到了上元节。

        这是新年第一个月圆之夜,亦是一个充满浪漫色彩的节日。

        按照秦朝习俗,今晚各地都会举行热烈欢庆的观灯花会。

        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女子,都可以在这天出门赏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