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81章 告白之夜

第81章 告白之夜

        二人立于皇城之巅,仰望天穹圆月,俯瞰千门灯火。

        纵横交错的街道上,人群载歌载舞,鱼龙漫衍,灯光摇曳,目不暇接。

        远远看去,    整座紫荆城内灯月交辉,一派祥和,仿如人间仙境。

        随着悠扬的凤箫声动,秦芷沐在结香花海中轻歌曼舞,看得林渊眼花缭乱。

        “林公子,我们来比试一场吧。”

        秦芷沐一舞毕了,身上已是香汗淋漓。

        “如果你赢了,    我就如实回答你的问题,    如果我赢了,    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林渊因动人舞姿而失神的目光重新聚焦下来。

        秦芷沐背着双手,踮起脚尖,缓缓走远。

        “如果我赢了……”

        仙姿丽影在花海中蓦然回首。

        纯白的裙摆随风轻扬,瞬间黯淡了整座山巅的花朵。

        “你就要带我离开秦朝!”

        秦芷沐面朝林渊,高声呐喊。

        “我们寻一处无人问津之地,从此不再回来!”

        哗——

        铜棺外,众人神色惊异,哗然一片。

        看画面中秦芷沐脸上认真的表情,可以知道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这句话,已经把她的心迹彻底表露。

        她并不想履行和燕国太子的婚约,她想要逃离秦朝。

        她想要少年青帝带着她,远走高飞。

        就连一直沉默不语的洛辰,也不可置信地看着画面,    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无法相信,竟然是秦芷沐自己提出要和魔帝双宿双飞,竟然要弃婚约于不顾。

        “女皇陛下,    当年,你应该是在开玩笑吧。”

        洛辰笑了笑,    朝灵舟上的秦芷沐隔空喊话。

        可秦芷沐却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就在她亲眼目睹少女时期的自己,向林渊喊出这句话时,心口突然生起一股莫名绞痛。

        接着,一阵阵眩晕感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

        秦芷沐按着心口,只觉整个人眼前的视野突然变得影影绰绰,扑朔迷离。

        她的意识在剧烈动荡。

        她神魂颠倒,头晕目眩。

        强烈刺激的画面冲击着神魂,让她连站都无法站稳。

        在一众大秦修士的惊呼声中,秦芷沐扑倒在灵舟上。

        ……

        画面中,林渊的脸色先是一阵愕然,随即快速淡下,挤出一副生硬的笑容。

        “好些时日不见,没想到公主也学会开玩笑了。”

        悠扬的箫声在此刻停息,一阵夜风拂过,吹得秦芷沐长发飘扬。

        “但既然公主想要和我比试一场。”

        随着夜风轻舞的长发遮挡了秦芷沐的面容,让林渊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的神色。

        “那我自当奉陪。”

        他高声喊道。

        “只不过,    我一定不会输的。”

        “我也会……”秦芷沐闭上双眼,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低语:“拼尽全力!”

        她再度睁眼,一把冰蓝长剑已在手中浮现。

        那剑上水灵闪闪,    灵压不俗,在夜里熠熠生辉。

        分明是把玄灵剑。

        哗哗哗——

        随着玉剑挥舞,澎湃水灵飞溅,掀起片片浪影。

        曼妙的身躯如蝴蝶飞舞,穿越花丛,迅疾向前。

        秦芷沐虽是女子,但却也从未疏于修炼。

        谷侅

        二人目前灵压境界相当,都是真灵境四级巅峰。

        只是林渊的灵压底蕴,足以比寻常同阶修士还要强上半数。

        秦芷沐有玄灵剑相佐,林渊不敢大意。

        他亦反手拔出背负在身后的细剑,随着剑上爆发出一道清脆铮鸣,迈步欺身而上。

        二人飞身向前,齐齐出剑。

        叮叮叮叮!

        夜幕下,破空声与剑击声呼呼作响。

        空灵飘忽,无从琢磨的精微剑法,在花海中上演。

        二人连过数招,看似不分伯仲,但这场比试的结果,自然不用言说。

        哪怕是真灵境巅峰的剑修都败在林渊手下,就算秦芷沐借着灵剑的优势,也无法改变什么。

        比剑更强的,是剑修本身的技巧能力。

        这方面,她要差林渊很多。

        剑刃不断相接,秦芷沐很快转为下风,气息变得紊乱,额上不断溢出紧张的冷汗。

        又是数招过去,林渊剑势不断,愈斩愈烈,向前斩出一道足以撕裂一切的戾风。

        呲!

        随着一道撕裂声,秦芷沐右肩的衣袍被凌厉的剑风划过。

        但这道剑风撕裂的不止是衣袍,还有她的右臂。

        一道血箭从秦芷沐右臂上溅开,冰肌玉骨上,浮现出一道触目惊心的长长血迹。

        她发出一声痛吟,跪倒在地,灵剑亦在右臂吃痛中掉落,败下阵来。

        林渊见状,立马把细剑插回剑鞘,快步赶至秦芷沐身前。

        “公主!抱歉……你没事吧?”

        林渊表情愧歉,弯腰想把秦芷沐扶起,却又不敢冒进,显得很是手足无措。

        “刚才那一剑我还以为你可以接下,没有控制好灵压。”他一脸歉疚与担忧之色。

        秦芷沐摇了摇头,苦涩一笑,收回灵剑。

        她按着右臂,身躯在微微颤抖中站起。

        自小养尊处优的她,长这么大,还没有受过这种程度的伤,也没有吃过这种程度的痛。

        这就是……

        痛的感觉。

        “我败了,该如实回答林公子的问题了。”

        微凉的夜风吹过,让秦芷沐不禁缩了缩身躯。

        看着秦芷沐右臂上簌簌淋落的血迹,林渊表情很是心疼。

        “问题什么时候回答都可以,可是公主你的伤……”

        “不。”

        秦芷沐摇头打断林渊的话,决然拒绝。

        “林公子,这些天里我思考了很久,已经下定了决心。”

        她抬起头,露出一个凄美无比的笑容。

        “如果我今天不回答,以后……应该再也没有勇气回答。”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整片山巅都沐浴在皎洁的月光下。

        “公主……”

        林渊手臂抬起,向前一步,却又在不知所措中缓缓放下。

        他心中慌乱如麻,像极了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公子,”秦芷沐微微摇头:“这点小伤,不用在意,也不必担心。”

        她低下头,看着地上被鲜血浸透的殷红花朵。

        “我心中的痛,可比这身上的痛,还要更甚。”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对你如此之好吗?”

        林渊没有说话,呆立原地,静静听着秦芷沐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话语。

        “如果要我遵循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秦芷沐抬起头来,目光迷离。

        “我想,大概是因为我……”

        “爱慕着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