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87章 我们走吧

第87章 我们走吧

        大雪簌簌而落,扑散在林渊身上。

        “葬礼上,男孩看到了她的尸体……”

        风清阳闭着眼睛,缓了一会,才继续道。

        “可那哪里是上吊自杀的样子,完全就是被虐待的,浑身是伤。”

        一句句话语在泣音中,    变得有些辨识不清。

        “只要是看得到的地方,全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不知道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风清阳的话音到此戛然而止。

        过了许久,林渊才继续追问。

        “那个男孩呢?”

        他吞咽了口唾沫,喉结耸动,艰难问道:“后来他做了什么?”

        “他?除了无用的内疚,还能做什么。”

        风清阳自问自答道。

        “再后来,他有缘拜入仙宗,不断修炼,    一步步变强。”

        风清阳抬首望天,苍凉一笑。

        “最后来到这清门,在一辈子的内疚中,孤独终老啊……”

        林渊看向风清阳,眼眸中有无数感情在剧烈动荡。

        “他是变得更强了,整个秦朝都找不出几个能打赢他的人。”

        “但是曾在他生命中出现的那个女孩,在他记忆中留下过浓墨重彩的女孩,却再也回不来了。”

        在风清阳的悲声中,林渊一点点站直了身躯。

        “你要去哪?”风清阳问。

        “去找那女孩。”

        林渊转过身,向来时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

        “不回来了?”风清阳追问。

        “当然回来。”林渊抬头极目,远眺皇宫。

        飘扬的大雪遮蔽了风清阳的视线,让他看不清少年脸上的神色。

        “会回来的,回来面对难关。”

        林渊在空地上唤出飞剑,目光变得愈发坚定。

        “对方可是地主,势大力大,    你要怎么面对?”

        看林渊做出抉择,    风清阳先是释然一笑,却又还想劝阻。

        “林小友,事情不是你嘴里说得那么轻巧啊!”

        “我从来就不觉得前路轻巧。”

        林渊站上飞剑。

        “但哪怕死,我都不想余生在后悔中度过。”

        “可你这样选择,”风清阳摇了摇头,一口饮尽葫中浊酒:“很可能一去不回的啊?”

        “她都能如此勇敢,我又何惜一命,如果真一去不回……”

        飞剑化作一道流光,留下一道短短的余音。

        “那便一去不回吧!”

        “哈哈哈哈,好一个一去不回,林小友!”

        风清阳猛然起身,朝着飞剑掠去的方向高声呐喊。

        “倘若真有那么一天,记得带上我这把老骨头!”

        高昂的苍音在山间回荡不绝。

        “让我跟着你,好好勇敢一次……”

        飞剑上。

        林渊取出传音玉,眼眸中溢满温柔。

        “芷沐,后山花海,我在那等你。”

        他向传音玉里注入灵力,缓而有力道。

        “我们走吧。”

        ……

        皇城之巅,    大雪纷扬。

        视野内白茫茫一片,分不清天地。

        林渊在花海雪原上伫立,紧握传音玉,    等待着秦芷沐。

        可等到天昏地暗,雪覆三尺,等到他整个人身上都盖满了白雪,他都没有等到秦芷沐。

        手里的传音玉,也没有任何变化。

        铜棺外,众人看着少年青帝就这样在雪地中呆立了一天一夜,表情默然。谷盍

        在接连过去的这些画面中,他们能看得出来,少年青帝对秦芷沐用情至深。

        因为担忧秦芷沐的安危,他风雨无阻,一日日在皇宫守夜,守至天明。

        这些事,秦芷沐不知道,风清阳不知道。

        如果不是记忆被曝光,谁都不知道,少年青帝曾为秦芷沐默默付出过这么多。

        他的感情,是默默无闻,是不露声色。

        对于爱情,他虽不善言辞,但却会在日复一日的潜移默化中,变得愈来愈深。

        可秦芷沐,却大概是不会再来了。

        二人的关系,从上元之夜那天起,就已经断绝。

        灵舟上,芷沐女皇手扶桅栏,静静看着画面。

        林渊为她做过的这些事,她一概不知。

        但不知道为什么。

        每一次,当那些皇宫守夜的画面闪过,她心中竟有一点点被他逐渐触动,被他慢慢融化的感觉。

        秦芷沐眸中眼波流转。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

        或许是看到夜雨倾盆时,林渊紧紧贴在宫墙上,却还是被滂沱大雨给淋得一身湿透的时候。

        又或许是当寒风凛冽时,林渊把身体缩成一团,却还是冻得瑟瑟发抖,一次次在夜风中吹到头晕眼花的时候。

        又或许是当她看到一夜过去,在林渊头上打落的白色秋霜,在他眉梢处结成的细小冰凌。

        又或许是现在,当她看到在大雪中呆立了一天一夜,变成个雪人般的林渊。

        此刻,秦芷沐的心中,有着许多无法解答的疑惑。

        她此生深爱的人,应该是燕国太子。

        她永世记恨的人,应该是青帝林渊。

        可为什么如今在看到青帝对她的所作所为后,这一切情感,好似要反过来了一般。

        神魂中,又是一阵阵如千针万刺般的锥痛传来,让秦芷沐双眸紧闭,黛眉高蹙,银牙紧咬,以手抚额。

        等到天旋地转般的眩晕感过去,她再次睁开眼眸,看向铜棺。

        漫山遍野的雪白世界中,林渊依旧呆立着。

        整个人仿佛断绝了生机,一动不动,等着她的到来。

        她去了吗?

        秦芷沐在心中自问。

        她不记得了。

        可她脑海深处,似是对此刻眼前的画面中,一片苍茫的雪景有些模糊回忆。

        因为此情此景,正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过的皇城雪景。

        就像曾在画面中亲眼目睹自己第一次亲手杀人,第一次告白时一样。

        人生中的唯一与第一,那些在记忆中弥足珍贵的一幅幅熟悉画面。

        哪怕是被深深掩埋,被人为篡改,只要再次目睹,都会将其记起。

        是了。

        虽然秦芷沐已经不甚记得,但能够确定。

        她曾在此处,与某个模糊不清的人影,说过什么痛彻心扉的话,做过什么难以忘怀的事。

        这些在青帝记忆画面中,一幕幕接连出现的第一次,都在不断刺激着秦芷沐的神魂。

        让她将那些被人篡改,被人深深掩埋的记忆点滴,一滴滴拾起。

        ……

        飘扬的大雪下了一整夜,初雪过去,天将放晴。

        随着破开云雾的暖阳,冷冽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

        林渊微微动了动发僵的脖颈。

        那些积覆在他肩口积雪,被抖落进衣袍内,在胸前融成冰冷的雪水。

        他的血虽还是热的,但心却是冷的。

        林渊呼出一口热雾,抬头看向冬日化雪的暖阳,苦涩一笑。

        曾经是他强硬拒绝了秦芷沐,现在却又想如此轻易把她挽回。

        这世间,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不管原因是什么,他知道,秦芷沐已不会再来了。

        可就当林渊低头收回目光时,却发现山下出现了一道披着鲜红大氅的倩影。

        那倩影有如一点雪中红梅,正一路踏雪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