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88章 诉衷肠

第88章 诉衷肠

        秦芷沐步履缓慢,三五作停,逐步走上昔日伤心之处。

        她心中忐忑,怕林渊已不在,更怕林渊还在。

        其实早在传音玉亮起的第一刻,她就收到了传讯。

        因为她一直都将传音玉别在腰间,哪怕睡觉,    都紧紧握在手中。

        可是她不敢来,也不想来。

        但最终却又还是来了。

        秦芷沐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自欺欺人,自带矛盾,而又无比复杂的综合体。

        自从那一晚被林渊拒绝后,她反思了很久。

        她知道自己那无比幼稚的想法,将会给林渊带来多么大的压力,    会给二人带来多么大的挑战。

        不但要面对世人指责,更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冲动退去,    彻底思考清楚后,秦芷沐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与林渊有任何交集。

        已经彻底斩断了对林渊的任何念想。

        已经打消了所有念头,就这样心如止水,等着婚期到来。

        等着嫁往燕国,接受命运的安排。

        可当昨日秦芷沐收到林渊传讯的那一刻,她的心境,竟又再次不争气地有了动荡。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她始终都无法把这段不该存在的感情,给断得一干二净。

        看着手里不断闪烁的传音玉,她惊讶,她不可置信,接着又是难过,又是害怕。

        她怕知道林渊话中的内容,不敢去听。

        可她又怕林渊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情况,需要寻求她的帮助。

        她握着传音玉,坐立不安,    心烦意乱。

        终究还是放心不下,    败给了软弱的自己。

        可秦芷沐却没有想到,    林渊竟然转变了心意,回应了她之前的祈求。

        如果是那时的她,定会奋不顾身地随他一同离开。

        可现在……

        她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不顾一切的勇气。

        秦芷沐在忐忑不安中,一步步走上山巅。

        整整一天一夜过去,他会不会还在这里等着?

        他应该不会这么傻,可是按他的性格,他又像是会这么傻。

        但是,希望最好不要。

        因为秦芷沐也不知道,如果再次见面,到底要怎么对待他。

        所以她足足煎熬了一天一夜,再忍不住过来确认。

        而也正如秦芷沐心中期待的一般,此刻视野内白茫茫一片,渺无人迹。

        她松了一口气,却又感觉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明缘由的失落感,与点点刺痛。

        他果然已经走了……

        秦芷沐失魂落魄般迈动着脚步,踏着积雪,来到当初她所倾诉衷肠的地方。

        她缓缓蹲下身子,双臂环抱着膝盖,脑海中不断回想着当初的画面。

        那一直隐隐在眼眶中打转的热泪,    终于在此刻溢出。

        被迫与燕国立下婚约,她没有流泪。

        襄王病重,秦朝衰微,她没有流泪。

        经历再多的苦难,她都是默默承担。

        但此刻,秦芷沐又一次因为林渊而落泪。

        之前,是林渊拒绝了她。

        而这次,是她拒绝了林渊。

        是她把二人再续前缘的机会给彻底断送。

        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谷蠮

        一股坠入深渊般的失落与绝望,在秦芷沐心中涌起。

        她深知此生已是过客,无法再与林渊相见。

        秦芷沐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哭声,在空旷的雪原上传荡。

        泪眼朦胧了视线,哭声掩盖了脚步,让她都没有发觉到,早就站在她身前的少年。

        “芷沐,我是不是,又一次让你流泪了……”

        一道听起来温柔无比,而又熟悉无比的声音,在秦芷沐耳边响起。

        那是曾令她魂牵梦萦的声音。

        秦芷沐猛然抬起头,模糊的视线中,她竟然看到林渊竟就站在自己身前。

        她的大脑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她仓皇地转过身躯,想要向后方跑去。

        可林渊却伸出手,紧紧抓住秦芷沐的手臂,不让她离开。

        “芷沐!”

        他亲切地呼喊秦芷沐的名字,向前一步。

        “如果你不想见我,为什么又会来。”

        “如果你还是决意要走,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听我把话说完。”

        秦芷沐背对着林渊,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

        因为泪水还在决堤而出,因为她在强忍着哭声。

        听着秦芷沐被压抑得无比急促的呼吸,林渊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对不起……如果要让我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唯有这三个字。”

        “我知道无论什么话语,都是苍白无力。”

        “我也愧疚得不知道到底要怎样开口,又要从哪里开始。”

        林渊松开抓住秦芷沐的手,缓步走到她身前,想要再看看她的面容。

        可秦芷沐却一直低着头,侧着脸,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模样。

        “爱我至深的人是你,伤你至深的人却是我。”

        “当我每每记起你手臂的伤,想起你心中的痛,我就觉得自己罪该万死。”

        看着在秦芷沐侧脸流淌而下的泪水,林渊轻声道:

        “对于那天的事,我真的感到非常抱歉,非常后悔。”

        “是我太愚蠢,是我太懦弱,是我没有勇气,去面对你的爱慕,接受你的请求。”

        林渊伸出手,轻柔地拭去挂在秦芷沐脸颊上的泪珠。

        “自和你分别的这些天来,我每天都在焦虑和痛苦中度过,那种愈来愈深的煎熬感,与日俱增。”

        “期间,我曾无数次鼓足勇气想去找你,但却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次次败下阵来。”

        林渊收回手,脸色痛苦。

        “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的爱慕。”

        “我无权无势,我出身低微,我甚至连一个身份都没有。”

        “除了满腔热血,除了一无是用的倔强与自负,我什么都没有。”

        林渊向前一小步,靠近秦芷沐。

        “我不是冲动的人,不管做什么,我都喜欢谋而后定。”

        “所以当我听到你请求的第一刻,首先考虑到的是要面对的后果。”

        “我在权衡利弊,我在忐忑,我在害怕,我怕你和我在一起,会有危险。”

        “太多太多的原因和理由,让我无法给出你承诺,让我退缩。”

        林渊紧握双拳,深吸一口气。

        “可在和你分开的这些天里,我才越来越明白……”

        “原来我也早就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

        话音落下,秦芷沐的身躯猛然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