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92章 相濡以沫

第92章 相濡以沫

        铜棺上的画面,开始加速闪过。

        这一年时间里,林渊和秦芷沐一同走遍了秦朝河山。

        每一日,二人都会去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

        他们先是来到荒古禁区,在初遇之地的那棵桃树下勾指起誓,虔诚许愿,    白头偕老。

        后来,林渊又带着秦芷沐,沿着十万大山一路西行,找到了幼年时生活的地方。

        却没曾想,此处已化作一片焦土。

        入眼满目怆然,废墟上遍地枯骨。

        林渊忍着痛意,用剑斩出一个深深的方坑。

        他把亲人的尸骨全都埋葬,    让他们入土为安。

        待到来年开春,林渊购置了许多桃花种子,辗转回到了荒古禁区。

        他在桃树旁搭了座简陋却温馨的木屋,以供二人歇憩。

        然后在残老村的位置,和秦芷沐亲手挖坑培土,绵延成林十里。

        以报答昔年众老对他的养育恩情。

        后来,二人离开此处,途经石壕村,去见了当日投宿的那个老妪。

        却发现她已经卧病在床,无人照料。

        行将就木时,她的嘴里一直恹恹地呻吟着孙儿的名字。

        林渊易容乔装,换了音色,伪装成老妇的孙子。

        他告诉老妪,自己这一年来在战场上杀敌有功,被皇上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如今战乱平息,讨了个漂亮媳妇,    心念老母,    辞军归隐。

        一句句好话,    听得老妪喜笑逐开。

        看得铜棺外的众修士,也忍不住出声感慨,纷纷惋惜。

        此时的少年青帝,确是有一身侠义心肠。

        不知又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日后那副杀人不眨眼的模样。

        之后,林渊用灵力温养老妪,帮她调理病情,减缓她的痛苦。

        就这样和秦芷沐一同陪伴老妪,度过了她人生中最后一小段,还算是幸福的时日。

        葬下老妪后,二人一同在秦朝的边疆各地旅行游历。

        他们曾到大漠骑过骆驼,携手走过戈壁,游过古路。

        他们也曾在青山绿水间徜徉,卧看云卷云舒,静观花开花落。

        春日里,泛舟长啸,恣意江湖,自由自在。

        夏夜时,    篝灯夜读,    相互依偎,沉沉睡去。

        秋日中,夜雨泠泠,抵足相拥,同榻而眠。

        冬雪内,大雪飘摇,执手相看,欢颜笑语。

        如此神仙眷侣般的生活,看得众修士不禁遥想当年,眼神流露向往。

        看得帝后再次失态,看得云无月心生艳羡,看得芷沐女皇眼中含情脉脉。

        看得洛辰,表情忿忿,咬牙切齿,恨不得取而代之。

        在这段时日里,林渊同样没有放下过修炼。

        他服用了聚灵丹,成为了一位能够独当一面的玄灵境修士。

        秦朝国力衰微,周围各国对其边境的侵扰不断。

        每每在秦朝边疆,遇上或大或小的领土纷争时,林渊都会拔出荒骨大剑,加入战斗。

        有了他的加入,秦军每每倾颓败溃的局势,都会重整旗鼓,势如破竹,大败敌军。

        而每每到了战后,当那些秦军修士想要寻找那位奋勇杀敌的将领时,却发现找不到他的踪迹。

        林渊早已携着秦芷沐,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再到后来,只要那个背负荒骨大剑的少年身影出现在战场上,其余各国的边疆将领都见之色变。

        军士们闻风丧胆,丢盔弃甲,溃不成军。

        在群山万壑间游历,秦芷沐每月都向宫中报着平安。

        林渊亦曾回到过荒塔,通悟了拓印在第一层塔壁上的“临”字秘术。

        谷缓

        并登上荒塔第二层,实力再次大增。

        时光荏苒,一年时间晃然而过。

        不知不觉中,距离太玄圣域七国排位的日期越来越近。

        清门也迎来了十位参赛弟子的排名选拔。

        林渊收到风清阳的传讯,带着秦芷沐匆匆赶回皇城。

        飞剑在高空急速掠过。

        皇城的景貌在视野中变得越来越近。

        时隔一年,再次回到这是非之地,一种阔别已久的紧张感,在二人心中萌发。

        飞剑上,二人紧紧相拥。

        一年过去,秦芷沐如今已经出落得愈加倾国倾城。

        哪怕一颦一笑,都有着勾人夺魄的极致魅力。

        林渊同样是少年意气,英姿勃发,举手投足间,越来越有那股青帝威严。

        “渊,你真的要去吗?我还是觉得你实在有些太急了。”

        秦芷沐面露担忧。

        “沐儿,我可以等,但你不能,若是到时燕国来要人,用什么来挡?”

        林渊松开怀抱,抬手挽了挽秦芷沐被风吹乱的发髻。

        “况且风老也已经和我说了,易水寒如今正是玄灵境巅峰,位列清门第十。”

        飞剑已入皇城,林渊转过身,看向前方越来越近的皇宫。

        “我本就要赴当日定下的一战之约,只要现在胜下他,便有了参加圣地排位的资格。”

        听林渊这样说,秦芷沐摇了摇头。

        “可每个参加圣地排位的修士,无一不是从各国走出的少年天骄。”

        “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地灵境修士,我怕你会在争斗中受伤。”

        说话间,飞剑在柔仪殿正上空缓缓落下。

        “你放心,我不会硬来的。”

        林渊回了一句,把秦芷沐抱下飞剑。

        “一路奔波劳累,你先在宫中好好休息,我现在去清门,选拔赛应该快要结束了,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秦芷沐从林渊怀里落下,与他再次拥抱。

        “太久离宫未回,我得先去向父皇复命,然后就去找你。”

        “嗯,一定要记住我说过的话。”

        林渊朝秦芷沐低声耳语。

        “小心你的父皇,他很不对劲。”

        秦芷沐用力点头,脸色肃然。

        她转过身,迈着碎步,进入了柔仪殿中。

        看着秦芷沐消失在视野内,林渊御剑而起,飞往清门。

        画面闪过。

        清门山口,一艘看上去无比豪华的巨大灵舟正立于此处。

        灵舟前方,站着数位穿着内门弟子服饰,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他们正在山门口聚集的一众人群,挥手道别。

        那是准备乘着灵舟,动身前往大齐皇朝,参与七国排位的十位清门弟子。

        清门弟子选拔赛已经落下尾声。

        毫无疑问,此次的参赛名额,依旧和往年一样,由天榜前十位修士给瓜分。

        灵舟收了梯舷,即将启程。

        可就在此时,一道刺耳的破空声从山门外传来。

        所有弟子和长老齐齐循声,抬头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