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02章 你的攻击,结束了吗?

第102章 你的攻击,结束了吗?

        锵——

        枪剑交接,随着一道刺耳无比的撞击声响起,一阵凌厉无比的狂风从二者周身爆开。

        士清城双手死死制住灵枪,看向林渊的目光中,全然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竟然……”

        刚才他这一枪发挥得无比完美,他自信清门年轻一辈子弟中没有人能做到他这种程度。

        这一枪速度之快,就算事先有所准备,    都不可能避过,也极难反应过来。

        但就是这快如闪电的一枪,林渊竟然接了下来,而且是毫无花俏地正面接下。

        他不仅有着堪比地灵境的灵压,就连反应速度,也如此惊人。

        “我看你还能接下几枪!”

        一声大吼,士清城后撤一步,枪身撩起,    陡然刺出。

        林渊同样毫无停顿,    用力挥剑横扫。

        铮!!

        灵枪与大剑再度相撞,爆鸣声下,二人同时被对方的灵力反震。

        士清城的灵力底蕴充足,凶悍无匹,林渊的灵力虽被临字秘拔高了层次,但还是显得有些虚浮。

        两股灵压相撞,巨大的反震力度使得林渊的身体向后倾倒,失去平衡。

        但士清城却很快就停住了身体。

        他脚步交错,向前踏去,步履如箭,手中枪芒向林渊厉扫而下。

        林渊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形,身躯又被枪身扫中,贴地倒飞出去。

        他压下体内剧烈翻腾的气血,将剑尖刺入地面的钢板中,靠着这股阻力卸掉身上的余力。

        随着尖锐刺耳的金属撕裂声停下,林渊终于稳住身形。

        可就在他刚刚停下身体的瞬间,    士清城已经高高腾空而起,    扑至上空,朝他狠狠砸下枪身。

        枪势呼啸而来,林渊来不及抬头,硬撑着翻腾不休的气血,全力挥动荒骨大剑,向上轰去。

        轰!!

        枪剑交接,林渊脚下踩住的钢板在这一重击下崩裂,双脚深陷其中。

        而士清城也在这丝毫不弱于之前的大剑之威下被反震开,向后翻飞而出。

        “咳呃……”

        一声略显痛苦的呻吟,林渊脱力地沉下手中大剑,口中剧烈喘着粗气。

        双臂和体内的力量仿佛被这一击抽空,飘忽的体感让他忍不住想要就这样直接跪下。

        翻飞出去的士清城重重落地,在余力下蹭蹭蹭暴退数步,才停稳身躯。

        但看着林渊现在像是已经力竭的狼狈状态,他反而冷笑出声。

        “呵呵,是秘术的后遗症出来了,还是那把大剑重得你已经挥不动了?”

        士清城的话,的确把林渊现在的情况给说中。

        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临字秘,    他还无法适应突然暴涨的灵压。

        刚才接连这几剑,    他完全就是靠着从体内压榨出的蛮力与意志在挥动。

        此刻,林渊的双臂已是无比虚浮且酸麻,    气息更是有如牛喘。

        “你还能挣扎多久?”

        士清城平复气血,撂下一句狠话,再度向林渊飞扑而去。

        “现在,告诉我,有没有本事拿下你!”

        铿!

        轰!

        枪剑在交击,空气在震鸣,整个大堂乃至灵舟,都在隐隐颤动。

        每一次的轰鸣炸响,都仿佛重击在所有人的心魂之中。

        那些旁观的弟子无一不是脸色煞白,脚步不断后退。

        士清城的强大他们全都有目共睹,毋庸置疑。

        但林渊……

        他们实在无法想象,为什么也能强悍到这种骇人的地步。

        明明他只是一个玄灵境修士,却能释放出像这样一剑又一剑的骇人灵压。

        纵然是身为地灵境修士的他们,哪怕将全身灵力都倾注其中,都无法做到这种地步。

        可林渊,却是已经和士清城这样枪剑交击,硬抗了数个来回。

        一想到自己之前竟然那样嘲笑林渊,这些弟子一个个已是无地自容。

        庞光炎的脸色同样一变再变,原本在心中充满的愤怒,已经完全被震惊所取代。

        轰!!!

        又是一声巨响,两股澎湃的灵压风暴在空中爆开。

        风暴相撞的中心,两个人影同时翻飞出去,落在大堂的两侧。

        林渊单膝猛然跪地,手中的荒骨大剑也应声匡然而落。

        他身上的衣袍已经破碎不堪,浑身更是汗如雨下。

        数道殷红的枪痕,正不断随汗液流下,在身上留下血迹斑斑。

        与士清城直面连轰数个来回,灵压与力量的巨大负荷下,他的全身已是一片酥软。

        就连四肢都在麻痹中失去了知觉。

        最后那一剑,已经完全掏空了他的剩余力量,现在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呼……呼……”

        士清城的状态也同样不好受,胸口在剧烈起伏,双臂在不断颤抖,喘息粗重无比。

        但比起林渊,他还尚有一战之力。

        他抬起头,远远看着林渊这种近乎油尽灯枯的状态,发出一声张狂至极的大笑。

        士清城重新起身,不给林渊丝毫喘息之机,调动灵根内所有剩余的灵力,脚步交错,直刺林渊。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都在骤变中凝滞。

        士清城这一枪,已经把剩余的灵力都灌注其中,没有留下任何余地。

        而林渊已经脱力,不可能再像刚才一般接下。

        “给我跪下吧!!”

        看着跪倒在地,已经无法动弹的林渊,士清城心中畅快无比。

        他几乎已经看到自己这一枪把林渊身躯给刺穿那一刻。

        可就在枪尖即将就要碰到林渊身躯上的前一刻,他竟然看见林渊眸中闪过的诡光和嘴角扬起的一丝狞笑。

        一股彻骨寒意从脚生起,让士清城全身一僵,动作都为止一缓。

        哧啦!!

        无法动作,林渊只能避开要害,让长枪凶狠地刺入了他的左肩。

        可一击得手的是清除,此刻脸上所浮现出的表情并不是喜色,而是一种深深的惊惧。

        这灌注了他地灵境六级灵力的一枪,竟然只是简单刺入了他的表层的皮肉中。

        别说把他整只手臂给砍下来,就连骨头,都没有刺穿。

        因为从枪身上传来的感觉,并没有那种刺入骨头的阻碍感。

        林渊的护身灵力,明明只是玄灵境层次啊!

        “你的攻击,结束了吗?”

        士清城的耳边,响起了一声阴森得有如地狱恶鬼般的低语。

        硬吃士清城一枪,林渊双手死死握住枪身,缓缓抬头。

        在看到林渊瞳眸中映现出令人惊骇的血色时,士清城的脸色骤然大变。

        他全身汗毛倒竖,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全部化成了惊恐。

        “那么……现在轮到我了,没意见吧?”

        随着阴沉的低语落下,林渊身上忽然爆开一团汹涌的气浪。

        一团团赤金色的灵气不知从何生出,在他体表狂暴地缭绕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