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13章 向前,紧拥(4k)

第113章 向前,紧拥(4k)

        当女子睁开双眸的一刹那,林渊的视线顿时变得呆滞。

        那双魔魅的瞳光在无形间勾起着无边魅惑,让人仅仅是看一眼便心神颤荡。

        即使是心志无比坚定的林渊,在看到她时,整个人的心魂都不受控制地动荡。

        这是个妖精般的女子。

        一个不需要任何动作,只是眼波流转,便足以让天下每个男人都为之疯狂的妖女。

        这更是个魔魇般的女子。

        一个只凭一颦一笑,    就足以将一个皇朝都毁为一旦的魔女。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不敢相信世界上竟存在着能释放出如此妖娆风姿的女子。

        就在林渊愣神间,女子双瞳中的那股魇媚魔光以可见的速度快速褪去。

        紧接着,一股柔和光芒覆盖上她的魔靥。

        圣光同样很快散去,浮现出一张让整个黑夜都绽放光芒的倾国仙容。

        林渊的视线再次凝固。

        眼前这女子的容貌虽没有出现太大变化,可现在透露出的,    却又是另一种冷傲尊贵,超然出尘的高绝气质。

        五官精美绝伦,每一分、每一寸都精致得让人惊叹,    仿佛天仙,如坠幻梦。

        尽管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但却依旧无法掩盖住那股发自骨子里的圣洁淡雅。

        以及一种尊贵得不容侵犯的清冷。

        让人在面对她时,无法生出丁点亵渎之心,唯有自惭形秽。

        这女子,不仅有着勾魂魅力,撩人心魄至极的魇容。

        同时,又有种圣洁不可侵犯的气质,仿佛任人看上一眼都是罪过。

        这本是相互矛盾的事情,偏偏同时出现她身上。

        一个人,真的能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兼具一身吗?

        “难道……是被另一个不同的存在夺舍了么?”

        林渊低吟自语,方才那金翅大鹏所说的话,以及女子的异样,让他再次陷入了彷徨。

        他深知这女子的身份一定尊贵不凡,但她也绝对是个极为危险的人物。

        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他心头有些摇摆。

        救下她,    很可能会被金翅大鹏追杀。

        更别说她体内的另一个存在,同样是个极为危险的隐患。

        或许是因为贸然碰触女子的躯体,刚才被她盯上的那一瞬间,    林渊就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意。

        带着杀气的眸光惶惶如渊,让他后背现在都还是冷汗淋漓。

        可如果不救,这女子已被妖力贯体。

        不仅体温低得吓人,灵根内更是同时混杂着剑灵、魔灵与妖气。

        三者紊乱纠缠不堪,气息奄奄。

        现在她这种状况,不快点帮她疏导,先不用管难逃金翅大鹏的追击,能不能活到明天都是未知数。

        就在林渊心中犹豫不决之时,远处的废墟中,隐隐传来了几声金翅大鹏的嘶吼声。

        听见嘶吼声,林渊一咬牙,快速将手掌环在琉璃的小腿与后脑处,把她直接抱起。

        妖丹碎裂,后方的金翅大鹏虽已重伤,但也绝不可能是他能敌,只能继续向废墟深处进发。

        可飞剑法器之前被玉兰王蛇的妖力击中,他还没来得及修复,就撞见了争斗的一人一妖。

        修复法器需要一定时间,    当下情况紧急,只能这样徒步前进。

        温玉软玉般的柔滑触感从手臂上传来,    林渊咬了咬舌尖,把安静躺在他双臂上的琉璃紧紧抱住。

        他眼观鼻,鼻观心,排开心中旖念,直朝废墟深处全力奔逃而去。

        灵子风暴依旧在席卷,越是向前,迎面而来的风压就越是强烈。

        那股沉闷声响响起的间隔也变得越来越短。

        而废墟最深处的方向,目光所及的天穹极远处,还不时会闪过道道虹光神霞与妖兽震吼。

        像是有什么至尊强者与蛮荒妖兽,在废墟最深处争斗着。

        林渊抱着琉璃,一直朝废墟深处奔逃了几个时辰,直至长夜过去,天将大明。

        整个过程中,他的灵力一直源源不断地涌入琉璃体内,保护着她的命脉,并帮她疏导出在体内乱窜的妖力气息。

        可不管他往哪个方向折转,心中那种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牢牢锁定的感觉,还是无法散去。

        林渊脸上神情看上去越来越凝重。

        他有预感,金翅大鹏很可能已经盯上了他。

        ……

        看着画面中的少年青帝一刻都不敢停下,被漫天风沙吹得风尘满面,鬓角如霜的狼狈模样。

        铜棺外的琉璃嘴唇轻抿,手掌微握成拳,手指不断捻动着。

        若不是青帝的记忆被曝光,她原本是看不到这些画面的。

        她原本以为,当年是一击被金翅妖尊轰飞后,就被林渊所救。

        却不知道竟然还发生了如此多曲折的事,包括那个隐藏于她体内的另一个存在。

        看着一幕幕闪过的画面,琉璃心中既紧张,又担忧,有着几分害怕。

        事情的一切来龙去脉,到现在还是隐而未显。

        她害怕会不会像之前的云无月与秦芷沐一般,出现什么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

        ……

        足足奔行到天明,也不知道翻过了多少片古建筑的废墟。

        面对越来越大的风压,实在有些脱力的林渊不得已在一片山地间停了下来。

        他把琉璃放在地上,短暂喘息。

        也正在这时,感受到自己脖颈上陌生触碰的琉璃,眼睫微微颤动。

        那双一直闭合的眼眸缓缓睁开一小道缝隙。

        “不准……碰我……”

        她的声音气若游丝,但短短几字的语气,却显得无比坚决。

        哪怕她虚弱得无法动作,但身体对男子的排斥感,却依旧是深入骨髓。

        听到声音,林渊低头看向那双夺人心魄的清冷眸子,对上了两道难以形容的幽冷目光。

        似水眸光顾盼生姿,夺人心魄,还带着难以形容的幽冷,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让他深深感受到一种距离感。

        “我拒绝。”

        林渊抬起头,深吸一口气,继续道。

        “若是我现在把你丢下,你必死无疑。”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这一刻,一声尖锐鸟鸣突然从后方传来。

        声音之尖戾,几乎要将耳膜都撕裂。

        林渊脸色急转,举目环视,发现不远处有一片被嶙峋乱石掩盖的残破建筑群。

        如果被金翅大鹏发现,不光是这个女子,就连他也要交代在这里。

        他还要前往齐朝皇都,还要赶回秦朝。

        他心中还有无数牵挂,绝不能就这样窝囊地死掉。

        “性命攸关,仙子,得罪了!”

        林渊当机立断,一把将琉璃冰冷而又娇嫩柔软的身体抱了起来,大步冲向那片败倒的乱石堆。

        乱石成群,他很快找到一处可以掩盖住鸟瞰视线的石洞。

        林渊踢开洞口的碎石,抱着琉璃,钻进了由乱石堆砌而成的一个中空石洞中。

        与其说是石洞,不如说是被乱石掩盖的一个狭窄石缝。

        大小就堪堪只能容下两个人,几乎没有转圜动作的余地。

        一钻入石缝,林渊和琉璃就被四周的石头挤得紧紧贴在一起。

        “不许……碰我,你敢……乱来……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感觉到自己身体被一个陌生男子牢牢抱住,琉璃眸中情绪突然剧烈动荡起来。

        “那金翅大鹏就要追过来了,不想死的话,就别出声!”

        林渊带着怒意低喝一声,此刻面目看上去有些许狰狞。

        “我冒着生命危险好心救你,你要是还这样无理取闹的话,信不信我真乱来了?!”

        听见这近乎恐吓般的低声吼叫,琉璃脸上的愤怒表情瞬间凝固了。

        在脑海中动乱的各种情绪,也立刻懵住。

        她身为太极圣域的剑灵圣女,这辈子何曾被人像这样训斥过,还说成是无理取闹?

        何曾听过如此无耻的要挟?

        又何曾和一个男子如此贴身的亲密接触过?

        扑面而来的男子气息涌入鼻尖,屈辱和愤怒不断涌上心头,琉璃马上回过神来。

        可身前两团都要被挤扁的柔软,以及全身紧密贴合的触感,已经让她羞恼到无法再说出半个字。

        “这就对了,委屈一下吧。”

        察觉到突然变得安静下来的琉璃,林渊低声说了一句。

        “等那金翅大鹏飞远了,我们再出去。”

        说完,他艰难地抽出手,在身旁摸索起刚才踢进来的碎石,把上方的洞口重新堆砌起来。

        听到还要像这样继续紧贴着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琉璃的呼吸声顿时变得极为急促。

        她尝试挣扎着抬起手臂,想要推开身前的男子,但却发现用不出丝毫力气。

        愤怒、屈辱、羞恼、杀意……

        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琉璃的脑海中动荡交加。

        她用力瞪着双眸,那眼神冰冷如霜,恨不得将面前的林渊给直接诛灭。

        下一刻,好不容易才短暂恢复了意识的她,又直接被气恼得昏了过去,脑袋无力地靠在林渊肩上。

        ……

        铜棺外,看着画面中与林渊紧紧拥合的自己,琉璃的双颊上出现了些许绯红之色。

        霞飞双颊,看起来甚是动人。

        而帝宫内的众修士,脸上则都是一种奇怪玩味,而又带着些许呆滞的神色。

        洛辰隐隐压制住的呼吸声,明显变得急促了。

        憋屈,他心中很是憋屈。

        想他穿越至此数十载,到处签到,提升实力。

        哪怕现在成为了修士联盟的盟主,半步帝君修为,却连一个女子的手都没有碰到过。

        洛辰甚至数次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身上有什么不详的降头。

        为什么总是能把桃花运远远排开。

        为什么相比于他,林渊总是能像这样艳遇不断?

        如果……如果他是青帝……

        是不是就同样能够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洛辰呆呆看着画面,思绪渐渐飘远。

        ……

        画面中。

        林渊把洞口重新堵好,才发现身前的琉璃不知在何时昏了过去。

        他心下一凛,赶忙伸手按在她的雪颈上。

        确认她只是情绪激动,加上气息微弱,昏迷过去了后,他才松了口气,把手收回。

        不过这样昏迷过去也好,省得出现什么意外。

        幽暗无光的石缝中,林渊屏住呼吸,将自己的灵压与气息压制到最低限度。

        周围一片安静,没过多久,一道破空声就呼啸而来。

        他透过洞口上方的碎石缝隙,看向天空。

        只见旋转的风暴中,一头浑身覆盖着漆黑鳞羽的大鹏鸟在天空盘旋逡巡。

        从外形来看,这只大雕就是之前的金翅大鹏,只是浑身金羽已经变得漆黑如墨。

        鸟冠上的那颗原本金光熠熠的妖珠,也变成了一颗闪动着黑光的暗珠。

        “真的追过来了……”

        看着在高空不断盘旋的大鹏雕,林渊瞳孔一缩,心中一片忧虑。

        这金翅大鹏的实力有多强,他亲眼目睹过。

        可现在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异变,变成了这种可怖的模样。

        或许是被魔光击中的缘故,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

        但无论是什么原因,如果现在被它发现,绝对必死无疑。

        林渊死死隐匿着气息,一动不动,如一截枯木般,眯眼看着上空。

        可那只大鹏雕却像是有着何种感应一样,一直在这片区域不断盘旋。

        足足到了大中午,才渐渐远去,向着前方一冲而过,消失于天际。

        但以防万一,林渊还是没敢动,一直咬牙坚持着。

        这期间琉璃醒过几次,每次都是恼羞成怒,却又没有办法。

        但她体内一团魔灵还在不断作祟,在灵根与灵脉中肆虐,吞噬着她仅存的生命气息和灵力。

        被妖芒撕裂的伤口也一直无法愈合,还在不断流着鲜血,让她变得越来越虚弱。

        直到天色再次暗下来,林渊才爬出石缝,舒展起变得僵硬无比的筋骨。

        保持一个姿势不动一整天,连他浑身都觉得有些酸痛,更别说本就虚弱的琉璃。

        如果不是他一直帮她护着命脉,死死压制着作乱的魔灵,保留住生息,她早已没了性命。

        林渊把昏迷过去的琉璃轻轻放在地面上。

        现在当务之急,是帮她处理好伤口,再把体内那股黑色的奇怪灵力想办法给驱逐出去。

        林渊双手合十,低声道了一歉后,一把解开了琉璃肩上的披裳。

        颈部,大片雪白无暇的肌肤顿时暴露在他眼前。

        但那莹若冰雪,晃得耀眼的肌肤上,却有着三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不断流着鲜血。

        伤口上,还有可见的点点妖芒。

        妖力对于人体来说或多或少都有些毒性。

        就是这些残留的金色妖芒,让她的伤口无法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