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魔法 - 反派:记忆曝光,让帝后哭求原谅在线阅读 - 第120章 由我一人

第120章 由我一人

        “少年,我乃是东荒大衍圣地的太上长老,快把妖帝之心给我!”

        眼前僵持的局面,由一个身着青衣的须眉老者打破。

        “我发誓,只要你给我妖帝之心,便可直入大衍圣地,封你为大衍圣子,    所有人必对你礼遇有加。”

        “呸!你个人族老不死的,谎话连篇,要是给你拿了妖帝之心,定会二话不说就直接逃了。”

        一个体似蛮牛,长着狮子头的妖修在对面的山头上高声怒斥。

        “人族少年,那是妖帝之心,    是属于我妖族的至宝,    你把持不住,快快交予我!”

        它把头转过,    同样用无比炽烈贪婪的目光看向林渊,诱惑道。

        “我乃是南疆妖族的兽宗大圣,只要你把妖帝之心给我,日后来到南疆,我兽宗必奉你为座上之宾!”

        话音落下,旁边山头上又响起了另一道声音。

        “狮陀,你少在那妖言妖语,蛊惑人心,我虫族才素来与人类交好!”

        那是一只生有银翅的蚣形妖修,还没能完全化为人形,正被捆缚在血色丝线中,张牙舞爪着。

        “人族少年,只要你把那妖帝之心给予我,我便授予你虫蛊之术,可以任你在人类世界里为所欲为!”

        一音未落,    数音响起,    一个又一个妖修向林渊抛出无比丰厚的条件,引诱他把妖帝之心交给它们。

        眼见这种场面,    另外那些人族修士们都站不住了,也纷纷向林渊开出好处。

        或威逼,或利诱,劝诫他交出妖帝之心。

        听他们的话语,个个都是东荒四大圣地里各个强力宗派的掌门。

        随便一个人,都是足以让整个东荒之地都抖三抖的绝世强者。

        无一不是尊者以上的存在,其中更有好几位准圣。

        万年前的准圣,现在想必都早已入了大圣之位。

        可奇怪的是,在场修士联盟里的所有修士都未曾有见识过这些人,或是听说过他们的名号。

        ……

        “你们,就是想要……这妖帝之心,对吗?”

        林渊嘴角露出冷笑,缓缓抬起揣在怀里的右手。

        看着他伸出手掌,在场所有存在的脸上都露出了无比激动的神色。

        他们一个个眼睛都死死盯着林渊的右手,放射出极为贪婪的目光。

        那是一团炽烈到将所有人视野都耀得发红的血色光芒。

        在血色光芒的中心,林渊的手掌上,有一颗正不断搏动的心脏。

        心脏的大小和他的拳头相差无几。

        可从其中涌出的,    如排山倒海般的浩荡妖力,以及堪比汪洋般的生命气息,    却是席卷八方,    令人臣服。

        “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快……快把它给我!”

        那个大衍圣地的准圣目露凶光,被血线束缚住的身躯,都在激动的颤抖中向前迈动了几分。

        “大帝之心,那是我妖族辟邪王的心脏!给我!快给我!!!”

        那个名为狮陀的妖修吼叫着,妖躯暴露原形,变大的身躯被血色丝线勒出数道血痕。

        那颗如红玛瑙般晶莹璀璨的妖帝之心,让在场所有生灵都发出阵阵冲天吼声。

        咚,咚,咚……

        殷红的心脏在林渊掌中搏动。

        每跳动一次,他都感觉全身血脉贲张,嘴角都已溢出丝丝血液。

        浑身血管,以至每一滴血液,都在巨大的压力下欲爆体而出。

        若不是圣体肉身力量强悍,仅仅在这种搏动下,怕都要爆体而亡。

        但他能感受到这颗妖帝之心对他血脉的牵引之力。

        他的血脉在躁动不安,在欢呼,在雀跃,在迎接着这个心脏的到来。

        不知怎的,他仿佛感觉这妖帝之心本就是他与生俱来的所有之物。

        那种亲切的熟悉感,就像是他自己的心脏一般。

        “别以为我不知道……”

        林渊压下心中不已的深深悸动,看着掌中冲天而起的血色神光,眼中满是讥讽之色。

        “若这颗妖帝之心,给了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今日我都会葬身此地。”

        “仰人鼻息,朝夕可亡,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选择把这颗心脏让出去?”

        他抬起手,注视着眼前的妖帝之心。

        “妖帝之心……想必这其中,一定有着妖帝无上的血脉之力吧?”

        “你……你想要做什么?!”

        无数妖修与人族修士发出声声惊呼,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把妖帝之心放在面前的林渊。

        “我不过只是路过此地,救下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便被你们逼上绝路。”

        林渊把身前的琉璃抱紧,发出低沉嘶吼。

        “既然今日注定要命丧于此,那我,也必让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强者……不得顺遂!”

        听言,那个大衍圣地的准圣发出一声大吼。

        “他想要吞下妖帝之心,快,快拦下他!”

        生怕妖帝之心被林渊吞下,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异变,他顾不得后果,率先有了动作。

        他的体内冲出一片红光,浑身爆发璀璨神华,生生将那些血红丝线绷断。

        那个准圣喷出大口鲜血,明显受了重伤,但他没有停下动作,伸手向林渊所在的山头飞来。

        剩下的所有人和妖修都在这一刻挣脱了獍妖的妖力束缚,齐齐向林渊袭来。

        高空中人喊妖嘶,红云激荡,杀气冲天。

        那獍妖也再次动了起来。

        嗷吼!!!

        地面被完全掀起,无数碎石被撩向高空。

        环形山口的数座山峰都被直接崩断,滚滚岩浆暴涌而出。

        天崩地裂的声响响起,天穹和大地都在战栗不休。

        “你们想要得到这妖帝之心……想要我的性命。”

        看着无数道袭来的身影,林渊的笑意越来越令人生寒。

        “但就算死,我也只会死在自己手上!”

        低沉的话音落下,林渊猛然张口,将掌中的妖帝之心狠狠砸入口中,直接吞了下去。

        他在狂笑声中猛然跃向身后,抱着琉璃落下火海。

        下一刻,无数只巨大的手掌齐齐抓来,在林渊方才所依靠的那块巨石处碰撞。

        巨石被直接抓成了粉末,也抓了个空。

        那只獍妖的攻击也随之而至。

        遮天蔽日的骨翼拍下,那是比万座山岳还要恐怖的力量,竟是直接将数个妖修和尊者拍成了血沫。

        整片火海都震荡了起来,扬起触目惊心的熔浆,飞上高空,降下火雨。

        场面彻底混乱,画面在动荡不堪。

        苍穹隆隆作响,灵力汪洋,妖力怒海,光华闪烁,浩瀚无比。

        轰!!!

        就在林渊纵身跃下火海的下一刻,一股涛天妖力刹那间爆发而出。

        气浪滔天,他身下的火海都被凌空吹断。

        堪比汪洋的生命气息自他体内迸发盛开,放射出炽烈的血色光华。

        所有人都被狠狠吹飞出去,没有任何一个存在,能承受住这股狂暴力量。

        就连那只獍妖也同样如此。

        它千米之长的身躯在半空翻飞,将天穹的光芒都给遮蔽。

        辟邪王血随着妖帝之心涌入四肢百骸,一股灼热气流燃遍林渊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

        四肢,五脏,六腑,骨髓,血液……

        每一处地方都仿佛有熔浆在流动,带着镂骨噬魂之痛。

        无法辨识的猩红血光中,林渊全身衣物都在瞬间化为灰飞,露出被灼烧得赤红一片的皮肤。

        咔……咔……咔……

        毛骨悚然的声响从他体内各个部位传出,他全身的骨骼都已爆裂而开。

        就连圣体肉身,也承受不住如此狂暴的血脉之力。

        林渊体表已经裂开了无数道皴裂的血痕。

        但在这种妖帝之力的侵蚀下,他还保留着一丝身为人类的意识。

        他的双目赤红,里面蕴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痛苦。

        噼里啪啦的骨骼暴裂声还在不断响起,犹如玉石零落碎裂。

        让铜棺外所有人心中不由自主地生出惊惧,脚步连连后退。

        谁能想到,妖帝之心竟是被少年青帝生生吞下!

        那可是妖帝之心,其中蕴藏的血脉之力强横到无以想象。

        若是常人吞之,若不是青帝体质特殊,必是直接爆体而亡。

        可他现在这种模样,同样和死差不多,极为凄惨。

        但林渊却没有发出哪怕一丝惨叫。

        在这股血色神华中,他的身躯停滞半空,不断放大、放大、再放大。

        他的四肢化为麟爪,他的头部化成龙头,身躯化成狮身。

        龙头、狮身、麟爪,模样细长飘逸,浑身披拂金色鬃毛,迸发耀眼金芒,如一道道小型的金色闪电,

        这副模样,俨然是传说中的辟邪神兽。

        龙头上的一撮鬃毛内,琉璃安静地躺在其中。

        与此同时,那座由五色妖玉铸成的妖帝古殿也在不断摇动。

        雕刻在古殿上的那些荒古妖文绽放异彩,字体如一条条小龙扭动,飞射而出。

        随着无尽光华,带着流转的妖力,一个个飞入林渊身躯所化成的辟邪之躯中。

        吼!!!!!!!

        动荡不堪的画面停止了,紧接着传来的是一声无比可怕的咆哮。

        那声咆哮所蕴含的威势,几乎将铜棺外所有修士的意识都给直接震得一片空白。

        就连整座铜棺都在震荡不休,就连帝城内都仿佛天崩地裂。

        ……

        滔天金色妖气冲霄,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势。

        一股妖力波动如涟漪般席卷八荒,将空间都震荡地无法停滞。

        空间涟漪所及之处,任何存在都化为虚无。

        不论是在场的妖修,还是那些人族强者,抑或是那只无人可敌的巨大獍妖。

        方圆千里的山峰都被夷为平地,切面水平如镜,就连一丝尘埃都无法找到。

        尘埃散尽,那只辟邪的巨大躯体化成灵子消散。

        两道人影自高空落下,画面自此一黑。

        铜外的众修士全都看傻了眼,眼眶瞪大,久久无人能言。

        没有停顿,画面再次浮现而出。

        从画面中的场景依稀能辨认出,此处还是万兽山脉。

        周围古木参天,一派原始景象。

        林渊站在一大片败倒的森林中,他的眼前,是一艘巨大的灵舟残骸。

        原本固若金汤的灵舟如今只剩下一艘破破烂烂的船架,其中尸骨遍地。

        虽然场面一片狼藉,但可以清楚地认出来,这正是秦朝修士所乘坐的那艘灵舟。

        所有前往参加七国排位的弟子,长老,同行人员,全部葬身于此。

        或许是强行突破灵子风暴失败,从高空坠下。

        又或许是半途遭遇到什么大妖,被轰击成渣。

        又或许是其他的原因,导致了灵舟的坠落与众人的丧生。

        林渊不得而知,可逝者已矣,再哀叹也只是徒增伤悲。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就地挖出一个巨坑,把灵舟残骸与所有人的尸骨就地埋葬,入土为安。

        接着,他劈断一棵参天古树,在此地刻下墓碑。

        做完这些事,林渊站在墓碑前,为逝者低头默哀了片刻,方才唤出御剑。

        “你们尽可安息,此次秦朝……”

        他御剑腾空而起,直朝西边而去,余下悠扬的话音。

        “由我一人。”